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吃过晚饭,我和苏姐如约开始了饭后散步。一路向北走着,突然一阵甜丝丝的花香飘来,感觉心旷神怡,哦,梧桐开花了!我俩不约而同地喊了出来。我心里那个欢呼雀跃呀,那是我儿时最好的零食啊。摘了梧桐花把后面的蒂一拔,然后放在嘴里嗦来嗦去,吸取里面的甜汁液,那个美啊!太惬意了。香甜的感觉至今留存齿间,儿时的记忆永存在脑海里。
  记得我小学三年级的那个春天,父亲带回一株梧桐树栽在院里。爸爸有四个女儿,在我老家嫁姑娘的时候,娘家需要陪嫁一个木箱的,爸爸说,等你们一个个长大了出嫁的时候,这棵梧桐树就长大了,然后伐了给我们一人做一个木箱子,作为陪嫁。我们都挺高兴的,天天盼着梧桐树长大。梧桐树成长很快的,一年后就长高了很多,而且春天桃花落了以后就开始开花。梧桐花没有娇艳的颜色,只是一个个普通的紫色的花,一串串的梧桐开花的时候满院飘香,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香甜的味道。每次我都会停下脚步深深地吸一口,感觉身心舒畅。街坊四邻每到梧桐开花的时候都围在我家院里抬头观看。有喜欢用梧桐花做小豆腐吃的,爸爸就用长杆子打下来,我们小孩在地上抢夺,大娘们用衣襟兜着也在检拾,一片欢声笑语。梧桐花儿带给我们无限的欢乐。也带给我无限的念想。
  如今爸爸离开我们已经整整12年了,每年的4月,棠梨芬芳之时我都充满了怀念,那年的4月,父亲重病在床,窗外的紫荆花开了,爸爸很喜欢花儿,那天天气很好我值班护理父亲,我就给他商量商量,我说我把你扶起来坐着从窗户上看看外面的花吧。爸爸答应了我,我从父亲背后抄起他的两个胳膊费力的扶起他来,这时候父亲已经瘫痪了,自己一点都没有力气,全靠外力作用强力支撑着,父亲茫然的目光看向窗外,我问他看见花儿了吗?父亲费力的点点头,我心里挺难受的,有谁曾想到父亲会得这个病,而且这么严重,往日父亲是我的依靠,从小都依赖着他。母亲比父亲早走三年,因为母亲是胃癌,心里早有准备,四处奔走给她看病吃药了大约一年,所以还让我能慢慢调整自己。可是父亲说犯了病就发展的很快,走着去的医院,躺着出院回家静养。
  从此父亲瘫痪在床上,我们姊妹三个轮流值班照顾父亲。二姐从老远的兰州赶回来,天天围着父亲转,我和妹妹要上班,周末就由我们来照顾父亲,二姐暂且休息一两天,那段时间真的很灰暗。父亲住院期间,孩子巧不巧的得了阑尾炎,需要手术治疗。我从四院值夜班照顾孩子,然后早晨起来赶紧坐公交车到铁路医院照顾父亲,白天我在照顾父亲,这些累不算啥,最最担心的是父亲一旦发生喘不上气来了,就需要抢救,我一个人在医院里,那个害怕啊,我只有哭的份,还好临床的大姐会陪着我,安慰着我,抱着我让我别怕,每发生一次这种情况我就懵圈,除了哭就是哭,连给妹妹打电话的事情都想不起来,等父亲缓和一点了,才想起来赶紧一个一个打电话,等他们扔下工作跑来了,父亲也被抢救过来了,我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老人家。
  父亲是七十岁的时候被学校花室辞退了。因为怕年龄大了会发生疾病等等事情,学校也怕负责任所以就会辞退的,这样父亲才待在家里照顾孩子们。父亲一点都闲不住的,早晨起来拾掇着给小外甥做早饭,等大家都上班上学去了,他就收拾收拾阳台上的花儿,买买菜等。好怀念他老人家在的那些岁月,春季休班了我会带着他老人家去黄河岸边看各种花儿,每逢看到有梧桐花儿,父亲就会想起我老家院里的梧桐花,父亲会陷入沉思。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还是做对了,父母晚年我带他们离开了老家,父亲很恋家的,几次提出要回去。可是由于我姊妹几个都在外地,家里缺少照顾他们的人,我坚决不放他们回家。留下来,父母慢慢在适应这里的环境,真的很难为他们,各种各样的情况,坐公交车还好父母都识字,带着坐几趟就熟悉了。住所附近的菜市场了等等一系列问题都要熟悉的。随着年龄大了父母放弃了回老家的执念,加上身体都不是很好,这里就医方便点,也就入乡随俗了安定的住下来了。
  我对父母晚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带他们去远方旅游一次。仅仅带父母去过曲阜三孔看看,回来顺路去泰山红门的孔子登临处,父母年事已高不适合爬山,就在泰山脚下的老虎水库边休闲的玩了一天,父母很知足,很高兴。现在想着该尽量带他们去很远的地方看看的。应了那句话了“子欲孝而亲不待”。所以说尽孝要趁早,后悔晚已。
  四月的梧桐花勾起我无限的回忆,梧桐花年年都会开,可是父母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梧桐花是我永远的爱也是我回忆的介质,闻不到它的香思不起父母的恩。有了梧桐花香每年都是这样的思念着,直到永久。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农历四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岁生日,却想起了张载的横渠四句。张载,北宋大儒,祖籍大梁(今河南开封),生于长安(今陕西西安),后在凤翔眉县横渠镇(今陕西眉县横渠镇)安家、讲学,世...

