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的长颈鹿是修剪出来的
绿色的羊也是

在整齐的草坪上,拍婚纱的新人
和旁边的景观树一样
经过反复纠正。剔除了庞杂的枝丫
和飞扬的个性
出现在镜头前的动作与情绪
都已提前预设。正确,标准,圆满

走过心型拱门时,花团锦簇
突然蹿出的一只猫,成为搅局者
摄影师愤怒的斥喝声
惊飞一阵风

塑胶管里喷出的雾漫过来
向草坪上,吐着湿气
白,微凉,虚幻
要为这一次躁动,降降温


尘埃

风舞动着长长的手臂
卷起一粒粒尘埃,在力竭时
丢弃于角落。它们残破的身体里
装下的生存之道
足够,耗尽我们一生

直面踩踏
用沉默感受生命之重
骨骼碎裂的疼痛
只有相依为命的蚂蚁能懂

遇水,可以合作,和同类重塑
更大、更柔软的肉身
遇山,可以依附,和石头拥抱
成为彼此的坚强
也可以为一棵树、一株草献身
让他们的根须扎进来
抽干全部水分

尘埃是世界最细微的部分
而世界,也只是一粒巨大的尘埃


半山听雨

往下,是车水马龙的繁华
往上,是寂静幽远的空灵

半山凉亭漏出的空
被一阵风填满。在烟雨迷蒙中
支起飞檐的冷冽和孤独
我靠过去,与它互为影子时
沉默,是一种深度的修辞
捕捉彼此的共性

四月的细雨编织成网
我不敢轻易踏入那片绵密
才走出冬天的身体还有些僵硬
这清冷
会再一次划破旧年的伤口

沙沙声里
传出一些轻微的叹息


经过一片坟

有字的墓碑,和无字的墓碑
在山腰,背风的位置
紧挨在一起
山脚下的房屋
有的飘着炊烟,有的沉寂

新坟增加的速度,越来越慢
但每增加一座,都是一次
残忍的收割
像地下的煤,每挖出一块
地底就空洞一些
而村庄里的炊烟,也薄一些

多年以后,这些墓碑上的文字
会丢失。再经过多年
坟墓也会风化
坍塌成为山的一部分
没有人知道山脚下有过村庄
有过,一些人欢乐的童年
包括他们,相隔百年的后辈


五一遇堵

肿块一样的堵点肆意扩散
每一辆车都像血管里的细胞
流动越来越慢
最后完全停下来
这是五月一日的成都绕城高速

坐在车里
恍若一只丢失翅膀的鸟
看远处房顶,大雁滑过的影子
叹息声无法穿过拥挤的车海抵达
明亮的天空
打开窗,风带走一些沉闷

我只能等待
不确定下一次挪动的时间和距离
就如我们的身体里
有时候肿块的消失需要运气
而我无法预知自己
是不是一个好运的人


余生

半亩菜园,割一茬,种一茬
一壶清茶,喝一杯,续一杯

一文,读一次,悟一次
悟到了什么,或什么都没悟到

倦鸟归巢,晚风在村口止步,不带走一粒尘埃
落日,放慢了脚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宇宙的底色 地球挡住了阳光 转身铺开了一张巨大的黑地毯 无数星星在上面摸爬滚打 宇航员捅破了宇宙的黑幕 看见了飞船窗外稀稀拉拉的星点 看见人间万盏灯火 是否看见天上宫阙,莺歌燕舞 爷爷...

乡下的风 那么爱春天,像姐姐 在花丛里钻来觅去 那么爱池塘,像母亲 每天将池塘弄得水花四溅,清波荡漾 偶尔像我,在夜半 拍门,一声重一声轻 偶尔像父亲,在雪地里 趔趄,踏响一路狗吠…...

1麦子 桃花、梨花、杏花 都被一阵风刮走 麦子摇身一变 成了五月的主角 布谷站在枝头 一声接一声 叫着 一把镰刀 收割了 一大片往事 2诗人 仿佛一本发黄的线装书 装满唐诗宋词 轻轻打开 一个又...

那段路,拽在梦里,是孤独的 茫然和忧伤,殉葬了旧时光 百废待兴,我的文字 从颓废里走出来了 它的气场很大,没有彷徨 越过千山,它来到了亘古的荒原 帮我垦荒,说我出身贫寒 足以和与世隔...

1、有时候麻烦不是别人给予的 从小面馆出来 停在路边的汽车,车门位置 另一辆车头靠得太近 它能够开启的缝隙 不足以挤进我单薄的肉身 “谁的车,麻烦挪一下” 我不得不大声询问 面馆老板对...

月亮升起来了 爬上房顶 爬上桅杆 爬上山巅 月亮的脚步那么轻盈 月光似水 海岛沉浸在月光里 像淡雅的水墨画卷 朦朦胧胧的渔火 朦朦胧胧的海面 朦朦胧胧的渔村 朦朦胧胧的山峦 偶尔有几声犬吠...

玉兰花 春天与梦的钥匙 ●彭世庄 一片雪花 偷走整个天空的阳光 史前的冰雪焚烧太阳 惊恐的星星四下奔逃 花朵的等待 是一张没有日期的船票 被剥光的大地惨不忍睹 一条河被乌云击碎 裸露的的...

风起了 雨来了 雷响了 我的心随之伤了 叶子低垂 花香散去 闪电低回 我的心随之痛了 信息空了 视频静了 手机没电了 我的心随之沉静了 小鸟低飞 游鱼浅底 云移山峦 空野无谁...

月的清辉下 都庞绿了 月岩流翡淌翠 映照着少年的明眸 映在那少年的扉页 濂溪汩汩东流 不用丹青就是一幅绝妙的水墨 楼田就站在那里 看道岩流淌 看道山盛开 圣脉泉就是一面镜子 千年的守候 只...

碎片 碎片组合了我们每一个人 阳光,落叶,水滴,石子 还有霜寒,针药和苦艾 我们长成乔木,藤本,花草 或伟岸挺拔或婀娜多姿 去作高楼大厦的顶梁柱吧 作枕木,作桥板 作盘绕岁月的常春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