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自选诗



石头

一个被杀戮的头颅
从英雄的马背上跌落,即使坠地
也要把这个世界砸出个坑
黃土想埋你但从枪口吹来的风不让
留半张脸去骇一群草

多年以后
有人惊呼看到你忧郁成疾的裂缝
但一位牧羊姑娘说是你
朝她微笑


雪中的拉车夫

现在他的敌人很多
西北风,暗夜,大雪没踝的道路
还有车上的我
都来消耗他的热量,但他并不在乎
只管低头朝前拉,从他嘴里吐出的气
越来越白。高大的建筑群
黑人一般的行人树,都被他甩到身后
不料前面发生事故,马路拥塞
他无法再行,便不好意思和我中止了合同
我把十元钱递到他手上
在他抬头回绝的刹那,我看见
他的睛里有一块铁的伤疤


山中

山谷的上午,不只容纳了我一个人
我身体里另外一些朋友
纷纷跑出来,他们席地而坐,或吟诗作画
或弹琴舞剑,或伏犁耕作
更有甚者
瘫软在草地上呼呼大睡
我拎来一壶酒,把酒问盏,你酡颜,我绿发,放浪形骸
仇人三千又何妨
竹林疏影深,鸟啼空山远
解衣推食,髯者峨冠多,抛靴尽散去
我醉卧在青石板上,身体渐渐透明


哦,山楂树

永远有一种电击的深入
在山岗,在大片的云遮蔽的草地
我曾用女友的骨灰
种下的一颗精灵,它的舞蹈开始为世人瞩目
我听见它的歌声走遍山谷
穿透所有的苦难
美好变得可触摸。她从地下挖出
那么多红色的宝石
分给过路者,让人享受另一种天堂的滋味
我简直不敢相信,生命的转换
是如此的平静与自然,这时我扼制泪水
是有罪的。哦,山楂树
别替我担心,这些年,我从别人的眼睛里
慢慢找回了我自己


冰乳房

有一天,我注意到了
我家屋檐下栖息的那块冰
悄悄有了变化,妩媚而柔顺
她举着自己的光芒
一副幸福的模样
对于她的私生活我无法控制
因她是野性的,这使我不无感叹
世界上有些美只能欣赏
这样也好
留下遗憾让我有了回味的理由
现在这只鼓张的乳房
终于产下了第一颗奶汁
小草是她的孩子
而我只是她一个匆匆看客


晚景

秋风一阵比一阵黄
石头显得沉重,天空飞鸟少了
车窗有倒退的迹象
一对耄耋老人,坐在街头铁椅上
丈夫正在小心翼翼,翻动妻子的眼皮
吹落进眼睛里的沙子
他们的几缕白发,紧紧靠在一起
暮色中细弱的闪电


十元钱上的一个电话号码

在星期五大道
我花了四十元钱,买了一小块灰色天空
找回的十元钱,发现上面用钢笔
写了一个电话号码,字迹已患上疾病
就是这小块灰色的天空
促使我打了过去,一个苍老的声音
传了过来。他说等这个电话
已整整十年。我问他有何目的
他说只为和上帝打一次赌
看来他赢了。这小块灰色的天空
原来有着婴儿的年纪

作者简介:
左岸,本名杨庭安。大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荣获“中国当代诗歌奖•创作奖”(2011-2012)。出版诗集《一只晴朗的苹果》、《灵魂21克》、《冰乳房》等。主编《中国当代短诗鉴赏》,小说集《修鞋摊》、《追杀令》等。现居大连。


