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都没有翻看朋友圈了,昨日稍有闲暇,便翻看了下朋友圈。圈里有三段视频是我家乡的朋友发的,我看着视频里的景象,心里不由地泛起一股酸楚来,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落泪。我想,我是不是老了,或者说是眼泪水突然间多了起来,竟然会为短短的二、三分钟视频里的情景所流泪呢?
  要晓得,我曾听奶奶说过,我从生下来起,眼睛就很硬,轻易不怎么流泪。即使摔倒在地上,把头或者是身体上哪里磕烂磕破,血流的红红的,我都不像别的娃那样哭个没完没了,只是咧咧嘴,掉几滴眼泪就跟没事似的,该怎么耍还照旧疯跑乱奔地耍着。可不晓得为什么如今的我眼泪就突然多了起来呢?而且还是只为了三段视频而流泪不止,实在是匪夷所思。
  其实,要说这三段视频只是逗乐那种视频的话,那我想我也是不会落泪的。当然,这三段视频里的景象就是让大多数人看了,也可能只是感到惊讶而已,并不会到为之落泪的程度。然而,我确实真的不知是怎么了,泪水竟会夺眶而出了。
  这三段视频若是放在严寒的冬季,我也不会落泪的,反之,我还会高兴地手舞足蹈里。可这视频偏偏都是四月一日和四月二日家乡的人发入圈里的。也就是农历三月初九和初十这两天里的事。想想这日子已离清明节也就是两三天的时间,按说这个季节正是“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时候,可视频画面里的情景让我无法相信那是真的发生在这阳春三月里的。只见画面中,寒风呼呼地刮着,白亮亮的雪片漫天飞舞着飘飘洒洒,仿佛如同仙女在满世界里撒着白色的花朵一般,沸沸扬扬。这种场面可以说应该是在寒冬季节里才应该有的,可视频里的景象的的确确是发生在阳春三月间。黄土地上已落下白化化的一层雪,大概有两寸左右的厚度。其周围的果树的枝条上,全挂着一嘟噜一嘟噜的雪花朵……看着这个情景,我的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酸酸的很痛切,两只眼睛就不由我的指控了般涌出了泪水。
  第二段视频里的景象是,几个果农正冒着飘舞的飞雪,在果树地边沿的农用三轮车上卸塑料篷布及肥料袋,几个人拉扯着塑料篷布,踩着梯子,往苹果树上覆盖着。而一个人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声音说:“老天爷啊,你怎这么残忍,果树刚开了花呀,让你这么一闹腾就全完了,你还叫我们受苦人活不活了啊!”听着这近似泣诉与祷告的声音,我心酸的更加的难受难忍,眼泪自然而然地就掉出了两眶。
  是的。想今年这个庚子鼠年,也真够叫人既惶恐又胆颤心惊的了。新冠肺炎病毒的疫情刚被控制地不再那么肆虐蔓延了,人们刚刚活泛起来正抢时间翻耕土地,一边营务自家果园,一边准备着春季的播种之时,老天却突然间又变了脸色发起威来。寒流、霜冻,紧随着寒风而至,本来该落的雨水却被突如其来的寒流给凝聚起来,瞬间变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不分青红皂白地撒下大地来。那些开得正艳的野花和各种果树的花朵,哪里能经受得了这种猛头而降地冰寒之雪的棒喝呢?当然,若说能够经得住这一寒冷的农作物来,那就是麦子了。乍眼看去,不远处的一片麦地里,绿油油长势挺好的麦子,虽然被白化化的雪压弯了腰,但仍有一些麦子却露出头和胳膊来,正在哪里喜悦地手舞足蹈呢。
  还有一段视频里却是雪停了时的景象。这一情景中,明显地看出那些已经露出嫩芽的野草,已不再是嫩嫩绿绿的颜色,而是蔫拉拉地变成了黑乌的水色;那些早开的野花也不再是五彩斑斓的艳丽花朵,而是变成了黑色晶亮的疙瘩,随着晶银的冰块一同掉落在地,只剩下光秃秃地嫩枝干黑黑地蔫蔫地耷拉在地上;那些果园里的各种果树上的花嘟噜好像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再也挂不住了,随着晶晶亮亮的冰块扑噜噜地不断往地上掉落……看着这一切的一切,真叫人心疼难忍,更叫人心酸落泪。
  想黄土高坡上的果农们,自从实行了退耕还林后,已没有多少地可以种植农作物了。往年还有杏子、桃子、苹果、梨等一些果子的收入来维持生活,虽说没有其他地方那么富裕,但生活上还是与富裕的地方不差多少。然而,今年在新冠病毒疫情的折腾下,人们整天窝在家里既惶恐不安,又担心耽误了农时。疫情一过去,人们就日急忙慌地早出晚归地在地里劳作和营务果树,猛然间又被阳春三月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如同雪上加霜般在人们的心上刺入了一把冰冷的刀,这怎能不叫人哭天喊地、痛心落泪呢?
  看完这三段视频,我的心特别的冰冷,就好像那沸沸扬扬的飞雪贮满了我的心房一样寒冷切骨。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是我的年龄大了的缘故,还是我见不得这种白化化的雪花?
  我知道,好多大城市里的人,倘若见到这晶莹沏透的雪花,如同见到了从未见过的亲人一般,分外的喜悦和亲昵,都争着抢着跑到漫天飘雪的天地里,尽情地呼唤着跳跃着玩雪。可家乡的人和我一样,在这阳春三月里看见这白色的雪,一颗心如同被这白色的雪给冻结了一般,坚硬的无法化开,更谈不上喜悦欢呼。也许,有的人会说我是“狗逮老鼠多管闲事”,抑或是“猪不吃食狗愁得慌”吧!因为,在家乡,我没有一䦆头的地,也没有一根枝条的果树。尽管如此,我也不晓得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竟不由己地要伤心流泪。
  虽然,我的心里一直在想,这场雪让父老乡亲们没了希望,也没了盼头,这日子还会有起色吗?但是,我很清楚我的那些父老乡亲们,他们并不会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雪就能够击倒击垮的。他们会以各种办法来自救,来弥补这一重大损失。他们不仅有一颗颗滚烫的心,更有一股能够战胜一切坚难困苦的韧性,和一股迎难而上的坚强毅力。我断定,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一定会迎来“柳暗花明”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 我的印象中,姥姥就是一个没有脱离旧时代感染的老太太。 总是一身侧襟的黑或深蓝色上衣,黑色裤子肥大,用裹带扎紧裤脚,一双尖尖的布鞋,头发在脑后挽一个髻,时常戴着一顶圆圆的黑色...

