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草尖上最后的舞蹈
——致丽兹·西德尔

龚璇

这,可是生命的全部?
高挑个,长颈脖,蓝眼睛
红色棕发,以及夏绿裹缠的胸乳
你,甜美的气质,潜藏的倨傲
又在哪里?十年的等待
终成一场残忍的谋杀
鸦片酊,夺走了存在的娇影

还记得吗?相互昵称的绰号
泡泡糖,鸽儿,至今回响苍穹之上
渗漏的苦泪,恣意游走天堂
鲜花,风中枯萎。爱情,几步之遥
在圣克莱门教堂前,茫然蹒跚

仅剩一幅画,折磨记忆中的欲望
那只红鸽,口衔白色罂粟花
传递什么样的讯息?我,看不到
病体的侵蚀,肺结核,忧郁症,厌食症
赋形绝望的身体。墙台上,日晷
指向9字。但丁和贝雅特丽齐的悲伤
把罗塞蒂的梦,填满棺椁里的诗稿

既然视我为女人。谁,还想轻薄地
挑断情丝,在坟墓里,藏我?
或者将灿烂闪耀的美,归于尘土?
德弗雷尔,享特,米莱斯,罗塞蒂
仿佛在说:我已经木然,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刻,唯有交集的爱,冥顽不化
激情的落叶,覆盖一个幸福而忧伤的女人
谁,注视着坟头,草尖上最后的舞蹈?


注:丽兹·西德尔,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著名女诗人,模特儿,艺术家。


02原点

乐琦

春天,土地开始变得柔软
石板路湿润了许多
没人打赤脚
茧子照样增厚
还在原先有记忆的地方

小镇确乎是小了
河水漏走不少
驳岸像萎缩的牙床,露着
参差不齐的牙
还有炎症,拨不去地疼

新年,冬天拉着春天
拆了很多旧东西:雨蓬、廊棚……
月亮躲开,落下一场雨
多小的梦啊,放不下一双空洞的眼睛
河水无声地流着
冬天拆除了
那些牵绊在一起的东西

眼泪突然流出
无中生有的玄奥
一根头发丝里也有阳光
人是一粒核,像原点
散在小镇各处

也不必切开
里面,不过是些旧东西


03“太仓诗人专辑”
沙溪古镇承秀居雅集

龚金明

游人散尽。老街石板安静
庵桥旁,寒枝悄悄挂起半个月亮
承秀居的碳炉上煨出了茶香

烛光下,一个泛音
瞬间按住我们的心。沉吟处
那枝倚插在琴桌的腊梅
轻轻颤动
手指,在千年的减字谱上
逆行,越走越深
此刻,每个琴人背后
都凝视着一双古人安详的眼睛

何时,我们虔诚的手指能
同样点化沙溪水
何时,不舍昼夜的沙溪水能
再滋养一片好桑林
我们相约,用尽一生
只为
织一副好丝弦


04刘珏:夏云欲雨图

梁延峰

五行属水,渭塘的模样
注定是湿漉漉的
进刘宅时又险些在青石板上滑倒
小时候的沈周
老是怪师傅把云画多了

小丫鬟在檐瓦底下接水洗砚台
穿过回廊时,顺手
把完庵先生晾着的湿衣服翻了个面
丫鬟的珍珠耳坠真好看
像先生画笔里溅出的两个小雨点

竹榻还温乎着呢,师傅怎么又不见了
难不成又躲进了自已的画里——
隐身成绝壁上的一个苔点
或是坐在半山腰上的僧寮里
与上人谈禅

就别翻那些旧账了吧!
入仕的事,挂笏的事
都大不过柴火灶上煨着的一锅野鱼
乡愁如病,不如归去,不如就此画一座青山
和渭塘的云一起住进去


05李子

顾利琴

仲夏,邻人送来十几颗李子
丰腴的果肉包在
薄薄的淡黄和
酱紫相互晕染的果皮之下

这是邻家路口那颗
李树上刚摘下来的
咬一口
多汁、绵软 甜中微酸
口腔中饱满的滋味
刹那间在脑海中
竟浮现春天时曾惊艳
于开满粉红细密的花的树


就是这颗李子树
经过了几个节气
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
花散实出
朴素的果子就像靠岸的船
一转身成排地紧挨着枝条

熟透竟是满盘的喜悦
而那坚硬的核
多像一个无人破译的密码


06苏州大醉记

林火火

醒来已近中午,我想起营养神经的第一顿药
还没有吃,但不是拿在手里的这一颗
乾酒已经吃完,茑萝的种子睡在旅行箱里
想起我奔赴千里,而你在报恩塔下
为我备下碧螺春和鸡头米

下巴上的痘粒,鲜红饱满,在一场酒后宣布革命
它们一意孤行,傲慢任性,如同我至死不渝对生活的觉悟:
在朽木上的雕刻
小心翼翼给破碎的酒坛儿镶银边

我把晕头转向归咎为低血糖、低血压、前庭功能障碍
所有的静物多话,有鲜活不可名状的快乐
我身体的各个部件也在苏州起义
像我儿子一样处在叛逆期,不听使唤

我的一个身体云游在外
独来独往,从古运河到长江岸
我一个人的想法如同一群人在狂欢
24坛桃花酒,24个万三蹄......

