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 公历1955年12月30日晚,黄历,干支乙未年戊子月乙丑日,由于父母情感的溢出。一个小生灵便在长沙的南边叫做黄兴巷的麻石街小巷里呱呱坠地,即男婴。听说那夜寒风飕飕,雪下得很大。属羊,福兮祸兮?父母祖籍均为湖南常德津市和澧县人,按习俗,籍贯随父系的祖籍地填写于户口扉页,属非农业户口,能吃上商品粮,是那个难忘年代最亮丽的‘硬指标’。曾祖上,家簇是‘高门大户’,祖父家有良田千亩,其母也是‘簪缨世族’,在县城有连片住宅和错落有致的庭院。大户人家的风范已从他们所接受的教育程度和具备的家风、言语谈吐、气质,便可窥见一斑。父亲有‘茂才’之称谓;捧文凭有四(浙江大学、黄埔军校、西南联大、解放后又就读于武汉财经学院、函数本科)。母亲仍毕业于旧时《湖南高等学堂》,即现在的湖南大学,属‘不栉进士’。年轻时,其貌端庄秀丽,不输岁月,有民国美女之范。其家又书香门第,恰似‘名重一时’。后则,皆因‘阶级斗争’和‘极左’运动的梦魇,实则苦不堪言,焦头烂额。家庭出生的原罪感,由此而将用我的少年与中年时光来救赎。襁褓之中,初由保姆带,吸其奶。据说此保姆为铁匠之妻,性情倔强。吾后童年、少年之性格倔强,是否受其哺乳之嫌,不得而知?牙牙学语后由姑妈带养,姑妈姑父无生育,父亲怜其亲情曾有将我过继给姑妈之想法,后经母亲念及、执着,故搁浅其意。稍微懂事之时,童年已落户在浏城桥水絮塘宿舍三栋三楼五号。大约三、四岁,进入省商业系统幼儿园。幼儿时段,活泼过度转为顽劣,在外色厉,幼儿园班上呈现强霸,在家却内荏。因调皮,多遭挨骂、常受皮肉之苦,还遭哥姐嫌弃。甲子年后仍被老姐笑而说起。因发育缓慢愚钝,八岁方进入浏正街小学,微风吹过六年,因班主任老师眼光势力,对整个学校岁月都充满不信任和憎恶。聪明不足、懵懂有余。其习性具有逼真的街头‘称霸’气息。老大风范依然犹存,在外野性膨胀,着眼于少年稀奇古怪的细节;捕鸟、捉蝉、斗蟋、爬树、养鸡鸭、养猫狗、鸽子,喜欢种树,其天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出家门,无中规中矩,典型的‘刺头儿’,常逞英雄之气,打人或被人打者、身上多挂彩成本人常态, 真是‘藏不住秘密,也藏不住忧伤’,但喜欢阅读,小儿书启蒙,后览《三国》《海地两万里》《神笔马良》《荷马神话故事》《红岩》《青春之歌》等,喜爱讨论书中人物命运,也干过一会‘窃书不能算偷’的事。常仰望星空,心生憧憬,灵魂跃动,一晃便是十四岁。‘总角’之年春,正是;“破晓篙师报放船,今朝不似昨朝寒”一切懵懂与幼稚仿佛都消失在那年。彼时,就读于长沙市十四中学,身材仍不显伟岸,颜值也游离于母本,学习成绩中等,家庭出生呈现尴尬,稀有可圈可点之处。从学校与宿舍周围,多投有斜射的政治眼光,处境中,恰似卑微,有被立入另类之感,灵魂常常在夜色中颤抖。初中两年的光阴,因高知家庭基因遗传效应和文化熏陶,性格猝然变得深沉、寡言。似乎一夜之间在青涩与成熟中徘徊,一改桀骜不驯而变得矜持,仿佛是人生懂事的一条分水岭。知道要与这个世界搏一搏了!由此,再不惧畏蔑视的眼光,在柔弱中透着倔强。知道提升与努力应该是一种习惯,不是一时兴起。常觉开卷有益,自信‘智慧源于勤奋,伟大出自平凡’。于是,思维活跃,颇有几分思辫,似有可塑之才。72年底,初中毕业,文化程度却名不副实。然,届满十六岁,成人礼上,家庭成分的羁绊依然发酵,上山下乡便成为我唯一的选项。此间,背负着父母赎罪的十字架,经历曲折,渡尽劫波身犹在。山峰蛰伏三年,命运之神的眷顾,招工回城进长沙纺织厂,年近十九。本想施展拳脚,学技术,进科室。不料,人脉不畅,才不出众,貌不惊人,且被打发到‘无技术工种含量’的食堂炊烟之活。在锅碗瓢盆中牢记时代‘干一行,爱一行’的豪言壮语,又本其家训‘家财万贯不如薄技在身’的教诲。随师白案、红案之技能,握技娴熟,并时常萌发创新之意,摆弄几桌酒席如取手中探囊之物,一手好厨艺做出的饭菜常常撩起家人、朋友的口福之享。六年炊烟中,虽政治出生寒素,难以拔擢,但知,此是人生的岔口,意义无比地大。不向前走,则命定在‘叮叮当当’中干一辈子。于是,以朴拙之资,恃一己之心力,唯有握火之苦读,购书自学不息,长夜秉读,倒也出口有章,思路开阔。后被世人刮目相看,享有‘上进青年’之称,挂名誉于厂内外。尔后,边揉面切菜,边溢书卷之气,思想不予沉沦,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吾将上下而求索。自信心重新拾起。世上最残忍的词语是‘世俗’与‘平庸’观念的根深蒂固,当时,现实的婚姻观有讲究;‘科室工作’与 ‘技术工种’的相匹配’。而我六年的身着油污、腰系围裙,昼夜三班倒的炊事大厨工种的‘诟病’,弄出了许多年轻人择偶性的焦虑,不免订阅着忧伤。一晃,‘摽梅之年’青春激情燃烧,在爱情的运筹帷幄里,江边、胡同、堤岸,呼唤心仪之人,追爱和被爱常而有之。