手写体的爱情


作者:段文武


手写体的爱情

那时候
爱一个人就
写信

一字一字的写
一行一行的写
一页一页的写
一直把她写到
身边

那时候的爱情是

手写体的


拿锤子的人

劳务市场的一角
蹲着一溜牌子

专业瓦工
专业抺灰
专业水暖
专业刮大白

有一个面前的牌子上写着

砸墙

这个手握锤子的人
以砸烂旧日子为生





油灯

现在
远远的
我还能看到这
瘦弱的光

看到母亲在油灯下
缝缝补补
或明或暗的灯火
照着布满虫眼的日子
看到油灯忽闪忽闪的光芒
照着
隐隐约约的

人间




出身卑微
甚至用不起一个
体面的词

那么多的草都叫

叫一个
蓬头垢面的
名字


小虫子也来看我

有人给我捎来一些家乡的蔬菜
有茄子辣椒和小白菜
都是我认识的
他们长在哪块地上
我都知道
随蔬菜一块儿来的还有几只
小虫子

那么远
也来
看我


秋日里的向日葵

这是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植物

好邻居

我说的是
向日葵

昨天又见到她
端着一盘葵花籽
在路边

等我


碾子

在村头
还能看到
碾子
看到坚硬的
旧时光

好像我们还没有离开
旧石器时代
没有离开

碾压


乳名

我们都有一个
小小的
乳名

这是世界上
最短的
抒情诗

每天
我们都被父母
朗诵着


火车道

一把横在地上的
梯子

火车从梯子的这头
爬到梯子的那头
爬到一个又一个
高处的

故乡


大海替我们贮藏了辽阔的山河

我们担忧的
大海已担忧过了

山河珍贵
家园珍贵
沙子和石头珍贵
鱼和虾
珍贵

大海用浓盐水
用蓝色的

把这些盐渍起来
留给后代

我们看到的岛屿
只是露在外面的

贮藏物

作者简介:
段文武,大连人,著有诗集《上山拾柴》。


慢的见悟


作者:吉雅


四面佛的国度

那是一份处世的劝诫
“心静静,慢慢来”
来自那时我脚下的瘴疠之地
一个四面佛的国度
而我却迈惯了流星的大步
曾不明地惊叹
那些摊开身体晒在海滩半天的旅人
相对于移步换景的体验
他们像蜗牛
他们是清晨海边静修冥想的人
他们是一天锚定一处海滩尽享天地的人
他们是依坐树荫下细读一本书的人
他们是特别不在乎他人行来奔去的人
他们是阳光下富有的一群人
他们那么经得起时间的消磨
此历经年 眼前
很多无奈的失速已现
试着去慢 慢比过去
我也想浪费得起那些所有被珍视的时间


飞书变迁

在时间的河里我追不到源头
飞骑邮驿有多久?
书信公文有多远?
皆与我无关
光缆之前
绿色的邮筒装载着父母辈们的期待
蔚蓝时代
字节传速和存储手段是我辈的期待
星移斗转
猫盘替代了3寸软盘
闪存替代了诸多存
我在随潮踏浪地书写几种文字
通过网络互联
我曾游抵爱琴海和亚德里亚海
用意念向腓尼基人的语言朝拜
我也曾从比勒陀利亚神游至开普敦
探望过一个漂游海外的同学
我曾被搁浅在印度洋的西爪哇群岛
是光速般的信息搜索方案
救难于突然
回首兆速飞书的年代
想感谢“0”和“1”代码的创建
想感谢信息基础设施的搭建
沿着你们铺设的蓝色之路
我正瞄向未来


边城腾冲

正月过后
不知是否是自然的约定
让东北的冬雪逢与西南的夏晴
不知是否是内心的希求
让我们从渤海之滨启程
来滇边探山见水
县城里的风景
硫石火山与森林同生
飞瀑静湖与江河共流
奇兽与异鸟伴鸣
生如斯 膳食拌香
染饭花 丕菜根 膳有善用
鸡血藤 柒树果 药有妙功
在腾冲
羌笛一曲述心声
傈僳边关守猴桥
在腾冲
欣遇铁木真后裔
时光被紫外线和地方史拉长
我们被一壶瓜茶暖了肠


