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不分钱多钱少、不分贫富贵贱。古有二十四孝的故事,董永因家穷卖身葬父,这故事众所周知;有汉文帝为母尝汤药;汉郭巨孝母埋子;晋孟宗哭竹生笋;晋王祥卧冰求鲤等家喻户晓的故事比比皆是。终归于他们是既突出且历史上有名的孝子。
  重在看今朝,还有比古人敬孝更有意义的故事,最可贵的数山东省庆云县闫景云,二零一二年“百佳孝亲人”评选中,她被评为“中华孝亲敬老之星”。我认为,她做出了比古人更难得的孝廉事迹。
  公公近五十岁车祸骨折,婆婆有病照顾不了,丈夫不在家,她硬是服侍公公三十五载。公公八十四岁因中风住院,也是景云守护直至病好出院。医生误以为是他女儿守护老人,得知闫景云是儿媳服侍公公时,医生举起大拇指盛赞。要没这样的儿媳,恐怕公公早已不在人世。可这之间景云有多少的辛苦?然她始终如一不改初衷。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这种精神难能可贵。
  无论古人今人,他们孝敬父母,爱弟妹的故事都是“孝”字当先,有的还挺神奇。是一般人难已达到的境界。但也有做到却没有文字记录、没受到表彰与传扬,这样的事例还很多。有记载的,无非让人们效仿去作,作为当儿女孝敬老人的榜样和标尺。让社会形成忠孝即爱心传存的好风尚。
  如今也有新时代的二十四孝标准,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由全国妇联老龄工作协调办、全国老龄办、全国心系系列活动组委会共同发布新版“二十四孝”行动标准。新“二十四孝”虽然简洁易懂,其中有几条恐怕很多人都没做到。如第九,教会父母上网?第十一,对父母的爱要说出口?十三,支持父母的业余爱好?十四,支持单身父母再婚?
  据我调查,这些标准应该有部分人没做到。但多数父母也不会在意。
  诚然,仅管方方面面不能全做到,但做得比较好的还是多数。我如今要说的是其中的一个,既不神奇也不神话,山旮旯的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看着不起眼、听着不惊人的有关孝母的事迹。在我所知,他的行为可算真孝子。他是我表弟石雄。
  我和石雄是姨老表,石雄是幺姨娘的三儿子。
  我外公外婆没有儿子,只剩老五幺姨娘陪伴在身边。可是,幺姨娘从小得了羊痫风,长大后,虽然病好了,但她留下了后遗症,严重失去记忆,神志时好时坏。
  外公外婆自知不可能永远照顾她,一但二老走后,担心她以后生活无人照管,只好为她选了个心地善良的上门女婿,将来好照顾她。
  这上门女婿不错,是南下军人,于解放后退伍还家。由于年龄偏大,已满三十五岁未婚。他听说我幺姨娘长相不差,就是生过羊痫风这种怪病,现在病已好,就是记忆力差点,他不嫌她生过病,愿意当这个上门女婿。
  从此,退伍老军便成了我幺姨爹。他与我幺姨娘相处和谐融洽,婚后生下一女两男,这儿女也争气,一帆风顺地成长,个个聪明不赖。外公家从此又热闹起来。
  这个闹热之家经过重重生活上的艰难,有幺姨爹这个为共和国立过功的军人作保障,凭他每月的补助金,让全家渡过了三年自然灾害那段最艰难的岁月。
  改革开放前后,外公外婆从此也放心地、无忧无虑地相继走了。剩下幺姨娘一家五口生活,女大当嫁,男大当婚。不久,大女儿石英出阁成家;大儿子也该娶媳妇。走了一个女儿,又娶进一个媳妇,家总是处在常盛不衰中。不久便添了孙子,这个大孙子的出世,令幺姨爹无比高兴。为他的到来办了个最热闹的“三朝”酒会。
  这儿女都很争气,令幺姨爹心满意足,而且第三代接班人也已出世,看着后继有人,他怎能不高兴。可偏偏阎王爷说他到了寿终正寢,阎王要他三更走,不得留他到五更。那时在部队中带来的胃肠病转成了胃癌,天伦之乐就此留下遗憾。刚见过大孙子,幺姨爹也步我外公外婆的后尘而去。好在剩下幺姨娘有儿有女,不愁将来无人赡养。
  可是,这个上坡路走完,下坡路走来却停不住脚步。幺姨娘注定命中克父克母、克夫,最坏的事情还在后面。
  幺姨爹逝世不久,大儿子石福却感觉身体不适,脸青面黑、且日渐消瘦。为了医病,把家底都掏空也无济于事。只好来我这儿求援。别无二法,我也负担挺重,经济上帮不了,只能为他寻个事情做。趁着他身体还未垮完,还能带病坚持劳动,还可找些钱医自己的病。不然,他靠谁去?好在最小的弟弟石雄也能劳动了。我说,你俩弟兄都来干活儿吧,不久就可以有收入了。
