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案多了,腰酸背痛,手机看久了眼干发涩,于是闭目“修炼”。早两年特意买了个电子书,说是不伤眼,还可以“听”喜欢的书籍,但终究用得不习惯,没有电脑、手机、纸媒来的直接,而且它仍然属于“静物”之列,人缺乏必要的运动,就愈发懒懒的,不想动,老伴见了,于是送我一个特别的礼物——陀螺。
  这是老伴路过贺龙体育馆的时候,看到一群老头老太挥鞭玩陀螺,活动不算剧烈,而且是全身运动,隐约可见汗透衣裳,效果不错,于是找他们要过店家地址,购了一个大大的陀螺回来。
  老伴的礼物很时髦,全金属陀螺,带LED彩灯,直径十多公分,掂了掂,哇!好沉,差不多三千克,鞭长三尺,是牛筋的。拿到楼下空地试一试,陀螺旋转有声,彩灯起舞,挥鞭“趴趴”和螺声“呜呜”共鸣,有声有色,好玩,还养眼。不一会儿就微微冒汗,这回是真的“动物”了,邻居纷纷围观,寻价、试玩,不亦乐乎,让我小小嘚瑟了一回。
  索源,距上次玩陀螺应该差不多半个世纪了,那可是我儿时喜欢的玩具。
  现在的青少年很少知道陀螺了,我们小时的玩具没有现在这么多、这么“豪华”,也没有宝可淘,全部是靠DIY,纯手工制造。女生丢沙袋、跳房子,跳橡皮筋等,男生玩的内容就丰富了,最常见的是玩弹弓、滚铁框(环)、打陀螺了。
  我的第一个陀螺是用线坨子做的,线坨子就是缝纫机上绕线的木芯,空心部分塞一节竹筷子,一头削尖,砍根大小合适的竹枝,缠上绳子做鞭,就大功告成了。
  说来简单,做来不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线坨子找了,削铅笔的小刀根本削不动,只好偷偷用菜刀,刀刃肯定会被砍缺,少不了挨揍,得提前把家法——撩涮子藏了,要不然撩涮子炒肉就麻烦了。“撩涮子”是什么?两湖地区早先很多家庭都备有的一种打人利器,一把竹桠子扎在一起,小孩子犯事了,这玩意抽起来不会伤筋动骨,但打到身上,一条条红迹,火辣辣的痛。
  所以,做玩具最好是老爸老妈都不在家的时候,好找材料,好找工具。做好陀螺,找好鞭杆,就急着试玩了,翻遍了抽屉、衣柜,就是没有合适的绳子做鞭,灵机一动,取下裤带用了再说。一试,大获成功!
  当下“玩”乎所以,只到召唤回家吃饭,见了俩老黑着脸就知道大事不好了,好在事先把家法藏了,最多挨两巴掌吧。老爸老妈一般很仁慈,动用家法会在饭后片刻,果然老爸没有放过我,先问缝纫机上还有小半坨线哪去了,再问菜刀咋缺了个口子……不吭声呀,抄家伙!
  咦,撩涮子不见了?
  我暗自庆幸,谁知忘记把鸡毛掸子收了,这家伙威力比撩涮子大多了,老爸顺手就抽了过来,一躲,妈呀,没了裤带的裤子竟然在关键时候掉落了下来,拌着双脚,想逃都逃不掉,屁股上、大腿上顿时红了一条又一条,老妈见了心疼,才让收了家伙。哎呦,这陀螺代价真大啊……
  第二天,老妈见我去上学,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心疼地说:“以后要记事啊,要什么给爸妈说啊,也不要败家呀,还那么多线在上面,值好几分钱呐。”我赌气,不吭声,这也太狠了吧,这还是你们亲生的吗?
  意外的是,放学回家,做木匠的老爸要我打下手,锯了截锄头把,用开山斧砍,用锉刀锉,我们一起做起了陀螺,陀螺头部还镶嵌了一颗钢珠,十分完美。那鞭绳就更有创意了,将捡来的废轮胎拆开,把里面的经线一条一条撕下,再织成辫子,特别扎实耐用。
  这是小伙伴里面最漂亮的大陀螺,吸引多少男同学嫉妒、女同学羡慕的眼光,它一直陪我度过了整个少年时代。
  如今又玩陀螺,在享受老伴的关爱中,隐隐约约还感受有儿时的一分痛、父母一份爱,我把鞭子抽的山响,我把陀螺打得飞转,那天国里的父母是否也会看到今天儿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午睡时朋友发来一条微信“你有没有发现路上有好多好多小飞虫,就往人衣服上扑,还不好弄掉,一碰它就粉身碎骨了,身上就留一块黑印。” 看到信息睡意全无,深秋的风不同往日那样温柔,我...

二十年前,我初到滨城工作没有几天,领导问:“会打滚子吗?”我摇了摇头。领导说:“尽快学会吧,在滨城,会打滚子是一项生存技能。”我疑感了,这不是玩物丧志吗? 我知道,打滚子,是...

一 话题源于一个节日——六一儿童节,这是孩子们的节日,可也许孩子们并没有多少节日的感触,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似乎每天都是节日。各个微信群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反而兴致勃勃地回忆起...

春花秋月,夏风冬雪,四季轮回,我们在季节变换中走过一年又一年,不能忘却的是遥远的故乡和故乡的亲人。 今年三次回到省城的老家,因为疫情,前两次没有去乡下,第三次赶回去,终究是错...

白墙灰瓦雨如烟,古意熹园月半弯。 碧柳丝丝垂旧事,为谁摇落为谁眠? 这片土地上,曾深深留下了朱熹返乡祭祖时踽踽独行的脚步。片片落花,听,这是谁的红袖添香,笛声残破,谁又在演奏人...

人的一生,漫长又短暂,但总是有无数的感动,而且,那些感动有时还是那么的突然和意味深长。 去年寒冬的一个傍晚,我去朋友家喝酒,回来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晕乎乎的我也不知是怎么上...

一 三十多年的城里生活,早已没有了年少时农村的那种清静和慢节奏的怡然自得,既是时不时地回去一次,也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完全没有当年的那种感觉。 最近,由于工作的变动,没有了平...

一 晨光如一匹藏青色的纱,轻盈覆盖于小镇。晨风有情有意,丝丝温润,有玉的触感。门口的树叶在微风里摇曳,有浓密的叶没过屋檐,没心没肺地往瓦缝里钻,给黯淡的瓦添了一丝鲜亮的颜色,...

一 深秋,万木凋落,枯叶飘零。众多萧瑟的景物映入眼帘,这让我想起了那一河湾里的荷。曾经的绿叶粉荷,盛况超前,妖娆了一河湾。眼下秋风瑟瑟,已是秋霜满天,那湾荷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十月的北京,秋风凛冽,像寒冬一样让人瑟瑟发抖。 下午,我们在陶然亭公园游玩时,广播里说,傍晚有大风,要游人注意安全。为躲避大风,我们回到宾馆拿上行李,早早来到了火车西站。 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