孟加拉湾的风

有那么几款夏风的味道
被我刻意地记住了
那被热带微风轻掀的裙裾
曾如蝴蝶般吸引我的目光
是风告诉我
她涂抹的香氛里藏着名贵的麝香
这个椰风舞动的地方
经我裸脚踏过的沙
总能挤出被骄阳烘过的枯枝断叶
它们散出幽幽的辛香
孟加拉湾的海水没那么咸
连新鲜的烤鱼都需加点盐
疯狂的雨季
热带林被风蹂躏后
甲虫轻轻爬上平摊于地的鸡蛋花
挂着水珠的百香果滚落在人行道旁
比于万里之遥的陶瓷国海岸
这里的风还不晓得春、秋、冬
但闻风人知道
在被热带季风亲吻的地方
只有干季
才能嗅到四处火燎的草木香
只有干季
才能沐见无处不在的阳光


鹘影不再

许多地方
就像我出生的地方
再也见不到独鹘飞翔
再也见不到群马奔腾

契丹和女真被动退场的空间
已不是草原
已不是草场
是插满楼宇的城市

历史早被刷新
耶律的肩上不再有猎鹘
完颜的胯下不再有壮马
甚至连他们为大唐
书写的契丹文颂歌
也成后人难懂的天书

谁曾想
他们的祖先
依赖与崇拜过大鹘
他们的祖先
目睹并力践过兔起鹘落


我要的“火”

我要的火
是被普罗米修斯赋予的能量
因着智慧
而熊熊燃烧
最初那些细幼的火苗
让牧民数得清暮色中的羊
后来的火把
让战士们夜行至远
远方须有光
不然舟船会迷航
迷途的人会找不到希望
希望
似一团火
只有不灭
才能前途无量
火光
穿越星汉光年
我正沐浴着暖阳
抬头仰望
这“火”


墙高无效

人类的历史一直有人筑墙
所罗门圣殿的檀墙再固若金汤
也被罗马人焚成断垣之殇
特洛伊的城墙再高
也敌不过内埋兵伏的木马
始于春秋的长城再长
也被忽必烈的铁骑踏就成
内外皆是故乡
铁幕即便落下
也阻不了自由意志的流淌
所以会看到柏林墙的倒塌
就像防火墙隔不断虚拟专用网
有生之年别为自己建墙
思想比身体更需要飞翔
若你还相信未来
请拆掉有违流动的物理之墙
更要卸掉一堵堵心墙
预留个地方
去迎接阳光

作者简介:
吉雅本名崔晓雯,1976年生于大连,毕业于上海东华大学,作品曾发表于《辽宁诗界》(2019冬之卷、2020夏之卷、2023年秋之卷)、《小沿河》201904期及世界猎诗网www.poemhunter.com(已发表164首英文诗)、《诗文艺诗社》公众号及视频号(《记忆里的亚洲门》、《爱你是一种密码》)、2024年大连女诗人合集《每一朵浪花都是心香》,善于创作中英文诗歌及翻译法文诗。


走过阡陌


作者:韩群


我们的田野

风告诉了大地,飞鸟在迁徙
啾啾低吟。赐予成熟以宿命
田地守不住秋天的秘密
垄上,阳光在麦穗上川流不息

踮起脚尖的野山楂,追着山坳
倾斜着身体。平原上的青黄
把远方堆成巨大的墙
野鸟疾驰,压低了翅膀

风不经意地翻动麦浪
高粱也扰动着风的韵律
有种力量,让一切同时沸腾
谁,还沉湎于青涩的过往

果实向黑土的方向卷曲
山川缱绻,田边的村庄
又张望向远方。金色在发烫

万物散发出浓郁,撼动溪流和江河
奔跑出大颗汗滴。麦子是大地的呼吸

谁,能忘记土地里埋藏的血滴
不断收割、磨成粉沫,再等收成
祖祖辈辈一直这样,他乡和故乡
总有一个在心里,一个在路上


花椒

东门之外的市集广场
陈国的秋天,选个吉日
空气中漂浮着自由
和木棉花一样
又白又软糯的爱情

一场秋雨过后
从最陡峭湿滑的山坡
采撷最新鲜嫩的花椒子
它们一嘟噜、一串儿
毫不吝惜地用赤红
和直冲进颅顶的味道
表达成熟的热烈

将把它们献给
东市中央,赤着足
红着脸,跳巫舞
锦葵般美丽的姑娘
子仲家的女儿
如花椒一样饱满
她的汗,滴落进新蔡河
水面不停暴涨
在她晃动的环佩下
折了个弯汇入沙河
从西周流向春秋