  可是,石福的病越加沉重。拖了一年多,终是病得绝了,经市医院捡查,说他已是肝癌晚期。这突如其来的结论,像重磅炸弹,令石福接受不了,一下子站不起来。从此,他再没来干活儿挣钱了。沒多久,他便与世长辞。年方二十二岁,不甘心地丢下母亲与妻儿而去。
  老来怕丧子,妻子怕丧夫,幼儿怕无父、更怕失母。在幺姨娘这个家里全都碰到。石福一走,妻子丢下儿子也嫁别人了。剩下幺姨娘带着幺儿石雄与孙子,从此成了三口之家过日子。指望幺姨娘这个有毛病的人,拖走这个三口之家实无可能。
  幸好石雄满了十七岁,假若生在城市,这个年龄段还在爸妈面前耍娇。可石雄没有娇可耍,要是不争气,当娘的一定管不了。还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很实际。因此,石雄不得不接过养活家人的责任,只好挑起抚养母亲、抚养侄子这副重担。
  指望待在家里拌责任田是养不活家人的,何况年青人都向往着外面的大千世界。自己若要成家立业,还得指望走出山沟沟闯一番事业。因家庭条件特殊,万不能远行打工,只好于近处一边跑生意,早晚在家才能照顾到娘与侄子。
  可事情总是不随人愿,这个才两岁的侄子没父亲、又因日夜思娘不安,体质逐渐变差生了病,而且病越加沉重。石雄见事不妙,只好丢下生意,带着侄儿几进医院求医,可终是无法挽救他的生命。在一个冬天里,侄子步他爹石福的后尘而去。石雄眼睁睁看着孩子咽气,但却无力回天,一个幼小的男孩就这么走了。
  短短两年之内,五口之家只剩下娘俩,石雄很是悲伤了一阵。最抱歉的是,没能替哥哥石福守住这棵独苗。事已至此,只能擦干眼泪,把他娘的生活安排好,石雄要出去打工来支撑这个家。
  好在娘的身体硬朗,自己的生活暂时能够料理;加上还有个姐,石英不时前来看望。石雄计划着去深圳闯一番,要趁改革开放这大好形势捞一把。
  先来到深圳,自己属于三无的那种人,无钱、无技术、无文凭。工作哪像想象中那么顺利?下力的活儿又不愿干。好在脑瓜子不笨,沒事便去人家搞电焊工师傅处偷学手艺。装着内行的样子,与电焊工师傅接触套近乎。电焊工师傅是重庆石柱人,石柱与利川只隔条山梁,口语基本属乡音。见他活泼灵况,谈话中无意间增加了乡情,便把电工技术教给了他,累了时便让他帮忙焊两下。凭他常观察到的手法,他大胆接过焊枪,干得一点也不生疏。
  终于,在电焊工师傅地介绍下,他挤进了电焊工行业。经试用期中,他的技术不在别的工人之下,从此,便有了自己的一份工作。
  石雄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人,深圳干了一段,有了本钱,他以为去海南更有发展前途。于是,辞掉现有的工作,跨海峡来到海岛。凭他的焊接技术,很快在一家建筑公司找到一份焊接钢筋的工作。
  在海南没有白来,干了不到三个月,这个来至重庆的工程监工瞧上了他,要把自己打工的妹子介绍给石雄。石雄一见钟情,他们俩夜游沙滩上,昼电瞳仁中。俩人心中都只差形影不离,没费事,不到十天半月,二人情投意合。
  打工人没那么复杂,她哥哥见他俩如胶似漆,一见面便舍不得分手。只好催促二人早点把结婚证领了,不讲究有无车、房等,就在出租屋内,办一桌。酒杯交筹,在她哥主持下,闪电般结成连理。
  待安定下来,石雄想起娘,她一个人在家不知过的咋样?因为娘是脑残人,丢下她一人在家,石雄实在不放心。与妻商量,要把娘接来海南。可媳妇从没见过婆婆,心中对她沒有感情,初先并不同意接婆婆来一起生活。并且说的也有道理,自己都没住处,增加一个人就得多租一间房屋。不仅开销增大,而且还须要时间照顾老人。这一来二去,与石雄谈不到一处,以至形成了矛盾;成了解不开的彊局。
  思来想去,石雄毅然决定,宁可离婚,也必须把娘接到海南。只有娘来了,天天看着她才会放心;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心工作,娘也才能得到照顾。
