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闲书”的历史,就是一部与母亲斗争的历史。在母亲的心里,除了语文、数学课本外,其余皆归于“闲书”一类,小学四年级时,学校发的思想品德课本便也属于“闲书”。
  母亲出生于农家,兄弟姐妹四个,她是老二,外婆在她十岁时过世,作为长女,她肩头担子沉重,上要侍候父兄,下要照顾弟妹,十三四岁,便被当作壮劳力使用,每日里种田种菜,上山打柴,无一日清闲。如此环境,哪有闲心读书,混到小学毕业,识得几个字,能写自己的名字,算得清地里的收成,便草草辍学,回家一心种田。
  她大约不甘心,总觉得吃了没文化的亏,便想让几个孩子发奋读书。奈何妹妹像着了她,看见书本,不是头疼,就是身上发痒,根本坐不住。弟弟无读书天分,玩游戏倒是一把好手。无奈之下,她便将目光瞄准了我。我天生记忆好,语文课本翻一遍即能背诵,她心中暗暗以为祖坟冒了青烟,家里要出状元了。她是不知道我的秉性,向来“出道即是巅峰”,刚开始表现出来的便是最高成就,俗话说的“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俗语。
  母亲未必了解这些,她将读书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两眼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但我偏偏不能如母亲的意,我对小说的热情超越任何一门功课,如此,双方便经历了颇为漫长的斗智斗勇过程。
  八十年代的乡村,农民刚刚能吃上饱饭,猪肉还是奢侈品,猪毛还难得见上几根的时候,能有什么书可读呢?我搜遍了要好的同学家,偶尔能得到本残破的金庸的武侠小说,前不见书皮,后不见封底,剩下中间薄薄的百来页,都是从大人们的屁股下抢救出来的,于我,却是至宝,如郭靖得到了陈玄风的九阴真经一般。
  得到本书,去哪里看?这是个问题,如若被母亲发现,不是将书四分五裂,就是扔入炉中,化为一缕青烟,那样,比剜我的心还难受。我放学后,提着个书包,将小说夹于课本中,装作漫不经心样,回家偷瞄,发现母亲不在,飞奔上二楼,去房间的窗户下,一屁股坐在地上看,此时,决不能入神,必须分心听楼梯间的动静,若有响动,匆匆将书藏好,装出一副才写完作业,伸伸懒腰的样子。但每每虚惊一场,母亲有做不完的农活,无法时时监督于我。
  只是,母亲出生于白狐山,山上盛产野狐,野狐生性狡猾,和狐狸们争斗久了,白狐山的人个个聪明绝顶。母亲就是聪明的,经常轻手轻脚地上楼,趴在窗户纸上看我,居然零零散散被逮着几次。
  逮着后怎么办呢?不是骂就是打。她叫来妹妹捉我,妹妹立即屁颠屁颠跑过来,兴高采烈将我压在地上,母亲拿个小竹条,扑打我的屁股,一下又一下,一边打一边问:“还看不?”
  “不看了。呜呜呜。”
  直打到我的屁股上布满血痕,母亲才住了手。
  妹妹定要怏怏地问:“就不打了?”
  我趴在地上咬牙切齿指着妹妹:“你给老子等着。”
  妹妹可不怕我,做着鬼脸,蹦蹦跳跳跑开去。
  被打的屁股火辣辣地疼,睡觉时,我只能趴着。半夜,似乎有人在挪动着我的屁股。我微微睁开眼,发现是母亲,她手执电筒,查看我的屁股,一面给我涂清油,一面暗暗流泪。我任着她摆布,装着睡得很香。
  有一回,同学借我一本《天龙八部》,我内心欢喜却又惴惴。当时正值隆冬,我将书夹在毛线衣内,悄眯眯地回了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如释重负松口气,将还带着体温的书掏出来。
  如何处理这本书呢?我在家里乱窜。床下?不行,母亲扫地定会发现。床板下?我试了又试,总觉得棉絮会突出一团,难保不被发现。
  突然,我头脑中灵光一现,找到一个绝佳藏书之处。
  我家的楼梯间,因为未粉刷的缘故,有一块砖可以移动。我按捺住内心的狂喜,轻轻移开那块砖,将那部书放进砖后,又将砖恢复原状,一点也看不出来,哼,我料母亲是找不着这一处所在的。
  我带着无限得意和轻松下了楼。妹妹见我面露喜色,习惯性地说:“你又干了啥坏事,我去告诉妈妈。”
  我只是不理她,掉头就走。
  此后一段时间,我一有闲暇,便忍不住移开那块砖,将书掏出来,拿在手中细品。有一回,正读到段誉和王语嫣并辔而行时,听到楼下有异响,我着了慌,忙着将书塞入砖后,刚做完这一切,妹妹的脸从我身后伸出,挂着得意的笑容:“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我要告诉妈妈。”
  “你敢,我敲死你。”我朝她挥舞着拳头。
  她不惧反笑,还向我欺进一步:“你打,你打啊。”
  见硬的不行,我心生一计,温言细语道:“我有一毛钱,你不告诉妈妈,它就是你的。”
  我掏出那一毛钱来,用手捏着,说:“你可以用它买酸梅粉,买蚕豆买冰棍,买好多好吃的。”
  “好,你给我,我不去告状。”
  收买了妹妹之后,我的胆子更大了,一有时间便悄悄溜过去看书。
  有一次,正看得走火入魔之际,妹妹跑上来,气喘吁吁地说:“妈妈,妈妈回来了……”
  我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将书藏好,又将砖封好,才做完这一切,母亲上楼来,见我们聚成一团,横了我们一眼,走开了。我和妹妹长吁了一口气,拍着胸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和母亲关于“闲书”的斗争一直持续至初中。初二时,课业渐重,我的书包里塞满了化学、历史、政治,我和母亲的争斗才告一个段落。
  前几年,六神磊磊突然红了,他的主业是读金庸的小说,读着读着,就开始写,写着写着就红遍了网文界。
  我拿他的书给母亲看时,母亲正在择菜,只瞟上一眼就说:“那么多看武打小说的,就红了他一个,你别做这个梦。想当年,若不是我压着你读书,你现在能过得这么快活,天天呆在空调房里?”
  说着,将一块菜地里带回来的泥土投进了垃圾桶,那泥巴翻了几滚,便不再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故乡的春天跟成都有天壤之别,一个是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一个是绿意点缀——杨柳才开始撒叶,冰草刚绿过埂坡,唯有杏花独占鳌头。不过,我仍然为家乡的春天叫好。因为绿与花的稀少,才...

