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江天晚霞,舟横野渡,网晒汀沙。一家老幼无牵挂,恣意喧哗。新糯酒香橙藕芽,锦鳞鱼紫蟹红虾。杯盘罢,争些醉煞,和月宿芦花。
   元代赵显宏的《满庭芳·渔》词非常优美,把家人其乐融融和享用美食时的惬意形象描摹出来。
   美食,因人而异,不仅能抚慰人的胃,也能给人以味觉的享受,还能给人以精神的愉悦。这似乎在于,美味之“味”给人带来的不仅仅是味觉,还有故事、情感的因素。由此说来,每道美食都是一个叙事,其中所酝酿的情感,让食品变得有滋有味。所以,与其说我们在品尝美食,毋宁说是在倾听或者回忆一段美好时光、一段难忘的往事。
  
   二
   时节,让某些美食如期而至,每年农历七月,阳光热辣辣的,阳光下的万物也是热情奔放的。比如,这个季节,绿枝蔓蔓的辣椒树上垂挂着的定是红彤彤的辣椒。这个季节,在四川,定会催生了一种调味品的诞生,那就是豆瓣酱。
   豆瓣酱可称为川菜的灵魂,川渝地区的人做菜都离不开豆瓣酱。川渝人最爱吃的回锅肉、麻婆豆腐、鱼香肉丝、豆瓣鱼……乃至火锅底料的炒制中一定会有豆瓣酱的身影。
   每年的这个时节,阿姐定会给我们发来她做豆瓣的视频,我们知道,过不了几天,我们就有鲜美的豆瓣酱吃了。果然,几天后就会接到阿姐打来的电话:“豆瓣做好了,拿大罐子来装。”
   我们便前前后后的拿着坛坛罐罐去阿姐家,一进她家的门,咸、辣、鲜香的豆瓣味扑鼻而来,阿姐接过我们手中的坛子、罐子,用勺子往里装豆瓣,随着一勺勺豆瓣的舀岀装入,豆瓣的香味更加浓烈地散发岀来,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深吸一口气,让那一股股的鲜香味由鼻翼直击胸腔、反馈给大脑,然后不由自主地咽口水并直抒胸臆“真香”。待将我们拿的坛坛罐罐都装满了,我们满载而归。阿姐还在细算着,还有谁谁没来拿。
   阿姐做的是红油豆瓣,在辣椒正红的时节,阿姐到市场买已经霉制好的胡豆瓣,红彤彤的二荆条洗净、晾干,切碎,然后再按比例放入盐等调料,今年阿姐又加入了野山椒。红彤彤、油亮亮、椒麻麻的红油豆瓣太吸引人了!而我不擅长食物的烹饪,对于豆瓣酱的制作过程也无精准的描述了。
豆瓣有料  生活有情
   豆瓣酱是川菜之魂,四川最著名的是郫县豆瓣,是来自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的特产,还属于中国地理标志产品。郫县豆瓣由于其在选材与工艺上独树一帜,与众不同具有香味醇厚、鲜红油润、辣味重、辣椒块大、回味香甜的特点,而在调味料界站上了是我国顶尖调味料之榜,有“川菜之魂”之称。其制作技艺列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关于郫县豆瓣的起源,学习强国APP里如是说:清朝初年,湖广填四川的移民大潮风起云涌,福建汀州永定县翠享村移民陈益兼,在入蜀的艰辛旅途中,随身携带了一麻袋蚕豆充饥,由于路上连日阴雨,当他赶到郫县时,袋内的蚕豆大部分已经霉变发酵了。陈益兼不忍心将霉变的蚕豆扔掉,于是就把它们放在太阳下晾晒。有一天,陈益兼偶然地把晾晒的蚕豆和着鲜辣椒一起吃,入口一嚼,竟觉鲜美无比,余味绵长。于是就开始试制“辣子豆瓣”。
   度娘对于豆瓣酱的来历有另一个版本。然而,无论传说故事如何演绎,,都是胡豆瓣、辣椒、盐及一些调料的亲密融合产生的一种美味,是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生活中累积的食物智慧,是中国传统美食技艺匠心的传承。
   食物的烹制需要调料,人类在社会化的生活中也需要调料。比如友情,比如亲情。
   我们与阿姐的友情,从沟里便开始了,听爱人讲,那时候,他和另外几位单身青年,最爱去的就是阿姐家,阿姐家就是他们聚会地,他们在她家里打扑克、喝酒、聊天,阿姐与她爱人总是热情、大方、豪爽地招待他们,他们也把阿姐当亲姐姐一般依赖。刚到龙泉驿时,我们的集资房都还没建好,阿姐家集资房已经好了,阿姐就让我们住到她家里,六十几平的房子,住了我们几家人。阿姐常常做色香味俱全的美食给我们吃。那时候,阿姐的孩子小雨还在上幼儿园,她最爱唱“拔萝卜”的儿歌,她唱歌,我们就蹲在地上,她边唱边拉我们,我们一起表演“拔萝卜”的场景。雨儿开心地唱、我们开心地笑。如今,那欢乐地场景常常会浮现在脑海。我们几家人的友情,在岁月的游历中,我们相邀出游、相邀聚会,在我们一次次的聚会与岀游过程中,我们几家人的友情也越来越纯真、浓烈,有如豆瓣酱在时间的推移发酵更加纯香一般。
  
