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有幸参加了一次万人攀登莲花山比赛。
  在一声发令枪声过后,在一阵欢呼和加油声中,从刻有“观音胜境,北方普陀”对联的高大挺拔的山门下出发,一路跟着上山的队伍跑,跨越了无数级的台阶,渐渐就感觉氧气有点少了,虽大口的吸,大口的喘,也无济于事,两腿也有点僵直酸疼起来,终于在南天门下一层层高度一致、单调整齐、一眼望不到头的台阶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只顾的大口地喘,大口地吸氧,虽然这里号称是天然氧吧,但总觉得氧气不够用了,而盘道上下左右无边的自然风光也就更是无遐观赏了。
  站起来走吧,眼前又是没有尽头的随山而就不断上升的一层层台阶。台阶,不知是何时修造出来的,也许有几千个年头了吧,因为有的台阶已被历史的风雨沧桑剥蚀的不成样子,踏上去得十分小心才行;有的地方也已残缺不全,有的地方竟然有长青松柏深深地扎根于其中,使坚固无比的条石开了裂。在竹梯一般陡峭直立的台阶面前,跑是不可行的,只有脚手并用地往上爬了,不过这样也倒有趣,想想我们的原始祖先不就是曾用四肢走路的吗?这才是真正的爬山呀。遇到不很陡峭的地方就只好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上走,因为每个台阶的高度几乎相等,有时迈一个台阶觉得太空的慌,但要迈两个台阶,三步并做两步走,就有点冒跌倒的危险,如果真的一步迈两个台阶,就算真的上去了,也是不能这样一直坚持下去的。于是我只好一次一个台阶地往上走。根据原来无数次爬泰山的经验,在台阶上走“之”字形,是最为省劲的,也是最符合物理学中的力学原理的,于是我就走“之”字路线,竟然有时也忍不住跑了起来。
  但走“之”字形路线也是要蒙受单调的无以复加的两腿的酸痛的,因为以固定的频率,相同的高度,机械地千万次地重复做一件事,会使身体的某些部位如两腿过度地得到煅炼和消耗,而使某些部位如手臂等置于无用之地,一边累死,一边闲死,太不公平,终于会影响到全身的疲惫不堪,不得不在走过十几个台阶之下被迫坐下,抚摸着酸痛的双腿,喘着粗气,仰天长叹。于是,在休息稍停之后,我就不再这样积极地拚消耗,遇到有台阶的地方,我就本能地尽可能地从台阶旁边的缓坡或陡坡上去,不再单纯地从一层一层的台阶上往上走。虽然有时会踩落脚下的石块,带来一定的危险;虽然有时会不得不手脚一起用力才能上去,但有台阶边上生长的杂草树木做援手,有时上时下时缓时急的登山旋律来调节,登山不再成为单调的机械的物理运动,而是一种真正的大自然的享受了。美哉。
  终于越过了无数的台阶登上了南天门,又一路小跑风也似地穿过快活三里,再以同样的方式时而以“之”字形走盘道台阶,时而牵草扯枝从台阶旁攀援而上,最后到达了位于西高峰和莲花峰下边的云谷寺——这次万人登莲花山的终点站,而那些一脸严肃的裁判们也早已站在寺前的台阶上在等着我们呢。成绩还不错,第三十六名。一个最吉祥的数字和名次,一个任何人也无法抢夺去的注定要记入本人史册的无上荣耀。因为登山比赛的真意重在激发每个人的自强不息、勇于拚搏的精神,重在参与,重在享受生活的美丽,不在乎非得拿第一第二的。鲁迅先生早就说过:我每看运动会时,常常这样想: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
  比赛结束,返城回家,不觉得特别的累,但第二天早上下楼时就不得不扶着楼梯扶手下楼了,因为腿疼的厉害,前脚刚落地,脚和膝关节一阵让人苦笑不得的痛楚很快地传向大脑,后脚就要赶紧跟上,或是在一个台阶上停留一下,再走下一个台阶。又怕别人看到了,让人笑话,只好咬着牙快点走下来。想起了昨日的登山历程,不由的怀疑今日的痛楚是由那一个又一个人为建造的山上台阶所埋下的祸根了。
  记的有位记者问一个外国人在中国登泰山的感受,那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想了半天,深有感触地说:中国的山与外国的山的最大区别,就是中国的山的台阶太多。我无缘到外国去爬山,但从这位外国不经意的话语中可以看出,外国的山台阶是不多的。这就是中西文化的差异在山中道路上的反映吧。