我看见你在苏州城下,抱着空空的酒坛
在我梦里哭,竟无法安慰


07中秋

刘桂红

如此柔和的月光
这一年中
最温暖的颜色

如此浩荡的月色
竟无法写尽
一生的残缺

我依然爱着
亦被时间垂爱


08在路上

刘月朗

车流缓慢。回忆走得更慢
十个小时,才走到十二岁那年
那一年,父亲买了大捆甘蔗
庆祝她考了年级第一
粘稠的甜。时光一晒,就流淌蜜

孕吐突如其来,把回忆和旅程
一起中断在最近的服务区
天南海北的车牌,口音迥异
人们带着亲眷,带着年礼。她还带着
父亲的病危通知书

生与死的距离
有时,是一千五百公里,珠海到故乡的距离
有时,几厘米,子宫到人间的距离

车流缓慢呵,慢过胎动
爱,走得更缓慢,慢过生死
出生前已来到,离开后
也从未失去


09冬天去看鄱阳湖

卓娅

湖泊,草场
芦荻飞扬,候鸟成群
渔舟闲渡,渔家人在岸上
看天,看水,敬湖神

当年,朱元璋率军20万
陈友谅60万
鄱阳湖血色火影
成败定江山。七百年后
湖面波澜不惊
吳楚地万物更新

鸟鸣声破长空
一片羽毛,苍白了山水
饶洲古城外
北风正冽


10分叉的路

端木

回家失去意义
所有的指引
在空中毫无目的漂浮
失去了脊梁的支撑
垂下,沉重的头
背转身去

欢笑的小脚丫
穿粉红色的皮鞋
蹦跳着跑过来
一脚深,一脚浅
稚嫩的手臂,张开
天使才拥有的羽毛翅膀
雪白

茫然,在空中徘徊
尘埃被雨和风包裹着
降落下来的,雪花
未到达地面
残暴的雨,向它开火射击
分崩离析的身体
融入大地

鲜嫩、碧绿、充满食欲的植物
等待被锋利的镰刀,收割
脸庞,强挤出忧伤
有东西在滋生
顺着路边的那些常春藤
混合在泥土里
蔓延开来

空中凝结的气氛
重重砸进水塘
那里有,遗忘的记忆
扑腾得水花
载了一艘小舟
看见你端正地坐在上面
白色的长衣,笑盈盈
别来无恙

隔着一重山,一程水
跋山涉水负重前行
翻过山,越过岭
骑着一匹
只能在原地打转的
木马

回不去的是故乡
梦境,穿梭在回忆里
路旁那些沙沙响的
雨水,轻打树叶
频频点首
指出了方向
向后转,背过身
来路亦是去路

香烛味,从路边升腾
今日冬至


11母亲节,我陪母亲看花

孙宇峰

母亲节,我陪母亲看花,
没有买花给母亲,
因为我知道,对于母亲,会觉得太浪费,
一辈子农民的母亲啊,
更喜欢看油菜,水稻,和麦子,
它们开花,或不开花,都好看。

母亲节,我陪母亲看花,
事实上,疫情下封闭的日子,
看花,是我和母亲每天的消遣,
母亲说,这花好看,
这花香,这花大,这花多,这花艳---
母亲总是对的,尽管,
她叫不出花名,更不解什么花语,
可是,和母亲在一起看花,
我放松得像个孩子,
母亲觉得,花就是花,
就像,快乐就是快乐一样。
看花时,母亲也像个孩子

母亲节,我陪母亲看花,
母亲看花,有时也看我,
我知道,在她眼里,
我是她辛劳一生最丰硕的果实。

母亲节,我陪母亲看花,
我看花,有时也看母亲,
我知道,在我眼中,
母亲,永远是花园里最美的一株。。。


12河流拐弯的地方

吴祝平

河流拐弯的地方,水流也慢了下来
这里的春天也走得慢
随水漂流的物质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那是些鱼类喜欢的食物
于是这里成了一个小小的渔场
鸥鸟来了,它们是跟着小小的渔汛而来的
渔夫也是嚊觉敏感的鸥鸟
他们拖家带口在岸上搭建简单的家
拐弯的地方渐渐成了个温暖的村庄
那些大包小包的行李开始展开
炊烟袅袅展开成云朵
五谷稗草开始在土地上生长
吟虫鸣蛙如草木之影在此定居
有些人渐渐长得变成另外一种模样
诸神也是众多行李之一
它们被放置于案台之上,各司其职


