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美丽是沧桑 (散文) 义夫义 二十年一次的高中同学们聚会,有的同学自从当年高中毕业,走出泾县中学的校门后,有四十年没见面了。因为,当年我们高中同届同学,有三个班级,共有一...

雪 花 儿 文/独钓瀚海雪 一 雪花儿亲亲地贴到脸上,一片儿,一片儿,一片儿------如外孙女的小手,凉丝丝的,嫩乎乎的,香润润的------像情人的吻深深地浸入心底,激 荡着每一条血脉,撩动着每...

红柳素描 文/独钓瀚海雪 一 戈壁大漠,是你忠贞不渝坚守的信念。近乎冷酷孤僻的信守,铸就了你的坚韧不拔。戈壁大漠挂红披 绿,便成为你生生世世冥顽不灵、食古不化的祈盼。 于是,你孤傲...

重阳 义夫义 深秋时节逢重阳 高楼倚窗极目扬 远山枫叶红烂漫 阳台菊花泛金黄 苍穹蔚蓝云悠长 大雁南飞排成行 寥廓江天胜春光 喜迎佳节心欢畅 今天是九月九日重阳节,为每年的农历九月初九日...

《我爱这金秋岁月》 文/翔鹰(新疆) 我爱这人世苍茫,爱这金秋岁月里的繁荣与凋零,也爱深秋霜冷中的滩涂,以及萧索。 偶尔会想起一句话,若你爱,请深爱。 是啊,人生不易,能来这人世里...

活着 文/翔鹰(新疆) 有人说“我们到底因和而活着?活的那样艰辛,那样渺小与卑微,也要倔强地活着”。 有人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许多人都答不出自已因和而活。 其实,我觉得这只是...

《虚构》 文/翔鹰(新疆) 从虚构走向虚构,建起一座心的茅草房,陈旧,却不失内涵。 一些空想,成为心壁里的回音,空灵而飘逸。 一粒麦子或稻子的出走,将生命落在实处,扎根于泥土。 无...

拒绝抄袭洗稿 必须告诫某些人:拒绝抄袭洗稿 有网友说,看到人家的文案很好,就想抄袭到自己的文章中,只要不提原来作者的名字,久了之后,大家就会以为方案、提议是自己的了。 我说:你...

落叶知归处 文/翔鹰(新疆) 每年的这个时节,总喜欢四处走走,很随意的那种,没有任何的目的与牵扯,既不需要发泄什么,也不需要寄寓什么,就那样随意地走,随意地看,目光里只有平静无...

天国的窗口 文/夕阳芦花 一位先哲将湖泊称作天国的窗口。美好的名字!不过,做天国的窗口也是要有讲究的。天空湛蓝,这湖水也碧清,湖岸得有垂柳环绕,得有野花点点,芦苇摇摇。黎明,朝...

秋天里的故事 秋天 你是多么美丽 红色枫叶挂在树梢上 哦 秋天 你总是托着 无数一条条紫沙色小径 让红色枫叶熟透了落下 铺成了金黄色 给相爱的人步入 或 窃窃私语时刻 或 絮絮不休吵着 尘世间...

往日的时光 【散文】 义夫义 往日的时光,宛若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静静地、悄无声息地在悠然流逝。在岁月时光的隧道里,我们尽力寻找着流年过往里的曾经;那些点点滴滴的往事,再次仔仔...

《窗》 文/冉瑞峡 “叮呤呤…叮呤呤…”2005年2月23日早上,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大侠,有一个艰巨的接待任务,你能行吗?”这是上海茶恬园国旅日本部洪部长的声音。...

幸福是什么 文/翔鹰(新疆) 曾经有人连问我三遍“你说幸福是什么?”,问之前他还刻意地跟我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我说“可以”,他说“不可以有停顿的,我一问完你就...

导读:我又想到了,十多年前,我见过一个被冻死的人,我还写了诗歌《活鬼》。而今天,我写下了《自语者》。我是自言自语的人,他是自言自语的人。 自语者 ——灵遁者 我不确定自己认识他...

导读:自由与爱,是永恒的主题,也可以成为每个人的追求,但永远不要为此而迷失自己。因为自由与爱,不是人的本质。 自由与爱 ——灵遁者 刚刚看完一部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电影的名...

吉他背后 和舞台伴来有点忧愁 一起 叮咚叮玲 那深沉的男低音唱起 哦 你在说 你在想着你家乡那边 初少时扎糊结的女孩 仿佛你听见那女孩说 那初少时的少年哟 我竟然那么 把你写给爱我的词字...

泾县“荷花塘”的传说 义夫义 泾县”荷花塘”,是老百姓的俗称,古时候县志上叫作“明堂池”。 话说古时候的某个朝代,有一天皇帝老儿下了早朝,闲来无事,随手翻看起了当朝的官员花名册...

忆念故园 文/夕阳芦花 跟许多人一样,我常常忆念故园。 故园有一排高大的钻天杨。绯红的晨曦最是喜欢他们。清晨,我们抬起头,看见那高高的碧绿的树梢闪烁金辉的时候,便知初阳即将照亮每...

伫立窗口看风景 【现代诗】 义夫义 居住高楼之上 伫立窗口看外面的风景 呵呵,看得久了 就看出一些诗意 仰望深邃蔚蓝的天空 实在令人浮想联翩 心里产生无数遐想 那洁白飘荡的白云 自由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