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市胡同
■小溪

东面墙和西面墙很近
一转身就是近邻

春夏秋冬在这里相逢
每个季节都有每个季节的语言

说出来,是人间烟火

而如若在这里相遇
是一前一后,是西东过往


南锣鼓巷
■胡胡

像这城市中很多缄默的人一样
古巷从未开口说话
一块青石和一块墙砖
一扇门里漏出的金色阳光
渲染着整条巷子
午夜,短暂的安静
正在修复喧嚣留下的痕迹
修复残留在青石台阶上的声波
路灯照着沉睡的胡同
秋天走失的落叶
和春天泛青的柳条
它们都曾在这条巷子里面面相觑
和我同行的人群中
有人驻足,有人匆匆而过
某个深夜,月光下,巷口
她伸出手,我也伸出手
古巷仍然缄默


某年某月某日的十点多钟
■楚红城

只记得有一阵上世纪的风吹过来。我选择了愣着
扭头寻觅民国
那无数根明亮的橘色,深巷间挺立

和历史挨得很近
当西交民巷十点多钟的画面,抚摸过我。那吱呀一声的门
走出浑身京味儿的大爷

装作观赏龙须海棠红色的黄色的脸,并蹲下来
让颤儿颤儿的韭兰和一条
毫无违和感的长椅
跳入溢美之词

我知道,我离深刻很近又很远
我没有办法喜欢挎背包的报童,风蚀的门墩
以及落漆的年月
就像没有理由成为自由的自己


东四十条
■蔚翠

一说东四十条有水月寺
旧碑剥落
惟篆额水月巷三字可辨

二说胡同清朝属正白旗
长781米宽7米
东西走向,中部曲折

三说它和张自忠路、段祺瑞执政府、
欧阳予倩故居、和敬公主府
以及三·一八惨案
有关系或者关联

四说新保利大厦、北京工人体育场、
和三里屯酒吧
现代化风格,彼此映衬
或对比出巨大反差

五说地铁东四十条站
载着时间,和大的小的老的
搀扶着背挎着怀抱着的
热闹着的,一直向前

六说老槐树遮天蔽日
指甲草鲜艳欲滴
车停在巷子里不容易出来
而你我从中间走过

藏在古旧墙壁后面的眼睛看我
树叶间斑驳的
摇摆不定的光落在身上
听风的吟哦


迷路在胡同
■恩泽

千年蜘蛛
在京城织下一张网
我们都是穿梭其中的小蚂蚁
被古老文化牢牢罩住

这些稿纸一样的格子
成为诗社命题作文
创作诗文的人
往往只是过客
所谓的感慨成为口水诗
真正的北京人从不写诗
他们每天玩跳格子的游戏
我们北漂者就是棋子

小时候在胡同里迷过路
所以我不喜欢大都市里的狭隘
我的江南视野开阔
有更大的包容
与世界接轨
这些胡同把一座一座心房紧锁
板着面孔
拒绝于人千里之外
在大都市中
我们每天走在一个个圈子之中
常常迷失自我


小羊圈和狗尾巴
■杨喜来

烟袋锅映着夕阳
一口浓烟后
长长的白胡子告诉你
京城胡同数不清
有名的三千六
没名的如牛毛
我在无意中
不知道轻抚过多少牛毛
只在有名的里面
我还记得一个小羊圈
一个狗尾巴
这是接地气的名字
过着老百姓自己的日子
后来改名了
成为小杨家胡同
和高义伯胡同
文雅的名字
断了平民的烟火
也许在未来
这些胡同还存在
后人会不会猜测
这里曾经住过杨高两家
我只知道
小羊圈胡同里
有两棵柿子
住过一位作家


南锣鼓巷
■马丽

星月的古琴,推开木门
抚摸宽窄巷、山塘街、曾厝垵

隔世的风铃,低眉婉转
在别处凝望,在转角遇到爱

兔儿爷吆喝“虎头鞋……”
铁皮暖壶,混搭搪瓷缸

古色烟雨珠帘,瓦楞的青苔
钿头银篦,几卷芳华


胡同与人
■赵国培

有名的三千六,
没名的赛牛毛。
北京的胡同,
大大小小
一条条,
分明是
一部部
厚重的大书稿!

