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河之畔的西善桥生活(八首)
沙克/

[说南京先生]

近亲的马祖列岛
好像海龙宫散落的链珠
海鸥飞绕,叼起一颗深绿的北竿乡
托付给来自南京的江郎中
祛除蔓延的疫病

世外的佛光洇透处方
洇入海峡、岛礁……
那青筋凸如蚯蚓的手在捻动银针
草药唯心,使表里调和
平服着风浪袭来的一惊一乍

药葫芦,被萧王庙殷殷挽留
悬挂在昼夜的治愈中
年复一年,达成血脉之效
直到江郎中终老,遗下念家的灯
把北向的迢远指明

岛民们抬着一颗灵魂
寻根到扬子江岸的梅山村
放下銮轿,立定为南京先生的碑:
好人,好事,好风度
碑文的脉冲触击拜谒者心底

世情每每有恙
南京先生被民间返聘
端着仁义,接治人心不古症

(2024、5下旬)


[深度的感受]

把一种感受下沉
车走坡道,人走垂直的笼梯
二百米三百米四百米
矿道纵横,壁灯蒸发黄光
处处叠加工靴的印迹
地宫中,流畅着空气和呼吸

捡起被炸碎的岩层
一小块,一大块,无数块
摩挲糙硬的肌肉
灰黑、暗红、青灰与晶黄
脉石杂质中藏着上亿吨的目的物

踩过一脉幽亮的水分
这是岩层的津液在滋润故魂
而矿工们绷紧胳膊、前胸和后背
渗出与他与你的命
一样重的汗

西善桥街区的长度伸向六朝
深度,通向梅山铁矿
可以想象,五百米高的许愿之山
倒扣在地壳下储蓄亿年
被三代人,挖出天量的本息

(2024、5下旬)

[好风水]

如此晴朗的初夏
山丘逶迤,丛林墨绿着
一江一河在视域中奔流交叉
白头翁踩住时节,觅食昆虫浆果
不时颤鸣,虹膜映出喜悦

空气、土层和岩层里含氧充足
静养着惊人的遗产
例如谢朓、李白、汤显祖的来生缘
在每年初夏复活而至
头扎素绢,托梦给三只白头翁
从葡萄串中汲取酒浆
走心,过肠,呼出新的灵魂
供世人、路人分享文脉

在这片古人的后花园
南齐香火引来一只宣城的谢朓
盛唐气象醉倒一只李白
皇明威风错怪了一只汤显祖
三只白头翁活动在数字化的情调中
产卵,孵化,传染斯文

从新林浦到西善桥
在历史实体的碑铭中传接
一张接一张风水名片
在白头翁的颤鸣中绿化和镀金
魅力屡屡超过前朝

(2024、5下旬)

[一条网红街]

逛一逛菜场
河鲜,江鲜,时令菜蔬
小店,地摊,货架,杂七杂八
都市的最后一处集市
三十六行俱全了
连缀成农业背景的活化石

老宅,肠巷,零东,碎西
曲里拐弯中走动几位奔百的老人
手脚灵光,做家务,搓麻将
会从牙缝里省下日子
存进银行,或堆砌在家院的角落
给自己的一副老腰撑劲
给子孙房产和存折

油烟散发着萝卜青菜味
豆腐、竹笋、禽肉和鸡毛蒜皮味
口舌短长泄出门缝
俗,特俗,俗透中过得自在
每到过大年时满街琳琅
百货,对联,剪纸
俗红的结艺嵌入金字的福

秦淮河的支流南河复活了
水清岸绿,新景流动……
逛一逛最是价廉物美的西善桥老街
染得三分俗,秀成它的网红

(2024、5下旬)

[竹林七贤在此]

油坊村出土一个文艺沙龙
砖墙上刻着清瘦飘逸
给诗酒才气保鲜

绕开司马的昏暗
玄谈古今,才是正事
还得爱好药、酒、器乐和书法
不拘,不惊,傲世

下凡到公园广场
七座雕像不问人情世故
蔑礼法,任放达,活得痛快
人们闻讯前来打卡
敢爱神韵,不敢学风流

忘情于岱山竹林的斑鸠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黏黏的节奏三短一长
告知七贤,留心入世的密码