鼓声越来越急促
我怕赶不上这段涌动的追逐
干脆也脱下草履
双手捧着大把的花椒
让白榆、柞树成为见证
把它们赠与心仪的人儿
看她,是否也和我一样
钟情于这密密匝匝的爱情

一年结一次,也可摘一次
但宛丘最痴情的郎
只在《诗经》里出现
我,一生只在这一年
用桑麻的叶小心地包裹
心里醉着、酿着、又流淌出来
固化成颗粒的红色岩浆


我,是稻草人

我,是稻草人
我在秋天看里秋天
也在田地里看稻草
也看,他们和我自己

蚂蚁,乌泱成群
他们一直困囿于昆虫的尸体
只是现在,以梦想的名义
远离巢穴 ,回返时
酸溜溜的汁液拖成了行

老鼠,眼神怯生生
在阳光下的晾晒,令他们害怕
矮墙的窟窿,咬断的绳子
他们爱把偷来的,藏在黑里
他们的证词和思想都一致
不过是帮助粮食迁徙

麻雀,最是挥之不去
一些没法囤积的草籽,和不得志
都被他们吵得嗡嗡作响
直到,秋风吹散一地的麦麸
引起他们的哄抢

山鹰,从天空里长出来
上次的血浆已经脱落
在雾气之上逍遥循飞
抖落灰烬,和北海的鱼一同苏醒
向下看翅膀下的土地
或者向上看更高的天
这里,他只是偶然飞过

一个孩子,走过来
好奇地打量我草扎的身体
他吹着彩色的泡泡,扑着蝴蝶
他拿走我的帽子
和这个秋天,我唯一的执著

我,一个稻草人
送走了最后一颗谷粒
微风吹干我草木的质地
我敞开双臂
任由乌鸦把我身上的草叼走
就像秋天一点点抽干我
再把我投进
秋天最后一片落叶里


虫珀

生来,我就爱柏
爱他一直挺立
把碧色矗立成峰
也爱他,用坚强包裹柔软
他树脂质的苦痛
山谷里涌来的风,不懂

亲眼见过那场风
经过牙关紧闭的松柏
打断一段春天的叙述
伤口泛着痛,涌出浆液
边流,边凝干
终于还是忍不住
落成了泪滴

柏无声地哭
我发动全身,冲向前
吻他从滚烫变冰冷的泪
甲壳层层浸透

树心疼地说
你要好好地存活
不必为我,牺牲自己
我说,请用你的脂滴
让我为这一世的缘,殉葬
哽咽的话打了结
凝固成了块儿

直到岩石被风化成书
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
柏早就不在了
他的泪和我,还在原地
未曾减,也未曾多
驻足的人都赞叹
这是一个生死奇迹
现在,不会再有


沙漠里的朝圣者

从夕阳昏黄的光晕里
走来没有表情的朝圣者
在库木塔格的沙漠里前行
风把她踩出的印记
卷成了含着沙石的烟
连同这尘世间的痕迹
在一边显现一边消散

饮了月牙泉的甘甜清冽
她跳过反弹琵琶最美的舞
熊熊篝火沸腾了血液
她喝过将军壶中最烈的酒
她利落地翻身上马
在大漠的孤烟里
一路奔向心头藏不住的那棵树

又是一轮时光流转
石壁紧攥住她,一起冰冷
自从被画匠勾勒出线条
七彩绫罗把她的身躯封存
桃花春水凝化她的容颜
她被恒长的时间
困在这石局里,僵立着
但她以飞升的姿态
讶异了所有的目光

