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 碧蓝总是高远的 当族类
越来越鄙视高傲 海鸭的嘶鸣
泛泛于空 鱼群生殖的诺言
浮满湖面 五千年了 排斥风暴
湖习惯追逐想象——
激越地埋葬了什么 被遗忘的
越来越穿透那个清澈的世界
谁还关注相依的水在溢满什么
此时 原始的死已刻石为碑
幸存者说 六百年
古南诏的尘路 砺砺
已唤新而来 大理默立在尘埃
文字 更像传递的碎片
还有老迈的传说 倍加伤感的钟
漫长的荣辱浸透了血
此刻 守望或背叛
都潜静于蓝的无垠里
其实 眺望远方沉入永恒
路途闪光 泥土腐烂并一点一滴
流尽 灾难之书构架死一般黑
而我之外 湖畔之城
辨正了自己的标向 猝然亮了——
诚然 赶着太阳行走的人
载着血肉的春秋已经越过故乡
终点始终不安地停泊在那里
其实 在预定的限界与自己对峙
洱海里蹁跹的翎羽
来不及涉足 孤独的岛屿
此刻 我背负喷薄吐红的日子
摇着心祈的小船 匆匆
平静无尽地飞过昏暗的海底



或许 无须要与谁告别
湖水一方 渔人就是
从南诏行走而来的大理人
孩子成长 时代的背后
心境 已经离湖泊很远了
一些手势 立着像梦
我把心一直放在那里
——一直把日子当路走
那一年 一些浪花儿般的文字
响起来了 多少年
愿望 颤抖着与洱海对话
心陷于双面的生存境界
不甘默守 ——心又豁然盛开
故乡的感觉深邃 令人神往
传统 意味深长地缠绕着
气息融入 冥想的黑
坐在空地 力压浮躁与不安
竟然还有一场雪 让水声
苍白的像空阔中的乐章
可我还是奋力地飞来飞去
——头顶一片蓝天就足够了
后来我把手伸给了太阳
伸给了思想和忠告 每天
我朝着远方伫立于世——
然而 浪花儿的语言被风流传下来
欲念在众目睽睽下 飞起
尘世 不断地走远
此时 我一直都崇尚生死
风中 脚步越过岁月的脸像传记
而书腐烂 幽暗中借光阴浮生



充满神谕 阿妈眉心凝结
部族人对水的虔敬 灵魂在呼吸
庙宇散发的祈语 点燃沉睡的渔火
苍茫里 季节注定会死亡
而水禽却一点一点亲近
面对日子 湖用尽了所有的表情
为什么要去很远
时光依附飞转的年轮——
笃诚的香火 总在为逝者祈祷
虽然湖泊寂静的总像面孔
关于洱海的传说 已抛在身后
还有从蒙舍川走来的诏主后裔——
多年来 能以立足洱海的方式
让宿命忠实于水的百年孤独
明媚的湖光像碎片 不能例外



梦境 忽明忽暗中代替魅影
风掠过 湖多少世纪未眠
湖泊之外 有人
把石头尊为人类之初
而一张白纸的荒漠里 洱海
扶着舟楫起舞
白语的韵调 浮在湖面上
像万古之琴被撩拨着 碧蓝
悠远于世俗 母亲的梦栖息水面
巴勃罗·聂鲁达 早已倦于
智利虚构的睡眠中
我知道思想凝固时像一幅画
二十首情诗 “我将固守你的美 ”
绝望的歌 “一切在你身上沉没 ”
焦虑 绝望 情欲 像红色之火
被时间拉长的 更像沉默



我用诗歌深入远方
我背负诗歌凌风而立
我终将自己潜入湖的幽静
安身立命 从一些词语背后
陷下去 倏忽间
“天与百尺高 岂为微飚折”
日子以外 所有的生长
或孤直 或英声耗尽
当我倾尽一生 绕过歧义
一次次让思想张开 一次次
顶着侵海的恶疾之风
开始愤世嫉俗——
爆粗口 甚至用诗歌骂人
——遭众叛亲离
狭隘的目光锻铸成仇恨的铁
最终 我驾驭诗歌
走过人生 最朴实的地方
年复一年 无止尽渴求
诗歌喧响声未必是水的清狂



除了境界愈加高远之外
我继续在湖岸树旁 背诵大地
去湖畔的客栈 听音乐
在时间与时间的对垒中
鱼一次次被大火烧死
不知道还有什么 扶着村庄
我聆听故乡 流光如水
放浪自己 始终如一
还能有幻象叠升的境遇吗
当古远的孕育 独自
奔向生息之境 ——望我来临
回到湖畔 实现湖光之约
假如 清澈穿透沉夜
暗淡迷失了
假如 一些无法附着的意念
最终企岸般挨近
此刻 湖一暝之后已是明媚的镜
鱼昂起头 浮出水面呼吸



