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之间外二章

白云缭绕,雄鹰低飞,在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之间,天空那么干净,仿佛一面镜子,纯净地照耀着这苍茫的大地。群山巍峨,江流如黛,水与山依偎着,在岁月的光影里,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之间的小凉山,被时光雕琢成画,谱写着壮丽和多情。 行走在小凉山的腹地,一阵风吹来了一坡荞麦的清香,一片云护卫着半坡的牛羊,天地苍茫,谁是这一片土地的主宰?那爽朗而豪迈的彝家汉子,早已在小凉山的山坳,迎风立下了不负黄天厚土的誓言! 这一片神秘而多情的土地,因雪山而变得纯洁无瑕,因高耸的群山变得刚毅而豪迈,而那群山环抱的多情的泸沽湖哟,生生世世,清澈着摩梭人无比透明的眼眸和心灵。 在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之间,有多少风雨,便有多少传奇的故事,有多少群山,便有多少抹不去的记忆。站在小凉山的风里,我们是幸福的,看看雪山,我们的心灵会变得更加纯洁,摸一摸泸沽湖的湖水,我们的情感会变得更加清澈而透明。 行走在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之间,喝过小凉山的水,吹过小凉山的风,淋过小凉山的雨,此生,我便是小凉山实实在在的子民!

行走在金沙江畔

在丽江前往泸沽湖的路上,我们行走在金沙江畔,在直插云霄的群山之中,山路十八拐,与金沙江一路蜿蜒而行,江岸没有猿声啼叫,它们已深藏在白云深处。 行走在金沙江畔,风一遍遍吹拂着我们的脸颊,那些迎风盛开的花朵,在路两旁向我们绽开着纯真的笑脸。不必苛责我们拥有的太少,也不必计较我们失去的太多,面对一路东流的金沙江,我们只是它身边万千生灵中毫不起眼的凡夫俗子,与江岸的草木无异,与江里的一滴水没什么差别。 时光易逝,江流不息。站在母亲河长江上游的金沙江畔,看无数支流汇入其中,包容了来自万千山水中的精气和灵魂,滋养了江两岸生生不息的子民,一如我们历尽人间沧桑的记忆一般,汇入我们的头脑,让思绪浩荡奔流。这尘世间的万事万物呀,或大或小,总会有一些东西惊人的相似。 世间江河千万,人生短促,我们无法与每一条河流相遇,此生,我有幸行走在江沙江畔,在我的人生中,又写下了难以忘怀的一笔。

相约泸沽湖

大地苍茫,谁人不是这天地间的过客?如能与这尘世间的美景相遇,便是人生中的幸事。在小凉山怀抱中的泸沽湖,是这尘世间的绝景,此生不到泸沽湖,那绝对是人生中的一件憾事。 像是群山里透明的眼眸,泸沽湖的水清成一种执着,在小凉山的深处,独自敞开着不惹尘埃的洁净。站在泸沽湖边,我们的思想被纯净的浪潮荡涤得一片纯洁,我们的思绪随风飘得很远。 泸沽湖边的摩梭人,她们世代在这里与湖相伴,日出劳作,日落飞歌,将猪槽船划进湖的深处,天地人湖,勾勒了一幅诗一般的画卷,在海菜花盛开的季节,还原尘世间洁净如初的模样。 尘世间的烦扰如此芜杂,谁人不在寻找内心的宁静?在我们视野之外的泸沽湖,她依然保持着城市之外的宁静,她独守着世外之地的纯洁。 如你需要沉淀内心的浮躁,那么,请走进泸沽湖,让湖光山色拂去你落在心头的尘埃。如果你无法坚定内心的选择,在城市里踯躅徘徊,那么,也请你走进泸沽湖,让清澈的湖水洗涤你内心的焦虑,还原你最初出发时的模样。 我们都是这尘世里的过客,我们都是人世间的凡夫俗子,我们相约到泸沽湖吧,在这里,让我们寻找我们最真实的自己!


【作者简介】 何从江,70后,云南德宏州第五届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休斯顿诗苑》(美国)《边疆文学》《时代风采》《法制日报》《春城晚报》等报刊,入选多种散文诗选和诗选,出版诗集《高原牧歌》《心地花语》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直角》 早晨,阳光 照进两堵互相较劲的墙 一个晚上,它们成了邻居 《句号》 有天,一个圆圈 落在句子后面 于是书就完成了...

微诗二首(三百五十一) 文/夕阳芦花 你在等什么 五月忍冬开过了。六月栀子开过了 你还在等什么 在等七月清荷呀 蜜蜂走了 蔷薇开了,蜜蜂来了 蔷薇谢了,蜜蜂走了 蜜蜂啊,你带走了蔷薇的灵...

1.金鱼 睁着眼睛 睡了 透彻的世界 你恐惧什么 2.鸭子 死鸭子嘴硬 却忽略了 你幸福的样子 没有遗憾 沒有痛苦 3.星链 未来,我们头顶 不仅是日月星辰 还有星链 象一只只眼睛 穿透云层 从此,一丝不...

微诗二首(三百五十) 文/夕阳芦花 化作星辰 从那时到现在 多少人的灵魂化作了夜空的星辰 有多少星光化作了人们窗前的明灯 黄昏,背影 黄昏,晚烟,晚烟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背影 我刚想呼唤...

轿车 文/邱書良 你 撕破了东方轿子 打碎了西方的马车 变成现代文明进入万户千家 2022,05,10。...

蹲在墙角晒太阳 他 装作幸福的样子...

留白(微诗二首) 文/勃崛(江西) 1.留白 云彩,我仰视 尘埃,我敬畏 剩下的,无从下笔 2.山水之间 山高不辩,水长无骨 最难缠处 留白...

新月 文/夕阳芦花 新月很谦虚。在属于它的黄昏,它淡淡地挂在淡蓝的东方天际,淡淡地看归鸟横过,看天穹之下归家的人们匆匆而行。它不是中天明月,许多人会忽略它,但它依然在属于它的黄...

风从那片湖上吹过 ——写给慈溪市息壤小镇 文/无非初晴 风,从那片湖上吹过, 明月照进了一汪碧水,盈盈水波, 随风,依恋地钻入,各个屋的影中。 息壤小镇,细节已为你打磨。 需要一个有形...

诗意人生 ——长篇散文诗体自传 作者:山城子-李 前言: 这个长篇,是我的又一个大型工程。此前有五古歌谣《文学史歌》、美学长诗《与美同行》、评式感怀《我的“读后”》、評式随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