如今,她终于
卸下用了几百年的马鞍
离开了驻足千年的石壁
砂石粗粝地敲击着驼铃声
她勇敢地甩上披风
朝着夕阳,一路向西
把她的灵魂与血肉
从沙漠手里交回给自己
即使下一段旅程
风沙渐起,寸草不生


等待鲸落

最后一次,轰然坠落
用另一场旅行,昭示巨大隐喻
钟表在滴答作响
冰川即将崩塌

穿越瞬间的临界,窥视黑洞
万物流出泪水
风干成盐粒,堆积如山

他不需要墓志铭
礁石上,黑色长出了花
他温柔地摩挲,水草和磷虾
游弋到流星划破海面的地方
在这里,第一次看到黎明
第一次,和另一只鲸相遇
海浪唱出的挽歌,悠远和苍凉
而他只想,游丝一般亲吻晚风
纵身飞向月亮,最后一次
在泡沫散尽后,向相反的方向
回到生命的光晕里

一鲸落,万物生
黑比白的香气更馥郁
就可以从余烬里重生
春泥和花在往复交替
即使化为肉糜和礁石
只要能归还给大海
他,一直在


修鞋的老张头儿

前些年,走到巷口
老远就能听见
咚咚的金属声
像来自远古的山洞

总能看见老张头儿
缩坐在热闹的街角
磨破了沿儿的毡帽
和他一起顶着风霜
还帮他藏着皱树皮一样
脑门上黝黑的沟坎儿

修鞋机、皮围裙
钩、钉和碎皮子
像白菜帮掉下的叶子
散落一地
全部的家当,还得算上
手艺人长出茧子的指头

很多时候,他只是看向左右
卖鱼的老王和卖肉的老赵
还有,挑到木板上
待宰的鱼,待上称的猪肉

他偶尔讲几句胶东话
露出卷烟熏黑的牙
他说,在大城市讨生活
走进他眼里的鞋
比走进他心里的人多
他说,他家的苞米
在地里,还没收
说完,低头成了葫芦

他总是用套袖擦
亲手打的一对小马扎
那是老家破旧的椿凳子
变成的两只小船
一头坐着他
一头坐着上天的眷顾

这几年, 城里的车
多得快赶上了鞋
老张数着马扎儿上的客儿
从开始一天十个八个
到一个两个
再到后来
老张也不见了

很少有人打听老张头儿
只有城市的风
在拐弯的时候
还,从这里走过

作者简介:
韩群,笔名子兮,女,高校教师,副教授。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大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大连市影视艺术家协会理事,大连市剧作家协会会员、大连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文艺报》《诗潮》《绿风》《少年文学》《海燕》《大连日报》等文学刊物发表散文和诗歌;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多次发表文学评论。作为主要编剧,编创的音乐剧获得辽宁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入选教育部“高校原创文化精品推广行动计划名单”项目。



忘却 在山峰之间(组诗)