临近春节,该忙碌的时候,还得忙碌起来,该快乐的时候,还得快乐起来。快乐的兴奋点不应该停留在心里,应该走进大自然,找到适合自己的快乐世界。 我刚刚走进大自然,便偶遇一户农家。虽...

儿时特爱吃油渣。油渣散发出的香味,特别诱惑我,是酥到骨子里的那种。每到有人家炼油,我和妹妹静静站着,面朝香味飘来的方向,一动不动,像院门口的一对石墩子。我们使劲吸着鼻子,巴...

一 那是四十年前的往事了。 四方合围的贞元村小,南北东各有二间大教室,分嵌办公室、伙食房和老师寝室。 木格窗门口,攒挤着奇形怪状发型的小脑袋,才哄散了一群,又来了叽叽喳喳的一堆...

鲁迅先生说过: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住满十年,那个地方就可以称为故乡。我在太行山下的那座山城,整整住满了十年,或许,我勉强可以称它为自己的故乡。而我父亲的故乡在胶东的海边,母亲的...

2019年末,武汉迎来了一场疫情。这场疫情恰巧喜逢新春,就在人们还不知道,也可以说还不认识它的性质严重时,各外出人员传统性得纷纷赶回了家,我的一双儿女也不例外。记得腊月二十九下午...

在宁静的冬日,人们等待的那一场雪已飘落在苍茫的原野。那是最初的水给予冬日的圣洁,那是和雪一样洁白心灵的期盼。没有雪的冬天不能称其为冬天。“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在我的长...

新冠病毒弥漫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国家防疫工作相对成功,是在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国民集体主义意识形态下,大家齐心协力,有信心,有希望,愿意把自己的切身利益...

拿手菜 姐夫在部队当过炊事员,烧一手好菜。母亲85岁过生日他给我们做了一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盘香菇炒肉,因为我注意到老妈对其他菜肴不感兴趣,只有对它情有独钟。不仅色泽漂亮养眼...

一 走在去山重村的山路上,一片清幽,不闻人语,只闻鸟鸣。此时是一月,山间毫无萧瑟迹象,一切都是春天的样子,冬对闽南是无可奈何的。树木葱郁,每一片叶子向天空尽情舒展它纤细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