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腊月北风起,满天鹅毛似棉絮。把幺幺丢进雪地里,盖上棉裤乖乖睡。寒冬腊月雪飞纷,白糖白面满天地,等到妈妈回来了,给娃做碗热面皮——这是西南地区农村孩子的歌谣。

  下雪天,农民下不了地,男人们会聚在一起喝喝小酒,打打小牌,或在家里修修补补。女人们也会聚在一起,聊聊家常,做做手工,将秋收的农作物给孩子们做点零食,给家人缝制衣服鞋袜备着过年穿。

  下雪了,孩子们是最高兴的,堆雪人,打雪仗,那要雪下得大些才行,一般的时候,西南的冬天只有一、两寸深的积雪,堆雪人是很费工夫的。捏一两个雪团抛掷着打雪仗那是可以的,屋檐下吊着冰溜子,屋外的水缸也会结一层玻璃。

  这是以前的农村,贫穷却充满笑声,屋顶上冒出的炊烟袅袅,总给人一种温暖与满足,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烟火味吧!

  而现在,很少看到这种人间的烟火味了。农村还是农村,房屋在增加,以前的青砖红瓦与土墙茅屋不见了,随之而起的是二、三层的钢筋混凝土房。烟火也少见了,电磁炉,烤火炉已经升不起人间的烟火。老人和小孩的笑声,在农村与城市之间渐弱渐远渐无。

  雪,依旧会来,在每年的寒冬腊月。可是,下雪了,孩子们也无法陪伴在父母的身边,他们只能倦缩在电炉旁,用手机听听父母的声音,看一看父母忙碌的身影。他们学会了独立,却又拒绝长大。

  两个三、五岁的小女孩站在村头的雪地里,她们在等妈妈回家。她们一遍遍地唱着:“寒冬腊月北风起,满天鹅毛似棉絮,把幺幺丢进雪地里,盖上棉被乖乖睡……”

  因为妈妈说过:“下雪了,妈妈就回来了。”她们不知道,离妈妈放年假还有一段时间,即使下雪,妈妈也不能回家。

  她们的妈妈都是外出务工的农民,每年过完春节就早早地出去了,要到年关将近才能回来。每年小女孩的妈妈离开的时候,她都不准妈妈出去。而妈妈又必须出去,她总会察觉出妈妈即将离去的迹象,收拾好小包睡在妈妈的旁边,临走时抱着妈妈的大腿,要跟妈妈一起去打工:“我去可以帮妈妈煮饭,我可以给妈妈拉线,我给妈妈背水壶。”小女孩认为能帮妈妈分担一些工作,妈妈就答应带着她一起。可妈妈还是决绝地甩开了孩子的手,将她留给了爷爷奶奶:“下雪了,妈妈就会回来了。”这是妈妈临走时留下的一句话。

  小女孩并不太明白妈妈的意思,但“下雪了,妈妈就回来了。”却记在了她的心里。

  玩得高兴的时候,她们不会想妈妈,一个人的时候,她就盼望下雪。因为,下雪了,妈妈就回来了。

  小女孩经常仰着头问奶奶:“奶奶,什么时候下雪呢?我都想妈妈了。”

  恋母情结是每个小孩的天性,不舍得让母亲走,也是每个孩子的天性,所以小孩子舍不得妈妈走,他们怕妈妈走了,就不要他们了。

  下雪的时候妈妈就回来了,可是,下雪了,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雪花一朵一朵地从天上飘下来,落在草地上,落在院子里,也落在孩子的心上。

  下雪了,妈妈就要回来了,孩子穿着厚厚的棉袄,围着围巾,戴着帽子跑到了村口的路上。奶奶问:“宝宝在外面干什么呢?下雪了,外面冷,快回家烤火去。”

  孩子说:“下雪了,妈妈就回来了,我去等妈妈回家,我想妈妈一下车就能看到我。”

  奶奶用围巾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她知道儿媳妇还没放假,她舍不得回来。可是她要怎么跟孩子解释呢,孩子还不懂事。孩子只知道——下雪了,妈妈就回来了,她相信妈妈说的话,所以她在外面去等妈妈回来。

  下雪了,妈妈就回来。孩子不愿回家烤火,因为她怕明天雪停了,妈妈就不回来了。多么可爱的孩子,多么温暖的孩子

  我们不知道小孩的内心有多脆弱,我们也不知道孩子想见妈妈的心有多么渴望。

  许多父母都认为自己给了孩子最好的,给了孩子全部的爱。其实你真的不知道孩子有多么的爱你,他幼小的心灵是多么的渴求想为你分担肩上的责任。

  他们的爱很简单,就是能与你在一起,给你煮饭,帮你拉线,为你背水壶,这是他们想到能帮你分担的事。

  他们舍不得让你走,他们不懂俗世间的无奈。他们爱你,看到你忙就想来帮忙。

  下雪了,妈妈就回来了。可能是妈妈的工作地还没有下雪,所以她不知道宝宝在等她回家。

  如果她知道她的宝宝在等她,她的世界也会下雪。

  下雪了,妈妈就回来了,下雪了,妈妈也会想宝宝的。

  下雪了,妈妈就回来了,孩子在等雪,也在等妈妈回家。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