13缅怀·书法家郁宏达先生

合和一

布满老茧的心灵
藏在一个个文字里

您皓首躬身,为人儒雅
您不争名夺利,以德化人
您德艺双馨
在岁月的扉页置顶

那一本本的画册
成为您疲惫的补丁
今天您像一片告别枝头的叶子
凋谢了,就怎么永别

一道皱纹,一个故事
封存额头,今冬的寒风阅尽悲伤
字里行间,沟壑纵横
我却读不懂
您也没等到最美的夕阳翻译

您的一生从未写过秘密
苍苍白发拧成一支狼毫
一笔一划再也不见行云流水
愿天堂里的一撇一捺
再也没有苍桑


14养一只狐

张新文

蒲家庄的狐
​很猥琐
​粗茶淡饭 甚至
还要​饿着……

你幽灵般地
喜笑 谩骂 勾引
还有柔情
温暖着那个落魄的书生

蒲家庄滋养的狐
开始走出村子
夜晚在齐鲁大地上闪现
如枯木开花
依然猥琐 提心吊胆
不能和阳光相见

要不是赵起杲
和徽商鲍廷博的领养
狐在青柯亭
会枯瘦如柴 会饿死
好在,没有如果……

有时,想到了自己 以
及很多人
心中的那只狐寒颤着
依然很美


15花开半夏

沈雪花

再一次写到花开,你并没有来
在璜泾镇的暮色里等待
灯火依旧阑珊,那些
蓦然回头的女子
依旧用浅笑,打量这里的山水

石桥静卧在波涛之上,那些
散发着幽香气息的小木屋
是否已经换了主人
再一次写到花开,吴家湾的花海
一朵一个故事,一片一个景致
仿佛唯有被鲁冰花、格桑花淹没
才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酒香自有出处,风景自有天地
沿着小路
我忘记所有的忧愁
如果最惬意的时光可以再次分享
我依然会再一次写到花开
写到你的臂弯里
荡漾的小船,甚至
清晨的一声鸡啼
也化作瑰丽的色彩


16庵桥

鲁月华

纵横交错的皱纹里,
刻满小镇的繁华与沧桑;
古老又谦恭的身姿,
蕴含着对七浦依恋与热爱。
我,
就是庵桥。

清晨,我静静地守候第一抹朝霞,
看脉脉的流水从花瓣下滑过,羞红了双颊。
黄昏,我微笑着迎来一批批归家的学子,
他们的笑声点亮了水乡的夜幕星辰。
夜晚,船桨的悠悠歌声荡起了涟漪,
一圈圈的圆晕里,
藏着一代代沙溪人的梦。

两岸的灯火熄了又亮,
青砖黛瓦的小屋也跟着时代长大,
桥头的老柳枯了又再青……
曾经,打更人用脚步丈量小镇,
如今,沙溪人的胸怀里装着世界。
我们,
要用脚步去丈量地球!

五月的风吹红了石榴花,
千年的砥砺让我更加顽强,
今天的我——庵桥
一头挑起的是历史的厚重,
一头挑起的是时代的征程!


17倒流河

薛诗虞

一个古老的传说,隐藏在石头中
一簇热烈的火把,抹在长江的额头

神用透明的江水,在神州大地
画下宽宽窄窄的倒流河

奔腾的倒流河,叛逆的倒流河
流经龙车、蓝田、棉花坡
成为盘踞在苍穹之下的巨龙
从远古到现代

把白天还给黎明,把河流还给长江
把穿渔剑还给逆流而上的勇士
把我还给再也找不见的你


18奔跑

伊尘

奔跑吧,日月星辰山川湖海抛在脑后
奔跑吧,任那飞鸟相逐,流云嬉戏
奔跑吧,看那江水涛涛,明霞灿烂
奔跑吧,前方始终在召唤
汗水在流淌,热血在沸腾,激情火一样燃烧
我乘风而行,看遍四季
远方的诱惑是蠢蠢欲动的未知
你看那花瓣的飘落也义无返顾
昨天今天明天都在消失,
我在瞬间拥有万物,又转眼把尘世抛在脑后
我轻描淡写地路过从不占有
奔跑吧,原谅你已在我身后
奔跑吧,没有什么真正属于我
奔跑吧,我一无所有地富甲天下


