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同行舟,风里浪里,险滩急流闯过,快临退休时,己望得见停泊的码头时,心里的感觉是別样的。有人想快些到岸,有人希望慢些再慢些靠岸。

几+年时间里,航行的状况各异,靠岸的心情不同。大多数人的小舟己经疲备不堪,帆也破,船也破。虽舱里也有些小米小虾,自然盼着快些到岸,爬上陆地过散漫的日子。也有的小舟經过打拼换成了大船或航母,正顺风顺水的航行着,却怎忍心靠岸?但人生的航程大致就这么个里程,退役的规则无法更改。

船正驶向码头

我这小舟正驶向码头,离退休仅有三年。在单位里己成老人,奋斗的年纪己过,己到了不求名不求官不求财的寡欲境界,凭着惯性在向码头飘移。我也知道码头上的景致,岸的另一头便连接着奈何桥。码头上也是有活动时限的。可谓岁月匆匆。在这不多的时光里,珍惜珍重也许不今抱憾。

调整好帆,因船正在靠岸。昔日扬帆是周为航程远,风浪大。此时可降低帆的高度或者落帆,让船自横,坐在船头回望一路的浪花。姿态心态状态都调整为平和,遇船则让,鸣笛示好。

谨慎驾驶,因仍行在海上。还有波浪,还有船行。虽离岸近了,可仍要注意躲礁石浅滩旋窝等。经历了大风大浪,身心疲累,还得把好舵,保持正常航行。

准备靠岸,岸己在不远的前方。做好退休后的计划。是周游世界,是整理足迹,是修养身心,是重新学艺等,大致要有个盘算。

海有海的风姿,岸有岸的气候。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有人上岸后一时很不适应,角色还没转变。有些当过大副,船长的人,没了指手划脚的平台有了失落感,不愿见人或闷在家中宅着。有些在海上没弄名堂的人还想在岸上有所作为,老当益壮,发挥余热。存一颗平常心,上岸了心无杂念的晒太阳观风景,含贻弄孙,也不失一种优雅。

眼看着船在驶向岸边,一路的辛劳与恩怨,得到与失去,机遇与风险都将俱往矣。岁月的包浆都写在了脸上。人生就是个过程,苦也好累也罢,最后都得靠岸下客的。走完全程,己很圆满。

有人想给社会留点东西,有人想给子孙留些财富,有人想给自己留个名声。有为,无为,全看各人的造化了。保持身心康健,不给子女添麻烦,能给社会正能量便好。有阅历有学向有思想的人若能留下精神财富,火花智慧,失败的教训,成功的经验。如能言传身教,给后世以示范或警示,则功能无量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树可以多栽,有形的无形的都是贡献。

船正驶向码头,不激动,不急动。还得把稳舵,洒脱向前滑行。此时捕鱼的多少己成其次了。想着上岸后还能有几个老友能时常走动聊长,吹牛品茗品酒,便这岸上的日子也充实了,不会孤单寂莫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夏日的太行山,满眼尽是风光。青翠的峰峦叠嶂,树木茂盛葱茏,此起彼伏的层峦叠嶂,壮丽多姿。我回到阔别已久的太行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望着车窗外如画的风景,思绪万千…… 我和弟弟...

《与父亲书》 向迅/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21年6月出版 父亲曾给我写过许多封信。 那些信,寄自北京密云,贵州某县,乌鲁木齐,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我据此知道父亲正在哪里谋生。每每有他...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我受党的教育70多年,尤其作为一个以红色题材创作为主的作家,回忆起曾经写过的党的领袖,更是激动不已。最近翻检旧作,深感许多往事虽已被风吹雨打去,但...

国有威仪,家有家风,自古亦然。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代,都说盛世清明,国家的影响日益强大,领导者的威望不断攀升,国力也在世界的排名中靠前。所谓大国威仪,盛世风华,清明气象,为众所...

父亲走了快20年了,每每想起我心里总怀歉疚。因为在他最后的那些日子,我总是忙啊忙,没空陪着他。 记得父亲走之前的那个傍晚,已经卧床不起的他,把我叫到跟前,仿佛有重要的话要说。我...

关键词: 朱赢椿 朱赢椿的书衣坊坐落在南师大校园的树林中,细竹竿围起的小院,与外面隔成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围栏上看不见门,朱赢椿从里面拉开一小片围栏,我们进去后,门又回到围栏...

那个早晨,我久久伫立在元古堆校园门口的晨光中,感受时光的穿越。 初升的太阳透过云层罅隙,筛下千丝万缕晨曦,像薄纱一样轻轻笼罩着那精致的校门、雪白的院墙、砖混结构的三层教学楼、...

汕头是个美丽的侨乡,市花凤凰木夏季盛开时花朵灿如红霞,动人心扉。走进汕头侨批文物馆,仰读一件件侨批,感受到心灵的震撼,那是“家书抵万金”的潸然之泪,那是“千里共婵娟”的沛然...

在坝上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农村家家都有条老土炕。每一个从家乡走出来的人,几乎都是老土炕出生,老土炕长大,和老土炕结下了不解情缘。 无论谁家盖新房,盘土炕是全家入住新房前最重要的...

苦累是我的故乡冀南平原一带以及石家庄一带介于菜肴和主食之间的民间小吃,因是受苦受累的穷苦人吃的,故曰苦累,有的地方也叫不累的,学名蒸菜。在食不果腹的饥荒年代,人们常常将野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