凌晨四点半,打开从沉睡中渐渐苏醒的大脑皮层,我爬了起来,望向窗外,楼宇间静得让人忘记了外面的世界正在经历一场与疫情反复的斗争。只被悄无声息追随,并被眼前灰楼掩绿的景色和远处无边即亮的天空深深清洗着内心,慢慢迎来一天之中最具创作的灵感时段。
  对于生命的意义我并无权评说,也根本不想矫揉造作加以点缀。于我而言,只有一份充满正能量,元气满满的被时间磨练而成的平静之心。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状况都可以保持平衡,并且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这是被生活积累的最具闪光的品质。我不会放大辛苦,更不会懒惰消极,因为知道这个世界,有许多比我更辛苦的人,同样的一天,做着比自己更多的事情,总有一些人,值得歌颂,值得深藏心中。
  如果可以,赖床的你,一定要早起与清晨的自己握手,倾心交谈,不只是对昨天的复盘,更是对未知的筹蓄。而最重要的是经历当下,懂得收集生活的感触,品味人间滋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再不和亲人争吵,他们包容着我的不成熟,直到经历时间的改变,似乎只有我在成长,也似乎只有我需要成长,而家人们永远都站在那里,关注你,守望你,等待你的改变,那是被包容裹挟的爱。因为疫情,老妈的大东区被封了,明知道只进不出的她,还是从姥姥家被专车送至家中,虽然我的电话打晚了,但她竟明确地表示,就算是这样也要回到自己家中,因为自己家舒服,这是其一。其二,明确地告诉我,这几天不用我给她送任何东西,她都有。老妈还诙谐地给我讲了个笑话,说一个邻居好久没去别人家串门了,只今天去了一次,就被封在了人家,索性住在人家了。摩羯座的我妈,从不磨磨唧唧,在什么事情面前,也是让我看到了她那颗乐观的宽大之心。我终于懂得了,那些过来人,为什么值得被人尊重,因为年龄的价值,所走过的路,是你脚步跟不上的距离,那距离里是你未曾经历的生活点滴,酸甜苦辣,个中滋味。一口水,一捧盐,都是你望尘莫及的深度。
  发小尽管穿着那身大白的衣服,但只是护具透出的一个眼神,我便认出了她,她具备所有大夫的普遍共性,少言、麻利、不纠结。但大热的太阳下,我还是看到了她的疲惫,坚持着打小的向往,收到医学院的录取通知,把那份喜悦慢慢收藏,拾获着只有她自己知道的果实和滋味。她或许从来都不知道,我一直为她骄傲,而此时的我正在为她点无数个赞。
  有人说,了解一个人需要时间,但爱情却只是瞬间。对此,我是十分认可的。在经历了十几年的磨合之后,我才发现,嫁给爱情,是对的。当初的第一眼,我便认定,这是个可以结婚的人,从他微微抖动的手指中,我便看到了被我电到的他,我相信一个人最直接的反映,同时,他反馈给我的是一份真诚。那股电波带我的双眼看到他的内心,一缕清澈的气息,不掺和任何杂质,那太可贵。同学发来了短信,关切地询问他的情况,关注北京疫情后,担心着我们的安危。从病房转调急诊的他应该说每天都在万般防护下紧张工作,除了吃不上饭,还需要装着一颗忐忑的心,但这或许只是我自己的看法,也许经常见怪不怪的他,早已习惯。那一天他休息,次日上班也是一直坐稳急诊,没出屋。但流调的大数据仍然还是在2天后被弹窗了,他们的职业与工作总能让他们更具人格魅力,那么沉着,为什么许多的话从他们的嘴里就变成了沉默,宁愿让时间给出答案,下午他便去社区解除了弹窗。我后来发现,即便是曾经经历过爱情的瞬间,并且生活十几年的我们,在遇到事情时,我也是那个只顾自己的人,此时我便看到了我那份不太高尚的心。因此我没有权力去评说生死,因为内心的卑微,但真实的那份感受,并不掩饰。而幸好,他不计较。好像许多年以后,他仍然还是当初的样子,性格也是没变,更多改变的竟是自己。我特别欣赏那些幽默沉稳的人,可以教会你许多,不需要言语,只在携手走过的岁月里,慢慢磨合,历经,成长。也正是在用自身的能量,慢慢感化着对方。
  也许一份正能量并不一定是拾金不昧、舍己救人、见义勇为、拔刀相助,而只是对一件事情的态度,在逆境中仍旧乐观,在危机中保持冷静,在困难面前尽力解决,哪怕是进退维谷、如履薄冰,仍可以平心静气寻找对策。还哪怕,只是像我一样,去做着自己需要完成的,那一份责任而已。正能量需要我们用心去深刻体味,乐善好施、决不言弃,去更多的打开内心。就拿写作这件事来说,那些站在你面前闪闪发光的人,其实早就付出了超呼寻常的努力和坚持。
  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写到这里我便要收笔了,因为六点钟,我也将融入到抗疫支援的队伍之中。而我所做的这些绵薄之力,和那些真正具有正能量的人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

我的梦一直很简单,藏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只是过了几十年后,加入了江山文学网,我的梦想才开始真正地萌芽,绽放。 寻寻觅觅,一直想找一块纯文学的芳草地,可网上满是修仙、奇幻、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