  西方人追求自由、平等、自然、和谐,所以在西方的山上很少见到象我国几乎所有的山上常常出现的盘道台阶,就是有的话,也是随山就势,不是人为地为了台阶而造台阶。而我国长期的封建社会造就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特殊现象,使山中的本来地势较缓的地方也要人为造势,非要把缓坡挖土取石,垒成台阶不可,以为这样可以方便游人,结果恰恰相反,人们往往并不领情。当然太陡的地方造它一点那是完全可行的,但有时却表面上装着要为游人着想的样子,却不顾游人的登山心理,非得搞它几个十八盘,凑个整数,让人望而生畏。
  在泰山脚下读大学时,登泰山无数次,往往不走正道,登山专从台阶旁边走,实在没有办法才走盘道。下山也是如此,因为单调的同一频率的步伐会把所有的体重不断重复地重重地击向双腿,两腿又不能弯曲,只好挺直了,一直挺直了往下走,直到两膝疲软。有一次登泰山极顶,我和同伴们没有从南天门下来走十八盘,而是从天街向西走,从月观峰下来,走西对松山,虽有些险峻无比,但满眼奇松怪石,景色绝佳,一路从崖壁间走下来,并不觉得很累。那时,就在脑海中思索一个问题:为何泰山上非要修建那些整齐划一的盘道台阶呢?为方便游客登山可能是其中的一义,但通过登十八盘这道天梯的艰辛和劳苦想让每一个登泰山的人们接受一次中国人文传统历史文化的教育也是其中的应有之义吧。人生就如登山,知登山之难,也就知人生之艰险了。万事就要从阶下起步,只有按部就班,安分守己,一步一个台阶地走,才合理合法,稍加逾越,就是大逆不道了。登泰山犹如社会犹如官场。在十八盘上仰望南天门咫尺之遥,但却越加艰难,等在一个一个的台阶上累得筋疲力尽到达南天门之上,就可以像当年李太白那样放声大笑了: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快哉。从这个意义上说,登十八盘是每个登山人的必修之课,也是每个有志者接受人生考试是否合格的重要一环。十八盘,无论是在自然风光中还是在人生旅途上都成了中国一道闻名天下的亮丽风景。因此,各地的名山也好,知名度较低的山也好,除了还没有被人所识,没有被人开发的野山之外,无以例外全都被人为地开凿修建起了许多十八盘。而那些自然、原始、古朴、简单甚至被荒草淹没的山中小径和林中野趣,却离人们越来越远,这又恰恰成了当今人们追求和探寻的首选目标。
  记的在杭州学习时,看到毛泽东主席率宪法起草小组的成员登上杭州北高峰的一张照片,主席手拄竹杖,走的并不是铺满青石板台阶的正道,而是沿林中小径攀登,据说下山时,也从不走回头路,而是自己另辟蹊径而下。主席游遍北高峰及周边的桃园岭,扇子山,美人峰等美景,非常高兴,回到刘庄,即现在的西湖国宾馆,赋诗一首:“三上北高峰,杭州一望空。飞凤亭边树,桃花岭上风。热来寻扇子,冷去对佳人。一片飘遥下,欢迎有晚鹰。”我想,象这样不拘一格,自由潇洒的游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游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闲适和放松,无论对自己的身心健康还是对自己的人生的经历来说都是有莫大的益处的。
  台阶,这遍布全国各地山林野外的亮丽风景线,想说爱你的确是不容易;想说不爱你,也的确无法割舍对你的无限情怀,你毕竟浸透着中华五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呀。但是,路就在脚下,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走什么路的自由,走台阶也好,不走台阶,另辟蹊径也好,只要达到自己的人生目的,创造出自己满意的业绩来,那就是惟一正确的道路,而不要过多地顾虑别人的看法和想法。时间和实践会给予明确的答案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