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之魂》

一座城,塑造一群人
包括性格和灵魂
每人有每人的特点
却汇聚成共同的风采

一座城,承载着特有的文明
最终被人记住的
还是文化的传承
气势如同滚滚大江,绵延东流

一群人,影响了一座城
城市的特色便是人的性格
点点滴滴累积出独特风范
总会感觉到不一样的风情

一群人,铸就了一座城
坚固的不只是城池,还有人心
它是岁月侵蚀不倒的精神
更是生生不息的华夏之根


《时空掠影》

一轮光晕
挂在天空
遥望,凝视
有五彩的虹

突然,发现
久违的期遇
在梦中闪耀过的真
曾隐匿于落拓的云

耀眼中的斑斓
点缀着时空
沉醉于炫目光影
回溯着记忆中的美

那时,那刻
明晰着的圣境
在此时,此刻
重现往日的纯净

曾经,不久远
似乎久远的梦
在云中萦绕
在清风中徘徊

过往一闪而过
休眠于脑海
在花海之中
身心被馨香包围

蓦然,回首
天空碧朗明净
转身,伸手
牵一朵近空的云

虚幻和现实
交错出的美
真切的感悟着
柔柔飘来的云

那一刻
仿佛置身于梦境
通透的气流
阵阵涌入了胸中

一切的一切
就在身边
每一步都有
曾经疏忽的天地

忽然,明白
此刻的时空
所处的世界
便是当下的拥有

坦然了,静心了
珍惜了,欢快了
身心也舒展了
那就在自然中生长
在恬淡中安然入睡


《雪的记忆》

在那冻裂的缝隙中
搜寻出
曾经失落的空间
刨开冰层
发现久已尘封的痕迹

冰晶存储过的记忆
一遍遍的闪现
晶莹剔透的璀璨
玲珑剔透的晶莹
交错着
曾经遗失的光芒

在弥漫的寒气中
消散
炙热的酒气
化为清冷和冷静
孤独的品味着
曾经沉吟的灵魂

在久违之地
渐渐喘息
吐出生生不息的气韵
凝固的血液再次沸腾
化作无形的相生
徘徊在久别的灵魂故地

脑海中划过光影
沉醉在渐劲的北风
雪花飘落在脸颊
温暖中带着清凉

最纯朴的本真
发自内心的欢乐
还有曾经的曾经
存在于故去的时空
找回来品味着
似乎触摸到的纯真
久久在心底穿梭流淌

激情燃烧的岁月
恍如隔世般闪现
真实的幻景
扎根在悸动的心田
无论世事变迁
永不磨灭

时间点滴前进
黑暗躲进了宇宙
黎明悄然而至
那不期而遇的思绪
萦绕在强光的白昼

冬日暖阳
照耀着熠熠的雪地
泛出金色的韵律
弥散着亘古的温情
此情此景,儿时的记忆
便是久违的灵魂旧地


《自然之境》

每一个清晨
每一个日暮
都有不一样的风景
在不同的景致下
都有不一样的心情

偶尔会缅怀过去
偶尔会感慨曾经
偶尔会沉浸当下
偶尔会梦想未来

尘封在记忆中的碎片
没有泯灭,而是凝结幻化
在悄无声息中
开出了花,历久弥香

回味,是无穷的落英缤纷
唱出春花秋月,伴着笙歌
日复一日的守望
年复一年的盼望
都在那不曾期遇的路上

在滚滚红尘中行舟
在漫漫长河中漂流
在似有尽头的无尽头岁月
每一次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经历了,便知晓、或领悟
过去的,已抹去,或发酵
在天与地,山与海之间
回荡着曾经的曾经
激荡着未来的未来