   三
   美食,都具有鲜明的地域性。可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三百多年前,⾖瓣酱就诞⽣了。之后,豆瓣酱的制作工艺传入川渝各个地区和角落,在各个县市村镇流传开来。不同的乡镇,不同的地区气候,在制作工艺,以及原料食材的采用上会有细微的区别,就形成了风味不同、口感特殊、品牌各异、百花齐放的豆瓣酱系列。
   在我的记忆里,老家的豆瓣酱的做法与阿姐做的豆瓣酱就有区别。那时候豆瓣酱用的原材料都是出自自家地里,待胡豆成熟透了,母亲便摘了胡豆夹,抽晚间不下地干活的时间,将胡豆剥好,第二天放簸箕里晒,经过太阳的烘晒,胡豆晒干了。母亲再把胡豆煮熟、去皮,又在太阳底下晒开后放在稻草里制霉,制霉的过程很有讲究,放在温度合适的地方,放合适的时间,每过几天,母亲都会稍稍掀开稻草,看看胡豆瓣是否在长霉,当温度适当、时间足够,胡豆瓣就长岀了厚的的一层白霉,霉是白色的、丝状的、像给胡豆瓣裹了层丝绒般的外套。胡豆瓣霉制好了,基本也就到了辣椒红透的时节了,母亲便将胡豆瓣用酒泡洗,剁碎辣椒,放上盐,再将它们放入坛子里,最简单、最自然的豆瓣酱便做好了。那时的豆瓣酱不仅是调料,也是一种美食,更是美好的回忆。
   胡豆瓣白色丝绒的外衣、红彤彤的辣椒,以及夜里母亲剥胡豆的身影,是封存于记忆之中的一帧影像,当豆瓣酱的香味飘进记忆时,它便从心灵深处跳跃出来,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嗅到家的味道、母亲的味道、少女时代的味道。
  
   四
   每一种味道,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每一种食物,亦有它传承的理由。因此,才能够历久弥香。
   豆瓣酱,是那么普通。却深植于我的记忆里,成为友情、乡情、亲情的味觉标志。它在时间中发酵,在记忆中酝酿,在人生中氤氲。让我虽然生活在大城市,却永远不会忘记弥散着袅袅酱香家乡、以及乡亲、亲人。
   我的孩子也喜欢了胡豆瓣酱,或许,这就是美味的传承和赓续。
  
   (原创首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