作者:矫新春


关于河流

时光流淌
已经没有了浪花的形状

翻滚而过
如同跑着喊着的孩子

一次一次跌倒
或许理想 指错了方向
穿过一个叫夏天的村庄

石头离开了河床
磨去棱角 去
砌一堵一堵的墙

母亲的河流
曾升起风中祈愿的衣裳
捶打出来的记忆
比口号更明亮

而我在岸上
不 此刻我站在山岗
不想重启河流
只想 遗忘


关于海

所有努力
为了遇见

从不同的偏见走出
想去见一见真理

这人类的花园
每一个孩子抓住浪花
都想飞跃万里
而一跃
只有海底

海的玩笑 让浅薄
葬送在花朵更深的旋涡
欢乐和挣扎
彼此交恶
都被裹进更大的潮汐

与其相见江湖
不如相忘大海

巅峰之上 头上的云
是出走的海吗


关于路

先有道
还是先有路
道由心生
路由脚生

懂得道
路不再是谜
而道正侵入AI的算计
给出路的标准答案

穿梭在甜美的阳光里
油滑的路面
便于交织和抵达
实现野性的快感

此时 路在空中
来去如风
大道 在大路之外
隐于无形


关于城市

欲望的火苗
围在城里

以市为场
粮食 钢铁 姿色 权力 良心

除了拉帮结伙 口角 分赃
在股市养猪 杀猪

还有诗人的呐喊 女人的怜悯
圣人的告诫

但上帝死了
人类会相信谁

这一次
疫情来了又走了
捂住贪婪的嘴
按过碳排放的暂停键

断舍离之后
人类当一起跪拜一次太阳
现实的土地
埋进太多药物 炮火 仇恨
是时候让阳光穿过胸膛
透视 高楼对乡村的意志


关于自己

修行只是一个爬山的过程
把水带到一定高度
离天越近
越能看清自己

草和树木不是背景
我只是其间的另类草木
但我羞愧
和草木相比
我的灵魂有一些多余的东西

站在山峰
白云飘过来
我没有了思索
只有忘却

山峰之间
阳光灌顶
让清风之境
还给生命

2022.6.2写 2024.6.24改

作者简介:
矫新春,男,大连庄河人,1963年生。抚琴商海,漂泊行吟。每天和诗,从现实中醒来,把水打开,惜字如盐。


蓝水碗


作者:陈福成


同 梦

秋风将一群候鸟
吹到了一起
择一块净土,雅聚

这些在文海遨游的精灵
屏蔽了喧嚣和纷扰
觅得一时的清净

昼夜奔袭,折返
不言放弃,一往如故
风来纳凉
雨来洗尘
只为了寻求一片
梦中的栖息地


孤山银杏树

你巍然屹立在山巅
与神同在。1300载
吸纳着神的气息,俯瞰
山下那片静谧,以神的旨意
庇佑着孤山百姓无虞
当我经过你时,你始终
还是那样,含笑
不语……


清明殇

弯弯曲曲的小路
如百转回肠般
在脚下蠕动
路的尽头
是父母的墓穴

每每清明至此
都勾起我
往年的情思

祭祀,跪拜
还有那抑制不住的
泪水

归来的途中
天空 飘洒起
绵绵细雨
打湿了头发
顺着面颊缓缓流下
似乎在追述着
我无尽的思念


凝固的时光
——题大连碧流河水库纪念碑

我站在你的塑像下
身体仿佛瞬间强大起来
那是因为你
凝聚了十几万建设们
曾经呐喊的躯壳
英雄气概此刻占据整个天空
如果说大地以及身后的静默
都是为历史的某个爆破点存在
我相信真理,就是你的目光
你攥紧的命运

安全帽、高腰水靴,不仅是象征
帆布工装猎猎
袖口仿佛还在飘动着当年
工地大会战不夜的灯火

你的眼睛是星群,胸中起伏远山
什么都是你在汗水奔腾
留下历史的戳印
看见你双脚一前一后
骑在石头上,竟然融入一体
当我在遐想时
你已走过千山万水

我赞赏雕刻家
复活了白色花岗岩
大刀阔斧下,我嗅到海浪
那种粗狂,那种英雄精神
深深嵌入了我的灵魂
就在我向无名英雄致敬时
一群鸽子从我头顶飞向远方


蓝水碗

蓝水碗,一个多么诗意的名字
我感动于人们
把她献给了碧流河水库
有人说,她是天空之境
映照出建设者们纯净朴实的面庞

开山炮声隆隆,焊花飞溅
安全帽下每双眼睛,都跳动火焰
多少感人的英雄事迹
在水库两岸
已长成葱郁的树木
风过处
每朵鲜花都会喊他们的名字

蓝水碗,一个多么诗意的名字
我动情于人们
把她馈赠了碧流河水库
有人说,她是宝贵的生命之源
欢腾的绿波的明澈如神赐

麦穗在招手
果园在欢笑,机器在旋转
发电机组在轰响
千家万户拧亮了夜色
似水的年华,在风中鸣笛
我仿佛可看见
整座城市的眼睛湿润了
到处都是水的物语:舞蹈、音乐
图画、建筑。未来正伸出手
要托起这座城市的全部

