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期主持人:吴殿平
第一轮投票:茅屋寒士、夫唯、徐一川、中沙河、妍冰、知了天下、葛运江、缱绻、吴殿平、南国杜鹃、水里鱼多
第二轮投票:茂华、夫唯、吴殿平、徐一川、顾念、冯歌

为了促进诗歌繁荣,发挥中诗中诗论坛的职能作用,提升诗歌创作水平,中诗论坛策划了现代新诗半月同题原创竞赛。第二十九期固定命题:《惶恐》《黄昏》《上下都是坦途》。本期赛事从2022年12月16日开始到12月31日截止,共收到有效投稿84首。经第一轮投票初选出有效入围作品22首,入围作者及作品如下(按投稿作品汇总顺序):

01.梁文帅:黄昏
02.竹 月:惶恐
03.崔砺金:惶恐
04.崔砺金:黄昏
05.太阳升殿:上下都是坦途
06.中沙河:黄昏
07.于波心:惶恐
08.水一空:惶恐
09.林夕夕:黄昏
10.孟 萌:黄昏
11.万壑雷鸣:黄昏
12.雨 欣:黄昏
13.李传英:黄昏
14.李传英:上下都是坦途
15.长安肆少:惶恐
16.月 牙:黄昏
17.大康的康:黄昏
18.碧水寒:黄昏
19.翔 鹰:惶恐
20.吴文建:上下都是坦途
21.羌无笛:上下都是坦途
22.玉米黄了:黄昏

编辑支持帖:
01.冯歌:黄昏

再经第二轮投票,最终票选出入选作品13首如下:(作品按票数多少排序,一人有多首则选票数最高的一首)

终选目录


01.崔砺金:惶恐
02.雨 欣:黄昏
03.碧水寒:黄昏
04.吴文建:上下都是坦途
05.月 牙:黄昏
06.太阳升殿:上下都是坦途
07.大康的康:黄昏
08.李传英:黄昏
09.林夕夕:黄昏
10.长安肆少:惶恐
11.玉米黄了:黄昏
12.孟 萌:黄昏
13.羌无笛:上下都是坦途


01.惶恐
文 | 崔砺金

我守了半生的城池破了
猝,不及防。那些箭矢和流言
是怎样偷偷地
从童贞般的云层里射过来的
它们奔跑的速度太快,就连海面上我曾经无数次朝拜的灯塔
一夜之间,也沉默不语
我只好以额头的白霜向黑暗投降
请让我卑微的中年做一只萤火虫吧
哪怕同蚂蚁一样爬行
也要存一丁点的火种


02.黄昏
文 | 雨 欣

这盛大的人间橘红色诱惑
我相信是一枚熟透了亿万年的浆果

我向炊烟,寂寥夜空的星月
追问它的来由

万山耸立江湖奔波
天地合一缝补着回光返照的岁月

因了黄昏启示
我在窗前品尝一杯丁香菊花茶

直至夜幕降临
夕阳收走了袖中的温存

冬夜的街道是那么空旷
空旷到没有一个行人……


03.黄昏
文 | 碧水寒

金子的故乡,终将要回去。
每一朵花和叶。

暂时掩盖雪,底色——
金包玉,我的雪茧,白色的发丝牵着尘世。

头颅熟透了,它西坠,
它的光芒,让群山哑默——

星永存于黑夜。


04.上下都是坦途
文 | 吴文建

抒情的春风习惯了婉转。每次都是
远道而来,像一位故人

我见到的朝露,像另一位。从草叶尖上
滑落时
还用透明的小身体,挑逗了
高处的暖阳、刚醒的鸟鸣,以及野花
——那么顽皮,那么任性

溪水缓缓穿过山谷
白雾逐渐学会隐身,那时候赶早的
还有下地的父亲和耕牛
身后不远的老屋,则安然地矗立
升起缕缕炊烟

炊烟最像诗人了。从灶膛出发之后
于它而言:上下,都是坦途


05.黄昏
文 | 月 牙

芦苇弯腰
把自己的影子捞起来。
我收回鱼竿,把鱼饵全部倒进池塘里
仅仅几秒,水面开满了金色的花。
一个跛了脚的大爷
从身边走过,推着一只小金毛
他们越走越远,拐弯的时候
影子和墙面叠在一起。
收回远方的视线,我听见了
夕阳落水的声音