湖岛之上 海鸥就此掠过
翅膀伴着天籁之音郎朗 像飞语
诉说风 所有的云都走远了
伴着日月星辰 拂面四季
企及天涯 知道翅膀并肩翘飞
信念依然斟满天际
由此 我想到了世界的浩瀚
也想到生命的承袭与轮回——
我知道 我所处的日子
是无穷的 所以我必须每天
选定一种姿态
把自己放进时间和空气里
正襟危坐 扩散或收拢
尽管太阳每天都让自己坠落
还有树 摘掉头冠
并从迭枝的罅隙间柔软地
放下叶体——
可我一直推着年轮让生命伫立啊
其实 依附岁月珍藏经历
鼓着船帆 我一直把自己散开
用火焰唱歌 既往不息




在时光与时光的对撞中 明媚之水
每天吻着风唱歌 此起彼伏
胜似爱恋世界之人 愤扬激励
生命开合 自然凋敝
关于风 浪花儿的蓬勃对话
清澈 浑浊的无情面对
多少岁月 依恋湖泊
被苦难训诫 一年又一年
思绪 淹没水声
其实 站在这里不为追求什么
操持命运 无微不至的深爱自己
岁月紧绷的总让我无语
永远是虔敬的以梦为马的人啊
后来 我以太阳为导向
隐隐约约 将自己沉入尘世中
寂寥 迷惑 欲望 迸发
人在途中 反复磨砺
世俗与风雨 一併分享了



注目一次塌陷如深入一个命题
岁月最矮的角落 朝花夕拾
过往 生栖两沥沥
同龄人 风雨的洗礼裸在那里
挥霍愿望 身后的往事远了
抉择 沉浮 肉体一生的简历
除了睡眠 其余的时间
仍沉溺于想象 属于日子
阡陌之上 立身的姿势像火炬

诚然天以万劫 成就春秋

我不会忘记 湖边书
一些渔人拥着传说质朴的样子
我确信 面向世界立志
苦度的心会略过奋挣的履历
即使岁月不再抚育我
投抱 赴死 口述心境——
就这样 高扬之手静止的垂下
荣辱堆积 沦为悲苦交加的成长
如今 时光吞噬时光
躯体已成生死妄念



造访世界时 我曾千百次
回望洱海 远方有苦难
我和奔赴的人们一起走过了
苦难是一首歌 孓然一身
逼近或唤醒比血更强大的命运
欣然领命 从容不迫
残缺的年代 成就了残缺的海子
而我总在人心迷离时 凝视天堂
用箴言确立方向 被留意的
最终还是被冷酷的时间掠去了——
世界微笑 留下傲慢的签名
苦难如痴如醉在风雨中
——倒下或怒放

十一

非要走的那么的遥远
越来越遥远 漫漫 或
只是一次虚行 我仍虔诚以赴
撩拨云雾 湖光牵我入梦
烟尘撕裂地响 凸凹的尽头
命运兀立的栖止
被死亡牢牢凝固的高度
而视线之外 光阴被无情之手
紧紧抓住 光阴是空的
患得患失 今天明天 一生富足
其实 我一直在江湖里起伏
高居时令交汇的某个路口
来与去 苦苦渴念已成人生方鼎

十二

凝结者 一个夏天的小男孩
被冬天卷走了 从此那个男孩
就把寒冷 疑惑 黑暗
都看成是自己终生的仇敌
成长的小男孩 从此一步一步
仰着自己逐渐强壮的身躯
沉浮于人类的每一张面孔之上
在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面前
他的心中堆满盐 他需要离开
恐惧和摧残 收起平生所有境遇
悄悄回到夏天的湖畔家园

十三

真实的 往往仅限于一种情怀
浑浊的世界已挣扎的死去了
唯一的怀念 穿透潮湿的街巷
陡然鸣响 湖抒发苍音
以水为生的老渔人 弹弦的老艺人
让他悔恨终生的 是鱼的眼泪
瞠目于古宅的陈旧 灵光幽暗
思绪 植入锐重的死亡背景
执意的淡泊心志 我沉了下去
忘年之祈 和我的名字一起
回到湖岸清澈的村庄
守望祖训和空气 守望水
村庄的深处 跳舞的阿妈来了
部族的根须 永远系着水
我把自己重新放入族群——
回归 阿妈安详的目光隐闪着
不知道流逝的时光里还遗留了什么

十四

——饕餮之嘴 不是虚构的
注定是身陷其中
浮躁 诱惑 攫取 纷争
追逐 迷失 倾扎 喧嚣
其实 站在时间的喘息中
我一直瞩望着—— 湖的遥远处
忍住腐蚀生活的 只是憎恶
无耻的贪婪 世界在相虐自伤
狡计屡如断送之器
我试图让谋杀的手 置于远方
然被击中的还是躺下了
无须自责 几十年
传统生活的命题 妄想耗尽
成为遗弃的血 还有
被剥夺的凄厉之声——
其实 站在湖泊之外
类似阴影的躯干 早已焚身
尽管我一直仰视命运
敬畏百年的光 用质扑的毁灭
留恋 清澈的心灵之祈
顺应致远和感召 岂止而然
注定会在众目睽睽下 奋身跃起
固执的从绚丽和遥望中 再次出发
即便我们被撕裂 变成万千怒目
污浊的竞相中 无须陷落