在我造访蓝水碗离开的时候
双手捧起一块石头
尽管它有着沧桑的裂缝
但也昭示着无比润泽的深刻

作者简介:
陈福成。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大连。作品以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见长。作品散见于《岁月》《辽宁诗人》《辽河》《辽宁诗界》等。


蓝色沉陷


作者:孙甲仁


与海对坐

这个秋日的午后,海边的声色
或许与几千年前一样美好
空气中弥漫着澄明而咸鲜的味道

是约见,不是偶遇或邂逅
是再次被盛大重逢深度澎湃
坦荡,浩然,真人的胸襟
一如虚怀若谷的君子
与过往一样
俗身在继续趋近自然的化境

对坐,不为垂钓之事
不念近船和远帆,不问生死
只是安静的坐着,望着
打量着镜像中的微不足道
多强大的眼力
才能看清大海的姿态和内心啊
只能溺水而亡——
是宿命吧——成为大海中的
一滴泪,那滴泪
融于浩瀚,止于蓝,高于悲悯


眺望蔚蓝

风和日丽,大海蓝至天际
站在岸边,对海鸥说声你好
不管它们是否领情——蓝
辽阔的明澈的一望无际的蓝
不会在意昨夜绝望的黑暗
也不会在意
远去的船和掉进海里的眼泪

没有一种颜色会如此阔大而纯粹
无法拥揽,也不必奢望跨越
这样站着,望着,就好
生命的形态多么的相似啊
从黑暗到明亮,从偏狭到坦荡
最初的一滴泪,后来无边的蓝


把蓝打开

大海呈现出的异样蓝,唯有
深爱的目光,才能解读
一个久经风浪的人
自然不会被蓝表层的美色迷惑
蓝不是蓝的全部
也注定不是大海的全部
其丰富的内质和善变的个性
魔幻、无常,超越任何臆想
所以,目光神驰之后
你得倾身而入,才能把蓝打开
——就是把浩淼之水打开
把神秘的大海打开
把跌宕起伏的航程打开
然后你会看见蓝的侧面和背面
沟壑重叠荆棘杂陈,且花枝摇曳


与一只水鸟对视

你以最美的姿态,在水一方
我也在水一方
水是蓝的,你是白的
因为历经聒噪与蛊惑
你天性的静美,使我归真

涟漪的浅唱是天籁
阳光对你我一样的慷慨
仿佛在悬崖边上
我无法向前移动半步
你呢,原本也是可以飞的
距离是致命的局限
也是索魄的对视与真爱

不谈别离,无论谁先转身
这个五月的对视都会成为永恒


倾听波涛

拍岸的涛声,拍得我睡意全无
往细处听,听见了大海的哭声
还有沉船、海妖和各种鱼
哭得更为波涛汹涌
一些死去很久的事物,比如
海草、贝壳、鸟翼,又活了过来
在海滩和波涛之间,不停的
喊叫和舞蹈,其声其色
盖过臆想中的渔歌和渔火
灯塔的明明暗暗是真实的
做着对生的欢庆和对死的追思

魅力的海洋蓝隐于暗夜
照过古人的秋月,正照着我
形而上和形而下的刀与剑
都被强大的时光消解了
已无法抽刀断水和拔剑四顾
潮汐宿命的轮回,海与岸
以及生与死的搏杀,无可避免
命运的宽度、高度和深度
可能无限延伸,也会戛然而止
更为丰富而诡异的隐秘
无疑藏于声光的深处,然而
耳目已卸除纠缠的繁复
先是月白风清,继而视听无界


声色之间

大海总是以蓝白相间的笔墨
勾画身世和与他者的关联

不知道波涛在叙说什么
我只是一个默默听海的人
(偶尔也望望远处的海平线)