19登岳阳楼

凌鼎年

学生时代就听说岳阳楼,
弱冠之年就向往岳阳楼。
岳阳楼远在千里之外的潇湘,
岳阳楼近在我的心坎。
在我心中的不仅仅是一座楼,
更是一位先贤的千古名言,
时不时萦绕在我耳畔。

岳阳楼火了两位古人,
一位重修岳阳楼的滕子京,
一位撰写《岳阳楼记》的范仲淹。
滕子京谪守巴陵期间的非政绩工程,
却实实足足传颂了一千年,
还将流传千年,甚至万年。
诸多遐思,诸多启迪,
滕子京的慧眼在于交结了范仲淹。

猎猎寒风中,
我携挚友登临放眼,
是否浩浩汤汤,
是否气象万千,
是否浊浪排空,
是否渔歌互答,
已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文中的那几句联语,
已成名言,
已成经典。
已深入亿万炎黄子孙的头脑
甚至浸淫于血液、骨髓。

登斯楼,怀前贤,
观淼淼江水,
感浩浩正气,
做大写的人
立于天地之间。


20江海联谣

宋祖荫

浪奔潮涌,
融江追海。
一江春水向东流,
两行对句盛华章。

烟雨氤氲,
文脉传承。
笔墨起落呈万象,
联苑流芳写春秋。

岁月沧桑
数不尽的风雅天下——
六国码头悬风帆,
田园捧出稻花香;
维新元瓷肇文明,
篆章画卷享雅韵。

今朝娄东
唱不完的联律时代——
国粹描绘盛世景,
楹花璀璨耀明珠;
诗赋篇章竞峥嵘,
联墨双修正青春。

江连着海,
海拥抱江。
联人,联教,联墨缘;
联城,联心,联你我。
江海之上架联桥,
绚烂联花惊娄城。
这个绽放江海艺术芳华,
怎一个“联”字了得?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地坛又称方泽坛,是北京五坛中的第二大坛,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占地37.4公顷,与天坛遥相对应,与雍和宫、孔庙、国子监隔河相望。地坛主要用于古代帝王祭祀社稷。在古代中国,...

《小松鼠》 我在办公室里会客、打电话、想心思 小松鼠在窗外的樟树上上蹿下跳 有时进入室内闲逛一圈后离开 让枯坐的时间再次活了过来 记不得这样相处了多久 我从别人称呼的小孙变成老孙...

一千多年了 那个砸缸的人 仿佛还被绑在那块大石上 他穿朝服的样子 早已被人遗忘 朝堂上 王安石还在咆哮 那口缸 仿佛又复活了 水面清澈 并倒映着 一个王朝的背影 上书房的猫 一只躁动的猫 在...

1.锦江 锦江蜿蜒穿城垣, 成都文化大摇篮。 百鸟引颈鸣翠柳, 千层嫩绿映微澜。 轻风款款拂五亭, 细雨点点洒两岸。 水榭茶楼慢品茗, 今夕不知是何年? 2,岷江 岷江浩荡出层峦, 珍珠闪光...

《猜谜》 上帝 画一个圈子 说是一个谜 让魔鬼猜谜 魔鬼 在圈子裡 画一个圈 说是谜底 《赎罪》 一把刀 把一块木 削成十字架 赎罪 十字架 或上或下 一个钉子 一种疼痛 《把戏》 上帝在天堂 把门...

1、蜗居 在广州,我知道 一张破烂沙发的价值 一张高低旧床的价值 一个窄窄厨房的价值 甚至知道 一个小小厕所的价值 在广州,似乎不羡慕 房子的阔和大 只喜欢找寻自己 小小面积的蜗居 2、白云...

紫薇树下 物理学家吴健雄墓园记 树是父亲植下的 百年风雨 百年花开 树是精灵凝聚的时间 父亲走了 您也走了 地球的另一端 您的大半生 使夜空多了一颗明亮的中国星 接受全世界崇敬的目光 您微...

孤独的河流 大运河,你一生,自己走 没有什么,能让你回头 腰痛的时候,从不喊疼 曲折中,望着前方 大雨连绵时,水与水相见 一份孤独包容了另一份孤独 河水暴涨时,那声音 像是在大喊一个...

1.栅栏/野兰 2.倾斜/冯歌 3.池塘/楼细雨 4.擦玻璃/余光之瞳 5.朴素的事物/北君 6.不是蛙鸣/钱松子 7.南河头书院弄/一叶天下 8.一根稻草/滇西 9.上坟/杨祥军 10.老城故事/郭奕标 11.辩证法/黎落 12.四处流...

杜连义(1947-2018),北京市人。1968年高中毕业赴青海支边,在青海省地矿局工作二十余年。1972年7月,与帐篷诗人常江在《解放日报》合作发表长诗《庐山颂》而名噪一时。197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