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

​怪不得这春天的小雨滴滴答答,淅淅沥沥下了一夜,原来是在悄悄地告诉大家,今天是谷雨到了。早晨小雨依然浸润,浸润着复苏的万物,嫩嫩的树叶更显娇嫩,刚钻出地面不久的小草更是大口...

一 如果在南国,逢三月,遇到沿路草木葱绿,繁花锦绣,春暖气和,我不会惊叫惊艳,尽享就是了。因为南国本来就是春胚子,一出正月就耐不住性子,这是20年前正月十七从宝安机场一路往深圳...

我常感到被酒包围着,在那些拥挤的商超里会有琳琅满目风味各异的酒;到了饭点时,酒店里那些不安份的酒香便顺着门窗向外逸,排山倒海般地往行人的怀里扑。 既使在那些旅游景区里也少不了...

十年前,我来到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的。没有亲戚朋友投靠,为了生存下去。我先解决住的地方,就在新天地广场后面,一栋楼四楼和两个女人合租,我的房间除了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梳妆...

明代杨升庵曾说“唯内江一邑,文风冠于一方。”内江乃书画文化之乡,古有“一师、二相、三状元、四大家”:孔子之师苌弘;南宋宰相赵雄,明朝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赵贞吉;唐朝开元间...

我已习惯了太阳东升西落,习惯了黑夜与黎明,习惯了一日三餐家人相伴,习惯了门口络绎不绝的同乡或旅人。一切的一切像是本应该存在的,正如每天一呼一吸间的空气,阴晴轮转的蓝天,云朵...

一 水边采回来几株草,我看了又看,端详了半天,也不认识。不知道它是一株什么草,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经常的,路过草塘,看见这种草生长在水边河畔,有的直立,有的匍匐水边。早就想...

姐在我的印象里,个子不高,清瘦,双眼皮,大眼睛,留着长长的头发辫子。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走起路来风风火火,根本不像个女孩子。 姐从小就护着我。儿时,我太顽皮,动...

最近,江山文学网举办成立十六周年【江山·根与魂】征文,奖项若干,特等奖奖金800VB,连优秀奖都有100VB,外加金闪闪的奖杯和红彤彤的证书。 对于金钱,世俗中人,谁能不爱?同时,写作是我...

苏州人的年,与其他城市差不多,图的就是热闹和亲人团聚的快乐时光。 小时候的过年,觉得热闹些,因为好玩的有趣的事情很多,我们小孩子只管玩,至于打扫除呀准备年货什么的都是大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