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门


回忆,在心底压成了历史的薄片
偶尔还会成为生命的书签
岁月的门虚掩了二十多年
我会在梦里化成小偷模样溜进童年

那时,梳子还没有结识母亲的白发
老茧却早已在父亲的手心长大
一个是富农的女儿,一个是贫农的儿子
只有生活的辛酸,没有浪漫的花田月下

外婆,我糊里糊涂把奶奶的称谓戴在了她的头上
一把旧的靠背椅
一只发黄的拐杖
一身粗布的蓝衣裳
是她所有的私家财产

我认识奶奶的时候
她的白发已经单薄的像蚕丝一样
她喜欢把我放到腿上跳高高
尽管她已经早早地接受了拐杖的搀扶

她的房门向东,阳光乐意眷顾
她的房间空的只剩下干净整洁和淡淡清香的土腥味
一个大炕,一方石枕,一张方桌,两把椅子
是她毕生的挚友

天色向晚
炕洞吞进谷糠,吐出白色的烟,流入了黄昏
接着,黑夜被熏了出来
我看着发红的积碳,错把它当成奶奶藏下的黄金宝藏


磨面

磨面机的声响塞满了耳朵
一颗颗麦子,在生命的最后时分
拼了命的朗读着一段旁白

出面的豁口,为灵魂设下祭坛
汹涌而来的白色结果
堆积成一座雪山

可曾路过荒无人烟的庄稼地
可曾看见这四季开出的花朵
可曾种下万千滴汗刨开的流年

瘦去了麸皮的外衣
碎掉一颗心
碎掉了多少颗心,来不及清点,命运已走完了过场

谁来为这些生命超度
声音戛然而止,安静虔诚地皈依耳畔
我却没有听到母亲头上积雪融化的声音


挂在冬天的柿子

你瘦了,寒风
削去了大块的肌肉
瘦掉的
还有你体内,火红的太阳

有时眺望,有时俯瞰
我的眼里没有半点瑕疵,除了
走丢的云朵,记录
瞳孔的忧伤

挂在冬天的柿子
是没有资格和冬天谈判的
一只饥渴的麻雀匆匆落下
放干了它体内的鲜血


放你在回忆里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

一个不眠夜里,风在雕刻星星
残余的尘埃,淹没掉夜晚的宁静

月亮会时不时的客串一个前尘的角色
你在梦的一端,扯动回忆的旧绳

那些慢动作似的擦肩,拼凑的背影相向而行,错过
再也遥遥无期

一片叶子和另一片叶子擦肩
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擦肩
一行诗和一颗心擦肩

放你在回忆里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
我的回忆只适合放置一些旧物
然而你还是那么新,新的如
这世间刚定义时的春天


寻你

这样的夜晚太静了,我不适合一口咽下
仰着、侧着,我换了好多种睡下的姿势
想你的时候
像是切割机切割铁板的声音,穿透双耳般的哀嚎
爱的火星四溅,然后一个个熄灭
从明天开始,不!就是此刻
我的背囊已迫不及待的上背
我怕,黎明消失的太快
我更怕,你的明天来得太早
我要去寻你
我带不了太多东西
一本书和一个寻你的理由
足够沉重到步履蹒跚
月亮亮着,星星亮着,云也亮着
我的眼睛也为这服帖的夜晚亮着
我不确定你在哪里,我也不确定你是人群中的谁
总之,我要走遍每一座山川,寻访每一条河流
穿着我单薄的肉体,和这肉体腐蚀在大地上的影子
我不敢奢望与你相见
为了寻你,我把自己落在了另一个远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飘忽的足迹 越过了清瘦的峰峦 却总也走不出那夜 你注满酒杯的眼神 难熬的夜晚 我像一只风筝任风摆弄 漂泊在异乡的灵魂 还在品味一首熟悉的老歌 夜雨嘀哒着一树秋叶 吹拂而来的暗香里 可带有...

马蹄远去,黑夜黑着,安静如水 草原沉默,星光绽放骄傲花蕾 你裸露双脚 身体升起迷人光辉 来来回回,你走啊 被夜色包围 此时,所有文字内部的光芒被 轻易唤醒,从四面八方投射到你的 发梢...

一.风中的芦苇 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了 刚开始云和云之间还有罅隙和空白 后来整个天空被阴霾所覆盖 旷野虽然四面环山 但山与山之间是有缺口的 而且正因其空旷...

在人间 不用怕死 死是最自然的事 我怕风吃掉良知 不用怕风与叶 溪水与石头的交流 我怕人流中的冷漠 时间行走人间 白云挂在儿时放牛的山岗 蚂蚁咬碎石板下的光阴 狗尾巴草感叹时光的蹉跎 等...

一 十年荡涤百年殇, 蓝图绘就再领航。 民族复兴号角起, 引领世界续辉煌。 红旗指引舟帆远, 砥柱中流志气刚。 初心不改宗旨鉴, 宾客来朝旗帜扬。 二 金秋十月丹桂香, 江南塞北旌旗扬。...

如何捕捉一缕微风 这个问题,凭咱们五千多年的 老道智慧和经验,应不是个问题了 常用手段,莫过于简单的一杯老酒 把它当成男人,你就是一具窈窕 把它当成女人,你就是一篇誓言 当成一只勤...

西牵伏牛 东望黄山 南北在这里分界 三省在这里相连 走进你的怀抱 踏上你的土地 到处是将士的鲜血 遍地是战斗的故事 新县,金寨,麻城,红安 将军的故里 烈士的家园 每一座山 都是将士伟岸的...

不要坚持前往,你认为自己想去的地方,向春天问路。鲁米 一 我不是我自己 就在那一刻 我是谁 我不知道 我只觉得 我只觉得 二 冬季的风吹过河床 芦苇摇曳成一束光 水鸭子无声划过 波痕下的背...

杭州新湖畔诗人群体 ,主要成员有许春夏、卢山、北鱼、尤佑、余退、沈秋伟、卢艳艳、马号街、双木等,追随中国湖畔诗社诗人的脚步,在杭州西子湖畔写诗,连续出版多期《新湖畔诗选》,已...

平沙落雁 谁说 只有平沙才能落雁 去年相熟的面孔 哪儿去了 沒有雁 敢问黑黑的枪口 铺天而来的感叹 岂止是 一日两曰 就能孵化 夜深沉 一滴两滴英雄泪 悄悄洒落 嵌进骨缝里的孤傲 迎风 碰响一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