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每一个人,在这里只能出现一次,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体,如同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一样,至于有没有轮回,一直是未知的,如此看来,我们的生命永远是孤独的。 有人说,人生的意义...

在鹤壁市西部山区,有一个古老的小山村,它的名字叫毛连洞,由于地处偏僻,“养在深闺人未识”。2021年,随着毛连洞红色教育基地的建成,它也渐渐露出了革命历史渊源流长的“牟山真面目”...

一 初冬正是火棘果成熟的季节,我回到了老家乡下。 这是一个边远偏僻的山湾,近年来有一半以上的农户到城镇安家落户去了。在远山近岭茂密的竹树遮掩下,不时露出几栋青砖瓦房或水泥平顶楼...

记得小时候去放牛,我老是被牛欺负,本该是我去上学的年龄,却成天在山坡上放牛,牛挣脱我的绳子跑得很远很远。王家的麦田又宽又大,麦苗又壮又青,牛一股劲的往王大妈家麦田里钻。牛吃...

“1940年2月13日上午10时许,日军‘扫荡’行至孤石河村东南海边,适逢风台顶等村几十名村民欲乘船避难,因潮枯水浅,船不能行。日军发现后,疯狂地用刺刀乱刺及开枪射击,共杀死群众16人,致...

我的音乐永远都是大自然的声音。 ——古斯塔夫·马勒 一 十月的最后一个黄昏,我躲在西溪南村的一座老宅子,听马勒的《大地之歌》。刚好有一场雨,带着我们共同的秘密,落在这座老宅的瓦檐...

一 天气转冷,需要取暖,这让我情不自禁想起小时候,农家燃烧柴薪、木炭取暖和做饭烧菜的情景。 浙西南的老家农村,以前家家做饭和取暖都以柴火、木炭为主,那是地地道道的柴薪时代。 我...

李二姐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个玩伴,她家和我家毗邻而居,她的母亲是我父亲的亲表姐,这样我很自然地喊她二姐。 李二姐家一共有六个孩子,四男二女,二姐身下还有一位小哥哥,因为淘气,又...

1990年,我从安徽池州来到湖北当兵,从此湖北和安徽成为三十多年最主要的两点一线,岁月陪伴我从青春走到中年,我追随着时代步伐一同成长进步,猛一回头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换了人间,鄂州...

小城地处一个容易被遗忘的偏僻角落,名不经传,寂寞南山陲。 寒风徐徐吹过清冷的街道,一些落叶懒洋洋翻了个身。出门的人兴冲冲赶往目的地,然而失望逐渐凝固了笑容。过去的真真假假是是...

新疆旅行回来后,好多地方淡忘了,只记得,长长的寂寞的公路线,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滩。但我时时忆起楼兰,那个耐人回味的地方。我们经过那儿时,导游遥指窗外一远处轻轻说:那就是余纯...

“吓通”这个词,初看生疏,似乎还有点因陌生而神秘。不过,如果清清嗓子读它,连续地、反复地读,到是蛮有节奏感,颇具自然的韵律,挺悦耳,就像青蛙的跳水声,泉水的叮咚声,也似寂静...

读郁达夫《故都的秋》,其中有这样的句子:“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从此在心中种下一个愿望,期待有朝一日能去陶然亭看秋天的芦花。 十月十日...

赵小林是一个清纯的人,她巧笑美目让人看了就觉得善良。赵小林精灵,也是智慧的。对像我这样的生人,她的清纯常常敷上一层灰冷的色调。然而,这份灰冷却不拒人于千里之外,那只是一种小...

一 妻子是医务工作者。她针对我身体的状况,开出的“良方”是杜绝吃猪油。注意,不是少吃,而是杜绝。按她的解释,对于人到中年的我来说,一是容易长胖,二是因代谢缓慢导致甘油三酯、胆...

我不想过多地用回忆去寻找山中那烟火味,只不过,每当看到一缕炊烟的升起,我的思绪便不自觉地飘回那遥远的山村,伴随着童年的丝丝回忆,感受那份安然、宁静,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山村那个...

当一个人很不愿意回到过去成长的地方,有两种原因:一是这个人根本没有报恩之心,很麻木;另一种原因,也许这个人十分恋旧,他不愿意带着眷恋与忧伤,去面对已经不复存在的美丽往事。我...

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遇见的人,都是人生最美好的珍宝。常常忆起您以七十多岁的高龄,站立山顶,观景悟理,巍然如一道绝美的风景。每每想起这些,我的心里顿生万分敬佩之情。 温馨的感...

魏晋陶源明有诗《停云》,为思念而作。其中的序曰:“罇湛新醪,园列初荣。”描述畅饮新酒之时,花园里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 儿子,今天是你十八的生日,你从懵懂的婴孩,长成颀长的...

爸爸,这次我九死一生之后,特想对你说一句话:倘若有来生,我来做你爸爸。 也许你根本就不知道,爸爸是一个孩子的天,妈妈是一个孩子的地。可是,自从你和妈妈离婚后,我便成了一个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