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乌鸦还飞在三年的天空
一动不动;
巨人的鸟啄
吞食稀薄的空气一许久了;
终于一一万颗头颅冲破
阴沉的
铁锁织成的天空的网一还是灰色。
来年春天
新一批嫩小的花蕊
会在无数脚印的烂泥上,
吸食去年的母乳;
人类的父母传宗接代
紧牵着出生时脐带的线
喋喋不休。


无名

古老的卷轴,
白鸽以血液启封。
在蝴蝶的墓冢,
野草吞咽着阳光焚烧;
卑贱的绿色,
最后一次亲吻
蝴蝶半扇的翅膀。
婆婆说,
月亮深爱每位牧神:
于是赐给他们上者的权杖与相随一生的羊儿。
古老的卷轴,
白鸽以眼泪埋葬。


太阳是伟大的

黑夜将袭的农忙稻场上,
溶化了几代人血液的金色河流,
翻滚着,
打碎了不再年轻的太阳;
于是万物沸腾。
我们的心脏,
得以最后的丰沛。
所有还未死的生命力啊,
沉醉地,享仰这最后的,
残留的古铜色圣歌。


马儿有些醉了

我将酒水喂给马儿,
于是马儿也欢腾,
欢腾!
赤马奔青天,
飞去太阳!
我的香烟,
迷恋六千度的火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碎片 碎片组合了我们每一个人 阳光,落叶,水滴,石子 还有霜寒,针药和苦艾 我们长成乔木,藤本,花草 或伟岸挺拔或婀娜多姿 去作高楼大厦的顶梁柱吧 作枕木,作桥板 作盘绕岁月的常春藤...

夜空中忽闪的霓虹 卷入了回忆的晚风 身骑白马的男孩 眼中含光 相同场景 同样时刻 延向未知的林荫道 消散于梦幻的迷雾中 闪烁 交汇 迷茫 惶恐 跨越时空的轰鸣 震碎了夏夜孤独的眼眸 欢声笑语...

春游北京 甲辰三月游北京, 组团悉数老迈身。 坐罢游巴乘飞机, 一路兴致喜欢欣。 同船共渡百年修, 齐飞端赖情义真 因有祖国安宁日, 感恩强国掌舵人。 参观恭王府 咸丰时代恭王府, 原是...

●桃雨 文/长安肆少 亲爱的。你们就这样赤着脚 沿着清晨露珠的唇印,枯树枝的呓语,一队蚂蚁画下的 云图。拾起台阶上那个小童丢失的木剑 轻轻舞起来 从这一刻起,你们扯掉时间摁下的封印...

只有月,待你一生温柔 月,是那么可人 你温柔时,她待你温柔 你脾气暴躁时,她待你温柔 你高光时刻,她待你温柔 你落魄无依时,她还待你温柔 月是慈爱母亲,贤惠妻子,棉袄情人 是白色小鸟...

梦里的康桥(外一首) ——记华西口腔77级离校40周年 ○刘福祥 作者简介:刘福祥,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中国大众文化学会口腔文化专委会主任委员。 轻轻的我...

君在佛山赋《佛山》,禅城悟道 我在塞北赋《尔滨》,冰城晶莹剔透 南北呼应,在“头条”品茶论酒,品评 人生,一枚邮戳,穿过二十四小时 送来了一篇“赋”的信息,又漂洋过海 形成“品牌”...

一盏煤油灯 一盏远去的煤油灯 那是记忆中的火苗 穿越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故乡的夜晚 点亮我的童年光影 一个废弃的玻璃瓶盛满煤油 一块用完的牙膏皮制成灯管 一缕棉花或布条成为灯芯 这是一盏...

钢筋工 夏天烈日炙烤你们 冬日风雪吹打你们 那些坚硬的钢筋 在你们有力而灵巧的手里 按照你们的意志 可以变成任何形状 那些被制作好的钢筋 是大楼的筋骨 是桥梁的筋骨 你们是制作筋骨的人...

一 我站在老电影院外的路边等公共汽车 等身后的广告店关门,也等天黑 我不习惯樟树叶在春天的暮晚纷纷落下 它兼有秋天的寂寥与街道的繁华 自然与众不同,不会顾及我的感受 随着一片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