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落知天下秋,确是一句好诗,读来爽口,默默间,想像着秋天的景色。
  其实入秋后,花红渐萎,千树万树间透着一种萧萧。不过,踏着落叶的沙沙声,欣赏着秋天的月色,是一种意境,一种心动的感觉。
  有好久没来石湖了。今天一时兴起,赶在日落之前驱车去石湖,赏落日,看月色。
  我迷恋着石湖的月色不是一天两天了,亲近自然界的月华如水,银辉普照,让我顺着月光洒落的地方,去与石湖来个近距离的拥抱。
  伫立在“百狮桥”看夕阳,“十九孔桥”一展风姿,金色的夕阳铺满整个湖面,桥影如画,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看倒影如景。
  看完日落后,带着无限感慨走下大桥,钻进树木丛中。
  经常走过的路,容易被人忽视,而一旦认真起来,却有一种兴奋。无数次在月色下浏览石湖,每次都是行色匆匆,跟随着人群向前急走,好像更在乎脚下丈量的土地与微信里显示的步数。
  今天,我不想跟随人流,便独自享受着清静的石湖夜色。风自由自在,像顽皮的天真孩子,刮得树叶随风起舞。我抬头看天,月亮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爬到了头顶,慵懒的样子,时不时地被一片乌云遮挡,然而一旦露出头来,月光泻与林间,与树木为伴,洒下一片清幽。时不时的,还有几颗流星飞过,“流星透疏木,走月逆行云”,贾岛的《宿山寺》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
  曾无数次与月色为伴,那是在农村时,偌大的空旷场地上,我和弟弟朝相反的方向奔跑,大家嘴里都在喊着:“月亮跟着我跑呢!”谁也不服输。如今我只身来到石湖,没人与我相争,月亮独傍我身,无论我走在哪里,月亮始终跟着。
  石湖的景色,不单单美在林间,那美妙的石湖,在我的脑海里似江海同宽广,月光泻入石湖湖面时,有种“月涌石湖”之观,想像着八百多年前的范成大先生,约好友几位,泛舟于石湖之上,赏月,抒情,看碧波汤汤,数桥洞几许,在“桥洞里面看月亮”,优哉游哉。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渔庄”,月光明亮,难道是到了范成大先生的住宅地,月亮也知情?渔庄有厅堂两进,站在院式庭院前,享受着月光的清洗与抚慰。此时院落很静,月影下的瓦楞草在风中摇摆,似向人们展现着它的人生。看四周果树与梅树,在月色中轻轻地摇曳,此时的风也减弱了许多。范成大先生临水而居,枕水而眠,晨沫朝阳,暮赏霞光,是何等的一种惬意。亲近自然,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荡涤身心,难怪先生有一种飘逸、浓厚的山水情结。此时,我想起了在某处看到的那句:“临水而居,可养春风十里。临水而居,把生活过成诗……”我想若是再加上几句“听渔舟唱晚,赏松间明月”,便是更完美了。
  闭上眼,想像着当年范成大先生在石湖别墅,在这渔庄里提笔写诗的情景,一种诗意的享受,那《四时田园杂兴》便是在这里完成的。那田园诗带着浓浓的烟火气息,诗美,景美。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时六临石湖,连皇帝老儿都喜欢的地方。
  走出庭院,止步向前,转身向后走去。此时散步的人增多,林间大道上有急急行走的人,有三三两两谈笑间慢悠悠踱步的人。我是来赏石湖之月的,不必讲究速度,更不去理会路程。
  此时,整个石湖都沉浸在月色之中,虽然路边有两排灯光,却显得那么苍白。身影被月色拉得很长,我倒走着踩着自己的身影,似顽皮的孩子,引来路人的斜视,我脸一红,又转过身来前行。
  我离开众人,走在湖心的岸边,站定、远眺。几只白鹭鸟宿在芦苇旁的湖边歇息,一阵欢喜,那些白鹭鸟在湖面上贴水滑行。我不自禁地脱口而诵“江头落日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再细细端详着月色下的白精灵,可能真的被我惊扰了,悄然离开湖心岸边,钻入林间。
  明月高悬中天,人群渐渐散去,此时的石湖宁静了不少。虽然喜欢树林,在林中散步,而此时却有一种孤单,一种幽静,一种让我对月下林间的感叹。石湖,最不缺少的就是树木,范成大先生对树木情有独钟,特别是果树,一年四季都能见到果实,悠悠的,挂在枝头。红柿子在清亮的月色下更加红艳,感叹着果木也懂心怀着感激之情,这是对范成大的一种怀念吧。
  石湖,是范成大的石湖,宋代的大诗人,号称:石湖居士,生在石湖,乐在石湖。若是苏州市政府在石湖搞个景点“石湖赏月”多好呀,不仅仅只是在八月十九那一天,一年四季都可以看石湖、赏月色。地点可以选在石湖景区的“石湖广场”,此广场目前只是晚饭后人们跳广场舞的地方。
  秋天的夜是属于月亮的,月色下的石湖是诗意的,正如人们所说:春花、夏雨、秋月、冬雪。秋天的月含有桂花的暗香,石湖景点入口处一排排桂花树此时正向人们飘洒着它一季的光彩。
  此时,我不得不回转家中,最后朝着站立在“石湖广场”上的石雕默默地看了一眼,致个敬,心中激起一种崇敬,是对石湖的感慨,对古人的一种敬仰。
  今夜的赏月,让身体与这块温润的土地来个亲密接触,在石湖月色下的每一步行走,都是心灵的一次升华。
  石湖,在月色下宛若一幅水墨画,正如杨万里所言:山水之胜,东南绝境也。
  再见了石湖,我会在深秋时与你再次重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