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风不动声色的时候

有时仿佛就是为了
试探试探那些
所谓的大树
对它是否点头哈腰
或言听计从

所以我见到的大树
脸色都像是铁青的
野草尽管举着鲜花
却凌乱无序
像失魂落魄的样子

对那些顽固不化的
比如老墙根、老屋子
就呼啸着、咆哮着
仿佛恨不得
把它们吹倒


2.流水是清醒的

流水是清醒的
所以它不停地流
不停地流
经得起拐弯的诱惑
经得起鱼虾的挽留的考验
仿佛知道
绕过的村庄都是别人的
绕过的城市也不是自己的

只有不停地流
才能流出清楚的自己
只有不停地流
才能让老天都折服
匍匐、拜倒在自己
水里的天空之下


3.父亲

在人间活过半百
在地下,又活了接近半百

人间和地下之间
几乎被他平分秋色

活在地下多好,天堂
看不见摸不着,心无所托

就像那老邻居,一直幻想
死后升天堂,做神仙

害得他的亲人隔着空气喊
撕心裂肺东南西北地寻找

活在地下多好,一堆坟头
有模有样,那就是父亲

一块石头,就是阴阳相隔
让人觉得阴阳,就在眼前

父亲,从此就有了指向
我悬着内心,就有了着落

尽管躲在石头后面,还是
死爱面子,死活不肯相见


4.蜘蛛

被时光遗忘
还是时光奈何不了它
占据老屋檐头的一角
或这屋檐、背阴之地
是它的王国
它理所当然,就是这
王国的帝王
偶尔时光的大风吹来
攻城略寨似的
可很快,就偃旗息鼓
所有来犯之敌
在蜘蛛布下的
天罗地网面前
仿佛都会,战战兢兢
或束手就擒


5.落花

在来看它们之前
花就落了下来
仿佛担心我
把它们写进诗行
仿佛担心我
同行的画家
把它们画进画框
在花朵的眼里
诗和画
是不是就是它们
永世不得翻身的
牢狱之灾


6.等风来

池塘的死水
匍匐的老屋子
老屋檐下
坐着的老寒腿
以及就要被野草
淹没的小路
是不是都在等风来

风一吹
是不是就能吹亮
一池蛙鸣,吹开
满池荷花飘香

风一吹
老屋子是不是
就能冒出一缕
低飞的炊烟
从而唤醒他们
饥饿的童年

是不是就能吹散
老屋檐下
坐着的风湿痛
让死寂的田野
再次恢复他们
生动的背影

等风来
风一吹,是不是
就能扒开野草丛
让胆怯的小路
再次抬头看到
清晰的远方

可是风没有来
始终没有来
是不是还在考验
他们的耐性
还是早已消失
或逃之夭夭


7.我的村庄

我的村庄
好像没出现过什么大官爷
无非就是些小职员
小村长、小校长
最大的无非就是县级干部
还带“副”的

我的村庄
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大文人
无非就是些中、小学教员
旧时的私塾小先生
最高级的
无非就是我那叔辈
诗人、省级会员

我的村庄
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大富翁
无非就是些做小本生意的
最有钱的那个
无非就是江湖郎中
靠医性病,和卖狗皮膏药
发了点横财