(2024、5下旬)

[宝庆公主补解]

削藩
削不到你一根头发
靖难,挨不着你的葱嫩手指
清君侧无关你一丝裙纱

父皇爱你
侄皇爱你
兄皇爱你
天下的嘴巴都爱你
可爱的小公主
被宠极了的皇明宝贝你幸福吗

世间哪有完美
心花的驸马与你同床异梦
死后还与你分葬
独守空房,情何以堪

墓草萋萋,独守空房
哀怨成蛇的冰凉
南京传说:公主的身家
权杖上的钻石磨出丫鬟的命

(2024、5下旬)

[小自然]

旭日半露,光的形态下
栀子、木槿、蜀葵,一朵白似一朵
几根钓竿斜伸进秦淮新河

斑鸠在河堤上溜达
听到人声,忽地飞进银杏树林
咕咕咕——咕地叫唤
声调沉郁,听来顿生爱怜

在西善桥到铁心桥之间的河段
两岸铺满了绿植繁花
鱼、野兔、黄鼠狼、山鸡……
几十种鸟中的斑鸠成为今晨的主角

各种树草、动物和一汪河水
面貌轻松柔润
彼此就像是至亲近邻
共享着叶绿素、维生素、氢和氧

上升着的旭日
被咕咕咕——咕的叫声
抽象成一种价值观:最值钱的
是晨曦,是小自然的上人

(2024、5下旬)

[绽开雨花的西善桥]

当一滴春雨绽开一朵雨花
一滴连一滴春雨绽开无数的雨花
西善桥神情晶亮
及物、绽开二月的形象

寒流,转入秦淮新河
流向扬子江潮的过往纪事
留下空间,给甲辰去开足春天

竹林七贤从砖画里翩然而出
貌若南京先生,胸挂世界文学之都
情义酒意胜于一城一邦
笔墨飞韵,洋溢着十几朝语境
聚焦为一方善字

天降雨花,善缘长流
身为一介居民有缘在此生活
向一座深矿求教
采尽矿石后,化身为地质公园
继续兴业、读史、追忆

龙年将至西善桥
细雨养春,雨花绽开
秦淮新河畔的人事景物如写如书
铺展在桥面、老街和新区
春雨绽开无数的雨花
吸眼神,热人心

(2024、2、6)

沙克,一级作家,当代诗人,文艺批评家。生于芜湖,祖籍涟水,南京西善桥居民。从业于媒体及文艺机构,相继为上海大学、澳门大学、北京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研究员、访问学者。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文学艺术工作委员会会长,《中国文艺家》杂志社副总编辑、艺术总监。曾赴亚欧非美澳交流、采风,诗作被译为英法日俄以西孟等多国文字。出版著作有:诗歌《向里面飞》、散文《我的事》、小说《金子》、文学艺术评论《文艺批评话语录》等20多部。多获全国及海外文学奖、文艺评论奖。

我和竹林七贤在南京西善桥相遇 (外二首)
雁西/

在南京西善桥宫山北麓的发掘的
大型拼镶砖印壁画,我与竹林七贤
相遇

他们活在我的前面,经历不一样的时空,他们的奇闻轶事流传至今
每个文人都读过
今天轮到我
我想象他们有过的日子
离不开诗离不开酒离不开琴离不开情

我感受到我现时的生活
我看他们,比照自己,多么希望可以与他们一起端坐于竹林之中
或柳枝叶下
哗啦啦,风吹过,琴响起
我们各自读着一首诗
或一群鸟落下,我们一起干了一杯酒

大路与小径,涂满了时间的倒影
我们互相穿行,互换名字和装束
我看到了他们的样貌和思想,也看到许多文人样貌和思想
与他们重叠
也看见了他们的寂了,寂了夜中星光点点
他们的活和死,活是活,死是另一种活

在南京西善桥我与他们告别
我看见他们向我微笑挥手

[南京先生]