很重的积淤,在渐渐飘离
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真正的寂寞是清凉的
就像晚秋雨后高天上的云

大海开始快速下沉
或者自身已接近云的高度


被蓝深埋

那片干净的蓝,在风到来之前
安静的如同神的脸
有时候,绝美与绝望同样惊心

旧时的一切沉疴,都留在岸上
想象一下,孤身一人
甘愿被无边的蓝围堵的感觉

想象一下,泪水汇集的辽阔与深邃
太多的事物,死于无视,活在痴迷
那片蓝,会悄然营养你的一生

大海的隐喻,唯爱的目光能懂
在它面前,唯有自甘坠落
再次被蓝深深掩埋,窒息之时
彼此,都饱含着感恩的泪水

作者简介:
孙甲仁,字尔,曾为海军军人,现为职业投资人。平生所好:阅读,行走,喝酒,写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黄昏 夕阳披一件袈裟 打坐山头 荷花点亮一盏盏灯 溪水一遍一遍 诵念着一本发黄的经书 风揣紧一段往事 塞进梦里 雨水湿透了 柳树下等待的身影 2七月 热浪席卷着古城 人如热锅上的蚂蚁 浑身滚...

红军亭 几道影子在永明河荡漾 两只喜鹊,仿佛在亭子上翻拣着什么 悉悉窣窣地 寻找9 0年前的件件往事 那么遥远,又好像就在眼前 阳光落在红旗上 总是一些熟悉的味道 此刻,一些人影从红军街...

为了促进诗歌繁荣,发挥中诗网中诗论坛的职能作用,提升诗歌创作水平,论坛特别策划了现代新诗原创诗赛(原半月诗赛)。第四十八期固定命题:1、《玩偶》《刻意的诗意》《倒带》;2、五...

1. 你看。这脚下的裂纹 你毕生都在做着缝合的事 它们却因为错过 而存在 你看。那山上的石头 因为有着完全相同的命运 它们才孤独而不朽 2. 如果一朵花 不能停止凋零 我们的悲伤何时能停止 我们...

浮生 到湖上去吧,驾一叶小舟 携一壶酒,约几个朋友 划一桨就缩短一桨距离 天边有远山,但你不想靠山的胸脯或肩膀 有小小的失落,算不了什么 连天空都沦陷在湖底 浮生如此,难道你还没有看...

姥爷披衣坐起的时候 近旁的小外孙儿呼吸均匀,鼾声正酣 窗外的耕牛把夜色嚼烂了 正在反刍黎明的滋味 他把一锅松散的烟沫压实 烟锅亮了,眼前也亮了 从冬到春 姥爷已习惯把辛辣一丝一缕吸进...

呼保义.宋江 如一块姜 在梁山的水泊里给兄弟们熬汤 林冲 李逵们一喝 立马一身大汗 感冒痊愈 雷声暴叫 好味道 只是 他反来复去的熬 渐渐地味就淡了 他鬼使神差在汤里加了补药 招安 汤就变成了...

雨滴响起了骨折声 梅雨倔强,一场连一场发单给大地 低垂的云吞噬着炊烟,日渐肥胖 麻雀挤在檐口诉说娇阳的爱抚与浪漫 流水声送走了月光萤火和喧嚣 蛰伏叶子下的蝉早就没了脾气 与落汤鸡同...

与浅夏相遇 池塘的水,清澈透明 蛙鸣,浪漫着浅夏的时光 与夏天的使者荷花同行,我就有了冲动 想写一首关于夏天的抒情诗 大自然的夏天,夏花灿烂 我静听蝉声响起 这原汁原味的夏日呢喃 听...

旷野上那只高高的鸟巢 热带雨林的吊脚楼 离开是为了躲避 高山深处的别墅 孤独还是因为寻找 这些人居住的地方 而今都不愿落脚在地上 人本来栖在树上 只有枯枝陷入深深回忆 有的折落树下 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