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的时光,安静,迎春花像一朵朵黄精灵来了。我走出家门,不想错过迎春花的舞蹈。来到寥廓山,刚要进入公园门口,手机鸣叫个不停。群里,徐珏发了若干大哭的表情,说,咱们流年的大哥...

正月里来闹新春 根据我们民族的习俗,大年初一,就算正式进入了正月,正如《小拜年》歌中所咏唱的“正月里来是新年,大年初一头一天”。 三十晚上,即除夕之夜,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身着...

过了阴历年正月初一,转眼就迎来了正月十五。 老家农村的风俗,正月十五除了吃元宵外,小孩子晚上还要挑灯笼玩耍,可以说是小孩子们的保留节目。“正月里,正月正,正月十五看花灯”,当...

或许是骨子里的恋旧情结,总是喜欢岁月深处缀满光阴的东西。宛若美学意识中的侘寂之美,静静地感受生命中的留白与质朴。如,古老的青花瓷、水墨画,老旧的家俱和服饰,尤其是尽显女人风...

胡同很短,东西不足50米,住着四户人家,两两相对,看起来很是整齐。右手第二家是我的家,院门很矮、很破旧,也很温馨。 门前一整排的凤仙花,一直延伸到胡同口,有粉色、红色、还有稀少...

二月末的初春花溪河,水鸣潺潺,树影婆娑,鸟雀鸣叫,春光一泻千里。尽管尚有寒意,但春姑娘披着淡绿的纱巾、迈着温柔的步履,已然款款而来! 一 昨夜好像没听见春雷响起,春雨便下来了。...

牛年的正月初三,正好是情人节,天气晴朗,春风和煦,春阳高照,是个走亲串友出行游玩的好日子。我和老伴相约,要利用这春节放长假孙子被儿媳带去走娘家的绝佳机会,好好地参观一次河南...

左山恐龙足印记 鸡龙河西有左山村,村西有岭,岭上多奇石,皆东倾也。以采之既久,遂成一深壑。其壑北而南,长可二许里。沿之观其石,则见印痕错叠,比比皆是,状类被踩之泥地也。以其皆...

老房子,是我们曾祖父遗留下来的百年老宅。现在很多老屋都变成菜地或林地了,还有幺爷拆房修房的砖房一栋,堂大伯父新加固装修的几间老屋子。老房子院坝很大,尽管有三分之一已经变成菜...

于我而言,辛丑牛年春节的印象尤为深刻。这首先还得从老母亲说起。 鼠年阳历十二月十九日晚上,老领导家夫人花甲祝寿。老领导致辞后众人纷纷举杯祝贺。第一杯酒刚喝完,酒杯还未及放下,...

凉台上种植的迎春花葱茏青翠,远方吹来的一缕缕寒风越过防盗金属网摇曳着花枝,枝头含苞欲放的红色、金黄色蓓蕾轻轻地晃动了起来,那是迎春的舞姿;立春节气天空中流淌着春天的气息,春...

马明宇一大早去菜市场买菜,七点半左右,已经提着一袋子新鲜的蔬菜、水果进了家门,他一进门就大声喊叫,囤囤,赶紧起床,看爸爸给你买了什么。马明宇一边脱鞋一边喊囤囤,这时候的囤囤...

朋友发给我一张春天的照片,几个绿豆大小的花苞簇拥在一起,它们挤破萼片的硬壳包裹,挺挺地站立在乍暖还寒的春风里。我问,可是辛丑牛年的春?他说,当然是!我便按捺不住地要去找春天...

铁路“李焕英” 一 春节期间,要说电影院里最火爆的一件事,莫过于喜剧影片《你好,李焕英》了。就连我这个不太爱看电影的人,也情不自禁地随着人流走进了电影院。 这是一部反映平凡人平...

一 老太太的长子给我打了电话。他告诉我,在三天前,老太太走了。接到电话时,我正在野外的工地上忙碌。看着路边盛开的紫花三角梅,仿佛看见了老太太那张慈祥的脸。 老太太不是我的奶奶...

一 近几日,一早一晚都能听到远山传来啼鸣。这个啼鸣有些独特,并非一般的鸟鸣,有两个音阶连在一起,“利呃,利呃”,这个声音在预示在那个日子的到来,也就是放山人“红榔头节”的开始...

爱一个人也许一瞬间,忘记她或许要一生的时间。诗歌仿佛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个人。 深秋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冷,就像树叶一天比一天黄。重新回到诗歌现场,转眼四年。翻过的山峦,淌过的河流,...

四明山——她位于中南重镇、历史文化名城的衡阳市祁东县境内。2014年,四明山被确认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就在这个国家级森林公园的四明山脚下,有一个村庄,叫唐家湾。 唐家湾,与这里的...

人近暮年,很愿意回忆那些,早已逝去的,却令人难以忘怀的艰难岁月。 人生的过程就是充满趣味的一本大书,在这本书中,既有苦难中的生活轨迹,又有快乐时的美好时光。可以说是痛苦中夾杂...

一条石板小路弯弯曲曲在山岭之间绵延四十余里。 康熙八年(1669)清政府为鼓励农民垦荒,发展经济,就指令当地官员牵头修建道路,花费三年工夫,这条石板小路铺成。小路一头连着恩施,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