不知道如今你躺在大地的何处
站在这里,读着你的名字:南京先生
一座城的名字成为你的名字
南京先生
让我不禁要问,问你名字的背后
问向生命的深处,深处回应出光亮
一个行善的人,一个助人的人
一生做好事的人
天南海北的过客过问你
风雨都会过去
花开花谢时念叨你
天晴的时候我们念叨你
我没有见过你,今天却认识你
南京先生不是一座城,是个大写的人

[矿井]

仿佛一条通向地球心脏的道路
无尽的深渊像生命的谜底
是的!一切皆谜底,——穿越、梦境,黑色,深沉的诗句
恐惧,压抑,透不过气
仿佛会塌方的危险,死神的眼睛
在搜索什么
小火车,升降电梯……
四百多米,不,还有五百多米
矿工们在黑暗中寻找什么
我们又来看什么
我仿佛看地球的极限,深埋的
下面一定还藏着什么
多次感到迷茫,杂乱的矿石堆里
光芒让我看清道路
当两个刚下班的矿工站在我面前
黑黑的眼睛,橄榄色的皮肤
像两尊雕塑
他俩在为生活构建七彩的梦
在平凡中挖掘出不平凡
万事万物都会有自己的光芒

(2024、5、25初稿,2024、5、29修改)

雁西,本名尹英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集《致爱神》《致大海》《雁西情诗99首》《神秘园》《盗梦者》《致里尔克》等十部,参加诗刊社第八届青春回眸诗会。曾获首届中国长诗奖,2016年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9年意大利但丁诗歌奖,2023年世界诗人大会年度诗歌创作奖。


西善桥(外一首)
祁 智/

那天
在一把锹的功夫
找到一块冷却的


砖里滚烫
端坐一个长须
窄脸
宽衣

有一点
幽愤
涂在迸裂的指尖

坐在带风的竹席
抚琴
目光用向上的坡度
看天

西善桥告诉我
这个人是
嵇康

我知道
抚《广陵散》
目送归鸿

一个时辰之后
嵇康坐到云上

只是
怎么在西善桥
端坐
砖上

[南 朝]

南朝纷纷
待不下去了
纷纷转入背面

南朝没有硬拼


禅让

硬拼呢
就碎了一地的山河
还有日子

禅让
只有悲伤

山还是山
水还是水
四百八十寺
还是
四百八十寺

只是一动不动
像一具南朝
挂在后世的《江南春》

历史
并不只书写硬拼
还有禅让

待不下去
就不待下去
就转到背面吧

在背面待久了
会出土
会选择
从西善桥找到出口

祁智,当代作家、诗人,凤凰出版传媒集团编审。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朗诵学会副会长。著有长篇小说《呼吸》《芝麻开门》,中短篇小说集《反面角色》,长篇童话《迈克行动》,中篇小说《天凉好个秋》《纸婚》《变奏》《张果的腊月》《亮相》《一种尴尬》《直觉的意外》《送戏》,以及诗集《告诉你一个秘密》等。曾多次获奖,作品《大鱼》获得2017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年度单篇作品奖。


梅山矿工(外一首)
愚木/

从梅山的每一道竖井 都能快速地锲入
矿石的骨子里 这极致的落差变化
是从朝阳湮灭开始 那黑黢的力
印在了脸庞上

借着坑道昏黄的灯光 他们的背影
投射在坑壁上 仿佛雕塑刻在了
地壳构造的黑暗中 刻进熔岩
迸发的时空里

—420米 地平线下的负数
在另一个层面 采掘生活的正数
早已是矿脉的一部分 他们从结晶中
分泌出铁的硬度

[姚南村明朝石刻]