我的村庄
有过几座山脉的稀土资源
可八十年代初
早已经被人挖空、淘净了
留下一个个大窟窿
就像空空洞洞的大眼睛
仿佛还巴望着啥

我的村庄
也好像没什么留恋的
老母刚过九十三
就闹着一场场病
说要离开,果真离开
父亲干脆吐出一滩子血迹
铁了心,非离开不可


8.降雨弹

潜伏在人间的狙击手
一直在窥视着老天
何时愁云满目

然后司机瞄准、击中
她的泪腺或软肋

老天就会泪雨顷盆
哗哗地哭出全部悲伤


9.一把旧镰刀

收割过庄稼的镰
一旦离开母亲的手
就开始生锈

那些年,镰锋利
母亲怕割伤我们
就把它挂在半壁
她都要踮一踮脚尖
才能摸到的高度

如今,那把旧镰刀
早已锈迹斑斑
更谈不上伤人
与庄稼之间
好像也没有啥瓜葛

但母亲给它的姿势
始终没有改变
更像是诚惶诚恐
始终不敢改变


10.校园里,爱读书的草木们

都来自异乡、山野
可一经来到这,就被这里的
书香气息所吸引

这些杏树、李树、桃花心木
石斛、香樟、红枫、九里香

有的像男生的名字
有的像女孩子的名字
有的是复姓,有的还是单名

但准确来说,还不是学生
最多只能算是旁听生

从勤学楼前,到厚德楼前
从励志楼前,到弘毅楼前
一块一块的,像以班为单位
一字儿排列、组合着

早上一听到朗朗的读书声
就挺直腰杆,格外精神抖擞

当教室里传来
抑扬顿挫、声情并茂讲解时
就凝神静听

偶尔听到笔、演算
题目的沙沙声,仿佛恨不得
把自己变成一支笔
握在学生手心里

长得很高的
伸长着长脖子,踮起脚尖
都想与走廊上挂着的科学家
文学家,近距离交流

埋头贴着地气的
枝条交错,碰在一起
就在小声讨论一些疑难问题

总之,不管高矮、横斜
一经聚集在这里,就能长出
各自的个性

一片一片绿叶
在阳光下,闪着词语的光泽
一定有中文的、英文的

仿佛也懂得
只有掌握更多的知识
才能够站更得高、望得更远

鸟鸣
一大早也叽叽喳喳的
不知是朗诵俄文,还是日文

难道也懂得
只有靠知识武装起来的翅膀
才能飞得更高、更远

偶尔飞来几只蜂蜜
分明是来学习,和借鉴

翩翩起舞的蝴蝶
突然停在枝头,显然被
正在进行的高效课堂迷住

阳光看得热烈,风都吹不走
枝头高高举起的花朵
是奖给自己,还是鼓励他人

作者简介:黄锡锋,笔名大山,系广东省作协会员。有诗作发表于《千岛日报》(印尼)《世界日报》(菲律宾)《诗刊》《诗歌月刊》《散文诗》《诗潮》《诗林》《南方日报》《散文诗世界》《流派》等报刊;部分作品被收录于《2019第二届现代诗经100首》《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客都客家文学选粹》(诗歌卷)《2016年中国年度好诗三百首》《华语诗歌双年展》《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2016年中国散文诗精品阅读》《射门诗歌30年》和《2016年度诗选》等;2013年开始参加网络诗赛年年获奖,其中《蚂蚁》获2019年第二届“国际微诗奖”优秀写手奖;2018年获广东兴宁市”优秀”人才奖和”优秀”创作奖;2019年、2020年、2021年均获广东省梅州市文学“双精”奖。《一粒米的秘密》获2014年《中国好诗榜》上榜诗歌。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霜月 文/胡有琪 有些事情不想被霜洗白 那枚月想擦自己的粉 但它一下凡 遇到的不是露就是霜 它逃不可避脸上就有了露有了霜 它遇到的鸟不是猫头鹰就是失眠的蝙蝠 都不是它喜欢的小鸟 它只好...

星 天上的星星, 看见月亮姐姐睡着了就飞向了人间 无数个星星飞向人间, 就像一个个精灵从天而降。 到哪去找这么多星: 闪亮的星、黄的星、红的星 闪亮得耀眼、黄得发亮、红得鲜艳。 星星...

陋室有琴, 旧案有梅, 自号闲玩苑。 最忘尘、徽墨泼生宣。 握湖毫, 犁烟徐砚。 尚妙典。 势追虎蹲鸿展, 群星拱月阵图算。 曾少摹真欧, 中临骨柳, 知命筋老随颜。 五执中钩擫甲华年,...

长街小巷灯光点亮 你的身影四处奔忙 日夜兼程抵挡风浪 默默奉献照耀前方 洁白戎装守护期望 你的付出温暖心房 坚定信念从不彷徨 你点燃生命的光芒 这一道光是平凡伟大的力量 汗水模糊双眼的...

西风刮的轻轻和谐, 静静的裹挟着点点小雪, 漫天的纷纷扬扬呵, 悄悄下了整整一夜。 朦胧灯光眨眼无言诉说, 好大一场雪。 雪花飘飘洒洒, 覆盖了辽阔的草原, 漫过了高高的山坡, 缠绵了...

蓝图已经绘就 号角已经吹响 这是一支雄壮的队伍 这是一场载入史册的征程 我们征尘未洗,又整装出发 百年历史:筚路蓝缕、奠基立业 我们汲取力量,肩负使命 经历三件大事历史性胜利 我们骄...

多少世间过往的袅袅云烟 落在心里成为一个个故事 我悄然无息地拾起 无论相遇,还是别离 都有喜悦与遗憾的印记 原来懂得的欣赏与感激 让我相信,那些单纯清澈的日子 已经从眼前模糊地走远了...

品茶 手指像在疯狂舞蹈 水声,环绕沙哑的嗓门 如果心事在这一刻点燃 梦从心底长成一片茶林 一小盅,像是一小盅迷药 迷了整整一千多年梵音 迷了长长一卷佛道经书 对坐,能悟透所有的情商 端...

无名之雪 1940年2月的林海雪原啊 每当我读到杨靖宇将军的故事 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牺牲前一个人孤身血战 他几天之前就弹尽粮绝 1940年2月的林海雪原啊 凶残的敌人在他冰冷的躯体面前 深深鞠躬...

第二十六期主持人:徐一川 第一轮投票:中沙河、徐一川、茅屋寒士、妍冰、南国杜鹃、缱绻、葛运江、夫唯、李娃丽、知了天下 第二轮投票:顾念、茂华、徐一川、冯歌、吴殿平、夫唯 为了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