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四十年的城里生活中,我无数次地走过乡间小路。但,唯有去年十月份回家走过的那一次,才让我体会到了乡间小路的真正含义,感受到了农村发展的巨大变化。
  那次回到老家,是我近几年来在家里待的时间最长的一次。
  十天年休假,我整整待了一周。
  往日回家,都是匆匆来,匆匆去,根本没时间上个街,串个门,或者帮家人在田里干点活。
  这次既然时间充足,那就好好规划规划,静下心来,把家不要当旅社,把自己不要当过客,把要做的事尽可能做到位,找回丢失的自己,感受久违了的浓浓乡情。
  多年的城里生活,让我养成了晚饭后散步的习惯,没有特殊情况,从不中断。
  回去的当天,我就利用晚饭后的空闲时间,沿着北去的乡间小路,悠闲地散起步来。
  十月的乡村,到处是一派丰收的景象。虽然这景象早已不是以前的玉米、大豆和高粱等秋季作物,变成了一片片长势旺盛的猕猴桃树和绿化树苗,但就是这硕果累累的猕猴桃和各种各样的绿化树苗,让家乡的村民走上了劳动致富的康庄大道。
  我走在水泥石子铺就的硬面化小路上,呼吸着浓浓猕猴桃味的醇香空气,心情格外舒畅,走路的姿势也矫健轻盈。
  虽然落日已经隐没在了山巅的背后,西天的晚霞渐渐失去了浓烈的色彩,但大地上的万物却依然勾画出它们清晰的轮廓。
  本想着路上的行人不会太多。因为,这毕竟不是过去,人们为腾地秋播而争分夺秒。猕猴桃等经济作物的优势,早已省去了过多的体力劳动和无休止的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人们可以在科学种树的发家致富中享受着更多时间的休闲娱乐。
  然而,路上的行人并不少,短短两公里的路程,遇到的熟人不下十个。他们或两人一组,或三人一帮,或夫妻同行,或好友同伴,有说有笑,阔步前行。
  我一一和他们打着招呼,寒暄问好。同时,心里却觉得非常纳闷。
  他们既不像外出刚刚归来,又没有劳动后的困乏和疲倦。
  莫非和我一样,也是在锻炼身体?
  正当我疑惑不解时,旁边的一条小路上走过来一个熟人,给了我圆满的答案。
  
  二
  此人是我的小学老师,也是我当民办教师时的小学校长,今年七十六岁,与我同村同姓。
  虽然我们共事只有短短的两年,但他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为人师表的品格和渊博的学识,时时影响着我,也鼓励着我,让我在走上铁路工作的岗位上,不管是做人还是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都以他为榜样,始终做到心中有目标,前进有方向,为人谦和,勤奋努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可喜的成绩。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一晃近四十年过去了,他在我的心中,既是恩师,又是好友,从未改变。
  每次回家,只要在路上碰到,总要说上几句知心话;每到逢年过节,总要打个电话问候问候。既保持着密切联系,又时刻不忘感恩之心。
  这次回来,本打算专门抽时间拜访一下他,没想到在此相遇,不免有点激动,连忙招呼:“张老师,您好。”
  “是你呀,啥时候回来的?”他惊喜地问道。
  “下午回来的。您这是?”
  “吃完饭没事,走走路,消消食。”说着,他看了看我,笑着问:“你这也是消食散步?”
  “是的,也是没事出来走走。”我笑着回答
  “那正好,一起走走。”说着,示意我继续往北走。
  看他依然干练如从前,我仿佛又回到了四十年前一起共事的岁月,不免笑着说:“您还是那么干练,一点都不像七十多岁的人。”
  “啥呀,年龄不饶人,身上好多毛病,要不是天天走路锻炼。早躺床上动不了了。”
  “要说走路锻炼,我正想问问,刚才碰到好几拨人过去,都是散步锻炼的?”
  “是的,现在晚饭后走路的人很多。你看见的,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朝南走了。”
  “这倒是新鲜事,以前可从来没人这样。”
  “那是。”他好像也看到了这种变化,深有感触地说:“以前呀,干一天活累得腰酸腿疼,哪还有这闲情逸致去走路散步!”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说到底,还是党的富民政策好呀,让农村改变了面貌,让农民过上了幸福生活。别的不说,单就散步这件小事,就能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听他说得如此自信和满足,我也感慨连连,兴致很高。以前的诸多往事不由地涌上心头,宛如刚刚发生的一样。
  
