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要走了,天地间仍绽出一张张美丽而水灵的脸。
  疫情妄为,人们还没尽情地品味春的繁华和笑容,成熟的春天已接近尾声。谷雨一过,大地便会按下快速键,很快实现春夏转换。我留恋春天,好想扯住春的尾巴,让春天的脸留在人间。
  春天的脸溢着水灵。“春眠不觉晓”,醒了,春雨洗面,小溪浣足,会律动的春娃子,一下子掉进雨的波光中,润透了可爱的面颊。“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诗圣的诗句是一行水灵的足迹。“惊蛰鸣雷”喧示雨期的到来,农人开始春耕育苗,种瓜点豆。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洗涤天空,喷淋万物,在山水间升腾着花草妙曼的清香。翻耕过的土地卷起泥土的浪花,耕作的人们书写着春华秋实的卷首语。在田野里到处可见犁飞水响的农耕场景,一幅幅“春耕图”,定影美丽乡村。人们偏爱春雨,万物仰仗春雨,这天降的甘霖被人们加上了“贵如油”的桂冠。我喜欢春天的脸,喜欢水漾笑容,喜欢水泽玲珑小溪、池塘。放眼处,尽是醉吟先生的“离离草”,它们探着湿漉漉的头,吸吮着泥土的芬芳,酝酿着新的春梦。山野的蕨、笋、菌们在春雨的滋润下遥相呼应,偷偷地露出了幼稚的脸,披着七彩霞裳,露珠儿在绿叶上、花蕊中调皮地打着滚儿,撒着欢儿。
  春天的脸喷满花香。春风好事,若得百花践约,于是有梨花带雨,桃腮含羞,油菜花铺张,映山红卖俏,就连无名的小黄花、孤僻的苦菜花也不甘寂寞,悄悄地开在山路傍、篱笆下、小溪边。走进大自然,色泽鲜明的各种山花,绽得逼眼,香得醉人。瞬间,就可见到树枝头又探出新骨朵,慢慢地一片片新绿溶入眼底。古往今来,春花是饱含诗书之香的。崔护的“桃花依旧笑春风”,丘葵的“花萼相承二月时,深红浅紫总皆宜”,马廷鸾的“桃李盘中天地宽”,亦或是靖逸先生的“红杏出墙”,都可从字里行间嗅到春的芬芳。感恩于每一米阳光的酝酿,是阳光让大地痛痛快快地卸掉冬天沉重的思虑,融入到温润的暖阳中。清明日的早饭后我挎着相机,兴致欣然地走过乡间小径,去拍阡陌间油菜花,一不小心却被路边一大片红得发紫的草籽花掳走了半个上午。草籽花紫云英也,开起花来很齐心,也很努力,成片绿中彰紫,如火,亦如云蒸霞蔚,在春光的鼓舞下,摇曳于蓝天碧野,俏脸张扬,在风中活泼,在阳光下妩媚。好多年没有见过草籽花,今天偶然在乡村相遇,仍然风采依旧,油然生出许多亲切。草籽花的生命力还是比较强的,它们自然繁衍,一年又一年,长在大地的怀抱,生生不息。每逢春暖,小花儿便竞相绽放,活泼可爱,给予大方,为春天蓬勃。
  春天的脸上扬着活泼。春天的傍晚是温和的,风儿是殷勤的,活泼的云彩疯狂在天际、在山岚上起舞。春光喜欢热闹,黄昏时分,追赶着鸟的啁啾,鼓动着蛙鸣,呼唤着牛哞。几声春雷,几绺闪电路过,便掀动水的潺流,梳亮柳绦的绿意,也送给人们一份快意。我披着云霞,拄着炊烟,站在家乡的小山包上,看见小溪回头,从拐角处漂来几瓣桃花,水便红润了许多,溢着淡淡芳香。我想:远处是不是有一片桃林?林傍的小溪边玉立着婷婷少女,裙袂翩跹,秀发轻扬,手拈桃枝,于夕阳下凝思暇想,真是妩媚别致,烁烁其华,水云间凭添无限情韵……
  春天的脸书写着凝重。“谷雨过后无寒日”,春末的阳光渐渐火红,久久地绰立于蓝天下,似乎要烧香春的记忆。春脖子伸得越来越长,婉约远眺时空,一场不期而至的热量撞来,春跳跃式地先睹夏的模样。坐在春的梦呓中想揣摸那份厚重的怀恋,再聆听一回春雨酬唱。春天是有厚度和广度的,它的凝重在于春光可开思启智,春风得意且翻书。我喜欢在春天里读书,读日出日落,读万紫千红,读草长莺飞,读嘤嘤成韵,读远方的思念,读人生聚散,读如水的日子匆匆而逝……午晌,我就赤裸裸地躺在晚春的阳光里,这是一件很惬意的事:读书吟诗,沐着阳光,吻着清风,人生便有无比的色彩,心境似水,悠然如斯。真的,一觉醒来,大有神怡气爽,凝心聚思之感。
  走过春的履痕,一路上始终有一张温润而活泼的脸向我致意,这就是春的歌者,春的优酷。她属于年的青春年少,是季节诗情画意。这脸上有阳光,有雨露,有花香,有泥泞,有希望,也有泪痕……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1 这是这个秋天的第二个周末,我醉得好像一只病入膏肓的猫。 窗外隐约下着细雨,风灌进来,拂过脸颊,酒气在快要飘起来的身体里持续着发酵。 十月份的凉意,已经有了冬天讨厌的味道。 小清...

(一)2000年的旺火 2000年的春节,过虚年,我18,妹妹16,弟弟13。 正月十五,我们三个去街上玩,那一年没有花车游行、踩高翘等闹红火节目,只是堆了很多个大旺火和猜灯谜。 我们没空猜灯谜,...

听蛙,就是倾听田野里的青蛙鸣叫,那真是别有情趣。在吊脚楼上听蛙,除了收获情趣,还收获优美的诗行! 夏日的乡村,是听蛙的最好去处,叫你一饱耳福。而在吊脚楼上听蛙,会使你惊叹蛙声...

五月,苍翠欲滴的绿叶,蓬蓬勃勃,绿意盎然。绿油油的小草,生机勃勃,欢快的成长。那农作物正在成长阶段,是喜欢高温的,还有那桃儿,梨儿,杏儿,苹果儿……等等,各种水果都需要在高...

我喜欢喝茶,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喝茶,具体时间已经早已忘却,印象中只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喝茶了,仔细回想,可能是在七八岁时就开始喝茶了。 一开始喝茶,喝的是陶罐茶,用陶罐把茶烧...

早上。要去给亲戚家送菜。再晚些,怕是回不了自己家。拎在手里的菜沉甸甸的,菜品有五六种之多。英子真是有心。这份情谊使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这些年为生活奔忙,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