  当石雄回到家,情况已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屋门早已上锁,铁锁已经生锈。问邻居说,娘在一年前就锁门出走了,已同邻队某老人结婚。据时雄打听,娘在那里过得并不快乐。虽然那家有儿有媳妇,但他们不喜欢这个后娘;这个后娘不仅脑筋呆板、管不了家事,相反还成了累赘,便产生了很多嫌弃与不恭敬的语言。
  出嫁时,我幺姨娘不知儿子在何方,不知他何时回家。虽然头脑呆滞,但看人家脸色,他心中很不舒服。必竟失去智商,自己没多少主意,只有依靠别人生活,再难听的话只能委屈隐忍。无论别人怎么说夹字话(方言)也好,说讽刺语言都得听着,人还得在他们家过下去。
  石雄来这里要领走娘,可那家老头并不同意他接走人。还说,要接走人,还得补赏这一年多的抚养费。
  石雄也不是弱马仔,不仅要把娘接走,而且还要求给娘补赏两年的辛苦费,不然咱们法庭见!其实,那老头和我幺姨娘并没拿结婚证,真要打官司,石雄稳赢不输。大家这才坐下来协商,结果还是让石雄把娘带走。
  石雄带着娘并未回家,直接上了去广州的车,很快到了海南。原想妻子从此不再与石雄过日子的,岂知经过她哥的劝说调和,最终还是接受了婆婆的到来。
  在儿子媳妇的照顾下,一住便是十多年过去了。这十年来我沒有石雄一家的信息,只听说他在海南打工,我以为他一定在那里安家落户了。可在二零零八年的一天,石雄突然回到利川。这时我才得知他的全部经历。
  他已是四口之家。这次回来,是为儿子读书的事。儿子已在海南读完小学四年级,他的想法是:让儿子回到利川城读书,无论哪个小学插班都行,便于以后好上初中。可户口不在城中,须请我出主意。我并不费力给他找好学校,孩子去都亭三小报名了。
  同时,他在我家附近买了一套六楼上的商品房。搬进屋那天,请了所有姨老表及亲戚朋友到场。这次也是多年以后,我才见到幺姨娘。她早已不是年青时的模样,虽然七十多岁的人,但她无病痛。看她穿得整洁,身体略胖,却是红光满面。
  不言而喻,我就明白,这是石雄对她照顾周到的结果。虽然是跟着走南闯北,但她有一个安定的生活,才会神采奕奕、精神矍铄。她一眼就认出了我,看来她的记忆比以往有所提高。还是七十年代见过一次面,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能叫出我的名字,这已很不简单了。
  我在想,要不是这个有孝心的儿子石雄,又打工又照顾娘,她哪有那么健康。若不把她带在身边,恐怕她现在还在老家受苦呢!
  我问幺姨娘,这些年还幸福?她笑着说,石雄对我比对他儿子还好,对儿子有时还要奏他,对娘从来不说一句重话。一年至少买两三套衣服,哪像往年,竟穿补丁衣服,还吃不上几顿净白米饭。现在好了,怕把娘养瘦了,吃肉只隔顿数,不隔天数……
  她能说儿子对她好,那一定不会说谎,因为她是神经弱智的人,说话不会多个心眼,是好是坏她不会为儿子打圆场。我也相信她是说的老实话,既然石雄千里迢迢把娘接去享福,他怎么会虐待老人。为了敬孝,既然他连媳妇都可以不要,他就是因为心疼娘。这不是大中华忠孝的传统美德么?
  目前,关于留守儿童与留守老人有太多负面的舆论,在这里且不谈。要都能像石雄一样,把老人孩子带在身边,有吃无吃,亲人们都在一处过日子,可以让老人减少不必要的担忧,可以让孩子受到很好的教育;可以给社会带来和谐安定,可以给国家减少负担。
  应该说,石雄是最值得我佩服和赞扬的兄弟。他的故事并不惊心动魄,并无传奇色彩,可就这桩桩件件的普通行为,却是很多人无法办到的,不然,这留守一词从何处来。
  所以,石雄认为,凡在外地工作的人,可以把老人孩子带在身边,照常去忙自己的事业;可以一面打工挣钱,一面照顾留守家人,可以两头兼顾。
  按现在的开放政策,不让老人孩子留守,完全能做到,一定能够做到!因为石雄他已经做到了,他亦能做到孝敬娘,所有人应该都能做到。
  伟大出自平凡,讲仁义,关心人、讲孝道,社会的传存之风与平凡的打工人紧密相关。石雄表弟千里打工,不忘孝母,我和十多个老表无人不佩服,从不喝酒的人都端着杯子前去敬他一杯。全都为他点赞、表态向他学习!致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临近春节,该忙碌的时候,还得忙碌起来,该快乐的时候,还得快乐起来。快乐的兴奋点不应该停留在心里,应该走进大自然,找到适合自己的快乐世界。 我刚刚走进大自然,便偶遇一户农家。虽...

