窜出地面的根须

苍老的或嫩嫩的根须,都想撑起
一片自己的天空

不能直接向上,就恣意的横着走出去
石头和泥土有一场对话
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粗壮的树干
沉默不语

一种心照不宣的氛围在天空弥漫
树叶,绣着朵朵白云
千回百转,一根脐带塑形与祈祷春天
肉身已经饱胀

自己使再大的劲,也无法生长出茎叶
还是横着走吧,只要露出头来
就是一生的骨骼

谦卑与伟大,在哪儿并不重要
无论是向上,还是横着,都与树干一样
有一张自己的脸


枯树

一棵被阳光晒旧,根须外露的枯树
昂着布满皱纹的头颅,站在广场的中央
坦诚而安静

风在头顶嘈杂。而它在那里
一动不动,一直发呆
脚下的小草谈论着阳光与雨水的秘密

几只蚂蚁,从龟裂的树皮里伸出头来
打探风雨阴晴的谶纬
是啊,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

风带走了枝丫。它仍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
广场上,一群大妈们
借着音乐的韵律,尽情地扭动着身姿

不经意间,窜过来一只黄毛大狗
嗅了嗅树杆。在众目睽睽下,抬起一支后脚
对着根须浇了个透湿


青苔,抽出了新芽

以风吹的速度
刮过一滴又一滴落水的声音

秋虫,在夜风中快速逃亡
一阵沁凉,悄然穿过石板与墙缝

饥饿的蚂蚁,在不断迁徙之间
走走停停

灰色的瓦当,举起炊烟
在细碎的光影中,寻找着归宿

流水,送走一个又一个的漩涡
悄悄记下尘世的细节

唯天空的流云,若无其事
青苔,在秋雨中悄然抽出了新芽


桥墩的脉搏

爬山虎在桥墩的四面举着头颅
以一种若明若暗的脉动
爬上桥栏的边缘。以低于尘埃的姿势
挑逗着风吹草低

一股车辆尾气袭来,掀开
最高那片叶子,而最低的那片叶子
从另一座桥墩上探出头来
证明自己的顽强

每一片叶子都在风中
并行着不悖的喧嚣,紧紧锁住
爬山虎向上的道路。可它每摇动一次
都在为行人和车辆指路

我们经过的道路,拥堵、坎坷,行色匆匆
从早晨到黄昏,桥墩上的爬山虎
像一根根脉搏,穿过我们的心脏
平缓、舒滑


空花盆

窗台上,没有一丝阳光
花盆沉浸在思考之中
像一幅油画的根须,生出翅膀

曾经云烟氤氲的峁口
雨水,早已清凉
唤出了它体内固有的宋词

此刻,花盆显得更加苍老
时光顺着空空的纹路
铺满谁的孤寂?

昨天,茂盛的吊兰
已经凋敝,滚落在花盆的边缘
读着一首词的下半阕

我推开窗,鸟鸣碎裂成一阵风
如同此时,人声鼎沸
各自都只是路过


芙蓉花

花瓣在
隔离带和芙蓉树的丰腴之间

微风轻轻吹佛的时候
晃若斑斓的梦

一滴雨的凉意
花香,被包裹在纯洁的柔情之中

艳,嗔看被痴痴的红与绿
撤娇云朵的悠扬

在这些个大街小巷的尽头
都叫作蓉城

花期虽然有些短暂
却可以灿烂起一座城的夜色


流浪猫

入冬的小区,慵倦的雾霾
高高低低的纠缠在猫的前爪上
东躲西藏

或跳跃、或奔跑、嬉戏、打闹
又十分警惕。并非
舒缓,以及暂时的停歇

都是没有主人的
一只、两只,九只流浪猫
在四处乞讨

有人走来
它们以惊恐万分的速度逃窜
躲进空空的鼠洞

当然,也有懒着不动的
只要有一丝响动。它们猛然一惊
竖起耳朵,分辨走失在何处


最后一声蝉鸣

初秋的郊外,零星点点的野花
恣意凋零

在渐浓渐凉的朔风里
树上坠落的蝉鸣
微弱、嘶哑,寂寞、荒凉

像一粒雨后的星星,浮在草尖上
我听见,草丛里最后一声蝉鸣
在安寂人世

依稀,在不能活蹦乱跳中
一幅空空的蜕壳,撑起一株蒺藜


下水道

城市楼宇,大街小巷
尘世杂质,流进一条下水道
井盖,这如同
被粉饰过的脸面一样
虽不耀眼,却遮盖城市的另一面

美丽呈现
人世间,真真切切,将那些
腐朽、污浊,统统都排入下水道
让光鲜,站立起来

每时每刻,唯有我们
吃喝拉撒,行立坐卧,日月星辰
健康,美好与未来
统统都隐匿着尘世残余的颜色


一汪积水

傍晚的路面,一汪积水
以朴素的方式,照亮尘世的孤独
和一片清新

我与它对视时,纹丝不动的水
如同一面镜子
我从此路过,离去、平安

暴雨来临之前,它所照见的
富有丰富的内涵
用短暂的一生,照见一条路的宿命

它照见行人,车辆
与路面相互成全
不惜让脚步划破自己弱弱的肉体

我路过时
不经意的一个回头,张望
看见了自己,在积水中清晰的倒影


落花

凋谢的花朵,在秋风到来之后
纷纷落下
此刻,它们在路边或公园的路旁
找寻归宿

谁叫在没落下之前
火烧火燎,如此的傲慢
仿佛只有它们才是目无一切的鲜艳

这会儿,蝴蝶回家了
蜜蜂正在案头修改爱的故事
护花老人放下剪刀,看云看天气

我路过时,落花迷惘、羞涩
似乎,完全不知自己内心的春天
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怯怯的,等着我的谅解


