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相遇

我从山里
到人群
走很多崎岖的弯路
我猜想 我们终将相遇
便满怀欣喜
就像 我家屋后的山泉 源源不断的甘甜
就像越过山头的飞鸟 昼夜不停息
>我们终将相遇
是我的信仰

我们终于相遇
你走过的每一寸土地
山峰或者大海
经过的的每一个皱纹和 手心
都穿过我全部的心脏
成为我命中的符号

我走很远的路了
从山林到城市 到旷野
满身孤寂
可一想起这个世界还有你
我就渴望走向烟火
在岁月深处 温一碗粥 煮一壶茶

每当我想起 这个世界上,有你
我便拨开内心的层层迷雾
想象我们站成树的样子
并排生长
默默相望
不沧桑 只苍老

我们终于相遇
因为你 我开始对世俗生活抱有期待
柴米油盐 洗手羹汤
为此 我甘愿变成一个喋喋不休的老妇
一半是温柔 一半是泼辣

把海还给海

眼泪流过的土地
会不会长出鲜花来
或是 所到之处
寸草不生
一滴水 它原本就微不足道

葫芦撒下的种子
被赋予喜怒哀乐
那些明亮的眼睛
可曾看透我
我把巨大的悲伤
种在地里
等到明年
会不会像阿妈种的土豆发出芽来

这半世的抉择
不过在流浪
皈心
把雾还给山间
把海还给海
把茅草还给房屋
把人们,还给炊烟
把我,还给遥远的蝴蝶妈妈

放生

零度和负数 谁更冷一点
欺骗和遗弃 哪个更残忍
取一把剑 把病入膏肓的躯壳
斩断

我曾是那温暖的掌心
驻扎过的一条线
按照理想的样子
在安全地带
求全

一场盛大的奔赴
无疾而终
一个年轮 有轮无回
我丢盔弃甲
溃败

谁能审判我们呢
他们麻木的脸上
不过 是零度和零下的区别
大风里的落叶
逃逸

让寒冷来得更凌厉些
肉体就会铸成铜墙铁壁
百转千回后的铁石心肠
从那隐忍的掌纹里
放生

冬眠

你离开的那一天
屋子里的灯灭了
行李箱 空空如也
我在黑暗中摸索数日
直到与黑色融为一体

你离开的那一天
一夜大风 从心底刮过
我们窗外 树叶凋落
那寄居于这里的鸟儿
不曾知道,屋内的凋敝

建筑还是同样的建筑
一窝鸟儿
一些人影
一个算命先生
一个魔咒
却如这盏灭了的灯 我无能为力

记忆沙漏里 一帧一帧的影像
似突变的风暴
苍穹之下 累累暗伤
逃无可逃

我将冬眠
凝固这黑色的血液
封以最大剂量的麻醉
冬眠

在春天到来时
再拾起身体的碎片
缝合

陌生人

陌生人
我喜欢陌生人
他们不懂我的悲伤
不会翻我的过往
他们不会安慰我
不会同情我
他们才能看到我的光芒

我喜欢陌生人
他们不会涉足我的柔弱
看到我的不堪
知晓我的破碎
他们像过客
虚假的繁荣
温情又浪漫

我喜欢陌生人
人群中
觥筹交错
和而不同
我哈哈大笑
完整而独立

陌生人
不在,我的燃烧里
添柴 加火
不在我的沮丧里
哀声,叹息
我,还是我
你,还是你

我们 不如浅尝辄
不如相遇就分离
何必畅谈
何必对饮
何必深夜不眠
何必 去翻日历
何必等了又等

经过你

我们互道一下历史
清白的,和不清白的
荒唐的,和真挚的
盲目的,和理性的
慌乱的,和按部就班的
沉重的,和辉煌的
像铁轨一样交错

当你眼里闪过无数过往
向我涌来
全部附身于我时
如同当初你眼里的星星点点
洒向我
你的历史也成了我的历史
你轨迹也成了我的轨迹

我们如同两个一起长大的孩子
你的过往,也成为我的过往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
经过你后
我再也不曾离开过

从你来的那一天 我就病了

你看
玉兰开了 樱花落了
你来过
从我楼下路过
我便跟过去分离了
自此 悲喜不由人

从你来的那一天
我就病了
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
冬去春来 南雁北归
时好时坏

