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同行舟,风里浪里,险滩急流闯过,快临退休时,己望得见停泊的码头时,心里的感觉是別样的。有人想快些到岸,有人希望慢些再慢些靠岸。

几+年时间里,航行的状况各异,靠岸的心情不同。大多数人的小舟己经疲备不堪,帆也破,船也破。虽舱里也有些小米小虾,自然盼着快些到岸,爬上陆地过散漫的日子。也有的小舟經过打拼换成了大船或航母,正顺风顺水的航行着,却怎忍心靠岸?但人生的航程大致就这么个里程,退役的规则无法更改。

船正驶向码头

我这小舟正驶向码头,离退休仅有三年。在单位里己成老人,奋斗的年纪己过,己到了不求名不求官不求财的寡欲境界,凭着惯性在向码头飘移。我也知道码头上的景致,岸的另一头便连接着奈何桥。码头上也是有活动时限的。可谓岁月匆匆。在这不多的时光里,珍惜珍重也许不今抱憾。

调整好帆,因船正在靠岸。昔日扬帆是周为航程远,风浪大。此时可降低帆的高度或者落帆,让船自横,坐在船头回望一路的浪花。姿态心态状态都调整为平和,遇船则让,鸣笛示好。

谨慎驾驶,因仍行在海上。还有波浪,还有船行。虽离岸近了,可仍要注意躲礁石浅滩旋窝等。经历了大风大浪,身心疲累,还得把好舵,保持正常航行。

准备靠岸,岸己在不远的前方。做好退休后的计划。是周游世界,是整理足迹,是修养身心,是重新学艺等,大致要有个盘算。

海有海的风姿,岸有岸的气候。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有人上岸后一时很不适应,角色还没转变。有些当过大副,船长的人,没了指手划脚的平台有了失落感,不愿见人或闷在家中宅着。有些在海上没弄名堂的人还想在岸上有所作为,老当益壮,发挥余热。存一颗平常心,上岸了心无杂念的晒太阳观风景,含贻弄孙,也不失一种优雅。

眼看着船在驶向岸边,一路的辛劳与恩怨,得到与失去,机遇与风险都将俱往矣。岁月的包浆都写在了脸上。人生就是个过程,苦也好累也罢,最后都得靠岸下客的。走完全程,己很圆满。

有人想给社会留点东西,有人想给子孙留些财富,有人想给自己留个名声。有为,无为,全看各人的造化了。保持身心康健,不给子女添麻烦,能给社会正能量便好。有阅历有学向有思想的人若能留下精神财富,火花智慧,失败的教训,成功的经验。如能言传身教,给后世以示范或警示,则功能无量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树可以多栽,有形的无形的都是贡献。

船正驶向码头,不激动,不急动。还得把稳舵,洒脱向前滑行。此时捕鱼的多少己成其次了。想着上岸后还能有几个老友能时常走动聊长,吹牛品茗品酒,便这岸上的日子也充实了,不会孤单寂莫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站在“生态眼”观鸟台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滩涂。 这片棕黄色的滩涂位处黄海之滨的江苏盐城,是有名的黄尖湿地。在漫长时间里涌退的潮汐,留下如同扇形匍匐伸展的湿地,有一种天生且袤阔...

我写过一篇题为《天钥桥路十年》的文章,明面上写的是2004至2014这十年间在天钥桥路上逛吃的经历,实质上写的是“一种告别”。因为写告别,难免要升华情感,升华完毕,我自认为,这一梦十...

叶浅韵,云南宣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第六届主席团成员。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中国作家》《北京文学》《散文海外版》等,获《十月》文学奖、《收获》...

龙是什么?《说文》上说,“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小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话,但想象里的龙正是这样的。神秘,强大,兴云布雨,幻变无穷...

王亚彬,国家一级演员、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学院青年舞团主要演员。北京舞协副主席,亚彬舞影工作室艺术总监。习舞三十四年,五次登上央视春晚,六个月内两次登上伦敦赛德勒之井的舞台...

1 古船的彩绘已黯淡无光。在海水和泥沙的侵蚀之下,出土的船板只剩焦木,水的作用居然与火相似,同样带来燃烧的痕迹。油彩的绚丽难以持久,那是海上的烟花,热闹过后便归于黑暗。 有些船...

今年的立春抢了春节的跑道,提早半个月来到人间。假期里的气温又十分友好,有那么两天飙升至二十摄氏度,绕着公园骑自行车或快走的人们穿一件T恤仍然汗流浃背,几个花季女孩并排而来,或...

在海口的骑楼老街,不时会遇到一种鹧鸪茶。干茶是一颗一颗乒乓球大小,用绳子绑成串,挂在售货车的显眼处。售价也极廉,一颗不过一块钱。如果客人愿意坐下来,主人则会很热情地为你沏上...

清晨,远山和朝阳还在相拥而眠,山野村庄一片浓墨。 我和福红并肩行走,路不平,还崎岖,天天走脚下倒也不趔趄。鸡鸣、犬吠、鹅叫、流水哗啦啦……三两颗星星在天边眨着眼睛,朦朦胧胧,...

大年初九,我忽然想包饺子,独自,静静地包饺子。跑去菜市场,果然有荠菜,买了,兴冲冲拿回来,向家人宣布我要包荠菜馅饺子。 除夕前一天,我去买荠菜,竟然没找到,摊主们像商量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