06.上下都是坦途
文 | 太阳升殿

二叔是个挑夫
每天把东西挑到山上
再把东西挑到山下
来回一趟,赚5块钱

我给二叔画了
两幅画,一幅是二叔挑着担子往山上爬
另一幅是二叔挑着担子下山

二叔看过,说画的挺像。

画被我挂在了屋子里,

有天,我发现画从墙壁上被平放在
玻璃板下了

是二叔的儿子,八岁的果果
他告诉我,把画放平了,二叔
上下山的路就都是坦途了。


07.黄昏
文 | 大康的康

巨大的影子降临这个路口
一个人在此刻站立
低沉的声音是坐标
一次次分割弥漫的暮色
黑暗无边无际陷落
越垂越低的重量
多么像父亲的叹息
这是多少个黄昏带来的不安
仿佛无穷岁月涌来的潮
远方总有一颗守候的钉子
宁静而孤独,站成一束灯
等待另一盏灯的照亮


08.黄昏
文 | 李传英

这么静,至于忘记了应该是最喧闹的时分
挤挤攘攘准备舍弃人间的悲喜剧
大海在地平线的位置
等待一声轰鸣

低矮的茅草更加弯下腰身
有人洒下一把盐
有人洒出一捧草灰
有人拿出画笔,把雪白的宣纸
涂黑

摆开的一局棋
还在原地,下棋的人
已经随着落日沉默下去


09.黄昏
文 | 林夕夕

黄昏是一粒粒药丸
沁透旧梦,隐含悲喜
延展山山水水的意境
圈养一阵阵的 风声

在一粒粒药丸里
找更远的事物 ,在大雪还没落下之时
用一张张处方,借来三分春色
让那些可有可无的鸟鸣,落在檐角

最终在时光的缝隙里
把一轮落日,诠释成一粒药丸
让它在如水的波纹里荡漾开来


10.惶恐
文 | 长安肆少

西新街的钟声宁静了几分
白果叶子追逐一群惨白的蝶,它们翻舞着
像是有风从岔路口吹来。依然笔直
栅栏的影子伸向马路对面,歌剧院或西餐厅
窗口垂下流苏,如小庙的幡

一夜之后。人群又拐上骡马市的街面
无人欣喜于当下,亦不曾有自由的放歌
匆匆是寒冬的问候,白衣隐去
老人提着沉重的菜篮,在小巷蹒跚

更远处,温压弹在收割灵魂
巴赫穆特的壕沟满布残缺的躯壳
大雪纷飞,覆盖每一寸颤栗的土地
冰冷的窗口,母亲无声啜泣

这是正午的长安。广场
许久看不见一辆车,或一个人
我低下头,只看见自己蜷缩的影子
在风中。哆嗦


11.黄昏
文 | 玉米黄了

雪花只蹒跚在记忆
寒气慢悠悠抵达
还未浸透南湖之滨
暮色里淡淡梅香

街角渐渐模糊的树枝
像捉迷藏的小孩
自已掖进自已的影子
天空在车水马龙里
一点点矮下身体

许多脚步纷沓着
隐约淌过天边的晚霞
走着走着
便穿上了城市的霓裳

风吹来淡淡烟霭
夹带一两声轻轻咳嗽
羊圈内外的面具
路灯下轻轻闪了一闪


12.黄昏
文 | 孟 萌

最后一列铁皮火车被熔炼后
我换乘一匹惊恐的角马
赘重。喘息
昏黄的油灯吊在山林头顶
镜外画随时会蹿出几头豹与鬣狗

夜未央,万物都在期待
坠入丝绸一样的湖面
我不再被渲染
不再臆想遥远的城门上
高悬危险的时间


13.上下都是坦途
文 | 羌无笛

一次刹车,小小山村
停在了半山腰
土墙上的“人民公社”字迹
透出“大跃进”的喧闹
曾经的追风少年都跑向了流水线
奶奶的小土坡
被遥远的咳嗽声隔离
弯曲的山路
一朵白云,一朵乌云
时而遇见儿时断线的风筝