沐浴阳光,风雨中穿行
摆渡的云游者,垂钓的老翁
那些流逝的时光再现于脑海
回影在心间,久久挥之不去

低头,浮生若梦般的恍然
在现实和虚幻中辩识过往
抬头,仰望天空泛起的云花
时间定格,时空寂然
一切都在沉静自若中了然


《生命之歌》

生命的起点
在母亲的怀抱
眷恋的故土
是儿时的记忆

曾经的曾经
都是回忆
脑海中映入
一汪湖水
一片蓝天

时光如水
流淌成岁月
承载着梦想
满怀希望起飞

有过平静
沉淀着思绪
有过激情
任热血沸腾

峰回路转
百转千回
看陌路风景
听千古奇闻

在前进的路上
偶尔回望
不经意的瞬间
已过几度春秋

放下执着
静心以对
舍与得
是一种轮回

潮起潮落
依然饱满
看苍山花海
看啸咤风云

年复一年
一路欢歌
看世间万物
品百味人生

征程路上
望高山大川
看江河奔腾
巍峨与气势
在胸中辽远
在心中激荡

迢迢紫陌
隐逸山林
在世外桃源
有着风轻云淡

一泓清泉
永不停歇
奏响着生命之歌
这便是定格的写照

恍然,畅然
不同的风景
有不同的心境
但是心,定然

偶尔停驻
随后,继续向前
决定,果然
前路,毅然
选择了目标
确定了,便是永远


《心灵物语》

用手触碰世界
感受它的真
用心灵触碰世界
感受它的美

每一朵花蕾
都有盛开的希望
每一滴露珠
都会在阳光中生辉

一山一水
一草一木
都有各自的美
一砖一瓦
一房一寺
都有各自的情怀

每一个角落
都有一首诗歌
每一粒尘埃
都是一个世界

每一粒种子
都会落入泥土
每一片白云
都会雨润大地

每一次观海
都有别致的浪潮
每一次邂逅
都有不同的感受

每一次离去
都在长风中驻足
每一次重逢
都有不一样的景致

每一个年代
都有同样的心情
心灵涌动的暖意
蔓延了整个时空

每一段年华
都有生活的乐趣
那是现在的定格
也是未来的延续


《万物苏》

溪水长流,自有其路;
不能载舟,方可润木。
其形何也,其势何况;
自在高低,为而顺土。

昼有骄阳,夜有迷雾;
春苗望雨,迟迎无助。
不知薡蕫,年少尚武;
乘风破浪,骤雨船覆。

日复一日,郁郁其诉;
年复一年,终有其悟。
里修外育,上下和睦;
苦无不苦,心若平湖。

其人之道,有落何处;
尘缘随风,自有定数。
其心怀天,其力有度;
朗朗乾坤,定心备注。

风载白云,自有去处;
人存世间,各有建树。
业力不同,各自成趣;
静观自性,沧海一粟。

春光盛夏,繁花锦簇;
秋枯冬萎,归藏泥土。
人生一世,终有帷幕;
日月恒升,万古同铸。


《一颗种子的故事》

等了一个冬天
嫩芽破土而出
尽情地吮吸着
甘露和阳光

生机盎然的大地
小草已连成一片
各色的野花
吐露着芬芳

春去夏至
夏去秋来
就这样随风摇摆
就这样欢快成长

体会过电闪雷鸣
看过高挂的彩虹
吻过晶莹的晨露
沐浴过金色霞光

枝头硕果
沉甸甸的
压弯了枝条
收获满枝丫

有过泪滴
更多的是欢喜
所有的经历
都谱写成记忆

等待秋风吹尽
迎接寒冬的到来
周而复始的规律
终在美好中谢幕

当草木枯黄
果实崩裂出种子
生命会以
另一种形式存在

一颗深情的种子
落在了大地上
风吹过,雨淋过
覆土渐渐埋藏

在地下世界
虽不见阳光
却有舒服的温床
好好地睡上一觉
只待来年的春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归人 文/北君 晚归的人身披一场大雪 只有身后的脚印 知道他的归期。而无垠的大雪 一次次将他的脚印掩埋 大雪不知道,一个晚归的人 也曾从春天的一朵花出发 穿过一场场风雨雷电 也曾在一个...

周铭涛先生拍摄自家小院的樱花 定风波建格尔木炼油厂有感 莫听昆仑雪啸声,边关萧瑟放胆行。八方将士齐上阵,拼命!争为格炼建奇勋。 造福青藏宏图业,踏翻戈壁写丹青。等到炼塔春意闹,...

这个春节 今天我看到的树木与以往没有不同 树杈上有丰富的鸟窝 这些北方的男人 脸庞浮肿,头发稀疏 视春节是一个酒缸,看到就扎进去 所有的心思都以今天为借口。那个 女人,不一定存在过...

偶然 突然发现,生活 有一种寂静,如月光里的流水 会陪着你,一个人 坐在地老天荒的影子里发呆 想想人间的事,想想村前的路 已然是,深秋了 那路也该,走老了 但所向往的生活 为什么,还是...

日月穿梭匆匆催, 织就人间四季诗。 烟云变幻无常态, 九张机上察天机。 一张机, 日婴分娩绽晨曦。 啼啼哭哭因何意? 人生苦旅,几多回坎 , 风雨总相随。 两张机, 草青花艳沐春晖。 妻儿...

做一棵树 沐浴灿烂的阳光 啜饮甘甜的雨露 把根深深地扎进 肥沃或贫瘠的泥土 做一棵树 干,笔直挺拔 枝,昂扬向上 不畏雷霆风暴 不惧阴霾迷雾 做一棵树 挺立于天地之间 健康快乐地成长 雨中,...

我的年 年越来越近 抚摸他的脸 端庄秀丽和蔼可亲 年离我越来越远 喊着他的名字 年猪糍粑裁缝爆竹 年是一行行足迹 在雪地里拉长丈量 很明显跟不上他的脚步 只能无奈地要求等等 我的年是缕缕...

老家 住着白发苍苍的爹娘 老家 是漂泊在外的游子 最牵挂的地方 每逢过年过节 老家像磁石一样 吸引着游子的心 归心似箭 迫切地想奔赴老家 把慈爱的爹娘看望 不管路途遥远 不管舟车劳顿 兴奋地...

小坝堤 积雪消融露出油菜田和麦地 湿漉漉的背阴的田埂和小山坡上 残雪犹存 小坝堤上很干燥 两只黑色的鸳鸯鸭 站在岸边晒太阳 几只麻鸭把头扎进水中觅食 及待从小山上回来 鸭们早己上岸鸳鸯...

第二十九期主持人:吴殿平 第一轮投票:茅屋寒士、夫唯、徐一川、中沙河、妍冰、知了天下、葛运江、缱绻、吴殿平、南国杜鹃、水里鱼多 第二轮投票:茂华、夫唯、吴殿平、徐一川、顾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