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手持魔杖的丑恶老妖
歪嘴里念着血腥的魔咒
老脸上的皱巴,骤起一股妖风
企图在太平洋上卷起阴险的漩涡

作妖的废铜烂铁在太平洋耀武扬威
妄想掀起兵凶战危的歹毒恶浪
这些以主宰世界自居的魔鬼
向来趾高气扬,恣意践踏国际法理
其实它们是在刀刃上舔血舞蹈

一个没有灵魂的国度
成了魍魉魑魅繁殖的罪恶温床
它们嗜血成性 满世界涂炭生灵
却将吃人不吐骨头的骗人伎俩
复制演绎得无比嚣张

岛上几个数典忘祖的不俏子孙
莫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余孽
转眼就成了老妖婆的帮凶
狼狈为奸,助纣为虐
它们不惜引狼入室 玩火自焚
最终必将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中华民族不信邪的睿智眼光
淡定化作千钧膂力
戳穿虚饰的诡异陷阱
举重若轻 运筹帷幄
坚如磐石的意志摧枯拉朽
发出地动山摇的反制呐喊

历史审判 从不缺席
铁证已留下他们内外勾结不容抵赖的罪行
秋后的蚂蚱胆颤心惊,只剩觳觫的剧情
苟延残喘的霸凌行径
必将遭倾巢埋葬而遗臭万年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一.立秋 风把天空打扫一空 无人的庭院大门紧锁 除了蔚蓝色的寂静 悄无声息的还有那风中的落叶一片 没有告别一个季节己悄然远行 秋天来了天依然很热 云把自己洗得很白在楼顶上晾晒 蝉鸣长过...

被一辆小火车 拖拽着 一些树迎面而来 一些树正在后退 有一年,我和一个女人 去为远方的姥爷上坟 我们相视而坐 窗外,跑着很多的树 她说:树,越跑越快 很快就会把姥爷推到我们面前 而我看见...

写在梅山一角 我从未说过等谁 是这无数的枝丫伸着 向上伸着梅的芬芳 我从未说过遇见或相蓬 只是昨夜又下了一夜雪 归还了我的骨骼与素颜 你有你的春天 我有我的冬天 从来没有想过 我们共同拥...

在西宁,在平凉 怀念女诗人肖黛 谭五昌 2007年秋天 首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在西宁举行 我第一次见到你 你的优雅让这座西部之城 溢出无边的诗意宁静 2009年秋天, 我与你在西宁第二次握手 2012年夏...

◇走过夏天 文/翔鹰(新疆) 离秋天又近了一步 蛙鸣被沉淀过后 成为辽阔的一部分 坐拥于藕塘深处的河畔 寺庙里的香火依然鼎盛 那些善男信女依然保持着一份初心 在转动的经筒间双掌合十 默念...

思念 又到了该吐尖绒缕的季节 我缓缓地靠近 这坎坷的海岸 我在大陆默默呼唤你 肝肠寸断 你在金门思念我 望眼欲穿 一笺家书 难述母子的情缘 也遮不住滴血的泪眼 慈亲倚堂门 这千百年来 我从未...

鬼月伊始 巫来窜门 宝岛中邪了 如坠深渊 呼之而出 六道符 如山峰 被解放军 点穴般地 镇在上下左右内外 制煞 于幽暗深处 解构极限 2022/8/4...

一个手持魔杖的丑恶老妖婆 歪嘴里念着血腥的魔咒 老脸上的皱巴,骤起一股妖风 企图在太平洋上卷起阴险的漩涡 作妖的废铜烂铁在太平洋耀武扬威 妄想掀起兵凶战危的歹毒恶浪 这些以主宰世界...

已经融入了这片土地;用无数设想去架构、强化对这片土地的理解;显然是不够的,大理或云南,最初的观望是极端的、孤立的;深入其中,也许会更符合对这片土地的理解形式。 思想札记 第一...

一.臭牡丹 未开是紫红色的蕾 开时是白里透红的花 花全开时许多小花同时炸裂 组成一朵绚丽的大花似绣球 艳若桃李 臭牡丹 和臭豆腐榴莲一样 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春天山矾开白花此时己结子 山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