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你十九年前在《海滩漫步》时放飞了《断线的风筝》,你就在《点着油灯的小屋》里编织你的《梦》境。你勉励自己《立志创业趁早年》,并用那支不知疲倦的笔《抒生活之情,唱时代新声》。

《喝醉哭够》后你《倾诉》《真情真话》,你说《半梦半醒》是《人生一味》也是《为了自尊》。你总是告诉读者朋友《生活对强者永远美丽》,并坚强地笃信《成功属于有志者,收获不忘耕耘人》。

《生活在祖国怀抱里》你深情地祝福《祖国,您好》,《漫游在天池湖畔》曾经是你的《岁月风景》。《我不愿把岁月蹉跎》那是你《自己的故事》,《门依然半开着》那是你《很久以后的爱情》。

《缺衣少食的岁月》里你却感叹《苦中求学苦亦乐》,《寻找第八种颜色》后你《站在峰顶》聆听《春天的风讯》。《隔岸相望》你清晰地记得那《一句启发与终身酷好》,许久以后仍对《我的四十一分》刻骨铭心。

从学生到先生从机关到乡镇,从内地到沿海从首都到深圳。《今生今世注定你的名字叫男子汉》,即使走到天涯海角也始终拥有一颗《黄土地上的中国心》。

《华蓥山》系着你的《乡恋》《乡愁》,《渠江听涛》你听到了《乡情》《乡音》。于是告别繁华的都市放弃诚挚的邀请,你回到生你养你的故乡作了一个《小平家乡的弄潮儿》并骄傲《我们是广安的主人》。

在《天池寻迹》你寻到了《橄榄林的爱情》,从《橄榄林的夜话》里你听到了《橄榄林的歌声》。《跟上帝较量》你演义了一部《西北风传奇》,《小平家乡创业者风采录》那是你《透过窗帘看那风景》。

《小狗喊冤》那是你曾经痛苦的呻吟,《三十岁以后》你才叹息《那时候我还不懂爱情》。《珍惜人生的舞台》你警醒自己《走吧,脚不要停》,《拼搏才是人生的风流》那是你《难以忘却的真情》。

告诉你《一种思想》同时也《赠给你一个黄昏》,你在《黄金时代》却听不到《沸腾的掌声》。在《待垦的时空》里你《遥望开花的季节》,《重塑丰碑》后你《与人才者说》并非是《黄昏即景》。

风干了《秋季的相思》却又步入了《冬天的困惑》,告别了《春月的幻想》仍然握不住《夏天的热情》。走出了《泛滥的迷惑》居然看不到《阳台花开》,《11月6日登东岳泰山》你祈求《天降斯人》。

2000年11月6日

一个浓雾弥漫的夜晚 于东岳泰山

(备注:王富强散文诗集《天降斯人》2001年1月由中国三峡出版社出版发行,著名作家、时任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马识途为此书题写书名,著名作家、时任重庆市作家协会主席黄济人为此书作序,“词坛泰斗”、著名歌词作家、时任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主席乔羽为王富强题词。本文系《天降斯人》序章。)

赠给你一个黄昏

在笛韵荡漾遐思绵绵的黄昏。

当我把目光投向西山愈来愈小愈来愈红的句号时,我望见了很远很远的红红的黄黄的蓝蓝的七彩纷呈的美丽的天空。尽管夜色微暗,但我坚信,我的眼睛我的心灵却不会跟着昏暗。

我实在言不出此时的心情。

但我又实在迷恋这高远悠长的景致。

我不也成了一处风景么?

一缕缕清新的气息扑鼻而来。我微闭双眼又渐渐睁开,趁月色走近之前尽情享受这醉人的宁静。

鸟儿扇动着翅膀飞返家园,我却在此时打点行装在夜里作漫漫的长途旅行。

我知道,跋涉和攀登足使我精疲力竭。

我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

你能在我归来的路口等我么?

