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电影《洪湖赤卫队》上映。当一曲“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呀”唱遍全国之时,我兴奋过,激动过——这首歌曲的旋律好熟悉,是在什么时候听过。我仔细回忆,哦,终于想起来了。我想到的不是浪打浪的洪湖,而是波连波的一条河流,它就是汉江。那时,我就生活工作在它的岸畔。记得有那么一天,在夕阳悄然下落的时候,我走上河岸,向着远方眺望。汉江的碧水已渐渐变得橙红,由橙红又渐渐变得朱紫。黄昏临近,雾霭里一片温馨的云沉于微茫之中。我的思绪溯流而上,越过平原,越过丘陵,到达群山簇拥的河谷,经历那段被人称作襄河的流域。寂静的山峦,寥廓的天宇,青苍的灌木中点缀着素淡的野花,疏林傍着星罗棋布的田园和低矮的农舍。几分恬淡,几分苍凉,几分广漠。

  一支歌儿便悄然从我的心头升起: 襄河水呀,长呀么长又长呀, 襄河两岸是呀么是家乡呀……婉转优美的旋律,如襄河一般弯弯曲曲,如河水一般波波折折。在曲曲弯弯波波折折中,跌宕着阳光雨露春华秋实,跌宕着生生死死灾灾难难。每个音符都潜隐着深沉的眷恋,也凝聚着无限的忧愁。这就是我曾经听人唱过的《襄河谣》啊!

  我被那撼人心魄的曲子打动过,襄河水的光与影在心中波动跳跃,人的复杂感情在波动跳跃,人的命运在波动跳跃。这支歌是襄河两岸人民千百年来经受了严酷的自然考验、经受了苦难生活的煎熬所激起的心灵的震颤的产物,是经过烈日霜雪打磨的,经过浪涛洪流淘洗的,有着天作地合之妙,当然就美丽绝伦。慧眼识珠的作曲家,深知这植根于大众心灵的歌有着极其丰富的营养,将它吸之收之,创作出了“洪湖水浪打浪”的绝响,怎能不引起广大听众的共鸣与喜爱呢。

  十分有幸,六十年代初,我受命在我工作的地方采风,有机会与一些民歌手直接接触,耳闻口授笔录了一些生产、生活、时政、礼俗方方面面的民歌俚曲。有轰然动地的硪歌,有“劈里拍拉”的连枷曲,有“哗哗啦啦”的车水歌,有缠缠绵绵的爱情歌。

  那三皇五帝,天地人心,情恋嫁娶,无不律动着劳动的音调生活的韵致,实在丰富多彩。只要用心倾听,就会听之入胜,听之入迷。就会领略到日月的循环,风雨的来去,鸟儿的鸣啭,鸡犬的交应,野花的开放,庄稼的成熟;就会品味出荡荡漾漾的湖波,“潺潺湲湲”的流水,滋滋润润的水气,迷迷离离的雾霭;就会体验到天静地洁,丽日和风,以及阴郁昏沉闪电雷霆风暴。那些或原始粗糙,或朴实单纯,或华彩细腻,或柔或刚,亦俗亦雅的旋律,多式多样,韵味无穷。历史的更迭,季节的交替,生命的繁衍,爱情的甜酸,以及流汗流血、抗争奋斗、忧愁忧患、悲天悯人、炎凉世态、善恶美丑,都在土腔土调的旋律音韵中起伏回环,升沉迷漫。

  我惊异历代的劳动者在表达自己的感情时,有着那么丰富的音乐语言。在采风中,我所接触到的一些劳动民歌,唱起来或高吭或悠长,极富抒情的节律往往有一种沉郁的苍凉,唱到动情之处会使人潸然泪下,这使我想到“山歌本是古人留,留给后人唱忧愁”的两句民歌词。时至今日,我仍能不断地听到一些用民歌作素材创作出来的新歌。《襄河谣》后来经过整理改编,重新传唱。我们来听听吧:

襄河水哟黄又黄啊

河水滚滚起波浪啊

年年洪水冲破堤

襄河人民遭灾殃

窟窿多哟浪涛狂啊

河岸浑身是脓疮啊

冲坏了多少庄稼地

冲走了多少茅草房

笑嘻嘻喜洋洋

打好河堤唱一唱啊

唱呀么唱一唱

嗓子越唱越响亮

襄河变成了百宝箱啊

襄河宽襄河长

襄河喜得日夜忙啊

日呀么日夜忙

人人跟着襄河唱

襄河是个好家乡啊

襄河宽哟襄河长啊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