  三
  在我的年少时代,农村正是农业学大寨的关键时期,到处是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
  农忙时,人们抢收抢种,施肥浇灌;农闲时,不是兴修水库,就是平整土地,常常是天不亮就起床,天不黑不收工。特别是冬季,天天晚上加班到十一二点,就连每年春节,也只从初一放假到初五。初五一过,又投入到火热的农田基本建设之中。
  那年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可就是这么没日没夜地干,一年到头,还是分不了几个钱,多数家庭出现倒灌。至于晚饭后悠闲地去散步,连想都不敢想。
  农民嘛,生下来就是干活的命,哪有那闲情逸致。
  有一年,村里有个我叫叔的复退军人。也许是部队的军容军纪,让他一直保持着早起跑步锻炼的习惯。刚回来时,天天如此,从不间断。即使刮风下雨,道路泥泞,也阻止不了他锻炼的脚步。其精神可佳,深得村里人赞叹。
  可是,没过多久,大概也就一个月时间吧,他就坚持不下来了,整个人变得没有以前精神了。一问原因,他无奈地说:“天天起早贪黑地干活,累得筋疲力尽,腰酸腿疼,哪还有精神跑步呀!看来,只要跳不出农门,就别想有太多的志向。”
  自此,他再也没有起早跑步了,成了一名地道的农民大叔。
  然而,世间的事往往都是难以预料的。谁能想到没过几年,农村的政策发生了变化,土地分给了个人,粮食年年高产,人们除了交完公粮外,家家粮仓满满,个个不愁吃穿。
  很快,市场经济占据了主导地位,土地也不再仅仅局限于种植粮食。
  只要市场有需求,土地就有回应。
  一时间,传统的粮食作物很快被经济作物所取代,各种果树遍布田野,绿化树苗成行成片,既省力,又赚钱,既让每个人的聪明才智得到发挥,又有更多的剩余时间自己支配。
  特别是当农村的基础设施不断健全,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体力劳动越来越少,闲时间越来越多的近十年,高血压、胆固醇、高血糖等只有城里人才得的富贵病,农村也慢慢普遍起来,越来越成为危害人们健康的主要杀手。农村人也和城里人一样,开始重视起日常的身体锻炼。
  而每天晚饭后的成群结队散步,就成了这一锻炼的最基本方式。
  
  四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的思绪也随着夜幕的降临回到了眼前。见我沉默不语,他知道我在回忆从前,便默契地接上了我的思绪。
  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了,剩下的多半是老年人,生活条件又好,不锻炼咋行,万一有个头疼脑热,受罪的是自己,可麻烦的却是孩子们。所以,锻炼好身体,就是给孩子们最大地减轻负担。”
  “您说得对,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身体是最主要的。既然村里走路的人多,从明天起,我也加入其中,一起锻炼,顺便也走走乡间小道,呼吸呼吸清新空气,看看秀美的田园风光。”
  “好呀。你也顺便说说城里的新鲜事。”他高兴地满口答应。又突然疑惑地问:“怎么,这次打算多住几天?”
  “是的,最少一周。”
  “那最好了,可以到处转转,农村现在的变化太大了,和城里基本没多大区别。”说着,他指了指脚下的路,继续说:“你看这脚下的路,过去哪有这么好。这就是现在的“村村通”,又宽又平坦,走起来心情也舒畅。”
  “您说得对,这条件,城里人都羡慕。”我看了看已经渐渐升起的上弦月,又看了看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田野,笑着说:“就我所居住的小区,每天散步,都是顺着车水马龙的路边走,吵闹不说,人多得跟赶庙会一样,哪有这既清静又清新的空气。”
  “所以说,退休了,就常回来,农村是养老的最佳去处,更何况落叶要归根。”他动员我。
  “是有这个想法,退休后一定多回来。”我信心满满地回答。
  我们就这样边走边说笑着,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和熟悉。
  正说着,猛地一抬头,发现已到了村口。
  回到家里的时候,电视上正在新闻联播。这也是我每天必看的内容。
  随后的几天里,我除了白天帮着家里干点本就不多的农活,或者看望一些多年未见的朋友外,就是加入他们的锻炼行列,就像我在城里散步一样,天天如此,从不间断。
  不同的是,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呼吸的是新鲜空气,感受的是中国农村几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人间自有暖意在 南芳梅 昨天下午本打算去园子铲菜,走到博物馆广场看见好多中、老年人悠闲地坐在树阴凉下的长条凳上乘凉。难得一见的太阳也很给面子,不是太毒辣,但温度足够暖和。只是大...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