那年月(一) 这人啊,要是上了年龄,经常会丢三落四地忘记昨天的事儿,却又总能想起几十年前儿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并且还能记得一清二楚。 1.弹琴人 在一间小小的收藏室,我发现了一...

老年人的寻乐何处?最好的享受就是:坐拥春风读古诗。春风犹如姑娘一般温柔娇嫩,她迈着轻盈的脚步,姗然而至,来到你的身边,柔柔的,暖暖的,就像恋人的手轻抚着面颊,痒痒的,酥酥的...

海河从山西临漳启程,宛若一条蓝色飘带,浩浩汤汤,在莽莽苍苍的华北平原上蜿蜒流淌,经过一千多公里的远征之后,在天津港附近一头扎进渤海湾,从此不复西归。在入海口附近,海河的中央...

一 此为《红楼梦》四十七回笔记。 读完此回,总让人想起金庸老先生写的小说《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羡慕他武功高强,多情而重义,一生追求自由,最后如愿以偿地与女侠一起游荡江湖——...

一 五月,燕子的新巢筑在屋檐下,落落大方。 每天不管多忙,都要去看看燕巢。总有一种担心,生怕有顽皮不懂事的孩子拿起长竿捣毁它,好像只要我来看看,就可以阻止破坏巢穴的人,俨然是一...

昨日邻居装修,顺手帮他搬运了一些重物,邻居除了说些感谢的话外,对我有如此大力气感到佩服,我笑笑说,我是农民工出身。 一 想想除了农村那些简单的劳作,我基本都干过,出过些气力,这...

一、 姚公埠,浣江古渡,离诸暨县城四十里路。从杭州坐火车在湄池站下车,再转公共汽车可到姚公埠。倘若坐小火轮更便捷,从杭州沿钱塘江航行,转入支流浣江,可直抵姚公埠。上午开船,下...

大宝儿        赵书平          大宝,是我家一条帅气的金毛狗。    2006年12月1日,朋友知道我喜欢狗,送我一只两个月的小狗仔。在沈阳卓展门前交接时,狗儿金色的皮毛,像穿着皇帝的...

平生好似第一次遇见楸树花开,便匆忙拍下它的花,带着好奇,忙百度一下,竟发现是朋友阿波常给我提及的他家乡遍植的楸树花。 一 如不是从小路经过,还真是难以发现两棵树姿俊秀、高大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