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促进诗歌繁荣,发挥中诗网中诗论坛的职能作用,提升诗歌创作水平,论坛特别策划了现代新诗原创诗赛(原半月诗赛)。第四十七期固定命题:《不期而遇》《轮渡》《衍生物》《废墟中》或自命题一首。本期赛事从2024年4月1日开始到4月21日截止,共收到有效投稿118首。经第一轮投票初选出有效入围作品28首,入围作者及作品如下(按投稿作品汇总顺序):

01.一叶天下:衍生物
02.一叶天下:废墟中
03.一叶天下:不期而遇
04.长安肆少:废墟中
05.徐微寒:轮渡
06.静 水:父亲从身体里请出自己
07.孟 萌:废墟中
08.东方风:废墟中
09.孟 萌:无寄
10.哑 榴:废墟中
11.哑 榴:衍生物
12.琴 子:加沙•少年
13.太阳升殿:衍生物
14.彭剑明:不期而遇
15.彭剑明:废墟中
16.万壑雷鸣:废墟中
17.邓小玲:废墟中
18.于波心:轮渡
19. 胡有琪:轮渡
20. 王海峰:废墟中
21.杨祥军:衍生物
22.太阳升殿:废墟中
23.于波心:衍生物
24.熊林清:不期而遇
25.中沙河:废墟中
26.林 木:轮渡
27.古 典:轮渡
28.逸 川:废墟中

再经第二轮投票,最终票选出入选作品9首如下(作品按票数多少排序,一人有多首则选票数最高的一首):

终选目录


01.于波心:轮渡
02.彭剑明:废墟中
03.中沙河:废墟中
04.长安肆少:废墟中
05.东方风:废墟中
06.逸 川:废墟中
07.孟 萌:废墟中
08.王海峰:废墟中
09.琴 子:加沙•少年


01.轮渡
文 | 于波心


树叶如晚钟,黄昏走过江边的人,
眼睛里伸出钟杵的撞击。
朴树刚开出茜红的花,惊心,炫目,
我感觉它的红一部分来自内心的坚贞,
另一部分来自夕晖的熏染。
像每个码头等候的人,
每一株江边的植物
都是一块灰色云团,蕴含思念的雨水。
天快黑了,远处汽笛犀利的尖叫,
像炸毛的黑猫,跃上黄昏的磨盘。
视野和江面像被划伤,
露出一艘渡轮的真身,
恍惚像某个记忆的伤口。
天黑下来时,江面和视野平复如初。
我开始往回走,像那个迟到多年的渡客。


02.废墟中
文 | 彭剑明


一个被征用剩下的三角地块,很小
不会再有人停留这里
通车后,公路就走了

遗落的水泥块、沥青块与一些旧砖瓦
像是忘年交,搀扶着
相互抚慰。受伤的土
把珍藏多年的草籽恢复了记忆
草色慢慢地缝补着废墟的缝隙

车轮急速,如远去的时间
未留下一点儿声息
小蜥蜴、蚂蚁,虫鸣、灰尘
废墟的尘世
与前世的故乡越来越接近

葎草不计贫瘠,很快都围了过来
把每一粒石子都掩盖得严严实实
为这块三角疤痕的自愈,加速


03.废墟中
文 | 中沙河


从银河里,淘出一块铁
从彗星上,捞出一坨铜
从太阳系,掏出金木水火土

再在椭圆形的废墟上,和泥捏人
制造男女,让他们直立行走
谈情、做爱、指桑骂槐

鸡鸣狗盗、杀伐掠虏。在废墟上
搭建新的废墟。主宰思想的人
不是上帝,上帝是一把挫骨扬灰之土

祂说过:思想有多远,废墟就有多深


04.废墟中
文 | 长安肆少


还没有等到春天,怀揣的葱茏已经耗完
他们说这是一个求偶的好时节
多想在那对恋人丢下的一堆野火前暖暖身子
把被摧毁的命运,想象成一次旅行
想象成雕龙的窗与高挑的画檐

尘埃生长的地方,曾生长麦子与高粱,后来是血污
就隐藏在自己的影子后面
驮着落日,交付给文明若干个抽象词

寒烟起时,枯草又伸出一分
一只迟疑的蜻蜓转动分针与秒针
所指的方向,正鼓着肚子吞吐塑料袋与酒瓶
以及一把折断翅膀的斜阳


05.废墟中
文 | 东方风


所有用过的时间都将弃于荒野,像瓦砾
所有繁华都根植于荒墟,又归于荒墟
所有的事物都跳不出这个闭环,直至永恒

欲望是废墟改变自身的唯一动力
也是毁灭自身的唯一根源。如干涸的河床
总是被欲望的水流反复折腾

身躯是另一种废墟,同样布满时间的瓦砾
也布满被欲望的流水冲刷的痕迹
还有顽石,更有丘壑。一旦将它复活
甚至可以长出一个朝代


06.废墟中
文 | 逸 川


以蝼蚁的身份住进来。它们
从不关心炮弹挖掘机以及抡起的大锤
只是在深夜里,替那些
扛着锄头打下江山的人,查一查
残垣还有没有血流,敲一敲
断壁是否还剩有一口气

以杂草的姿势长出来
鄙视干旱冰雹和缺衣少食,长成
大厦千万间,在里面
清洗一下沾满风尘的瓜果蔬菜
烹饪一回鱼肉,让那些
杂草一样的无家可归们,更像一群人
席地而坐,饱餐一顿

