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装载着大运河的离愁

在水的驿站
卸下我的一些重负
补了一些给养
再度出发

只有这时
在这里戛然而止
片刻又重新响起离愁的荡涤
离家越近还是越远
绷紧的纤绳,明白漂泊的一己之力

从南到北
不论水逆行还是顺流
哪怕是一寸沉浮
都要在这里打个旋涡
画上一个圆圈

听到岸上传来
马的嘶鸣,火车的隆隆声
以及装卸工的铿锵声
也听到寺院里的钟声

起锚后
水,继续按照船的流向划行
风,起来了
——有帆
雨,下大了
——用桨
码头,注定不是我回避风雨的港湾
鱼,走与不走
我必须在浪花里
追逐那只弄水的忘情鸟
我掬一捧水
让它从指缝流过


远离桃源

春天
一滴雨,也没有
地干干的,野菜因为饥渴长得很瘪小
由于生活条件好,大鱼大肉吃腻了
挖野菜的人多起来

傍晚
我来到一片桃树园
园里就是没有野菜,赏赏这绽开的桃花
心情,也好啊

抬头一看,里面有一位穿旗袍的美女
也在挖野菜
我没敢进去
在地头上望着满树的桃花
心想: 这桃花,算不算野花

看到去年的木牌上写着:
偷桃者,后果自负
对桃子以前的花事和桃子以后的烂事
一字没有提




暴风雨过后,才知道
这里曾发生过一场凶而惨的战争
头,身,尾,几刀数断
眼睛,眨也不眨
它的牙齿,紧紧咬住
你死,我死
尾巴不动时
才慢慢松口

在坟地
一株凝固的鲜花旁
有一个诱人的洞孔
我从这里向下一望
一条草绿色的蛇,蔽缩着
以进攻的姿势,望着我

它向我伸了伸长长的舌头
一股头皮炸开的凉气在我的周身盘旋
我右手虎口处的印迹
多年后,仍在剧痛
我在音乐里
好像看到了,你在狂舞
你与我
都是带毒的国与国


喜鹊

那巢,就在那
无数活着的枯枝,编成的窝

雨,可以漏进去
雪,可以落进去
风,可以刮进去
她的羽毛,没有湿
她的雏的肉体没有湿

她在高而粗大的树干上站着
好久好久没有看到她黑白分明的身影

她不愿传播
人的践踏
兽的撕咬
野火的放纵
洪水的肆虐

知道这一切会来
树,终会死掉

喜鹊用这些再生的枯枝
在来年的,另一棵树上
做起另一个巢


也致女诗人莎朗 · 奥兹(美)

我曾高度的告诫自己
人最好别取下自己的锤子
敲碎高速行驶的列车

进站时,我身上的锤子已被女安检员收好

多少年了我没有再回去沿着铁取铁

只要他在这个路上延伸与虚掩会严丝合缝


她伸出纤手,采撷一朵雪花

雪,一直下着
她一直数着雪花

她没有记住,世间消失了多少花朵
她说,有一朵雪花,还没有到来

一滴水从她的指缝
高高的滴下
似雨

雪来的时候
我还在夏日里午睡


山,因一颗石子而增高

这次,我上山来
不为焚香,不为朝拜


我轻轻地
把从山下捡来的一颗石子
放到山顶
五千年前,他从山上滚落

鸟儿说
他经常把山下的石子衔上山顶
把高的,归于高处


麦鸟

六月的热
是一种炙烤
麦子,把自己打造成锋芒刺向天空

镰刀来的时候
一簇簇倒在父亲的怀里
求得父亲的庇护
被父亲抱回家中
它以回报的方式
充饥父母的身躯
养活我们兄妹七人
还有在路上捡来的孤儿

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晴和日丽
麦鸟一次次从瞬息万变的空中飞回
落入天然的屏障
在麦根旁的草窝里足足睡上一宿

