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意荡漾

月河,是银河的一滴水,落地成河,又
抱城如月,流淌着银河的波光。看!
银河一荡漾,月河就涌起波澜
银河水澹澹,月河便飞花溅玉

古有许仙与白娘子的旷世之恋
梁山柏与祝英台羽化成蝶的生死恋
一幕幕刻骨铭心的爱令人难忘
而月河为天下人,建立情感的基地
流淌着太多的卿卿我我
江南烟雨,草长莺飞
河畔,情侣的成长郁郁葱葱

日月星辰点缀人间烟火,月河
如一位冰肌玉骨的佳人,河水
是她长长的秀发,裙摆如风
我有玲珑绣花针,我有丝线万缕
我绣江南风光好,我绣月河静水流深
绣古镇、一弯拱桥、中基路、狭弄
我还绣彼岸花含露,风情万种

月河是一条洒脱、婉转、悠长的爱河
从千百年前流淌而来,又远行千里
博大、包容,胸怀蓝天旖旎,心抱明月柔情
轻抚两岸悲喜。四季流转,白云翻动
河流风尘仆仆一路奔腾,纳春秋音色
花香虫鸣、小楼夜曲,声声入怀


等你在河畔

月河,情人的梦乡,月老的故里
我心中的人儿,奔跑如白马,风华如歌
爱的滋润催开我心灵的万亩桃园。翻山越岭
穿街走巷,相约在月河。我们要在月河
栖息或歌唱,把阴天唱成艳阳高照
月缺唱成花好月圆,把人间唱成世外桃源

月河波光粼粼,那是我写在水中隐喻的诗句
等你来赏读或收藏,你是我永远的挂牵
月河的红莲盛开,雨润含香,那便是
风餐露宿的我。当你经过时请伸手拉起我
我已饱满鲜亮,风姿绰约,请渡我到人生的彼岸
桥头流动的光阴,蛩吟细碎,吴侬软语开得正茂
岸边我独自徘徊,一点芳心乱

月河细浪对我说:爱是幸福的忧伤,只需
足够的耐心,方能获得温馨永久
我流连在月河,不惊动水中的鱼,树上的鸟
我的疲惫,心酸早已被渔翁一网打尽。排浪
将往事呑没。只等你划一叶扁舟轻轻地泊来
我便是你可一靠的浪漫港湾

河边我种了一棵“相思树”,花开有多艳
我们的爱就有多美。现在已果实累累
等你来共同摘个甜蜜的秋
在月河干净的水岸梳洗,照水方知
青丝已成华发,相思天涯路远

月河,打湿我遥望的罗裙
河水明亮,我背靠长宵,独坐苍茫
湿漉漉的心思挂在枝头,夜半薄雾袭来
将其化为一首朦胧的诗。细柳摇晃
灯影摇晃,星空摇晃。蛰居月河
从春到秋,甘愿虚度年华


月河,予我一生的爱

今日,欸乃的桨声告诉我
你从水路来,载一船思念,穿过千山万水
月老为我们抛出了红线,我伸手接住了这头
你轻轻一跃便接住了那头
我的诗化作片片彩霞,为你披挂盛装
小船儿就是我们的婚堂

入夜时分,灯火茂盛,月明如水
循着墨客诗意的跫音
坐进一家古色古香的酒店,看光阴沉淀的痕迹
有多少浓缩的历史隐藏在寻常的老巷之中
又有多少古风遗韵承载在白墙黛瓦之间

渔火时明时灭,歌声十里。爱我的人
朗月般的面容,眼波温柔
我们交杯换盏,将故事撰为
诗经里最美的篇章。一船佳话,一桥过往
富欲繁华的长街,一头是大爱叠加的月河
而另一头,还是流水苍茫的月河

两颗火热的心相依偎
我是你的春光明媚,你是我的大地旖旎
春雨落在河水的琴弦上,清脆悦耳
月河流淌的美,浪花缱绻
流过《诗经》,流过梦境
我们欣喜在月河,倾尽一世柔情

注:月河地属江南嘉兴南湖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碎片 碎片组合了我们每一个人 阳光,落叶,水滴,石子 还有霜寒,针药和苦艾 我们长成乔木,藤本,花草 或伟岸挺拔或婀娜多姿 去作高楼大厦的顶梁柱吧 作枕木,作桥板 作盘绕岁月的常春藤...

夜空中忽闪的霓虹 卷入了回忆的晚风 身骑白马的男孩 眼中含光 相同场景 同样时刻 延向未知的林荫道 消散于梦幻的迷雾中 闪烁 交汇 迷茫 惶恐 跨越时空的轰鸣 震碎了夏夜孤独的眼眸 欢声笑语...

春游北京 甲辰三月游北京, 组团悉数老迈身。 坐罢游巴乘飞机, 一路兴致喜欢欣。 同船共渡百年修, 齐飞端赖情义真 因有祖国安宁日, 感恩强国掌舵人。 参观恭王府 咸丰时代恭王府, 原是...

●桃雨 文/长安肆少 亲爱的。你们就这样赤着脚 沿着清晨露珠的唇印,枯树枝的呓语,一队蚂蚁画下的 云图。拾起台阶上那个小童丢失的木剑 轻轻舞起来 从这一刻起,你们扯掉时间摁下的封印...

只有月,待你一生温柔 月,是那么可人 你温柔时,她待你温柔 你脾气暴躁时,她待你温柔 你高光时刻,她待你温柔 你落魄无依时,她还待你温柔 月是慈爱母亲,贤惠妻子,棉袄情人 是白色小鸟...

梦里的康桥(外一首) ——记华西口腔77级离校40周年 ○刘福祥 作者简介:刘福祥,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中国大众文化学会口腔文化专委会主任委员。 轻轻的我...

君在佛山赋《佛山》,禅城悟道 我在塞北赋《尔滨》,冰城晶莹剔透 南北呼应,在“头条”品茶论酒,品评 人生,一枚邮戳,穿过二十四小时 送来了一篇“赋”的信息,又漂洋过海 形成“品牌”...

一盏煤油灯 一盏远去的煤油灯 那是记忆中的火苗 穿越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故乡的夜晚 点亮我的童年光影 一个废弃的玻璃瓶盛满煤油 一块用完的牙膏皮制成灯管 一缕棉花或布条成为灯芯 这是一盏...

钢筋工 夏天烈日炙烤你们 冬日风雪吹打你们 那些坚硬的钢筋 在你们有力而灵巧的手里 按照你们的意志 可以变成任何形状 那些被制作好的钢筋 是大楼的筋骨 是桥梁的筋骨 你们是制作筋骨的人...

一 我站在老电影院外的路边等公共汽车 等身后的广告店关门,也等天黑 我不习惯樟树叶在春天的暮晚纷纷落下 它兼有秋天的寂寥与街道的繁华 自然与众不同,不会顾及我的感受 随着一片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