有人说,
胡同是处处家园,
陪伴着一代代
从生到老。
有人说,
胡同是座座港湾,
安顿着一户户
喜少敬老。
而我偏道:
胡同是
不偏不倚
地地道道
北京人代表!

大多直来直去,
绝少拐弯抹角。
不正是咱
直爽率真的
老少爷们儿,
哥们儿里道;
不正是咱
敞快豁亮的
大妞二丫,
大妈二嫂!
该温柔时,
恰似道旁风摆柳;
该火爆时,
好比六月响雷炮!


辟才胡同的音符
■云水音

我不大通音乐
儿时学了点二胡,杨琴
上不了大雅之堂
可阳春白雪的辟才胡同
偏看中了我
从八十年代开始
在辟才胡同收藏散落的音符
有孩子后,弹成了摇篮曲
孩子和辟才胡同结了乐缘
在那里快乐地上了6年学
前几日收拾屋子
从孩子的旧书包里掉出来几串音符
我拎起来存入了音盒
准备留给下下代听
让辟才胡同的音符弹下去

胡同是散落在北京老城的音符
需要静心听
耐心弹


北京胡同南锣鼓巷
■娜仁朵兰

炎炎夏日微风吹拂
巴图瑶瑶瑶瑶爸爸妈妈
一行七人来到南锣鼓巷
就像我和夏天有个约会一样

拥挤的人群互不相让
好像越拥挤越有胡同的味道
大人们逛着包包店鞋子店
孩子们奔着五颜六色的小吃
胡同笔直而又漫长
似乎这里留下过皇亲国戚的脚印
又似乎这里飞来过外星人

稀奇古怪的玩意在这里都有
吃着喝着玩着笑着
从南面的胡同口进来
一家一家的店面里走进
又一家一家店面里走出
好像找到儿时的童真快乐
又好像找到了长大后的感觉

艺术的作品在这里比比皆是
我顺手带回来几个放在家中
有时候
还会回忆那次夏日的胡同南锣鼓巷的笑声

北京的胡同那么多那么美
不知道藏着北京人
或许也藏着北漂人
所有的快乐和梦想
那就是笔直的北京胡同


八大胡同
■雷从俊

我说的八大胡同
绝不是征稿通知提到的
南锣鼓巷、帽儿胡同、菊儿胡同等
太正经的地方没啥可说
懒得写,也不必去写

我说的八大胡同
是一条条香艳的美女蛇
每条都舞动京城前世的风华
乱世英雄贩夫走卒流氓地痞
到此一游也好,在此一留也罢
来过了就再难离开

八大胡同其实都不大
再大也大不过自己的名气
一个个修长狭隘之地
就像那些女人的心眼
闪转腾挪只为博人一笑
而流俗之上的香艳
只有知音方可幸会,私奔
则扬起战旗的长风

八大胡同,有的还健在
有的早已更名改姓,像一个人
极力回避自己的前科
前科就是城市的前史呵
正是八个传奇的地名
为周吴郑王的都市涂一丝粉黛
也让远年的风情与国际接轨


明光胡同
■往都

没有探寻胡同名字出处
她的前半身五十年代盖了一栋四层楼
总理级别的人住了十五年
明光胡同六号,吕祖阁
穿过大杂院式的前院
偏殿草木嘈杂,陈boda存在过
胡同六号的后院有历史,傅作义部长在此办公
如今胡同截断了,后面是和平门小区的铁栅栏
西侧刚修建好明光花园,市文联的工作人员常来坐坐
没贴标签的古树枝丫茂盛,撑起胡同半边绿荫
晌午时分老爷爷坐在树下听“匣子”里的国粹
小媳妇在夕阳里催促孩子回家
中年男子借着路灯小心翼翼的刷汽车
我在附近工作这半年多,清晨来逛
听胡同里的安祥,探新鲜空气里的斯文
牵着收留的流浪犬“巴顿”行走,他大气都不敢喘
时刻准备着含香的收纳袋,别让“巴顿”给胡同添乱


烟袋斜街
■小雅

在街巷横平竖直的京城
临水的胡同大多斜逸着
柔韧的水开出弯曲的路
肉身脚板也能踏出路
为方便走出的捷径
从来生生不息
复杂一定走不远
八百年的活色生香
流淌成独特的形状
斜街的尽头云蒸霞蔚
是不断叠加的厚重
吐成了烟火丝丝袅袅
街上的人不求大富大贵
有吃有喝就够了
晨来劳作夜来安眠
真切具体的生活
也需要轻描淡写的随笔
走过广福观
用大清邮政信柜的蟠龙邮票
封缄一个心愿
寄给
岁岁年


