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洞河畔的芭蕉坪于我刘氏一族而言,是一部天然的家族史书,充满着浓郁的奇幻色彩,每次寻访都会收获到意外的惊喜。
  暮春时节,天蓝水碧、空气清新的四川大凉山风和日丽,景色宜人!
  2022年4月23日,芭蕉坪刘氏四川省宁南县支系的族长刘国发,家族理事长刘三萍牵头成立了一个寻访小组,成员有刘国谦、李利彩、蒋明英、刘三宝、刘三贵、穆天会。原计划本想邀请族中更多的宗亲一道前往的,只因乡村三月,正值农忙,也是养蚕的关键时期,加之国清宗亲年势过高,出入不便。因而,此次寻访最终有八人参与。
  国发、三萍等宗亲上午从宁南县城出发,时至正午才抵达龙洞河畔的芭蕉坪。将汽车停靠路旁,寻访人员在芭蕉坪挨户走访,了解到一些芭蕉坪刘氏祖上居住的重要信息。
  在当地一名农户的帮助下,寻访人员手执借来的弯刀,沿路披荊斩棘,在芭蕉坪老宅遗址附近的丛林深处寻找到了另一些刘氏祖坟,同以往找到的一样都没有碑迹。
  随后,寻访人员又驾车前往芭蕉坪刘氏先祖们曾居住的另一个故居地点——刘家丫口,把汽车停放山脚,徒步沿着崎岖的山路向上攀援而行,国发宗亲在前引路,这是他第二次踏上这条熟悉而亲切的山野古道。去年秋天,国发和国勇二位宗亲带着无人机来此拍摄寻访过。
  国谦宗亲夫妇迄今已年逾古稀,虽然身体依旧健朗,但走在这荒山野径上显得格外吃力。寻访人员建议他们二老在车里等候大家,但二老仍坚持要与大家一道同行,要亲眼去看看先祖们的居住地。
  穆天会一直跟在婆婆李利彩的后头,还不时伸手扶着婆婆的身子,这一幕幕温馨感人的场景让大家对天会赞口不绝,三贵更是自豪地夸赞自己有福,娶了个贤妻良母!
  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累了就坐在树荫下歇歇凉、用纸巾擦擦汗水。行至不远处,国发宗亲指着山那边一座白色的小屋告诉大家,那是刘家丫口先祖们曾经的居住地。
  纵目远眺,寻访人员们大吃一惊,都感到不可思议,先祖们为何要放弃平坦的住地,偏要选择如此山高水远的地方定居呢!
  国发宗亲开怀笑道:“当年我们县财政局来芭蕉坪搞帮扶项目,我跟着来验收,当我远远看见现居住在刘家丫口的那户人家时,心中也是疑惑重重,甚至还质疑那户人的头脑有问题,不把家搬迁到马路边,非得要单家独户生活在那深山野岭!但自从去年秋天我和国勇去刘家丫口进行实地寻访拍摄时,我才恍然大悟,一改前观,不禁对当年我的想法感到有些羞愧!”
  听后大家捧腹大笑,三萍好奇地问:“三爸,是什么令您改变看法的呢?”
  国发宗亲神气地笑着说:“具体详情暂不告诉你们,待会儿大家身临其境后自会一目了然。”
  大家于是起身,加快了步履,渐渐向白屋迈近!大抵行了二公里多路程,便来到白屋附近。国发宗亲带着大伙小心翼翼地攀上白屋后的一个峰岭,顶端平坦,只见许多数百斤重的巨大条石散乱地叠成一堆。
  国发宗亲微微一笑,指着这些条石说:“各位,此处就是我们老祖宗们当年修筑炮楼的地方。在那些时局动荡,风雨飘摇的年代,芭蕉坪周围匪患猖獗,为了安居乐业,族人们只好购买枪械弹药,修炮楼,养家丁,保境安民,以求自卫。请大家瞧瞧,这炮楼的选址如何?”
  此时,大家环顾四方,只见修筑炮楼的地方,群山环绕,河沟为界,前方连接右侧炮楼之下均是悬崖峭壁,壁立千仞。碉堡朝向处,视野开阔,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竟把刘家丫口打造得这般奇特!大家都纷纷感叹炮楼的选址得天独厚,易守难攻,堪比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军事要地。
  立在炮楼遗址处,无论是居高临下,还是昂首苍穹,大有一种庄严肃穆之感。清风徐来,鸟语花香,沁人心脾,此情此景着实令人陶醉。此时,大家终于明白了眼前这户人家为何长年居住于此,不肯搬迁的原因。概而论之,此处山清水秀,宁静致远,与世无争,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天地人合而为一……
  寻访人员饱览这派神奇的天然风光后,便拧着礼品去拜访本地这户人家,也是上次热心帮助过国发、国勇宗寻找到附近铺有三层拜台石的祖坟墓地的那位外姓彝族大姐,为感恩她的热情好客,本次国发等一行特意为彝族大姐一家准备了一些礼物。
  彝族大姐见国发宗亲们来访,笑盈盈地迎了过来,把大家邀请到家中,忙着给远道而来的客人们端茶递水。此次来访甚巧,彝族大姐的丈夫正在附近的土里干活,他立刻放下手中的锄具,回家热情地招待客人们。
  寻访人员向彝族大哥了解到刘家丫口及滑头嘴皮坡的一些信息,在他的帮助和引导下又找到了刘家丫口附近的另一些刘氏古墓,只可惜也没有碑文记载。
  寻访小组忙碌了一天,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过,大伙留下彝族大哥的联系电话,向他们一家辞行后,寻访小组便沿路返回,打道回府。
  本次芭蕉坪之行,四川的宗亲国谦、国发等一家八人为家族的修谱之事主动作为,去先祖们曾居住的地方实地寻访,长途跋涉,历尽艰辛,劳累一天,满载而归。
  为我们后续的修谱之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是新时代芭蕉坪刘氏家族团结友睦,幸福生活的真实写照和缩影。充分展现了刘氏家族中父慈子孝,兄弟和睦,婆媳和谐,兄妹团结,夫妻相敬等良好家风。
  八人一行,老少间谈笑风生,其乐融融。感人肺腑的更是七十多岁的刘国谦老宗亲夫妇,他们不畏路途遥远,毅然决然地跟随寻访小组踏上了崎岖漫长的寻谱之路,此等浓浓的家族情怀,值得我芭蕉坪刘氏所有族人的钦佩和点赞!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人间自有暖意在 南芳梅 昨天下午本打算去园子铲菜,走到博物馆广场看见好多中、老年人悠闲地坐在树阴凉下的长条凳上乘凉。难得一见的太阳也很给面子,不是太毒辣,但温度足够暖和。只是大...