阳光起落 绿树煽动着翅膀
岁月斑驳的身影 撒落在青石的路上
风轻轻掠过 扫去遗留太久的尘埃

分散在道旁的石刻 早已丢失了言语
它们各自怀揣着心思 不在意闲情的行人
只守着那些明朝的往事

偶尔一只鸟飞过 山林那边
隐隐传来车马的喧嚣声 仿佛这一刻
人人都在昏睡 唯有它们
独自清醒

愚木,当代诗人、作家,诗评家。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文学报》《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等重要报刊,作品收录于《2010年中国诗歌精选》《诗刊2013年度诗选》《江苏百年新诗选》等。出版有《日出新城》《时间的韧性》《灿若星辰》等专著。曾获中国新归来诗人-优秀诗人奖,“猴王杯”华语诗歌大赛奖等奖项。


梅山沉思录:在地下铁矿420米处(组诗)
海 马/

[石与铁的关系]

它们有着某种共同的属性:
坚硬
它们还有另外一层关系
铁来自于石
(从伦理角度来看,它们到底是
母子,母女,父女
还是父子)
铁来自于石,却
比石更硬
这是另外一个事实
它们还有另一些共同的功用
成为工具,或者武器
比如,石斧,铁锤,刀与枪
还有各种机器
它们代表着两个异质的文明:
石器时代,铁器时代
而执掌它们的人类
却仍然只有两种主体形态:
奴隶和主人

[始 祖]

除了那些远古的石头,煤炭,石油,泥土和水
这里没有蛇,老鼠,飞鸟以及昆虫
没有草原,森林,鲜花以及遍地的庄稼
不过,金,木,水,火,土
在此都能找到它们的物质形态、对应物
或者存身之处
比如,煤炭里隐藏着草木们的前世今生
石油里记录恐龙或猛犸象的家族史
(而地火,正在其中睡眠或运行
鲁迅在《野草》里曾说)
而石头更不要说起
它习惯于包裹那些古老的海水或河水,让这些
最为柔软和坚硬之物
在此群集,或以溪流的方式,或以丝线的方式
或以水滴的方式
从石缝里渗出,从岩顶滴下
在它们的里面,排列着金,银,铜,铁以及
元素周期表上更为
靠后的物质
也许,它们是某个死亡或重生的星球
它们以碎片的方式存在
隐姓埋名
尽力收拢起曾经任意发散的
光度和热烈
小火车、电梯和挖掘机,发出机器时代的巨大轰鸣
而穿行其间的人类
(他们的肉身,或在劳作
或在高谈阔论)
让人想起了大灭绝时代的某些卑微鼠类
它们在惶然之中躲避过灾难,并
成为始祖

[古希腊或文艺复兴以来的众多学科]

高处与深处,高度与深度
高与低,深与浅
掘进或者飞升
飞鸟们的翅膀、爬行类柔软的身体以及
啮齿类动物们的头颅和牙齿
这些生物学、物理学或者哲学上的范畴和命题
在此丛集,让我们像一群
愚笨的小学生
遇到了考试时的数学难题
冥思苦想,烦恼不已
而宗教学或神学,不是形而上的某些理念
也不是此岸
或彼岸
佛佗、上帝或者安拉,他们
精心构造的那个天堂和地狱
在此刻呈现,离我们
或近或远
忽近忽远
时近时远
它们庄严或者阴森,却
不声不响

[人间世]

回到地面,我才重又想起
我不是蛇、老鼠或者蝼蚁
也不是即将腐朽的草叶
和树枝
地下的神秘,终是像无知和愚蠢一样的神秘
作为诱惑
它们存身于恐惧电影、白日梦或诗歌里
我热爱天空,哪怕它充满雾霾
我热爱太阳,月亮,以及云彩
我热爱飞鸟,花朵以及大地上的所有青枝绿叶
我热爱河流与湖泊
哪怕它漂浮着那些不忍目视的
废弃物
我热爱女人,不管是否年轻或苍老
她们是我的母亲、妻子、女儿
或者情人
即使也有各样的争吵和怨恨
我热爱那些拥挤的建筑,发出轰鸣的机器,以及
奔驰而过的车辆
它们的噪声,有时也是可爱的
大地之上的人间世
它坚实而具体
而上天入地,仅是一时的出轨
或遐想
甚至,我开始热爱曾经憎恶的儒家
(没有天堂的诱惑,地狱的恐惧
也没有大同、乌托邦以及桃花源的
破碎幻影)
并接受这样的现实
有些世俗和喧闹,仁义稀薄,秩序难再
却还是那个实实在在——冷冰冰
或热乎乎的
人间世