胡同,晨钟暮鼓
■柴金龙

从长安的坊到洛阳的桥
汴梁老街到金陵的巷
元大都的胡同
上海的弄堂
记忆里的老房子
某个发呆的刹那
面前的古树
藏着多少老故事
胡同像河流
生命在游动
胡同像舞台
一幕幕的晨钟暮鼓
许多未解的谜
聚散如风
油画走出了美术馆
古董走出了博物馆
静的动起来
小说和电影储存了时光
度过春风暖暖的一天
怀念思念,念念不忘
林中小径
鸟语花香


北京的胡同
■杨超

胡同
不会说话
用一砖一瓦
记录了百年的故事
走胡同就是在读北京城

看一眼沧桑的老槐树
摸一摸落魄的门墩
假装听听
老北京的吆喝声
冰糖葫芦、芝麻酱的烧饼、香油炸的焦圈、炸糖饼
一声一声都是胡同里的曲儿

用尽心机
踏破铁鞋
也不再见曾经的车水马龙
感慨的是
不会说谎的老树皮
把胡同男女老少的喜怒哀乐藏的
很深
很深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碎片 碎片组合了我们每一个人 阳光,落叶,水滴,石子 还有霜寒,针药和苦艾 我们长成乔木,藤本,花草 或伟岸挺拔或婀娜多姿 去作高楼大厦的顶梁柱吧 作枕木,作桥板 作盘绕岁月的常春藤...

夜空中忽闪的霓虹 卷入了回忆的晚风 身骑白马的男孩 眼中含光 相同场景 同样时刻 延向未知的林荫道 消散于梦幻的迷雾中 闪烁 交汇 迷茫 惶恐 跨越时空的轰鸣 震碎了夏夜孤独的眼眸 欢声笑语...

●桃雨 文/长安肆少 亲爱的。你们就这样赤着脚 沿着清晨露珠的唇印,枯树枝的呓语,一队蚂蚁画下的 云图。拾起台阶上那个小童丢失的木剑 轻轻舞起来 从这一刻起,你们扯掉时间摁下的封印...

春游北京 甲辰三月游北京, 组团悉数老迈身。 坐罢游巴乘飞机, 一路兴致喜欢欣。 同船共渡百年修, 齐飞端赖情义真 因有祖国安宁日, 感恩强国掌舵人。 参观恭王府 咸丰时代恭王府, 原是...

只有月,待你一生温柔 月,是那么可人 你温柔时,她待你温柔 你脾气暴躁时,她待你温柔 你高光时刻,她待你温柔 你落魄无依时,她还待你温柔 月是慈爱母亲,贤惠妻子,棉袄情人 是白色小鸟...

梦里的康桥(外一首) ——记华西口腔77级离校40周年 ○刘福祥 作者简介:刘福祥,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中国大众文化学会口腔文化专委会主任委员。 轻轻的我...

君在佛山赋《佛山》,禅城悟道 我在塞北赋《尔滨》,冰城晶莹剔透 南北呼应,在“头条”品茶论酒,品评 人生,一枚邮戳,穿过二十四小时 送来了一篇“赋”的信息,又漂洋过海 形成“品牌”...

一盏煤油灯 一盏远去的煤油灯 那是记忆中的火苗 穿越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故乡的夜晚 点亮我的童年光影 一个废弃的玻璃瓶盛满煤油 一块用完的牙膏皮制成灯管 一缕棉花或布条成为灯芯 这是一盏...

钢筋工 夏天烈日炙烤你们 冬日风雪吹打你们 那些坚硬的钢筋 在你们有力而灵巧的手里 按照你们的意志 可以变成任何形状 那些被制作好的钢筋 是大楼的筋骨 是桥梁的筋骨 你们是制作筋骨的人...

一 我站在老电影院外的路边等公共汽车 等身后的广告店关门,也等天黑 我不习惯樟树叶在春天的暮晚纷纷落下 它兼有秋天的寂寥与街道的繁华 自然与众不同,不会顾及我的感受 随着一片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