十五

湖平静 ——心深邃且无言
浪花叠然而至 湖边
古老的黄昏 傍着洱海落日
陈年孤独 释放冷酷之光
被一种志向 裹挟
君临天下 风掠过后
水潜静的落魄 这一刻
梦呓 安详以致无尽
在幽静的村庄 我放下
亲切的心愿 任乡愁
日夜兼程 在湖中朗朗响着
充满酣畅温暖的意味
永不破灭的 年复一年
缠绕在这里——
光阴始终坐在渔人的起点
——关于崭新的梦想陈述
直到心境敞开 霎时间
我的骨骼里复活之声溅出
苍翠欲滴 时间加冕时
我成为荣耀 所有的期待
——世间的众多交错
都平静的被时光淹没了

十六

其实 该带走的全都带走了
所有的浪花 都沉沉睡去
所有的浪花含着风
疲惫之水 掩藏被击碎的欢乐
凝滞或喧响 让我看到了
疯狂或豪吞的生命沉沦
还能眷顾什么 丰盈之外
日月躺在 来去的意念之上
昏暗的渔火里 鱼越游越迷茫
而湖岸的斑灿中 所有冥想
都紧紧拥挤 倾斜着——
村庄沉淀 承载不朽的美
多皱的湖生死相泯
是谁用一人的孓然 挥洒
越来越睁明的光 ——我是火焰
唯渴望之水 清晰可见
逾越 辗转 渴望漫长而安静
起伏中 纵使巨大的身影
背负沧桑 踏破水
——我的脚步仍温暖
没有谁面对梦 还会折断初心
我注定带着血去践行——
追寻 痛苦 得与失
存储我 攀缘 滑落
我始终以焚身的苦痛延伸着
泰然 升华 高耸 普照
求索 灿烂的路无论漫漫与否
——我的脚步依旧温暖

2019年1月20日——3月30日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秋意渐浓 文/一叶天下 太阳掌握着微妙的火候 在稻穗上增加光重量的同时 又祭出一把镰刀的锋芒 田间挥汗的人,此时困于土地 阳光倾斜,麻雀顺着坡起起落落 稻草人固守在时光的空旷里 还...

江城子/期盼二十大 文/张东仁 金风吹送喜音传,谱新篇,画图宽。华夏腾飞,史上更无前。盛会相逢研国是,通变局,化时艰。 一冲披斩不休肩,固初源,为民先。沥胆披肝,不畏远程颠。聚...

驾着祥云从天边归来 中山先生由清风随伴 走遍北方山河之后来到 梦魂萦绕的故乡香山 眼前的美景使他大吃一惊, 广袤大地高楼林立成片厂房 现代城市处处展现着繁华 民众的车流满载富裕安康...

◎我爱你 祖国 文/佚名 当苍茫的原野 经历阳光的一次次深情抚摩 果香微醺的秋风 再次漫过无垠的稻田 岁月的渡船又将行至金色十月 祖国母亲的第七十三个诞辰已至 我爱你 祖国 爱你 悠久的历史...

◎在横河,我们一起登山 文/路军锋 还不到秋分,杏花诗社的诗人们 却早早平分了秋色 一些山峰高出了云端 而山体的一些敏感部位 却略低于我们的脚掌 加持过的杏花,在诗人们的拥簇下 以一面...

有无数的灯盏 都将从这里出发 把夜晚变成白昼 把一座城 变得流光溢彩 所有的欢笑 都将从这里重新开始 天空已是焕然一新 摩天轮高耸 那些去采摘阳光和花朵的人 感念又一个夜晚 风从海上来 还...

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 习近平 58.芯 片 是该构建一个个像样的平台了, 将硅谷布景升起来,它就是蓝光闪烁的中心。 雕刻之...

她,美得不像人间的女子 清澈得逼你的眼 她,乘月色而来 周身氤氲着空灵的柔光 似披着缥缈银纱的九天神女 她,携温暖而来 冬阳般的爱意 浸透了春日温润的生机 她那绝美的诗篇 若泠泠清泉涤...

莲之韵 莲的清雅,出水的姿态 清纯,滴着莹莹的露水 我的目光,像一之翠鸟 飞过透明如玉的湖泊 水上,看不清夏风的面容 一尾鱼在莲的回眸中巡游 这熏风,拂过起伏的水波 飘香的梦,恰似一...

素履负箧攀书山,启明引路为铸颜。 头角峥嵘少年时,壮志尚需酬勤勉。 月寒日暖笔做耕,乌飞兔走书为伴。 莫负程门消春雪,清心夏凉绝韦编。 学海孤帆退两岸,逆水行舟不惧险。 总道匡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