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7452/wps2.jpg

记得在一次厂里团委会上,我认识了她。

从会议室左边座位上斜眼瞅过去,眸子里映出一位清秀绝俗的女孩。尖翘的鼻子和淡红色的嘴唇,在她的脸上显得极其“和谐”。最让人羡慕的是她那乌黑齐肩的短发,具有一种飘逸的风姿,蓬松的刘海垂挂在前额上,显得骚乱和柔美,微笑时仿佛是一种梦幻般的美,眼神里透着一种淡淡的孤傲,丰富配色的打扮中,天蓝色格子裙穿在身上有种夏天的味道。

自从那次会上的碰面后,我便倾心于她了。那种爱恋、思慕、亲近的情感油然而生。后来,我四处打听,才知道她是细纱车间后纺甲班的团支部书记。她家庭出身非常普通,母亲也是原来厂里的退休职工,但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管在面容上或气质上都胜过了她的母亲。特别是脸上浮现出陶醉的表情,更有一股惊心动魄的美丽。她能歌善舞,跳起舞来身轻似燕,好几次‘团代会’上都有她活跃灿烂的表现。

在长沙纺织厂,有着众多貌美的纺织姑娘,那是律动青春中一道亮丽的风景,仿佛连上班的空气里都沁透着一股迷香。

我与厂里那拨年轻小伙子一样,都想在微光中去寻找心灵的另一片蓝天。但她看人的世俗斜眼,在厂里总显得落寞如风。因此,每次与她眼神交流,站在她的视线里,我总能感觉她眼眸中那种凌厉的目光,似乎通杀了我的自信,隐约中还是倍感孤独。

有人说,那个年代;是一种‘尖叫着飞翔’。国家拨乱反正,重塑道德价值体系,一切显得清新、朝阳、激荡。经济逐渐恢复,为九十年代中期的经济腾飞做了准备。此时,在青春与改革开放同向同行时,我们热火朝天,一种思绪激情澎湃,一种气概惊涛拍岸,扛起了理想主义的大旗,不再重复那些无趣和沉闷的生活。

同在纺织厂上班,处在生产的第一线,基本上都是要翻三班倒的状况,她在后纺车间做甲班,而我在行政科食堂干炊事员工作,同时又兼任团支部书记这恰好与她同班,客观上似乎多了些接触的机会,于是,我冥思苦想,试探着怎样去接近她的机会?不由得,脑海中闪现出许多接近女孩的词汇,什么‘制造机会、有意的搭讪、套近乎、哄女生’等追女孩的技巧。

其实,我的性格并不适宜去套用那些手段,因为,从心底里我就是不善于交际,并非外向,喜欢活跃的人,反而是显得内敛、矜持,甚至厚道的后面还稍几许木讷。但遇上‘对路的’人或者是知音者,那就如同《雁门集》中说;‘合意友来情不厌,知心人至话投机’。

虽然有着青春炙热的悸动,但那个年代,有着对食堂工作的低下认知与社会观念的偏见、以及自己颜值的短板,加上性格矜持的使然,让我有些自卑和缺乏追求女孩的勇气。所以,我常常收敛着自己追她的‘野心。

我知道,人只能按照自己的条件去追求喜欢的女孩。但我不想轻易错过了我一生中本来可以获得欢乐和幸福!更不想失去眼前喜欢的姑娘。于是,我努力地工作,趁着年轻好好打拼,好让自己能一身清爽。

渐渐地,映现在自己身上知识分子家庭的基因和喜爱读书写作的优点与长处,从另类者的心灵曲面镜上彰显了它的优势。爱学习、求上进的青年形象一时在工厂氛围里传开。然而,我心里总还是有种忐忑不安,因为不知道她对我这个人怎么看,是否还会嫌弃我的炊事员工作和我个人的长相?

也许,善良诠释了纯粹,用心灵行走,一路花香,一路妩媚,喜欢文学的她很‘傻’,听了我给她朗诵一首莱蒙托夫的诗《帆》;

蔚蓝的海面雾霭茫茫,
孤独的帆儿闪着白光!

