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煤油灯

一盏远去的煤油灯
那是记忆中的火苗
穿越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故乡的夜晚
点亮我的童年光影

一个废弃的玻璃瓶盛满煤油
一块用完的牙膏皮制成灯管
一缕棉花或布条成为灯芯
这是一盏煤油灯构造的全部
火柴或打火机
是它形影不离的伴侣

一点亮光
在乡村夜色的微风中忽明忽暗
它瘦小的身躯支撑一个家的照明
父亲在低头盘算庄稼地里的收成
母亲在飞针走线纳着鞋底
姐姐和我在温习第二天的课本

在万家灯火的照明年代
怀念一盏煤油灯
就是怀念一段温暖的过往
就是不管多远的前行
记住家的方向和走过的路
记住出发的初心


老邮车

一辆老邮车
被挤下网络高速公路
停靠在寂静的邮局
暗自孤独

驮过纸上的旧时光
驮过笔尖淌下的汩汩倾诉
驮过遥远的期盼
驮过情怀年代的温暖
驮过深深的信赖与寄托

一辆老邮车
是我们人生路上的亲人
它那斑驳的点点痕迹
是慈祥的老年斑
宛如一群飞回春天的蝴蝶
在梦里追逐滚滚的年轮
轻轻哼唱一支岁月的歌


春蚕

一只只春蚕
啄破岁月尘封的茧
沿着我一路走来的崎岖
爬回故乡的春天

回到乡下妈妈身旁
让她那双巧手
采桑分匾
送你们上山

沙沙的声响
把我从梦中惊醒
啃食着我无忧无虑的童年
看妈妈还在灯光下
喂大你们的笑脸

想你们快快结茧
去到街上换回
我和姐姐的新书包
还有一家人的新衣衫

我总是在春天
想起你们白白的身子
和着沙沙的声音
就像在我的故事里
下一场大雪
把妈妈的头发也染白了
一别已多年


老屋

低矮的老屋
站立在我记忆的山坡
沿着一首山歌上升的高度
我看见老屋的沧桑和嶙峋

两扇被岁月之手打开的窗户
像一双慈祥的眼睛
守望着家园的一片宁静

这种古朴的姿势呀
经历了一年又一年的风雨

老屋
祖先的背影
我诗歌漂泊的港口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宇宙的底色 地球挡住了阳光 转身铺开了一张巨大的黑地毯 无数星星在上面摸爬滚打 宇航员捅破了宇宙的黑幕 看见了飞船窗外稀稀拉拉的星点 看见人间万盏灯火 是否看见天上宫阙,莺歌燕舞 爷爷...

乡下的风 那么爱春天,像姐姐 在花丛里钻来觅去 那么爱池塘,像母亲 每天将池塘弄得水花四溅,清波荡漾 偶尔像我,在夜半 拍门,一声重一声轻 偶尔像父亲,在雪地里 趔趄,踏响一路狗吠…...

1麦子 桃花、梨花、杏花 都被一阵风刮走 麦子摇身一变 成了五月的主角 布谷站在枝头 一声接一声 叫着 一把镰刀 收割了 一大片往事 2诗人 仿佛一本发黄的线装书 装满唐诗宋词 轻轻打开 一个又...

那段路,拽在梦里,是孤独的 茫然和忧伤,殉葬了旧时光 百废待兴,我的文字 从颓废里走出来了 它的气场很大,没有彷徨 越过千山,它来到了亘古的荒原 帮我垦荒,说我出身贫寒 足以和与世隔...

1、有时候麻烦不是别人给予的 从小面馆出来 停在路边的汽车,车门位置 另一辆车头靠得太近 它能够开启的缝隙 不足以挤进我单薄的肉身 “谁的车,麻烦挪一下” 我不得不大声询问 面馆老板对...

月亮升起来了 爬上房顶 爬上桅杆 爬上山巅 月亮的脚步那么轻盈 月光似水 海岛沉浸在月光里 像淡雅的水墨画卷 朦朦胧胧的渔火 朦朦胧胧的海面 朦朦胧胧的渔村 朦朦胧胧的山峦 偶尔有几声犬吠...

玉兰花 春天与梦的钥匙 ●彭世庄 一片雪花 偷走整个天空的阳光 史前的冰雪焚烧太阳 惊恐的星星四下奔逃 花朵的等待 是一张没有日期的船票 被剥光的大地惨不忍睹 一条河被乌云击碎 裸露的的...

风起了 雨来了 雷响了 我的心随之伤了 叶子低垂 花香散去 闪电低回 我的心随之痛了 信息空了 视频静了 手机没电了 我的心随之沉静了 小鸟低飞 游鱼浅底 云移山峦 空野无谁...

月的清辉下 都庞绿了 月岩流翡淌翠 映照着少年的明眸 映在那少年的扉页 濂溪汩汩东流 不用丹青就是一幅绝妙的水墨 楼田就站在那里 看道岩流淌 看道山盛开 圣脉泉就是一面镜子 千年的守候 只...

碎片 碎片组合了我们每一个人 阳光,落叶,水滴,石子 还有霜寒,针药和苦艾 我们长成乔木,藤本,花草 或伟岸挺拔或婀娜多姿 去作高楼大厦的顶梁柱吧 作枕木,作桥板 作盘绕岁月的常春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