[小豆芽旅行记]

有一篇小学课文叫《胃的话》,描写一根小豆芽
在人体里的旅行,一切自然
从口腔开始,然后
咽喉,食道,胃,大肠,小肠……
这大概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这篇用拟人手法写成的科普小文
在那些革命文体里显得
活泼可爱
让我记忆尤新
今天,大家扮演了一回小豆芽的角色
我们先是到达井口,乘着电梯顺着竖井
向下位移,然后
坐上小火车,在大地的肠道里穿行
有时选择步行
有人告诉我们,这是井下420米
一个了不起的深度
钢铁与钢铁,钢铁与石头,石头与石头,石头与水
它们相互撞击,发出
巨大的轰鸣声
而光线、黑暗和潮湿,为一部沉闷的欧洲片
设置了背景
恐怖还是有的,尽管很小
新鲜和刺激,也是有的
也许没有想象的
那么强大
这样的场景,似乎早已熟识
一切仅是故地重游
这大地的深处,像极了母亲的子宫
只是后者更为安静
只要不出意外,我们注定还会原路返回
回到最初的那个入口
回到天空、太阳和白云之下
这是一次极小的轮回
大地从来没有给人类
设置出口
与小豆芽的命运相比,这到底是
不幸,还是幸运儿

海马,本名王勇,当代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1966年出生,江苏海安人。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哲学博士后。出版诗歌、散文、评论等各类著作8本,发表各类作品数百万字。作品获江苏金陵文学奖、紫金山文学奖、省政府优秀社科成果奖等。现任三江学院教授,校长助理。

在西善桥(三首)
应文浩/

[观梅山铁矿井下]

长筒靴、工作服、安全帽、囗罩
只留一双可以直视的眼睛
调正矿灯的那个瞬间
我们全身暗下去了——
似乎已坚硬如铁

第一次下矿井
第一次,坐车下矿井
车灯照出前方
我就想,如果能以灯光的速度穿越
那么很久很久前
矿石会不会是
如我们血肉一样柔软的物质

黑咕隆咚伴着泥浆地段
就是隐秘近了
我掂了掂
选了一小块密度大的
冥冥之中我觉得
是它选择了我

罐笼上升时
我们仿佛已有了老虎的血性
老虎的牙
有人正用铁栏杆
考验我们

[在井下,在电梯里]

没有抉择之苦
或许缘于你所信的“过往即意义”
此时,一条笔直的大道
和一条弯曲的小路
你选择了与圆相近的小路——
你害怕看见一眼见底的未来

在矿井的电梯里
陡峭走到极至
下与上已反转
你需抛弃楼层的格局
看366米处、412米处之类的标注

是的,在这里
你不必用眼睛
看深处的世界

替你远看的
是那些不肯弯曲的——
钻头

[西善桥,夜晚的工地]

工棚里
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比夏日水边的蛙声来得悠长
仿佛一口煮透的大锅里
热气腾腾地溢出

板墙上,安全帽排成一字形
如一个句号群里
只有编号,不提名字

灯光照在尚未封顶的楼上
照在四周脚手架上、安全网上
也照到了注目它们的塔吊上

月亮
跃过这片工地的最高处
已够着了远方的山村

这个按了暂停键的现场
像极了一群民工兄弟
喂熟了的寂静

应文浩,安徽天长人,1988年起习诗,1992年至2011年辍笔。安徽省诗歌学会副会长。文学期刊诗歌编辑。曾获《诗选刊》年度优秀诗人奖、安徽文艺年度推优活动优秀作品等,数十次入选重要选本。2017年以来,出版诗集《雪,弄停了时间》《吾心之灯》《永远的美丽》等。


世界旅游日游南京牛首山(外一首)
向阳/

文殊冬居牛首山,
融道幽栖圣境坛。
结坐林荫圆法理,
割滋尘网悟茶禅。
近市匪嚣僻亦掸,
放浪形骸明心鵉。
弘觉石室察重光,
佛顶舍利写精蓝。

[从南京西善桥游至灵谷寺]