它到遥远的异地寻找什么?
它把什么都抛在故乡?
呼啸的海风翻卷着波浪,
桅杆弓着腰嘎吱作响……
唉!它不是要寻找的乐疆!
下面涌着清澈的碧流,
上面洒着金色的阳光……
不安分的帆儿却祈求风暴,
仿佛风暴里有安静之邦!

竟然打湿了她的心瓣。那种偶遇爱情时内心的朦胧,靠近是情缘,更是吸引,两情相悦是喜欢,更是眷恋,不曾邀约,便自有一份心安。

一次,做白班,在食堂窗口打饭时,她对我说;她们团支部搞活动,准备订星期五晚上7点湖南剧院的舞剧《半屏山》,并且问我;‘是否也组织行政科团支部与她们支部一起去,好一起订票’?我求之不得,欣然允若。

舞剧《半屏山》,我早就听说过,是一个悲壮感人的传说。内容是讲;南屏山的北坡住着一个叫水根的小伙子,他平日以打猎为生;山的南坡住着一个名叫石花的养蚕姑娘。他们经常对唱山歌,渐渐地产生感情,日久天长,感情越来越深。这年他们约定在八月十五成亲。突然,此山被劈成两半便隔海相望,因此,在海峡两岸都流传着关于这两座山被迫分开的传说。

两天后,她把我们支部订的戏票全部送给我,经清点,独缺一张,半晌,我愣住了,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星期五下班后,她到我宿舍敲门,才含笑的递给我那张缺失的戏票。

赶在7点半之前,我拥进剧院,好不容易找到座位,结果一看,是倒首第二排。旋即,环顾左右,我的座位票与她竟是挨在一起,再瞧前后,全都没有她和我熟悉的人。此刻,我才恍然大悟,望着她抿着不笑的嘴唇和那双美丽的眼睛,想起她的思维缜密,处事干练,真不愧为京剧中的‘阿庆嫂’。这种‘老谋深算’的心机,折射出她一种别样的情怀,让我舒心,更叫我依恋,使我一晚都沉浸在幸福的爱恋之中。

后来,我对她更多了一份关注,我住的集体宿舍离她很近,透过窗缝总能看见她的身影。下班时机,她很愿意在方寸的书桌上静静地与我私语,机会总是在知识里接触传递,有一次她找我借书,我有意拿了一本世界名著《茶花女》给她,并且向她讲述了书中玛格丽特与阿尔芒曲折凄婉的爱情故事。而且还引用原作中一段朗诵给她听;从日记中,阿尔芒才知道了她的高尚心灵。“除了你的侮辱是你始终爱我的证据外,我似乎觉得你越是折磨我,等到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天,我在你眼中也就会显得越加崇高。”

“阿尔芒怀着无限的悔恨与惆怅,专门为玛格丽特迁坟安葬,并在她的坟前摆满了白色的茶花。”

那次的读书交流,打开了彼此心灵的话语,我与她谈生活世事,常常为她独到的见解宛然一笑,她那份散淡的优雅,沉思的浅笑,使我们心底的爱慕渐渐滋长,心曲循环,流云轻唱,回落了青涩里那抹

愉悦。

此时,我的工作岗位已经发生了变化,调到厂运输科客车队做乘务员兼修理工,多少心里还是减少些顾虑。但她的心思,她的聪明,她的爱恋方法,总在不经意间暴露,甚至还会采取别具一格的手段。

记得有一次,她到我寝室来,我刚写好一篇文章想投往杂志社,事先让她看一下,可能写得还可以,她就带了回去给她姐姐看。

第二天旁晚,我们的客车停在接送职工上下班的桥东头,从车门的座位上,我一眼就看见了人群排队的她,巧的是,她身边出现一个用手搭在她肩上的陌生的女人,年纪显得比她大。对视中,‘她’很瞅了我几眼,当时我也未在意。后来,她返稿子给我时,却悄悄地告诉我说;‘那天,那个她身边陌生的女人,是她的姐姐’,此语一出,我感觉,站在我身边的她真正是聪明的‘无以复加’。在这场‘恋爱的游戏’中,我仿佛成了一个被动的游戏者。

喜欢文学的女人很聪明,能轻易洞穿世事的深浅,那些静谧的未知,总躲不过她灵性的眸眼。也正是这份慧黠,决定了她对世界的认知,有着与众不同的视角。顿时我也明白她的心意,究极原因,还因是那个年代,比较讲究所谓有‘内才’的人,或许更是我那篇文章的作用感染了她,也感染了她姐姐。所以,她在文字里读我,而我在红尘外想她。她带姐姐来的‘目的’是否考察这个未来妹妹的‘男朋友’呢?