我不企望你簇拥着鲜花用隆重的礼仪迎接我。用你的目光掸去我满身的尘土,这就够了。

没有在旅途写那些相思不尽情意绵绵的诗句,因为那样会使我更加消瘦和孤寂;

我没有赠给你使你激动和流泪的祝福,因为我不想再平添你莫名的新愁。

如果我们都种下相思树开出相思花结满相思果彼此赠送吞食,我们不都成了痴男痴女么?

所以当你问起别期和归期时,我没有告诉你某年某月的某个时候。

我想我经过艰苦的跋涉和攀登之后,我不会疲惫不堪地倒下去,也不会步履蹒跚地穿过人流。那样会使很多的目光包围着我使我身陷绝境叫我惶恐不安。

真的,走出囹圄不一定就跳出了怪圈。

心是沉重的。再驮着沉重的负荷汗流夹背别人就会生出同情的叹息。

我必须轻松自己。

再次邂逅的时候,赠给你一个黄昏,笛音袅袅……

如果我真的是一处风景,你会永远恋恋不舍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地坛又称方泽坛,是北京五坛中的第二大坛,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占地37.4公顷,与天坛遥相对应,与雍和宫、孔庙、国子监隔河相望。地坛主要用于古代帝王祭祀社稷。在古代中国,...

《小松鼠》 我在办公室里会客、打电话、想心思 小松鼠在窗外的樟树上上蹿下跳 有时进入室内闲逛一圈后离开 让枯坐的时间再次活了过来 记不得这样相处了多久 我从别人称呼的小孙变成老孙...

一千多年了 那个砸缸的人 仿佛还被绑在那块大石上 他穿朝服的样子 早已被人遗忘 朝堂上 王安石还在咆哮 那口缸 仿佛又复活了 水面清澈 并倒映着 一个王朝的背影 上书房的猫 一只躁动的猫 在...

1.锦江 锦江蜿蜒穿城垣, 成都文化大摇篮。 百鸟引颈鸣翠柳, 千层嫩绿映微澜。 轻风款款拂五亭, 细雨点点洒两岸。 水榭茶楼慢品茗, 今夕不知是何年? 2,岷江 岷江浩荡出层峦, 珍珠闪光...

《猜谜》 上帝 画一个圈子 说是一个谜 让魔鬼猜谜 魔鬼 在圈子裡 画一个圈 说是谜底 《赎罪》 一把刀 把一块木 削成十字架 赎罪 十字架 或上或下 一个钉子 一种疼痛 《把戏》 上帝在天堂 把门...

1、蜗居 在广州,我知道 一张破烂沙发的价值 一张高低旧床的价值 一个窄窄厨房的价值 甚至知道 一个小小厕所的价值 在广州,似乎不羡慕 房子的阔和大 只喜欢找寻自己 小小面积的蜗居 2、白云...

紫薇树下 物理学家吴健雄墓园记 树是父亲植下的 百年风雨 百年花开 树是精灵凝聚的时间 父亲走了 您也走了 地球的另一端 您的大半生 使夜空多了一颗明亮的中国星 接受全世界崇敬的目光 您微...

孤独的河流 大运河,你一生,自己走 没有什么,能让你回头 腰痛的时候,从不喊疼 曲折中,望着前方 大雨连绵时,水与水相见 一份孤独包容了另一份孤独 河水暴涨时,那声音 像是在大喊一个...

1.栅栏/野兰 2.倾斜/冯歌 3.池塘/楼细雨 4.擦玻璃/余光之瞳 5.朴素的事物/北君 6.不是蛙鸣/钱松子 7.南河头书院弄/一叶天下 8.一根稻草/滇西 9.上坟/杨祥军 10.老城故事/郭奕标 11.辩证法/黎落 12.四处流...

杜连义(1947-2018),北京市人。1968年高中毕业赴青海支边,在青海省地矿局工作二十余年。1972年7月,与帐篷诗人常江在《解放日报》合作发表长诗《庐山颂》而名噪一时。197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