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及其他》

1
中秋将至 尘世的孤独将我围拢
就连正圆的月亮
露出莫名的耻笑

此刻 我听不到聒噪却悦耳的乡音
听不到母亲千里的叮嘱
听不到兄长善意的训斥
家犬已逝 笼子里盛放着空荡
庭院的井水甘甜如旧
滋养故乡的暮色和春秋

时过境迁 我知道
我必须忍住忧伤和冲动

2
当秋风响起的瞬间
有的亲人举起酒杯
饮下月光和思念
饮下故乡本属的苦涩

请允许我 鞠躬于内心的秘密
鞠躬于油菜的沁香和土豆的朴素

请让我大醉 把我种进泥土
种在向阳的山坡
死后 守望群山僻壤的幸福

3
沉默的人从不替生活辩解
他要跋涉远方
他要卸下身体的烟火
有时 也要流下难过的泪水

他生如草木 胸怀树的志向
他有表达或感知美好的能力
他自带枷锁 自带赞誉的词汇

但他不得不顺从寒冷和破碎
他的踉跄 言和了世间的诡异

4
不要怪我饮酒 有谁知道
我饮的是天崩地裂的哭嚎
饮的是忽明忽暗的人间
我饮的是随风潜夜的孤寂
饮的是朗朗乾坤的谎言和暴戾

我清醒 一个人的诵经
终将在即来的冷霜中熄灭
那些在秋风里失踪的落叶
隐藏了生前的炫彩和忠诚

它们没有荒草萋萋的墓碑
最后的清静 没于冰冷的尘世
可它们有呼吸和灵魂
有滋养人间的侠骨柔情
2022.9.8


《九月》

九月 刚刚辞退过往的虚无
便伸出兽牙磨成的双手
掏进你幽静而沃阔的身躯
鼓楼在风中簌簌低语
仿佛血的波浪 又仿佛剧烈阵痛

谁会料想 许久以前的死亡
如一阵风 或一盏灯
在今世 照亮悬浮的流水
而黑暗没有间隙可循
只有辽阔和难以触及的深渊

昨夜的古堡徒生寒凉
所有的寂静都憋足了言辞
它们密集而来 起身于灰烬
途径悲伤的抚慰和未竟之事

而我们惯于挑拣沉重的部分
任轻盈的事物坠入泥土
任祥瑞的村庄隐于尘烟
任玄音在草尖上唱出阵阵哀鸣
2022.9.2

《那一刻忽略了……》
——写给家乡红崖山体滑坡中罹难的英雄

那一刻 天晕地旋
黑暗或明亮的事物突显空荡
故乡啊 请原谅我竭力的暗哑
原谅我被枷锁久困的悲鸣

那一刻 你忽略了凌晨五点的牛肉面
忽略了花瓣上熟睡的月光和露珠
你忽略了人世间最亲的人
甚至忽略了自己

那一刻 你忽略了青稞背面即将到来的秋光
忽略了老屋的炊烟和沸腾的酒香
忽略了眉间上下窜奔的旧事
忽略了掌心的玫瑰和沉默的影子
你甚至忽略了死亡和未来

而暮色已被撕裂
尘世的风一一飞至红崖
仿佛抗争万千泥石携卷的恐惧和罪恶
从天空到大地 所有的奔赴相互搀扶
从泥土到泥土 所有的味道彼此失散
而你抚摸着鲜花落地的疼痛
用泪水倾听生离死别的哭嚎

那一刻 隆隆的呼啸前赴后继
最终冲向你钢筋水泥的胸膛
你……你……
听见广袤的寂静 轻轻地
盖住了你的双眼和阵阵蛙鸣

凉风盘旋在月下 久不离去
时光也收住双腿 止步不前
满腹悲伤的九月顿首而泣
那一刻 逃离你身体的只有寂灭
那一刻 逃离你身体的只有重生

我杵在故乡对面巨大的苍茫里
仰望你刺穿黑暗的光芒
时光簇拥着升腾的火焰
告慰人间不曾缺席的光明
愿此后的风云 悲壮而安详
愿你的居所花径幽深 无问归期
2022.9.4

《黑夜或隐忍》

所有人都走向一片漆黑
这无声的构陷 令万物失宠
雪从天而降 寒冷从脚底渗入骨髓
这是冬天赐予人世的献辞
是黑夜投向黑夜的诱饵

我以为独倚疏窗能觅见夜之荡漾
无非是要废黜 无非是虚化
冷风紧咬梦魇不放 不醒于世
该不是某些人言不由衷的寄予?