卷曲在温暖安全的洞穴里,谛听着外边的寂寞。我感觉今年的冬天太漫长了。 森林里,厚厚的雪覆盖了一切,很多伙伴在外边寻找食物,我知道。我还知道这个时候食物匮乏,是猎人设置陷阱的最...

峡口是我的故乡——昭君故里南大门上的一颗明珠,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从教几十年来,只求桃李芬芳,从未把名利放在心上。我一直怀着初登讲台的赤子情怀,始终把工作当作事业来追求...

(一)鲁迅说怎样做事 人,与生俱来就是做事的。一个鲜活的生命,倘若一事不谋,一事无成,岂不辜负了做人的担当与使命。人,真正地爱自己,就要去做更多的事。唯有做事,才可让人生出彩。...

几千年来,中国民间的百姓都很贫穷,吃饱饭一直是百姓们生活的追求,于是在中国民间就有见面问“吃饭了吗?”这个习俗。许多民间的节日也与“吃”有关系,就说这个刚刚过去的清明节吧,...

一 轻轻的微风,游走的云朵,乍暖还寒的剪剪风里,新芽冒出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匆忙的人群中。似乎感觉得到诗意的盎然,他们给钢铁碰得叮当响。这是生活...

春天的章节里,热热闹闹的花树是不可或缺的一章。春节的热闹还没消失,花说开就开了。 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立春刚过,街头、公园、河边的花事就陆续登场了。 你不用着急去...

一 耳闻浉河港黑龙潭滴水崖下的古茶树有流年沧桑的古朴之风,但一直没有机会面缘;清明的雨带来玄机让我想去释读一种百年情怀。 择日,我约上向导张哥一起出发了。车轮声、风声,在耳边...

我坐在楼顶的花园里翻看一本带有插图的《红楼梦》,等待着这个城市的夜色降临。只是可惜,华灯下的黑夜,多了一份热烈与嘈杂,在那些缥缈和模糊的色彩中再难以寻到夜的厚重和质感。 夜的...

早晨,阳光从玻璃窗照耀在我的被单上,我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忽然,感觉头有点笨重,意识也不清醒。我看了看自己是在母亲的床上,知道自己是回家了,我生病了,胃疼成了我自从去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