儿时特爱吃油渣。油渣散发出的香味,特别诱惑我,是酥到骨子里的那种。每到有人家炼油,我和妹妹静静站着,面朝香味飘来的方向,一动不动,像院门口的一对石墩子。我们使劲吸着鼻子,巴...

一 那是四十年前的往事了。 四方合围的贞元村小,南北东各有二间大教室,分嵌办公室、伙食房和老师寝室。 木格窗门口,攒挤着奇形怪状发型的小脑袋,才哄散了一群,又来了叽叽喳喳的一堆...

鲁迅先生说过: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住满十年,那个地方就可以称为故乡。我在太行山下的那座山城,整整住满了十年,或许,我勉强可以称它为自己的故乡。而我父亲的故乡在胶东的海边,母亲的...

2019年末,武汉迎来了一场疫情。这场疫情恰巧喜逢新春,就在人们还不知道,也可以说还不认识它的性质严重时,各外出人员传统性得纷纷赶回了家,我的一双儿女也不例外。记得腊月二十九下午...

在宁静的冬日,人们等待的那一场雪已飘落在苍茫的原野。那是最初的水给予冬日的圣洁,那是和雪一样洁白心灵的期盼。没有雪的冬天不能称其为冬天。“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在我的长...

新冠病毒弥漫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国家防疫工作相对成功,是在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国民集体主义意识形态下,大家齐心协力,有信心,有希望,愿意把自己的切身利益...

拿手菜 姐夫在部队当过炊事员,烧一手好菜。母亲85岁过生日他给我们做了一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盘香菇炒肉,因为我注意到老妈对其他菜肴不感兴趣,只有对它情有独钟。不仅色泽漂亮养眼...

一 走在去山重村的山路上,一片清幽,不闻人语,只闻鸟鸣。此时是一月,山间毫无萧瑟迹象,一切都是春天的样子,冬对闽南是无可奈何的。树木葱郁,每一片叶子向天空尽情舒展它纤细的身姿...

感受到了冬的寒,如同遗落在风的荒原上的一片叶子。风不大,刺入你的骨髓,如同专门守候在这个季节中的精灵,透过你面上坚强的皱纹和红彤彤的鼻子,与在你肌肤内沸腾的血液一起体味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