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稻老雀多,人老梦多。 我又做梦了,梦见了少年的麦收时光。 ——垅上一片金黄,山风“嗖嗖”吹来,麦浪翻滚起伏,烈阳如火泼下,烤得麦收的人们挥汗如雨,咸味十足的汗渍把单衣印出了...

嫩江大地,随着日寇的侵犯和惨败,国民党光复军的侵扰,匪患横行,泥沙俱下。道门教会各路反动组织滋生蔓延。 一,一贯道的滋生发展 伪满四年从关里来的一贯道信徒于增祥、周旭业二人来嫩...

人生就像过山车,经历了一番起起伏伏之后,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喜欢过一种平淡且平常的生活。 怀念不是怀旧,而是对过去人情世故的一种美好追忆。 今年清明时节回老家给父母扫墓,见到了几...

我和表妹从小一起长大,在所有姐妹中我最信任她。表妹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一直做临时工,一天,有人告诉她城建公司进行集资性招工,只要交四千元就可以得到一份合同制职工的工作。当...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九十岁高龄的幺婆婆走了,走的从容,走的安详!六个儿子,十几个孙儿,更有踏间而至的一群曾孙儿!她没有同他们任何一个告别,在一个静静的夜晚,她...

从新西兰的奥克兰市一路向南,约二百公里处,有一个名叫怀托莫溶洞的好去处。提起溶洞自然想到钟乳石,而怀托莫溶洞则另有一番胜景,灿若繁星的萤火虫。 租来的白色汉兰达,驶在去往怀托...

孩提时代,困了睡,饿了吃,发烧了打蔫,退烧了不管是半夜还是清晨,都会一骨碌爬起来一头扎到玩具堆里。见此,纵使是年轻的父母,也会不由感慨,这小孩子是真不装样。 不装样似乎是小孩...

鱼说:你看不见我的泪,因为我在水里,水说:我能感受到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里。 “出嫁以后,只对老公一个人好,只跟他一个人撒娇。”小哥的话语重心长,我的心像被蛰了似的痛。“小哥...

一 花,最艳的时候,你总也赶不上。只是因为你要躲过这几天的雨,你总是说天晴再来看也不晚。可是你来到牡丹园的时候,牡丹花已落尽。只有那芍药花,朵朵的争放着。最好的时间,你总是把...

打麻将是一项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皆宜的娱乐项目,一经上手,魔力无限。因此,麻将里头既有喜、怒、乐、悲的况味,也有智慧、哲理、友情、交际的内涵。毛爷爷也会打麻将,曾说中国对世界...

疯子披头散发,头上像长着一堆荒草,沾满了草棍儿木屑,目光痴呆,衣服破破烂烂;脸和手黑乎乎脏兮兮的,像是一夏天也没有洗过,沓拉着一双露着脚指头的胶底鞋,鞋后帮被踩倒,脚后跟露...

1974年,北大荒的初春。 清晨,教导员告诉我上午去连队参加支部大会,填大表。我懵懵懂懂地理解,党组织要接纳我了。自从1970年初,整党建党时就提出申请,已经历了数年的考验。1973年秋,营...

2016年,为去山二居委会帮父母申请敬老卡,我又去甜爱路。有位朋友说,你原来就住在甜爱路,去帮我拍一套甜爱路的涂鸦画吧。 我在居委会办完事,就来到了甜爱路。因是午后,没有复兴中学...

家家都有邻居,我小区的邻居们,人人都很善良,都很好。但人缘最好,令人佩服称道的是老孟。他因为心好善于做好事而出名,是大家公认的和睦相处的好邻居。 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

一 今天天气晴朗,无所事事,就开着私家车去南山菊花台游玩。远山峰峦跌宕、白雪皑皑;山岗上松树林郁郁葱葱;绿茵野花茂盛,绿色草原地毯似的铺天盖地…… 我把车径直开到山顶停车场上,...

枭逢鸠,鸠曰:“子将安之?”枭曰:“我将东徙。”鸠曰:“何故?”枭曰:“乡人皆恶我鸣,以故东徙。”鸠曰:“子能更鸣,可矣;不能更鸣,东徙,犹恶子之声。” ——刘向·《说苑·枭将...

之所以选定她,是因为采访手稿上那几个字:贞洁烈女。 乍看到这四个字,让我有种时空穿越的恍惚感。 一次次透过古装影视剧,看到花样年华的女子,为了节操,纵身一跃惨烈地投入枯井,或...

岁月悠悠,时光匆匆,回首往事,历历在目,英姐,阿利,阿文和我,我们四个人在一家丝绒纺织厂上班认识的,在一起的时候非常谈得来,而且身高一样,四个人并肩出去吸引眼球,时间长了,...

和同事们一起重走商山之南的红色之路是在2021年的春天,这个春天的商山之南,桃花正红、柳色正绿,新冠疫情的阴霾也早被吹散,和煦的阳光穿过疏疏密密的树林,泼洒在这商山之南、鄂陕边界...

遇见吴清秀老先生很偶然。那日,孙俊堂老师说有一位老先生邀请我们到上型塘拓碑,我恰好无事,便欣然前往。临出发时,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先生拄着拐杖过来了,稳稳地拉开车门上了车。原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