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最确幸的交合
一下子吞没了我的童年
500秒前的阳光和1000年前的古桑
此刻一起疯狂涌入我的眼眶
无休无止地摇曳,缠绵,荡漾

这最甜蜜的失落
三十多年前我家村北头
不知谁家那斑驳的老墙里探出唯一
一棵蒙桑枝,只掉一次且只有一颗果给我
我迫不及待地再一次仰起头等待
鲜紫的唇再一次越张越大
恨不得吞没、嚼碎、消化整个蓝天
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竟再也没落
第二年翻了天,一幢红砖大瓦房吞掉了老墙古桑
幸亏那一颗聚花果,储蓄了我整个童年

这最多彩的童年
红的紫的白的黑的珍珠一簇簇
和一排排一片片无边无际的桑林
汹涌着此刻的我和一切过客
天地之间所有的阳光都是深入浅出的水
无数的桑果、桑叶、桑枝、桑根和我
都是海底最多彩的生物
每一颗果,都是最多汁味甜的童年
我就在这幸福的海洋里驻足徘徊

这最沧桑的正道
我用最慢的速度咀嚼
一颗颗各色的果实
我用最美的构图抓拍
一串串飘动的枝叶
我用最高的额头仰望
一闪闪金色的桑天
兴许是因为倚靠着日夜兼程的大运河水
兴许是因为怀抱着关关雎鸠的毛亨、毛苌
兴许是因为发扬着泊头先秦古桑的风俗
兴许,这根本不是什么兴许
一定是我老家,老哈河那乌侯秦水调头南下
把村北头那谁家,那棵桑根带到了沧州大地
就等着我飘入,这沧海童年
失眠沧州

无数柳条吹拂着河
一弯明月挂在高阁

夜半的街市流淌着舞曲
青年的舞姿发射着光芒

博物馆的门口惊声尖叫
孩子们的滑梯气吞海岳

一个书摊上摆满全世界的名著
一个女人的酒窝看着所有来客


青菜宴

半生的肠胃
穿过多少酒肉
走过多少码头

少年时土炕铁锅的大炖菜
青年时云雾缭绕的海鲜盘
中年时巡回流转的青菜宴
我邂逅青县沧州

后半生要写多少诗
我无法清楚
我确定每一个字
都用唇齿来写
都用味蕾雕琢
都用神经元落款

每首诗都通体
泛着波光青翠留香
我决不放过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芭茅和芦苇 一生都顺从风 而风,毫不顾虑它们的轻 我的失误在于,没有分清 它们一个长在山坡 一个长在水边 你的失误在于 不该在大坪那面山坡上 把一枝芭茅递给我,给我看 它棉质的心 那么轻...

《飘梦》 芸芸众生 彪炳千秋奋进的响雷 那无涯时光晶亮的漫溢 那醉意放逐的脱缰野马 春风首战告捷 放之四海的痴情羞涩 轮回美人千古笑靥 盛夏抒怀莹莹滴翠 谁在浇灌激情? 呵!好帅的奔涌!...

●半山行吟 文/长安肆少 看见一匹五花马,奔跑着,离我而去 摇曳着明晃晃的春水 把一面镜子上的另一匹马拽下 如同一块燃尽的煤炭,给偌大的炉膛 余留黑夜与忧伤 那些草木面无表情地生长,...

艾草有种夏天独有的味道 艾草不是破絮青,纲目属不同 艾草有种夏天独有的味道 走在田间小路上,远远就能闻到 随处都能听到百灵鸟的鸣叫 但只在溪水上发现了它的踪影 春夏交替,无物常存...

(一)飞向天际 阡陌交通倾斜而至 流向无尽的江河 在撒下一抹 余晖的倒影里 谱写终章 天空中迷幻的 克莱因蓝 揉碎了 日落前夕阳无限的 壮举 云雾 似乎为这梦幻的杰作 蒙上了一抹 真实的 虚幻...

1、庭院里的一截时光 一只茶壶煮着往事 回忆的叶子又增加了几片 捧在手里的茶 微苦。再品时回甜 四月的午后,阳光舒缓 适合慢下来 翻晒树上跌落的花瓣 和一本泛黄的日记 檐下的燕子刚飞出不...

一块石头的早晨 它退出,星星的梦境 在晨风前,抻了一下光的衣角 它拭着,擦去额头上的汗迹 和途径的蚂蚁,一起设计远方的距离 它知道虫鸣的触须,一路拓来 在臂弯里寻找余温,和它脚步的...

自贡市九鼎大楼“7·17”火灾,事故现场救援已于7月18日凌晨三时结束,火灾造成16人遇难。 ——题记 就在市政府大楼对面 我家的邻楼。必去的超市 转瞬,就浓烟滚滚了 如同世界末日 消防车、救...

西山游乐园 一条路在中间,站在金界壕上 北看放牛,南望牧羊 刀枪与剑戟在两边 一边是土豆,一边是牛栅 人畜分离,水泥路与柏油路 直通西山 昌平园搬到宝昌 太仆寺旗文旅迎客,在边墙西山...

一.蝉鸣.蛙鸣.鸟鸣 绿色的树绿色的田野 绿色的七月在雨的间歇 蝉声复起为夏天代言它的歌一贯高调 雨中听来却有些凄惨 蛙声是久别的了咕哇咕哇 路边玉米田里己有积水 似喝饱了雨水的泥土在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