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在长潭水库

我还是忍不住把船
再次比喻成一把利剪

再一次看到它
极麻利就把水面剪开

可仿佛只要乖乖交出
大块大块白花花银锭

水面,很快就愈合
彼此又像是相安无事


2、桫椤群的启示

说它是个群
分明就是孤零零几株

可是偌大一个山谷
就靠这几株桫椤命名
可见其在山谷的地位
不可动摇

它们叫桫椤、恐龙的
主食,属蕨类性植物
但比一般蕨类植物
似乎又高一点

但再高也高不过4米
导游说,它至今活过
四百年

四百年
对于灌木丛来说
早已长成参天大树

而它们
依旧是匍匐、低矮着
举着细枝蔓叶

四百年来,像铁了心
等着自己的主子恐龙
还会复活过来

四百年来,像又竭力
举证,越庞大的事物
越容易被绝灭

是否还想证明,只要
躲在深山老林,就能
躲过时光的追杀


3、在东岭村重温誓词

当我握紧右拳举过头顶的时候
东岭村四周山峰都握紧了拳头
当我一个字一个字念出誓词时
头顶的天空仿佛都在凝神静听
此刻,准会有一场春雨,及时
下在心里,清洗着我的俗气
此刻,准会有一阵春风,轻轻
吹拂掉我内心的私心和杂念
每一次重温誓词的时候
灵魂就会再一次,得到洗礼
每一次重温誓词的时候
我就知道,我是个有使命的人
又回到初衷


4、在丘成桐国际会议中心

数学符号、公式
没想到一旦展示在世人面前
竟如此完美,任你猜来任你选

在丘成桐国际会议中心
我还看到了丘成桐大师诗歌
韵味十足

没想到一个国际级数学大师
在用数学开发左脑半球的同时
还用诗歌开发着右脑半球

其实把数学研究
与诗歌创作,完美结合起来的
本非丘成桐大师的创举

早在十八世纪四十年代
一个德国数学家、分析大师
就提出

一个数学老师如果不能在
某种程度上成为诗人
就不可能成为完美的数学老师

可惜近两个世纪以来
似乎没有引起数学教育专家的
足够重视

在丘成桐国际会议中心
我还是看到数学符号的枝蔓上
闪动着灵性的诗性光芒


5、娘从乡下来电说

阿才又犯上了肝癌
锦记一个跟斗
就坐上了轮椅

那个罗叔
还没查出啥病
一开春就躺进地里

还有我家那条阿财
不知怎么回事
前两天就死在老屋里

娘说着说着
说得自己都好像
差点哽咽哭不成声

娘说着说着
说得自己对自己
都好像自信不起来

以致老怀疑自己的
喉部,有什么噎着
吞之不下,吐之不出


6、我写不出高深莫测的文字

只写合我乡村兄弟的胃口就行
我乡村兄弟不需要山珍和海味
坐在工棚、路边
填饱肚子就行

别嫌弃我乡村兄弟
木头木脑、一声不响,情商低
可吐出的每个字,都是一枚枚
板上钉钉

别嫌弃他们
一肚子泥土,就是没半点墨水
一拍胸膛,就胜过达官贵人的
咬文嚼字或万卷诗书


7、初夏

就是说,刚刚从
春天里破壳
阳光还毛绒绒的
雨水可就哗哗的
多像婴儿第一声
啼哭,那么任性
又那么开心
草木,皆往绿里
活蹦乱跳
初夏了,母亲又
幸福地挥起锄头
把一滴一滴汗珠
往初夏里,播着


8、尘

即使漂浮得再高
都会落下来
落在树叶、落在水面
都是一副听天由命
一副宿命的样子
所谓红尘滚滚
无非就是风夹持着它
在尘世兴风作浪


9、路

一个人不管多老还是多小
仿佛都被一条路牵着回家

一个人,可以在路上跺脚
也可以疯疯癫癫奔跑
或者干脆任性地坐在路边
路都会像脾气极好的母亲
耐心等着、牵着你回家

只是有一次,见一个老人
扶着一棵老槐树,颤巍巍的
慢慢蹲下,仿佛要把
倒在地上的路,扶起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地坛又称方泽坛,是北京五坛中的第二大坛,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占地37.4公顷,与天坛遥相对应,与雍和宫、孔庙、国子监隔河相望。地坛主要用于古代帝王祭祀社稷。在古代中国,...

《小松鼠》 我在办公室里会客、打电话、想心思 小松鼠在窗外的樟树上上蹿下跳 有时进入室内闲逛一圈后离开 让枯坐的时间再次活了过来 记不得这样相处了多久 我从别人称呼的小孙变成老孙...

一千多年了 那个砸缸的人 仿佛还被绑在那块大石上 他穿朝服的样子 早已被人遗忘 朝堂上 王安石还在咆哮 那口缸 仿佛又复活了 水面清澈 并倒映着 一个王朝的背影 上书房的猫 一只躁动的猫 在...

1.锦江 锦江蜿蜒穿城垣, 成都文化大摇篮。 百鸟引颈鸣翠柳, 千层嫩绿映微澜。 轻风款款拂五亭, 细雨点点洒两岸。 水榭茶楼慢品茗, 今夕不知是何年? 2,岷江 岷江浩荡出层峦, 珍珠闪光...

《猜谜》 上帝 画一个圈子 说是一个谜 让魔鬼猜谜 魔鬼 在圈子裡 画一个圈 说是谜底 《赎罪》 一把刀 把一块木 削成十字架 赎罪 十字架 或上或下 一个钉子 一种疼痛 《把戏》 上帝在天堂 把门...

1、蜗居 在广州,我知道 一张破烂沙发的价值 一张高低旧床的价值 一个窄窄厨房的价值 甚至知道 一个小小厕所的价值 在广州,似乎不羡慕 房子的阔和大 只喜欢找寻自己 小小面积的蜗居 2、白云...

紫薇树下 物理学家吴健雄墓园记 树是父亲植下的 百年风雨 百年花开 树是精灵凝聚的时间 父亲走了 您也走了 地球的另一端 您的大半生 使夜空多了一颗明亮的中国星 接受全世界崇敬的目光 您微...

孤独的河流 大运河,你一生,自己走 没有什么,能让你回头 腰痛的时候,从不喊疼 曲折中,望着前方 大雨连绵时,水与水相见 一份孤独包容了另一份孤独 河水暴涨时,那声音 像是在大喊一个...

1.栅栏/野兰 2.倾斜/冯歌 3.池塘/楼细雨 4.擦玻璃/余光之瞳 5.朴素的事物/北君 6.不是蛙鸣/钱松子 7.南河头书院弄/一叶天下 8.一根稻草/滇西 9.上坟/杨祥军 10.老城故事/郭奕标 11.辩证法/黎落 12.四处流...

杜连义(1947-2018),北京市人。1968年高中毕业赴青海支边,在青海省地矿局工作二十余年。1972年7月,与帐篷诗人常江在《解放日报》合作发表长诗《庐山颂》而名噪一时。197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