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大暑


一场雨过后
阳光又大摇大摆杀了回来
清风绕过城市
池水炖煮着日子
情绪如一辆失控的列车
在街头左冲右撞
一脚油门
弄得头破血流

2八一

从心里揪出
一个又一个魔鬼
贴在墙上
举起右手当枪
瞄准
不停扣动扳机
我的身体就是一个弹夹
压满了
新仇旧恨

3传真

佛门净地
突然刮起一股妖风
一本经念着念着
就歪了
一片袈裟
裹不住跑毛的心思
打坐殿堂却心中无佛
一炉香火几盏灯
替罪恶招魂

4夏夜

一声鸡鸣
点亮老屋的油灯
蛐音拉开门栓
小黄狗刁起一片月光
跑出村口
往事坐在柳树下
溪水一遍遍重复着
几句情话

5南京

30万遇难同胞
就长眠地下
玄奘寺点燃的香火
却供奉着几名侵华的恶魔
木鱼旧事重提
揪住一段伤心的往事
让走远的历史
猛然回头
又看了一眼人间
一阵又一阵敲响的警钟
扶不起
一个长跪的人


6玄奘寺

30万遇难同胞
猛一下都睁开眼睛
重返人间
目睹着
几名双手粘满鲜血的战犯
又一次举起屠刀
在南京愈合的伤口上
重重地
砍了一下

7疫情

这难缠的疫情
把一个又一个人逼向墙角
房贷水费租金车险
彷佛一群催命鬼
一张处方
压垮一个好汉
人们如一座座火山
一言不合
就可能爆发

8诗歌

诗歌像皇帝的新装
被一些人从早到晚穿着
人前人后显摆
一个童话摇身一变
走向现实
却不见
当年那个孩子

9老照片

退休多年
他时不时地晒出
一张张老照片
一顶大檐帽
捂住半亩不毛之地
天蓝色的制服
紧裹着
一个过期的称呼
一双皮鞋
走不出当年

10群主

喜欢
在几百号人的圈子里
发号施令
时间一久
便以为自己是个县太爷
想一手遮天
一言不合
就一脚踢出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地坛又称方泽坛,是北京五坛中的第二大坛,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占地37.4公顷,与天坛遥相对应,与雍和宫、孔庙、国子监隔河相望。地坛主要用于古代帝王祭祀社稷。在古代中国,...

《小松鼠》 我在办公室里会客、打电话、想心思 小松鼠在窗外的樟树上上蹿下跳 有时进入室内闲逛一圈后离开 让枯坐的时间再次活了过来 记不得这样相处了多久 我从别人称呼的小孙变成老孙...

一千多年了 那个砸缸的人 仿佛还被绑在那块大石上 他穿朝服的样子 早已被人遗忘 朝堂上 王安石还在咆哮 那口缸 仿佛又复活了 水面清澈 并倒映着 一个王朝的背影 上书房的猫 一只躁动的猫 在...

1.锦江 锦江蜿蜒穿城垣, 成都文化大摇篮。 百鸟引颈鸣翠柳, 千层嫩绿映微澜。 轻风款款拂五亭, 细雨点点洒两岸。 水榭茶楼慢品茗, 今夕不知是何年? 2,岷江 岷江浩荡出层峦, 珍珠闪光...

《猜谜》 上帝 画一个圈子 说是一个谜 让魔鬼猜谜 魔鬼 在圈子裡 画一个圈 说是谜底 《赎罪》 一把刀 把一块木 削成十字架 赎罪 十字架 或上或下 一个钉子 一种疼痛 《把戏》 上帝在天堂 把门...

1、蜗居 在广州,我知道 一张破烂沙发的价值 一张高低旧床的价值 一个窄窄厨房的价值 甚至知道 一个小小厕所的价值 在广州,似乎不羡慕 房子的阔和大 只喜欢找寻自己 小小面积的蜗居 2、白云...

紫薇树下 物理学家吴健雄墓园记 树是父亲植下的 百年风雨 百年花开 树是精灵凝聚的时间 父亲走了 您也走了 地球的另一端 您的大半生 使夜空多了一颗明亮的中国星 接受全世界崇敬的目光 您微...

孤独的河流 大运河,你一生,自己走 没有什么,能让你回头 腰痛的时候,从不喊疼 曲折中,望着前方 大雨连绵时,水与水相见 一份孤独包容了另一份孤独 河水暴涨时,那声音 像是在大喊一个...

1.栅栏/野兰 2.倾斜/冯歌 3.池塘/楼细雨 4.擦玻璃/余光之瞳 5.朴素的事物/北君 6.不是蛙鸣/钱松子 7.南河头书院弄/一叶天下 8.一根稻草/滇西 9.上坟/杨祥军 10.老城故事/郭奕标 11.辩证法/黎落 12.四处流...

杜连义(1947-2018),北京市人。1968年高中毕业赴青海支边,在青海省地矿局工作二十余年。1972年7月,与帐篷诗人常江在《解放日报》合作发表长诗《庐山颂》而名噪一时。197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