今天我要回城了
城里的天空中
那翻飞的小黑点儿,也是麦鸟吧
以前,这里也是麦田


单身女人

雨,下了一天
一直没停

夜黑了
旁若无人,更加肆虐
村东头的海,满了吗
蛤蟆的叫声,一丈高过一丈
鱼儿,眼看着要往屋里跑


一个单身靓丽的女人
把吃剩的半袋面粉
一把一把的
借用来势凶猛的雨水
和成面
在门口,筑起高台儿
挡住了天爷

就这样一拦
大海的潮退了


搬动一块石头

亲眼所见
我来这里时,一条长蛇围着你
转了几圈
向草丛逃去

你依然那样严峻,固化
冷血,一动不动
没了心肠

我搬动石头
你的身下竟然有很多小虫
才明白,有你才有了世俗

我再也不敢放下
放下,便会伤及无辜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9月22日,洛阳市孟津区庆祝2022年中国农民丰收节活动在朝阳镇南石山村(三彩小镇)开幕。此次活动秉承庆祝丰收、弘扬文化、振兴乡村的宗旨,以打造一场高视觉、高体验的沉浸式庆祝活动为目...

满川金谷稻风香,一派丰收南北疆。 架上葡萄凝紫玉,枝头苹果泛红光。 招来仙子霓裳舞,撩拨骚人赋丽章。 秋韵浓如桂花酒,万家陶醉入康庄。 七律 咏新农村嵩县手绘小镇 迷蒙秋雨添神秘,...

第二十三期主持人:茂华 第一轮投票:茂华、茅屋寒士、水里鱼多、徐一川、葛运江、妍冰、南国杜鹃、缱绻、吴殿平、中沙河、知了天下、夫唯 第二轮投票:茂华、冯歌、徐一川、吴殿平、顾...

小萝卜头的心里 一直饲养着一只羊 他从娘流着泪的黑夜出发 驱赶着它 爬过山岗 跨过河流 眼看就要翻过一面山坡时 暴风雨来了 大地昏暗 天空黢黑 小萝卜头颤栗地站在窗前 望着渣滓洞对面的山...

一.秋收 黄澄澄的玉米一片连着一片 晒场上一群鼻子上长着一撮毛的八哥 趁主人不在场在大快朵颐 一位健壮的农妇 手持竹条帚把晒干的玉米 扫拢归堆当着主人的面 一只吃饱喝足的喜鹊 见有车...

瞬间 那些还在梦乡的人们 命运正在驱赶着你们 你们从哪里来 你们到哪里去 半夜三更,冷风嗖嗖 没人料到这死亡之旅 旋转的车轮,车轮 旋转 一声撕裂静寂的刹车 却没有能够刹住死神 刚才还挂着...

1、骑共享单车 我认为,蹬小单车之时 要有最起码的恭敬,我宁愿说 欣喜被驮着,脚丫子安装了 一个小翅膀,于是吃到更远处的盒饭 看到更远处校园里的红男绿女 他们与她们,我消失在更远处的...

1.真理 麦豆(江苏) C20砼立方体试块 是将水泥、砂、石子、水 搅拌均匀之后 倒进模具 强力振捣密实后 成型的。 然后将试块 放进20℃恒温恒湿箱内 静置28天。 像一只苹果成熟 需要水、温度和时...

一 其实 碧蓝总是高远的 当族类 越来越鄙视高傲 海鸭的嘶鸣 泛泛于空 鱼群生殖的诺言 浮满湖面 五千年了 排斥风暴 湖习惯追逐想象 激越地埋葬了什么 被遗忘的 越来越穿透那个清澈的世界 谁还...

◎重 生 1 暴风雨洗劫之后 满天蔚蓝,动人心魄 厚如棉袄的云朵,相约去幽会 落单的夕阳,炫耀它的光芒 掠过原野的风 与农人比起脚力 2 一个鸟巢,连同筑巢的树枝 被狂风折断,吹落 逃难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