再次见到她,美艳显清冷,而倨傲,月色凄寒。几次见面,其父母嫌弃我食堂炊事工作,脸面久久无灿烂之容。趁年轻色胆,登门拜访,房屋狭窄显拥挤,她站在书桌旁,搓手,不语。其父母脸色怫然不悦,我瞥见她家墙壁上的老挂钟,秒针一点点向上爬,很慢,仿佛是时间。心情也如同晦暗。六年情伤、河殇,一地鸡毛。八零年末,因工作‘进步’,遇贵人,结束食堂工作,得愿所偿,居然也调进厂运输科,那个年代,技术工种仿佛是一种含金量很高的名片。一年参入汽车修理培训,十四年实践和管理工作,从钳工知识、烧焊、电工、白铁工等入手,技术日臻完善,居然也冠有师傅带四徒弟之名,其徒弟,都是厂长、总工程师之子。至今国产整车原理、技术参数依然耳熟能详。岁月蹉跎,已到燕侣莺俦之时,虽无俊男之颜值,但吾用知识的力量,自信“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于是,从本单位万花丛中摘‘花’一朵。三年后,二十八岁,捧青春荷尔蒙激素之命,我便成了王家的未来女婿,年中将完婚。她是同厂女工,其父为省政府机关处级干部,官宦门第,我家为书香门第,年长她三岁,似是一桩好姻缘。成亲在即,她调入科室转为干部,我在厂运输科负责车队维修管理,婚期如期举行,是於1984年5月,第二年,十月怀胎,稍早产,生一女。立户初时,自作主张;女儿随爱人‘王’姓,王家切喜,即是安。王家有外孙女,从那时起,我就自认是王家的人。让她安心,让家安宁,是我毕生所愿。同年3月,入党、毕业于(汉语言文学)专业。尔后,机遇相随,曾被推选厂子弟学校教书,后又议调厂组织科入职?皆为把握不当,失之交臂。慎终追远砥砺前行,不靡不回,卒乃变雅俗之风,而挽一时之浩劫。日子总是这样有时欢喜,有时忧伤,有时孤独有时热闹,看似岁岁无情,却也沧桑有痕。很想感谢自己的坚持,让生命在经历中日渐丰盈,深厚的积淀、加上不计代价的投入,文学功底渐厚。闲来之时,常在格子上爬着喘气。不想,竟水到渠成,居然也累积了几十万字的文稿和诗集,此皆被同辈们夸赞。回想,女儿四个月,嗷嗷待哺,我既要上班、还需兼顾写论文和读书,后经岳父母帮衬,辞保姆,携外孙女过河在省政府大院内眷养,又等六年,待有朝一日,女儿已长大。看着读小学、升初中,考进省会重点高中,挤进大学门槛,然,读研、就业,进跨国公司,年薪几十百万,一路笙歌,其心花怒放。河西二十年,1994年8月,凭借岳父关系,卸掉了企业的工人身份又换上了省外贸公司职员着装,职务、工作的替换,机关思维的流程就深深镶嵌在脑海里。初来乍到,人变思变,本着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做事,努力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凭借一己之能,居然能管理着几十号人,迅速窜到中层管理干部职位,‘老总’的称谓也豁然印在烫金的名片上。巨细靡遗,在讲究‘实力’的当今社会,唯觉,是真正做男人之道,应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自诠释为现代男勇之基座。此事,非己莫属。再回首,河东二十一年,社会骤变,单位酝嚷改革。起始,人心惶惶。大之气候,无可奈何,容不得挑战,但位卑未敢忘忧国。说到底,我不过还是平凡小人物,真想欲盖弥彰,但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波涛汹涌中随波逐流,不曾想,凭借人格之魅,工作能力,并未卷入改制、下岗之列,居然也混到退休至今,拿一份微薄工资聊以自慰。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仓促得让人害怕,很多时候我们还没认真活过,想起,就要慢慢的变老了。时光荏苒,‘归来重思忖’;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曾几何时,谁都青春勃发和奋进与堕落过,有些皆归个人素质的积淀,有些是能及时自勉,少迟暮叹息,把踩来的人生残影用脚踹回去,然后,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其实,简历看似是人生经历的点缀,却常常推动着个人命运的发展。余虽作小人物,但也象征着能量以及谦卑,因为它被践踏得越厉害,就会生长得越快、越茁壮、越芳香。时光远去,今摘取60年之简历分享,供朋辈尝鼎一脔,至终追昔,共同打捞不可忘却的人生!尾末,余为本人笔尖堆积的缕缕深情告白。2015.12..30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直角》 早晨,阳光 照进两堵互相较劲的墙 一个晚上,它们成了邻居 《句号》 有天,一个圆圈 落在句子后面 于是书就完成了...