编辑支持帖:

黄昏
文 | 冯 歌

太阳落山的时候
漫不经心
把山峦、高烟囱、大地的轮廓
送进一扇窗口的尽头

夕霞
浴火,成为风景
山路上步履蹒跚的老人
陡然,让我谎报了
天黑的时辰
(中诗网论坛半月诗赛,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论坛投稿或投稿至邮箱zslt2021@163.com)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做一棵树 沐浴灿烂的阳光 啜饮甘甜的雨露 把根深深地扎进 肥沃或贫瘠的泥土 做一棵树 干,笔直挺拔 枝,昂扬向上 不畏雷霆风暴 不惧阴霾迷雾 做一棵树 挺立于天地之间 健康快乐地成长 雨中,...

我的年 年越来越近 抚摸他的脸 端庄秀丽和蔼可亲 年离我越来越远 喊着他的名字 年猪糍粑裁缝爆竹 年是一行行足迹 在雪地里拉长丈量 很明显跟不上他的脚步 只能无奈地要求等等 我的年是缕缕...

老家 住着白发苍苍的爹娘 老家 是漂泊在外的游子 最牵挂的地方 每逢过年过节 老家像磁石一样 吸引着游子的心 归心似箭 迫切地想奔赴老家 把慈爱的爹娘看望 不管路途遥远 不管舟车劳顿 兴奋地...

小坝堤 积雪消融露出油菜田和麦地 湿漉漉的背阴的田埂和小山坡上 残雪犹存 小坝堤上很干燥 两只黑色的鸳鸯鸭 站在岸边晒太阳 几只麻鸭把头扎进水中觅食 及待从小山上回来 鸭们早己上岸鸳鸯...

第二十九期主持人:吴殿平 第一轮投票:茅屋寒士、夫唯、徐一川、中沙河、妍冰、知了天下、葛运江、缱绻、吴殿平、南国杜鹃、水里鱼多 第二轮投票:茂华、夫唯、吴殿平、徐一川、顾念、...

西北风磨砺一把把刀子 一寸寸切割着滚烫的皮肤 冷热交替在阳历与阴历的双杠之间 年关窄逼在这漠然的人间 母亲自缚在自己厚重的棉衣里 像蛹一样经受着脱胎换骨的熬煎 父亲的长烟锅吞吐着岁...

元 旦 一元复始神州靖, 旭日始旦天地清。 举目千里知岁更, 万古常新日怡宁。 春 节 喜换旧符置新颜, 丹青颂春赋诗篇。 寒冬霜雪白天地, 朱红点染墨池宽。 千里旧祠燃新烛, 此朝明日华发...

一 这一天 凡世间的所有忧悸 终于绕开许多人的心 走远了 站在团山公园的石级通道 看湖 此时 风 正用明亮的心绪 拍打湖面 清粼粼的水 涌动闪烁着 水鸥来了 水鸥掠过湖面 从早到晚 飞来飞去 戏...

1.李殿仁贺岳宣义兄八十华诞 决绝离家怀远志, 精忠报国意情高。 沙场挥剑叱风雨, 香案疾书吟选骚。 持节修身遵马列, 执符司法学皋陶。 欣逢八秩青春在, 万丈光芒不老刀。 2023年1月1日北京...

我想知道 还有哪首歌 是如此热情奔放 澎湃激昂 是如此缠绵悱恻 深沉高亢 是如此深邃 旷远悲壮 无比徇烂 这是对人生的无比虔诚 无比敬畏 无比彻悟 是对生命的不尽追思 无边反省不屈呐喊 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