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谷

有狼的地方和苍茫的语境
都以辽远和苍凉为前题
狼道,爱上羊的道理
芍药沟之东,高要乌拉之后
我从哈拉盖图到贺斯格乌拉
听一声狼叫

有狼的地方
有一段古老的故事
有老掉牙的传奇
翻过岁月的山趟过时光的河
有翠雀花摇曳
有花岗岩风化
只有狼嚎很新鲜

有个电影很火爆
对狼的态度成了人道
拍电影的地方真有狼
看狼的人,也会爱上狼
同时更爱羊
我身体里也卧着一头狼
有时会溜出来
吓跑一群羊

我会在
狼的表情里
看见辽阔的乌拉盖草原


布林

曾是一片废墟,有花蛇盘坐
我曾在柱基石上看见佛
那些远去的喇嘛,肉身和灵魂
留下经卷,转经桶和魔杖

有泉在右,流不尽的清澈,寒凉
有风吹来,草黄又绿
长草的岁月,风云四起
有坦克车拉断庙柱,拉断骨头
拉断康熙年间的泥沙和砖瓦

今有芍药开过
我小心迈过时间的门槛
生怕踏到蛇和诵经的声音
生怕踩痛那个岁月


回忆

相遇在旧时光,在乌拉盖
七旬的姐姐和姐夫
在乌拉盖兵团小镇
如在1960年的宝昌
忆想火红的年代火红的村庄
岁月的风包裹着
青春燃烧,激情四射

土坯,草坯,木制的光阴
没有砖瓦的书卷气
鸡叫犬吠,马欢牛乐
肩挑日月,纯粹天真
革命热情烧红一段不朽的历史
一双眼看穿小小环球

不忘阶级苦的一代青年
玉米高梁,莜面山药,皮袄缰绳
没有油水儿的锅碗
盛下全世界的风起云涌
解放全人类的锄头
刨出了苦难,埋藏了自己的芳华

今回白首,岁月荏苒
山河大变,江山依旧
一股风,吹去
贫苦的草叶
重走一段旧路
忆苦思甜
来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云气,身体里的一个指标

升腾或者降沉
在一个维度的视角里
照料心的变动和福气
有时与颜色有关
有时与浓淡相悖

卷,散,舒,涌
扯拽如须如发,那些毫毛
和脸色的轮换
有种难以控制的温度的升降
都以风作为外在形态

用语词来标识
无非在眼仁儿里
那么一种表演,在你面前
看与不看,依然是一次机会


乌拉盖草原

在芍药花里找到的马蹄声
不小心落入羊肠子般的河中
溅起布林泉和布林庙的浪花
不再用安格斯牛吹嘘
有鹰起落的地方
有一本未打的书和一匹未戴缰绳的马

我在渾迪乌拉拣拾箭矢和呼唤
在兵团小镇聆听记忆,那么多
红色的风,吹云霞万丈
驯马手,绞手,歌手
汇聚在翠雀花上,勒勒车停泊着我的时光

包饺子的哈拉盖,婆婆丁,黄花瓣
杀羊的小王,老张和青梅酒
一起煮成光荣岁月
如小麦皮做的一篓子醋
让野狼谷的酸柳蓬勃向上

吃喜宴的旱獭如此久坐江山
色尔吉河是乌拉盖的灵魂
漫湿的草地情深似海
一坡的草塗满深情的记忆


夏日锋芒

迟疑的水汽热浪,倒立
在不经意的草叶和树影
一切柔软都被晒干
思绪,语象,影子和舌尖

不用含羞了。灌浆,储糖
有毒叶片上阳光坚硬
露珠如玉
试飞的蜂蝶追求完美

有云散去。好多雷鸣
远去又来,闪电留在考量中
山在等待,江山一尊
一潭有云的水
倒看人间
我恰好路过,带着一本书
把热辣分享,泪落如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锦江 锦江蜿蜒穿城垣, 成都文化大摇篮。 百鸟引颈鸣翠柳, 千层嫩绿映微澜。 轻风款款拂五亭, 细雨点点洒两岸。 水榭茶楼慢品茗, 今夕不知是何年? 2,岷江 岷江浩荡出层峦, 珍珠闪光...

《猜谜》 上帝 画一个圈子 说是一个谜 让魔鬼猜谜 魔鬼 在圈子裡 画一个圈 说是谜底 《赎罪》 一把刀 把一块木 削成十字架 赎罪 十字架 或上或下 一个钉子 一种疼痛 《把戏》 上帝在天堂 把门...

1、蜗居 在广州,我知道 一张破烂沙发的价值 一张高低旧床的价值 一个窄窄厨房的价值 甚至知道 一个小小厕所的价值 在广州,似乎不羡慕 房子的阔和大 只喜欢找寻自己 小小面积的蜗居 2、白云...

紫薇树下 物理学家吴健雄墓园记 树是父亲植下的 百年风雨 百年花开 树是精灵凝聚的时间 父亲走了 您也走了 地球的另一端 您的大半生 使夜空多了一颗明亮的中国星 接受全世界崇敬的目光 您微...

孤独的河流 大运河,你一生,自己走 没有什么,能让你回头 腰痛的时候,从不喊疼 曲折中,望着前方 大雨连绵时,水与水相见 一份孤独包容了另一份孤独 河水暴涨时,那声音 像是在大喊一个...

1.栅栏/野兰 2.倾斜/冯歌 3.池塘/楼细雨 4.擦玻璃/余光之瞳 5.朴素的事物/北君 6.不是蛙鸣/钱松子 7.南河头书院弄/一叶天下 8.一根稻草/滇西 9.上坟/杨祥军 10.老城故事/郭奕标 11.辩证法/黎落 12.四处流...

杜连义(1947-2018),北京市人。1968年高中毕业赴青海支边,在青海省地矿局工作二十余年。1972年7月,与帐篷诗人常江在《解放日报》合作发表长诗《庐山颂》而名噪一时。197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

《我的眼睛像暮光一样在父亲的伤口上停留了一下》 天快黑了 父亲蹲在一堆破铜烂铁之中 用口水擦拭伤口 开出的一朵大红花 此刻,我扛着一大包塑料 刚巧路过父亲身旁 我的眼睛像暮光一样 在...

●向日葵 文/何舒 在撑开的棋盘上 一颗颗吮吸阳光的棋子 没有忘记最初的样子 最终,它们用呐喊的方式 坠降人间 其实,它们生长的每一方寸 每一滴雨露,每一缕阳光 在惊心动魄的时令下 总是...

被一辆小火车 拖拽着 一些树迎面而来 一些树正在后退 有一年,我和一个女人 去为远方的姥爷上坟 我们相视而坐 窗外,跑着很多的树 她说:树,越跑越快 很快就会把姥爷推到我们面前 而我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