一 在我的潜意识里,敬老院这个地方,大都是一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 可是,两年前,当我的岳父住进敬老院,并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体验,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想我同方浩因为爱过,所以不会成敌人;因为伤过,所以不要做朋友。可我做不到。 如果,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偶然相遇,那就已经很幸福了――其实,偶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超越古稀的我越来越想念儿时的朋友了,也思念那些小学初中年代的同学。我常想,要是能与几个同学见上一面,哪怕只聊上几句也是极其幸福的事情。可是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我的老家在枞阳县大墩庄(属丘陵地带)。顾名思义,是因一个大土墩子而得名。祖辈们凭着一双勤劳的手耕田地养家糊口,可不管家里人怎么勤俭节约,平日里柴米油盐仍是难以维持,一日三餐很难...

今年的春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哈溪河里解冻的冰块都快塞满了河道,凌乱而散漫地漂游。河水漫过河岸,一直漫到陈大少家街门前的第一级台阶下。陈大少从搁置在屋檐下的一条长椅上起...

那醉了的夕阳,跌跌撞撞把自己丢进扶疏枝叶间。秋日的江南,人立黄昏后,飒飒西风过耳,只把心相付,随它在落叶飘舞里荡漾。且任一缕闲绪,在风中流淌。 静怡时光安静地流逝,何惧岁月留...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一 乡村的孩子个个都是“馋猫”。 春节的鞭炮刚放完,孩子的新衣上沾满了油污,村巷里都弥漫着春的喜庆。乡野里,淅淅沥沥的春雨漂过,马兰头那逗人的绿叶使劲从土里探出头来。起初是老田...

也许,小时候我的性子就野,所以,野草野菜野花,仿佛成了我的朋友。那时学到一个词,伙伴说,野菜就是我的“写真”。 那日,小女背书,学着白居易吟,“最忆是江南”;我唱,最忆天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