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到了


真有些想不到,司机将车开进一个很空阔的大院后坝停下。说:“银川到了”。不因为是在正规的客运站,坐的购了保险的客车。本能的感觉像是遭遇黑车,在路边甩客了。究毕和延安那不堪重负、拥挤混乱、参营的各类客车太多、太杂的长途客运站相比,反差太大了。一个是连正常发车的出入通道,都被挤占得要靠调度。这儿的坝子却空得可以起降直升飞机。车上本来就只剩下几个直达客,其它的大多在盐池和出了高速路口后,就已经下了。心里怀着一丝忐忑,有点暗自后悔,没有和东道主联系。这种连问路人都找不到的情况,还真少遇到。


走出大敞开、无人值守的出口,外面也有一个宽大的站前广场。正好有的士在候客,我也懒得再进站询问。将早已写好酒店地址的纸条递给司机,心里正盘算着不知进城还有多远?谁知仅几分钟,司机转入一个路口停下,居然到了!心中本有几分疑惑,但一眼看见重庆的诗友苦瓜站在大堂门口。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原来我心中一直在等的是,跨越黄河“大桥”!几乎忘记了这里还在黄河上游,这里的河道,也就是南方一般小江小河的宽度。桥梁更不起眼,离水面不过两、三米高,和公路平整的连接。让人在不经易间,很自然的忽略了。何况这是在平原上,自然用不着动辄修建十几米乃至几十米的高大铁桥呵。


细细想来,在进入平坝区后,的确经过了二或三道小河。有清水的,也有条浑水的略宽,相距不远。但我见那河道笔直,似有人工痕迹。加之车速极快,感觉也不宽,误以为是引黄灌溉的人工河渠。何况见那么低矮的桥梁,如何能防御大洪水?现在才知道,那就是黄河,想来平原上的桥梁原本就是如此吧。以前听人称宁夏为塞外江南,真还不是溢美之词。不亲来看看,真还难以纠正先前对塞上的荒凉印象呢!想到此处,不由哑然失笑.写了首打油诗自嘲:


习惯了佛靠金装

习惯了人靠衣裳

曾暗笑世人势利

只知重外表装璜

习惯了庸俗 的定式思维

习惯了封闭的自我臆想

没修有壮观大桥的黄河

竟被我当作灌溉的水网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甩掉负重的壳? 你不懂, 这就是生活!...

半枝莲 文/夕阳芦花 半枝莲俗名“晒不死”。真的,大太阳底下,叶子和花茎都蔫了,但到了晚上,浇上一盆清水,花茎和叶子都渐渐活转过来。第二天又刊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花朵。曾经,妈妈...

干 干就完了 干...

江南小镇,迷醉我的生命 (散文诗) 江南小镇,有诗歌的烂漫和醇美;沉淀浓淡相间的生活底蕴; 香味浸染情爱浸润;泡在忧伤之中的牵挂; 使人眷顾和留恋。令人怀念。 江南小镇,闲散而闲...

心境 阳光。九寸。在墙体上过度攀爬。 鸟的翅膀焦了,它发出了一声痛呼。 风像一锅热汤,搅熟了当季的枝叶。 云是蒸腾的水汽呀! 我不愿意在如此炙热的室外舞蹈,因一块曝晒的石子烫脚。...

我在音乐里埋葬异乡的春梦(散文诗) 在生活的大网中跳跃不息, 灵魂在乡村-------城市-回荡。 空无一人的平原上,伸展躯体; 在静夜里,倾听音乐之河流淌的回声, 江南春天阴险地寒冷, 心...

微诗二首(三百五十六) 文/夕阳芦花 山林着火了 山林着火了 一片燃烧的树叶飞离山林 看着大火哭泣 多少忧伤留在身后 山溪好澄明 小溪说:我们每天都在向前奔流啊 多少忧伤都留在身后...

烈日高温酷胜蒸, 尧天待人总难均。 绮罗绵衣空调醉, 冒暑劳作人谁怜?...

包裹在彩虹门里的美丽山村 彩虹之门,构筑山村新的城堡, 村外是一道彩虹;环抱着乡亲的灿烂生活。 山村和我在彩虹里面,成为山梁的部分剪影; 彩虹是山村最瑰丽风景;山村圈在炫光里,幸福...

《老年》 夕阳越来越暗 越来越退入回忆的领地 夜深沉 《发现》 没有思想的人多么可怕 我不知道,傻瓜与小人之间 哪个更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