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同行舟,风里浪里,险滩急流闯过,快临退休时,己望得见停泊的码头时,心里的感觉是別样的。有人想快些到岸,有人希望慢些再慢些靠岸。

几+年时间里,航行的状况各异,靠岸的心情不同。大多数人的小舟己经疲备不堪,帆也破,船也破。虽舱里也有些小米小虾,自然盼着快些到岸,爬上陆地过散漫的日子。也有的小舟經过打拼换成了大船或航母,正顺风顺水的航行着,却怎忍心靠岸?但人生的航程大致就这么个里程,退役的规则无法更改。

船正驶向码头

我这小舟正驶向码头,离退休仅有三年。在单位里己成老人,奋斗的年纪己过,己到了不求名不求官不求财的寡欲境界,凭着惯性在向码头飘移。我也知道码头上的景致,岸的另一头便连接着奈何桥。码头上也是有活动时限的。可谓岁月匆匆。在这不多的时光里,珍惜珍重也许不今抱憾。

调整好帆,因船正在靠岸。昔日扬帆是周为航程远,风浪大。此时可降低帆的高度或者落帆,让船自横,坐在船头回望一路的浪花。姿态心态状态都调整为平和,遇船则让,鸣笛示好。

谨慎驾驶,因仍行在海上。还有波浪,还有船行。虽离岸近了,可仍要注意躲礁石浅滩旋窝等。经历了大风大浪,身心疲累,还得把好舵,保持正常航行。

准备靠岸,岸己在不远的前方。做好退休后的计划。是周游世界,是整理足迹,是修养身心,是重新学艺等,大致要有个盘算。

海有海的风姿,岸有岸的气候。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有人上岸后一时很不适应,角色还没转变。有些当过大副,船长的人,没了指手划脚的平台有了失落感,不愿见人或闷在家中宅着。有些在海上没弄名堂的人还想在岸上有所作为,老当益壮,发挥余热。存一颗平常心,上岸了心无杂念的晒太阳观风景,含贻弄孙,也不失一种优雅。

眼看着船在驶向岸边,一路的辛劳与恩怨,得到与失去,机遇与风险都将俱往矣。岁月的包浆都写在了脸上。人生就是个过程,苦也好累也罢,最后都得靠岸下客的。走完全程,己很圆满。

有人想给社会留点东西,有人想给子孙留些财富,有人想给自己留个名声。有为,无为,全看各人的造化了。保持身心康健,不给子女添麻烦,能给社会正能量便好。有阅历有学向有思想的人若能留下精神财富,火花智慧,失败的教训,成功的经验。如能言传身教,给后世以示范或警示,则功能无量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树可以多栽,有形的无形的都是贡献。

船正驶向码头,不激动,不急动。还得把稳舵,洒脱向前滑行。此时捕鱼的多少己成其次了。想着上岸后还能有几个老友能时常走动聊长,吹牛品茗品酒,便这岸上的日子也充实了,不会孤单寂莫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