蜘蛛网

蜘蛛,在一张网上吐着自己的格言
蜘蛛网上,线与线交织着寂寞
蜘蛛仍在有序的编织

虚无的月光,是另一座城池
蜘蛛,不畏惧夜晚的影子
让时间旧着,在纹理上竖起华丽的刺绣

一阵风一吹过,萤火虫、蚂蚱
从繁茂的草叶间越过。蜘蛛网有些晃动
但却完好无损

一个赶路的人,停下了匆匆的脚步
抑或,是想用它来挡住
一抹夜色,一堆烦心之事


一片落叶

从冒出头来的那一天起,就知道
站在高处,要挺直腰杆
脊梁骨要正。虽不能遮天蔽日
也不要小看了自己

一阵风吹来,一条路在脚下分岔
我睁大眼神,为之
一惊、一怔、一痛,或者一醒
抵抗着,在摇晃中跌落

受惊的鸟儿,回头张望
枝丫间,嗅不到熟悉的味道
眷恋的天空,早已被一层薄雾笼罩
透出陌生的寒凉

当雷与闪电袭来的那一刻
我会减少远方的距离,卸下等重的砝码
即便瞬间坠落
也要让自己与地面保持着平衡


斑马线

深秋,路面上排列着整齐的斑马线
白里闪着荧光,一条,两条
或更多,都在原地等待

街口,斑马线横来竖去
行人的脚步、过往的车辆,从未止息
一切顺其自然,一切又戛然而止

有人向西,有人向东
在斑马线的等距中,走一步或走两步
都得忍住,停顿里短暂的荒芜

一阵风的凉意。那些已伸出去的脚
从荧光中回过神来
被斑马线狠狠地拉扯了一把

绿灯亮了。退回的脚步
一步压着一步,在嘈杂声中反复穿插
下一个出口的轻松,安宁


路边的鹅卵石

不知何年何月上的岸
埋藏了多年的心事,早已没有了棱角
说你伤痕累累,倒有些过分了

不难想象,你曾经在水中的命运
像无数擦肩而去的故人,把迂回和曲折
留在河底,一去不返

纵然,你曾经的棱角不能再次伸展
但数不清的轮回与现在的孤独
仍在,面对一钩残月

黛眉深锁。或许,在路边
一心一意修行,改变、期待,圆润的部分
再次长出棱角来

2022年9月14日 成都长城书斋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秋意渐浓 文/一叶天下 太阳掌握着微妙的火候 在稻穗上增加光重量的同时 又祭出一把镰刀的锋芒 田间挥汗的人,此时困于土地 阳光倾斜,麻雀顺着坡起起落落 稻草人固守在时光的空旷里 还...

江城子/期盼二十大 文/张东仁 金风吹送喜音传,谱新篇,画图宽。华夏腾飞,史上更无前。盛会相逢研国是,通变局,化时艰。 一冲披斩不休肩,固初源,为民先。沥胆披肝,不畏远程颠。聚...

驾着祥云从天边归来 中山先生由清风随伴 走遍北方山河之后来到 梦魂萦绕的故乡香山 眼前的美景使他大吃一惊, 广袤大地高楼林立成片厂房 现代城市处处展现着繁华 民众的车流满载富裕安康...

◎我爱你 祖国 文/佚名 当苍茫的原野 经历阳光的一次次深情抚摩 果香微醺的秋风 再次漫过无垠的稻田 岁月的渡船又将行至金色十月 祖国母亲的第七十三个诞辰已至 我爱你 祖国 爱你 悠久的历史...

◎在横河,我们一起登山 文/路军锋 还不到秋分,杏花诗社的诗人们 却早早平分了秋色 一些山峰高出了云端 而山体的一些敏感部位 却略低于我们的脚掌 加持过的杏花,在诗人们的拥簇下 以一面...

有无数的灯盏 都将从这里出发 把夜晚变成白昼 把一座城 变得流光溢彩 所有的欢笑 都将从这里重新开始 天空已是焕然一新 摩天轮高耸 那些去采摘阳光和花朵的人 感念又一个夜晚 风从海上来 还...

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 习近平 58.芯 片 是该构建一个个像样的平台了, 将硅谷布景升起来,它就是蓝光闪烁的中心。 雕刻之...

她,美得不像人间的女子 清澈得逼你的眼 她,乘月色而来 周身氤氲着空灵的柔光 似披着缥缈银纱的九天神女 她,携温暖而来 冬阳般的爱意 浸透了春日温润的生机 她那绝美的诗篇 若泠泠清泉涤...

莲之韵 莲的清雅,出水的姿态 清纯,滴着莹莹的露水 我的目光,像一之翠鸟 飞过透明如玉的湖泊 水上,看不清夏风的面容 一尾鱼在莲的回眸中巡游 这熏风,拂过起伏的水波 飘香的梦,恰似一...

素履负箧攀书山,启明引路为铸颜。 头角峥嵘少年时,壮志尚需酬勤勉。 月寒日暖笔做耕,乌飞兔走书为伴。 莫负程门消春雪,清心夏凉绝韦编。 学海孤帆退两岸,逆水行舟不惧险。 总道匡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