应该以怎样的名义收复辽阔
交付暗藏的颓废和心机
没什么 我已经汲取太多的苍茫
无需通过幽径和峡谷
踏雪潜行足以抵达下一个垭口

不该羁押暗黑 在暗黑里搜寻暗黑
不该在遗漏的微光里 窃喜人间
当今世的雪 掩埋这世间所有的哀鸣
我灵魂里的隐忍就会兀自苏醒


《图书馆》

很久没去图书馆
对此 我是忧伤而自愧的

它如此庞大 嵌入云霄
它周围的空阔平坦有序
宽展的街道逼退城市的喧嚣
对面 是经年寡淡的球馆

拾阶而上 仿佛登上垒砌的祭台
可视人间各自抱屈的灵魂
而我是如此的渴求 这空荡
这徒劳的嚅诺 最终会沦为腐朽

现在 它更像一种浮夸之物
却令人心生怜悯 有关谎言
空荡的内室到处是诉讼

你无法揣度 曾经的书生心系何处
谁还在咀嚼历史的苦涩与恢宏
又是谁用虚妄搭建幻灭的蜃楼
坐等文明的崩塌 或羞辱

现在 它更像一副骆驼的骨架
说它是标本 那是我由衷的微弱愤怒
它聚集着一座城的厚重 或虚无
它亟待拯救 尚可拯救更多堕落之灵魂

2022.9.30


《313路公交或想起海子》

我等来的必是一辆空荡的公交
满载落寞之悲秋
和一行人逐渐蛮荒的信念

因此 我允许自己空无一物
因此 我允许自己俯首于尘

我突然看见铁轨伸向浩荡的漆黑
疾步荒草的恐惧直指昌平
那一年 我成为黑夜最小的部分
真实而荒诞不经

我又看见面朝大海的你
怀揣自己的太阳 先于众生
抵达春天和光明之城

313路公交为我而停 多么温暖
所有的空位坐满阳光 多么温暖
我看见落叶们纷纷坠地 多么温暖

它们盘膝而坐 聊着远方和生死
还有即将到来的一场大雪
而我 也终将会抵达自己瑰丽的坟墓
2022.9.20


《秋殇》

我愿意漫步铺满枯叶的幽径
愿意背靠黄金浇筑的银杏
举头三尺 看高天盘数人间蒺藜

褐色苍茫早已铺天盖地
耳膜塞满了杜普蕾悲怆的弦音
秋已成殇 任往事淌尽飘散

任汹涌的人们凿开黝黑的石头和枯木
哄抢蔬菜 粮食和生活的况味
这是谁不曾窥见的一隅 安详而动荡

诗人用轻浮的修辞抵达落日和荒凉
时光倥偬恍若哀恸 几时到尽头
唯有鲜为人知的虚空和时光同行
2022.11.2


《无题十行》

我突然就想 找一处空旷之境
置身雨后的空寂 端坐良久
撕扯掉时光的浮华和偏执
小心擦拭生命的余烬 是的

我的余烬 不惜涂绣河山
给光辉的岁月 荣光或沧桑

我时常在黑暗中自省
重新衡量骨骼的重量
我是谁 秋光渐弱的枯寂或炉火
遇火即燃 落雨就灭
2022.11.10


《无题十四行》

我恍惚于这个美好的时代
仿佛遗忘了风雨飘摇的昨天
却攸妍于古法或历朝韵事

那些弥散的谎言 和心事
浪花般飞溅琼宇
远方的红船沾满灰烬和鲜血

我见过那样的眼神 冷峻而深邃
我仿佛预见不可轻言的未来
日出东方 耀暖人间更多的悲苦

那些不断晃动的人间烟火
摇拽我们遗落的苦难和希冀
空洞的岁月转瞬即逝 沦为虚无

现在 我不想如旧的悲伤
只想讨伐深不见底的生活
2022.11.10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霜月 文/胡有琪 有些事情不想被霜洗白 那枚月想擦自己的粉 但它一下凡 遇到的不是露就是霜 它逃不可避脸上就有了露有了霜 它遇到的鸟不是猫头鹰就是失眠的蝙蝠 都不是它喜欢的小鸟 它只好...

星 天上的星星, 看见月亮姐姐睡着了就飞向了人间 无数个星星飞向人间, 就像一个个精灵从天而降。 到哪去找这么多星: 闪亮的星、黄的星、红的星 闪亮得耀眼、黄得发亮、红得鲜艳。 星星...

陋室有琴, 旧案有梅, 自号闲玩苑。 最忘尘、徽墨泼生宣。 握湖毫, 犁烟徐砚。 尚妙典。 势追虎蹲鸿展, 群星拱月阵图算。 曾少摹真欧, 中临骨柳, 知命筋老随颜。 五执中钩擫甲华年,...

长街小巷灯光点亮 你的身影四处奔忙 日夜兼程抵挡风浪 默默奉献照耀前方 洁白戎装守护期望 你的付出温暖心房 坚定信念从不彷徨 你点燃生命的光芒 这一道光是平凡伟大的力量 汗水模糊双眼的...

西风刮的轻轻和谐, 静静的裹挟着点点小雪, 漫天的纷纷扬扬呵, 悄悄下了整整一夜。 朦胧灯光眨眼无言诉说, 好大一场雪。 雪花飘飘洒洒, 覆盖了辽阔的草原, 漫过了高高的山坡, 缠绵了...

蓝图已经绘就 号角已经吹响 这是一支雄壮的队伍 这是一场载入史册的征程 我们征尘未洗,又整装出发 百年历史:筚路蓝缕、奠基立业 我们汲取力量,肩负使命 经历三件大事历史性胜利 我们骄...

多少世间过往的袅袅云烟 落在心里成为一个个故事 我悄然无息地拾起 无论相遇,还是别离 都有喜悦与遗憾的印记 原来懂得的欣赏与感激 让我相信,那些单纯清澈的日子 已经从眼前模糊地走远了...

品茶 手指像在疯狂舞蹈 水声,环绕沙哑的嗓门 如果心事在这一刻点燃 梦从心底长成一片茶林 一小盅,像是一小盅迷药 迷了整整一千多年梵音 迷了长长一卷佛道经书 对坐,能悟透所有的情商 端...

无名之雪 1940年2月的林海雪原啊 每当我读到杨靖宇将军的故事 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牺牲前一个人孤身血战 他几天之前就弹尽粮绝 1940年2月的林海雪原啊 凶残的敌人在他冰冷的躯体面前 深深鞠躬...

第二十六期主持人:徐一川 第一轮投票:中沙河、徐一川、茅屋寒士、妍冰、南国杜鹃、缱绻、葛运江、夫唯、李娃丽、知了天下 第二轮投票:顾念、茂华、徐一川、冯歌、吴殿平、夫唯 为了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