灯火万代传焰明,
法脉长青空谷灵。
开善兴国积八德,
大仁大义谒忠英。
护国莫问颜色近,
华夏将军共血亲。
迎驾桥头宣旨意,
普天神堂供忠信。

向阳,土家族,1968年出生,作家、诗人,影视剧编导、出品人。在全国影视界和文学组织多有任职、兼职。1990年开始在大学校园里成立天火文学社,在油印刊物及《芳草》等报刊发表诗作,联合武汉民间诗社发起“琴台诗歌节”活动。后转入机关致力于公务而停止诗歌写作,2008年从武汉来到北京后,出任《中国文艺家》杂志社执行社长、总编辑,回归诗歌写作,2010年出版首部诗集。著有诗集《奔向阳光》《站着被埋葬》《心若向阳》等,长篇小说《善良密码》列入第11届茅盾文学奖参评作品。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黄昏 夕阳披一件袈裟 打坐山头 荷花点亮一盏盏灯 溪水一遍一遍 诵念着一本发黄的经书 风揣紧一段往事 塞进梦里 雨水湿透了 柳树下等待的身影 2七月 热浪席卷着古城 人如热锅上的蚂蚁 浑身滚...

红军亭 几道影子在永明河荡漾 两只喜鹊,仿佛在亭子上翻拣着什么 悉悉窣窣地 寻找9 0年前的件件往事 那么遥远,又好像就在眼前 阳光落在红旗上 总是一些熟悉的味道 此刻,一些人影从红军街...

为了促进诗歌繁荣,发挥中诗网中诗论坛的职能作用,提升诗歌创作水平,论坛特别策划了现代新诗原创诗赛(原半月诗赛)。第四十八期固定命题:1、《玩偶》《刻意的诗意》《倒带》;2、五...

1. 你看。这脚下的裂纹 你毕生都在做着缝合的事 它们却因为错过 而存在 你看。那山上的石头 因为有着完全相同的命运 它们才孤独而不朽 2. 如果一朵花 不能停止凋零 我们的悲伤何时能停止 我们...

浮生 到湖上去吧,驾一叶小舟 携一壶酒,约几个朋友 划一桨就缩短一桨距离 天边有远山,但你不想靠山的胸脯或肩膀 有小小的失落,算不了什么 连天空都沦陷在湖底 浮生如此,难道你还没有看...

姥爷披衣坐起的时候 近旁的小外孙儿呼吸均匀,鼾声正酣 窗外的耕牛把夜色嚼烂了 正在反刍黎明的滋味 他把一锅松散的烟沫压实 烟锅亮了,眼前也亮了 从冬到春 姥爷已习惯把辛辣一丝一缕吸进...

呼保义.宋江 如一块姜 在梁山的水泊里给兄弟们熬汤 林冲 李逵们一喝 立马一身大汗 感冒痊愈 雷声暴叫 好味道 只是 他反来复去的熬 渐渐地味就淡了 他鬼使神差在汤里加了补药 招安 汤就变成了...

雨滴响起了骨折声 梅雨倔强,一场连一场发单给大地 低垂的云吞噬着炊烟,日渐肥胖 麻雀挤在檐口诉说娇阳的爱抚与浪漫 流水声送走了月光萤火和喧嚣 蛰伏叶子下的蝉早就没了脾气 与落汤鸡同...

与浅夏相遇 池塘的水,清澈透明 蛙鸣,浪漫着浅夏的时光 与夏天的使者荷花同行,我就有了冲动 想写一首关于夏天的抒情诗 大自然的夏天,夏花灿烂 我静听蝉声响起 这原汁原味的夏日呢喃 听...

旷野上那只高高的鸟巢 热带雨林的吊脚楼 离开是为了躲避 高山深处的别墅 孤独还是因为寻找 这些人居住的地方 而今都不愿落脚在地上 人本来栖在树上 只有枯枝陷入深深回忆 有的折落树下 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