我只能以中立的态度停下来。不羞
也不臊,无关痛痒或无能为力
尽管有时也会一步一回头
一步,一回头


07.废墟中
文 | 孟 萌


五马祠街,几家金店
几个散漫的保安
他们无法保持紧张与肃严
毗邻的孔庙
偶尔鸮鸟掠过一街檐角
商业区如风的练习场
振臂高呼,撤消的人潮
一个环卫工缓慢地观察
快递员遗落地上的复写面单
我有异形脚趾,五短身材
习惯了38到41号的陈旧鞋柜
试穿镜里,影姿不同
我习惯偶尔走在五马祠街
像电子网中的沙丁鱼
放射的银鳃抵着无鳞的年代
倔强,守旧,没落
保安员忽略了我
吉房出租,旧相识变卖了我


08.废墟中
文 | 王海峰


奶奶的旧房子,倒了
野草趁机占领了她的和善

青砖黛瓦虽然倔强
风雨无情,最终抵不过
时间的道场

一同倒下的,还有
哀思,记忆,童年……
废墟中
鲜活的面容逐渐模糊
变成一堆断壁残垣

一只野猫跳过朽木
凄凉的叫声,将我拽进
苍茫的黄昏


09.加沙•少年
文 | 琴 子


泥土和善,它们隐藏痛感
即使被炸翻无数遍
依然愿意选择平复,愈合,并
渐露端庄
天空包容,即便被炸出层层炮花
也不会喊痛,它们的怀中
灰会飞,烟会灭,转眼又是一派湛蓝

痛的
是那些废墟了的房屋,街道,良田
是饥肠辘辘的平民,惊恐无辜的孩子
他们纷纷,纷纷,纷纷不明真相的倒下
山河辽阔呵,岁月应悠然
而战火中孩子飞奔
为一捧,仅为了一捧
洒落于沙土和弹片间的粮食

加沙,必有几个少年
会深记住今天的屈辱离殇,像我们
无法释怀昨日的南京

(中诗网论坛原创诗赛,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论坛投稿或投稿至邮箱zslt2021@163.com)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宇宙的底色 地球挡住了阳光 转身铺开了一张巨大的黑地毯 无数星星在上面摸爬滚打 宇航员捅破了宇宙的黑幕 看见了飞船窗外稀稀拉拉的星点 看见人间万盏灯火 是否看见天上宫阙,莺歌燕舞 爷爷...

乡下的风 那么爱春天,像姐姐 在花丛里钻来觅去 那么爱池塘,像母亲 每天将池塘弄得水花四溅,清波荡漾 偶尔像我,在夜半 拍门,一声重一声轻 偶尔像父亲,在雪地里 趔趄,踏响一路狗吠…...

1麦子 桃花、梨花、杏花 都被一阵风刮走 麦子摇身一变 成了五月的主角 布谷站在枝头 一声接一声 叫着 一把镰刀 收割了 一大片往事 2诗人 仿佛一本发黄的线装书 装满唐诗宋词 轻轻打开 一个又...

那段路,拽在梦里,是孤独的 茫然和忧伤,殉葬了旧时光 百废待兴,我的文字 从颓废里走出来了 它的气场很大,没有彷徨 越过千山,它来到了亘古的荒原 帮我垦荒,说我出身贫寒 足以和与世隔...

1、有时候麻烦不是别人给予的 从小面馆出来 停在路边的汽车,车门位置 另一辆车头靠得太近 它能够开启的缝隙 不足以挤进我单薄的肉身 “谁的车,麻烦挪一下” 我不得不大声询问 面馆老板对...

月亮升起来了 爬上房顶 爬上桅杆 爬上山巅 月亮的脚步那么轻盈 月光似水 海岛沉浸在月光里 像淡雅的水墨画卷 朦朦胧胧的渔火 朦朦胧胧的海面 朦朦胧胧的渔村 朦朦胧胧的山峦 偶尔有几声犬吠...

玉兰花 春天与梦的钥匙 ●彭世庄 一片雪花 偷走整个天空的阳光 史前的冰雪焚烧太阳 惊恐的星星四下奔逃 花朵的等待 是一张没有日期的船票 被剥光的大地惨不忍睹 一条河被乌云击碎 裸露的的...

风起了 雨来了 雷响了 我的心随之伤了 叶子低垂 花香散去 闪电低回 我的心随之痛了 信息空了 视频静了 手机没电了 我的心随之沉静了 小鸟低飞 游鱼浅底 云移山峦 空野无谁...

月的清辉下 都庞绿了 月岩流翡淌翠 映照着少年的明眸 映在那少年的扉页 濂溪汩汩东流 不用丹青就是一幅绝妙的水墨 楼田就站在那里 看道岩流淌 看道山盛开 圣脉泉就是一面镜子 千年的守候 只...

碎片 碎片组合了我们每一个人 阳光,落叶,水滴,石子 还有霜寒,针药和苦艾 我们长成乔木,藤本,花草 或伟岸挺拔或婀娜多姿 去作高楼大厦的顶梁柱吧 作枕木,作桥板 作盘绕岁月的常春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