一条路 一段地铁
一家饭店 或者 一碗面
和在雾霭里游荡的人呀
无人叩问 无人得知
咳嗽 在深夜加剧

我还病着
云来云去 忽喜忽忧
一些哀伤种进骨髓
沉默 深埋 生根 发芽
至死不愈

时针 分针 秒针
绝我爱你时灿若星河
我爱你时病入膏肓
我终究会站立成一尊雕塑
以不变应对万变

直到 没有人能从我眼角看得出
你的踪迹

漫长的失恋

那年你来时
是初夏吧
然后 我一个人 经历盛夏
初秋 深秋
隆冬和白雪
我的头发一点点地变长

有时候 我们说很话喝很多酒
我像洋葱一样
流着泪 一层层剥掉自己
有时候我们沉默不语
你像天边的云朵
漂泊 无依

很多路 很多季节
我依然一个人
独酌 写诗 行走
偶尔梦见你
抬头看天时 叹息
有的影子 如影随形

你走后
我的身心经历着一场漫长的失恋
在所有的岁月里
细数年轮 也解剖自己
苍白 无力 却固执

如果你也曾看到
我的雾霾 晚霞 沙尘暴
或者是窗外变换的树
你就能看到
这场告白 字字泣血

我的土地

我想
寻一处山涧
二分良田
种几行土豆。几行青菜,几行油菜花

如果一定要从尘世中选一个人
我就种下你的名字
生根,发芽

关于土地,我是要种爱的
我亦要种百合 。玫瑰
阿妈教给我的技能
都要用上
或者,我就向菩萨,求安稳
求风调雨顺
求不离不弃

我的土地
沉寂 隐忍
只有我知道,它绚丽过
她们绽放时 无声无息

他们说
一叶一菩提
一花一世界
可我这一世
爱恨 离愁 别绪 胜过顿悟

我还惦念尘世
惦念路过的海棠花 和一个名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宇宙的底色 地球挡住了阳光 转身铺开了一张巨大的黑地毯 无数星星在上面摸爬滚打 宇航员捅破了宇宙的黑幕 看见了飞船窗外稀稀拉拉的星点 看见人间万盏灯火 是否看见天上宫阙,莺歌燕舞 爷爷...

乡下的风 那么爱春天,像姐姐 在花丛里钻来觅去 那么爱池塘,像母亲 每天将池塘弄得水花四溅,清波荡漾 偶尔像我,在夜半 拍门,一声重一声轻 偶尔像父亲,在雪地里 趔趄,踏响一路狗吠…...

1麦子 桃花、梨花、杏花 都被一阵风刮走 麦子摇身一变 成了五月的主角 布谷站在枝头 一声接一声 叫着 一把镰刀 收割了 一大片往事 2诗人 仿佛一本发黄的线装书 装满唐诗宋词 轻轻打开 一个又...

那段路,拽在梦里,是孤独的 茫然和忧伤,殉葬了旧时光 百废待兴,我的文字 从颓废里走出来了 它的气场很大,没有彷徨 越过千山,它来到了亘古的荒原 帮我垦荒,说我出身贫寒 足以和与世隔...

1、有时候麻烦不是别人给予的 从小面馆出来 停在路边的汽车,车门位置 另一辆车头靠得太近 它能够开启的缝隙 不足以挤进我单薄的肉身 “谁的车,麻烦挪一下” 我不得不大声询问 面馆老板对...

月亮升起来了 爬上房顶 爬上桅杆 爬上山巅 月亮的脚步那么轻盈 月光似水 海岛沉浸在月光里 像淡雅的水墨画卷 朦朦胧胧的渔火 朦朦胧胧的海面 朦朦胧胧的渔村 朦朦胧胧的山峦 偶尔有几声犬吠...

玉兰花 春天与梦的钥匙 ●彭世庄 一片雪花 偷走整个天空的阳光 史前的冰雪焚烧太阳 惊恐的星星四下奔逃 花朵的等待 是一张没有日期的船票 被剥光的大地惨不忍睹 一条河被乌云击碎 裸露的的...

风起了 雨来了 雷响了 我的心随之伤了 叶子低垂 花香散去 闪电低回 我的心随之痛了 信息空了 视频静了 手机没电了 我的心随之沉静了 小鸟低飞 游鱼浅底 云移山峦 空野无谁...

月的清辉下 都庞绿了 月岩流翡淌翠 映照着少年的明眸 映在那少年的扉页 濂溪汩汩东流 不用丹青就是一幅绝妙的水墨 楼田就站在那里 看道岩流淌 看道山盛开 圣脉泉就是一面镜子 千年的守候 只...

碎片 碎片组合了我们每一个人 阳光,落叶,水滴,石子 还有霜寒,针药和苦艾 我们长成乔木,藤本,花草 或伟岸挺拔或婀娜多姿 去作高楼大厦的顶梁柱吧 作枕木,作桥板 作盘绕岁月的常春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