微诗二首(三百五十一) 文/夕阳芦花 你在等什么 五月忍冬开过了。六月栀子开过了 你还在等什么 在等七月清荷呀 蜜蜂走了 蔷薇开了,蜜蜂来了 蔷薇谢了,蜜蜂走了 蜜蜂啊,你带走了蔷薇的灵...

1.金鱼 睁着眼睛 睡了 透彻的世界 你恐惧什么 2.鸭子 死鸭子嘴硬 却忽略了 你幸福的样子 没有遗憾 沒有痛苦 3.星链 未来,我们头顶 不仅是日月星辰 还有星链 象一只只眼睛 穿透云层 从此,一丝不...

微诗二首(三百五十) 文/夕阳芦花 化作星辰 从那时到现在 多少人的灵魂化作了夜空的星辰 有多少星光化作了人们窗前的明灯 黄昏,背影 黄昏,晚烟,晚烟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背影 我刚想呼唤...

轿车 文/邱書良 你 撕破了东方轿子 打碎了西方的马车 变成现代文明进入万户千家 2022,05,10。...

蹲在墙角晒太阳 他 装作幸福的样子...

留白(微诗二首) 文/勃崛(江西) 1.留白 云彩,我仰视 尘埃,我敬畏 剩下的,无从下笔 2.山水之间 山高不辩,水长无骨 最难缠处 留白...

新月 文/夕阳芦花 新月很谦虚。在属于它的黄昏,它淡淡地挂在淡蓝的东方天际,淡淡地看归鸟横过,看天穹之下归家的人们匆匆而行。它不是中天明月,许多人会忽略它,但它依然在属于它的黄...

风从那片湖上吹过 ——写给慈溪市息壤小镇 文/无非初晴 风,从那片湖上吹过, 明月照进了一汪碧水,盈盈水波, 随风,依恋地钻入,各个屋的影中。 息壤小镇,细节已为你打磨。 需要一个有形...

诗意人生 ——长篇散文诗体自传 作者:山城子-李 前言: 这个长篇,是我的又一个大型工程。此前有五古歌谣《文学史歌》、美学长诗《与美同行》、评式感怀《我的“读后”》、評式随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