以前,我一直冷待虚幻的爱情,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引人在意,只是因为你的出现,我才身不由己;只是因为你的存在,我才掉进爱的旋涡!

有时,有人最害怕的生不逢时,而我最害怕的是生未逢你。你漂亮的脸庞吸引我,烂漫的眼睛勾引着我,与众不同狡黠智慧迷住着我,

轻轻地问声:你可知道我在想什么?哈哈,在想你是否也已经爱上我。

春去秋来,炎炎的夏季在蝉鸣中如约而至。翻晚班时,大家一般都住在集体宿舍里,黄昏以后,我们相邀在厂门口的湘江河边游泳。

此刻,小河的天空上,星光源源不断地翻阅着寂寞的夜,江水涌上河堤,溅起一次次飞跃而肆无忌惮的浪花,就像这寥寂的星光翻阅着青涩的心一样,将散落着无数的星花集聚在蹦跳的情绪里。从水里的倒影中,夜晚的江水平静地映出了两岸灯光,映出了一个鲜活的两人世界,它将一缕缕情感的思绪编织,将一根心灵的丝线系紧,形成一种轻柔的风,吹在我的心上,也吹在她窈窕的泳装上,我们静静地相对,然后一起跃入江水中,一会儿、她以蛙泳的姿势,一会儿、又调用仰泳的动作,我怕有闪失,携着救生圈紧跟随她后面,不曾想,她游的泳姿竟得如此的娴熟、漂亮,丝毫不输我的游泳技术,的确,她是一个非常好强的姑娘。

不到一刻钟,我们便游到小河的对岸‘富家洲’。

江心岛上的富家洲,有种神秘和清澈的气息,一片竭黄色的沙滩,暮色朦胧的走近,摇曳的柳树下,盈盈的河水,波光粼粼,千帆点点,旖旎的夜色风景印在眼帘中使人心旷神怡。

我们相依席地而坐,她双手抱着身躯,因为江河的夜总还带有一丝丝凉意,抬头,分明看见她嘴唇有点发紫,于是,我轻轻的问她;‘冷吗’?她摇了摇头,否认了我的担忧。

伴随着江水的涛声,湘江的夜色非常迷人,远处的水域在岸边灯光的照应下几只帆船约隐约现,有种李白笔下‘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感觉!

此时,暮色静的听得见她的心跳,她抬头,含情脉脉的盯着我的眼睛问我;‘你为什么能记住那么多诗句’?我抿了下嘴唇,抓住她的手心说‘记忆主要是靠兴趣和努力,喜欢的事你自己总会去记住’。她似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聊开了生活的话题,从理想、人生、工作到情感,兴趣的话儿连绵不绝。看着她兴奋和柔情的样子,我顺便又背诵了一首印度诗人,泰戈尔的《流萤集》散文诗《生如夏花》中的一段;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抬首,城市的夜沉静在灯火栅栏处,一个多么迷人的夜晚,青春散发出诱人的芳香,此刻,她眼里蒙上一层水雾,冲我淡淡一笑,却浓得那样深情。

我想,我自私的爱你,而且靠你靠得这么近,我依偎你就在江边沙滩,因为你是我心中的女神,你是我的灵魂!我,抱着你是一种快乐,吻着你是一种陶醉,爱着你是一种刻骨铭心,所以我会用我的一生来换取这份感觉!

那个夜晚的江岛上,幽深情感的笼罩,给予了心灵的几许轻松。让心的空间里装满了爱情的甜蜜。

日子是忙碌的,我的思念也是忙碌的,时间就在工作中悄悄溜走。一次,她来到我宿舍,站在床头很认真的告诉我;‘她厌倦了工厂翻班的工作,感觉人非常疲劳,很不适应,她家可能找关系准备调离纺织厂’。我听后,半天默默无语,心情徘徊在沮丧之中。我和她,将要以分离为终结,不管过去如何吹嘘自己有多幸福,痛苦最终总是如影随形。

环顾四周,多少匆忙的行人,是否会像我一样,眉间带着一丝希望掺又杂着绝望在奔走呢?

又是一个勾月的黄昏,我去看她,十指相扣的刹那间宿舍外梧桐树,几片黄叶缓缓从我的视线中落下,望着寝室的灯光,我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心抽泣的问她,什么时候走?她说;‘家里已经帮她把调动手续都办好了,可能就是这几天走’

我的心突然灰了,眼泪从心里湿润到眼眶,偷偷地把情感冰冻起来,这一年,时间一点一点走过,踩的人心痛。后来我听说她到了另外一个单位,再后来又听说她办起了自己的公司,并且事业有成。不久我也调离了纺织厂,而且也拥有自己的家庭,并且走出这幽深情感的笼罩。

许多寂寞的时候,我写下心灵的文字: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我不会留你,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如果有一天,你说还爱我,我会告诉你,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如果有一天,我们擦肩而过,我会停住脚步,凝视你远去的背影,告诉自己那个人我曾经爱过。或许人一生可以爱很多次,然而总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们笑得最灿烂,哭得最透彻,想得最深切。

我从昨夜走来,手里紧握着拾来的旧梦,仿佛又看到那种勾月的朦胧,虽然挂在深蓝的天上,但她褪去了我喜欢的‘那份慧黠’。沐浴在静夜的晚风袖口,我在城市寂寞的角落,偷偷地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都只是因为放不下心里的一个人。

在最美的流年中,剪一段团支部书记的岁月过往,轻拥青春过往的痕迹,你却是我一生的牵挂。

我想:可不可以,养一滴清泪,藏住,我原始的忧伤;可不可以,养一缕阳光,辉映,你动人的明媚;可不可以,养一绺炊烟,散走,我无尽的愁绪,我,可以吗?

走在了茫茫的人海中,伴随着流年而履履前行。只是在我的记忆里,时时缓缓地想起一个人……。

2010.8于办公室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甩掉负重的壳? 你不懂, 这就是生活!...

半枝莲 文/夕阳芦花 半枝莲俗名“晒不死”。真的,大太阳底下,叶子和花茎都蔫了,但到了晚上,浇上一盆清水,花茎和叶子都渐渐活转过来。第二天又刊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花朵。曾经,妈妈...

干 干就完了 干...

江南小镇,迷醉我的生命 (散文诗) 江南小镇,有诗歌的烂漫和醇美;沉淀浓淡相间的生活底蕴; 香味浸染情爱浸润;泡在忧伤之中的牵挂; 使人眷顾和留恋。令人怀念。 江南小镇,闲散而闲...

心境 阳光。九寸。在墙体上过度攀爬。 鸟的翅膀焦了,它发出了一声痛呼。 风像一锅热汤,搅熟了当季的枝叶。 云是蒸腾的水汽呀! 我不愿意在如此炙热的室外舞蹈,因一块曝晒的石子烫脚。...

我在音乐里埋葬异乡的春梦(散文诗) 在生活的大网中跳跃不息, 灵魂在乡村-------城市-回荡。 空无一人的平原上,伸展躯体; 在静夜里,倾听音乐之河流淌的回声, 江南春天阴险地寒冷, 心...

微诗二首(三百五十六) 文/夕阳芦花 山林着火了 山林着火了 一片燃烧的树叶飞离山林 看着大火哭泣 多少忧伤留在身后 山溪好澄明 小溪说:我们每天都在向前奔流啊 多少忧伤都留在身后...

烈日高温酷胜蒸, 尧天待人总难均。 绮罗绵衣空调醉, 冒暑劳作人谁怜?...

包裹在彩虹门里的美丽山村 彩虹之门,构筑山村新的城堡, 村外是一道彩虹;环抱着乡亲的灿烂生活。 山村和我在彩虹里面,成为山梁的部分剪影; 彩虹是山村最瑰丽风景;山村圈在炫光里,幸福...

《老年》 夕阳越来越暗 越来越退入回忆的领地 夜深沉 《发现》 没有思想的人多么可怕 我不知道,傻瓜与小人之间 哪个更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