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怪人。到了这个年纪,他已经很少出门,他耳聋,无论谁跟他说话都要说上两三遍,所以晚辈们都不愿意跟他聊天。上了年纪的人不知不觉便染上了爱打听的毛病,别样吾也爱打听,尤其爱打听那个怪人。偏偏曾曾孙对那个怪人仅止于听说,不能够满足老祖宗的好奇心,这就更增加了老人家心中的迷惑。越问不明白越想问,越问就越问不明白,纠缠在这样一个怪圈之中,老人家寝食难安。

别人很难明白他为什么如此关心那个怪人,因为没有谁会关注一个很老的老人家的心思,也没有谁关心废墟和怪人,双重的忽略导致了老人家的焦虑。差不多七十年之前,他是个祭司,差不多已经没有人记得他曾经是个祭司。

现在事情可能清晰了许多,一个昏聩得已经忘了时间和年龄的老人,到处打听一个乞丐一样蜷缩在废墟中的怪人,那情形很像是痴人说梦。一个老祭司会关心什么样的人呢?

祭司制度尚存的年代里,祭司有一个搭档,就是巫师。祭司自己是从父辈那里继承的知识,包括历史传说风俗民俗,口口相传的法典和各种仪式仪轨。这些知识并不能帮助他获取超能力,但他的职业需要他连接人间和冥界的通道,他需要将活人的信息传递到先人那里,又要把先人的信息转达给活人。他自己做不到,所以他需要一个具有超能力的伙伴,就是巫师。

别样吾不做祭司凡六十几年,他当年的巫师伙伴去世也超过五十年了。但是他有一种直觉,废墟里的怪人应该就是巫师。因为六十年之前,他就是在那个地方遇见他的老伙伴巫师的。

那时候,那是个规模不小的茶厂,听说是几个从法兰西回来的小伙子建起来的。在那以前,勐海这里的制茶都是手工作坊式的,所说的茶叶初制所。这家茶厂是勐海茶业历史上第一家现代化意义的茶厂,也是中国最早的茶厂。

祭司就是祭司,他的职业特长和职业敏感性不会欺骗他,他要自己去找那个怪人。他是个年龄奇高的老人家,走山路已经不是他力所能及的寻常事情了。他居然一个人走了超过两千步的山路,上上下下两三个两人高的台地,当真找到了那个怪人。那人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也是两只眼两个耳朵一张嘴,只不过头发久没梳洗显得蓬乱,脸也有些脏,这些老人家都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他年龄不大,在一个很老的人眼里,他简直就是个孩子。他眼睛很亮,别样吾只是记住了他的眼睛,很亮的眼睛。他说他叫贝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韩愈有诗:“如坐深甑遭蒸炊。”说的正是大暑时节,热得人就像在铁锅上的笼屉里蒸着似的。这种屉里蒸的日子,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人,没有谁不熟悉。 置身户外,水泥地反射的热浪,恶犬一样...

舍下收存有康熙年间木刻本《剑侠传》,据说是明代王世贞所撰,辑录唐宋三十三篇剑侠小说,晚清任渭长据书绘作《三十三剑客图》。不说书中聂隐娘、红线女之神技几近仙人,却说那个发结红...

每一个人,都是“两个故乡”的携带者、构建者、言说者。 1 每个人都有故乡,都是故乡风土与烟火往事的产物。不论身处于海角天涯,或父母门前的走廊,故乡,始终存在于他的面容、语调、食...

编者按 《天涯》2024年第4期“散文”栏目,推出杨本芬、陈慧、王计兵、邬霞、李方毅五人的作品,他们中有的曾被归入“素人写作”中广泛讨论,但当其广为人知,“素人”之说便已失效,需要...

30多年前的那个盛夏,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身为医生的父亲,濒临崩溃,茶饭不思。 母亲和我陪着父亲到济南接受治疗。让我困惑的是,父亲放着大医院不去,第一站带我们到济南第二机床厂职...

记忆里会有些什么呢,我能记起许久之前的声音、色彩、图像、人物、事件……跟好友青锋说记忆,她说小时候喜欢汽车发出的汽油味,一直记得那气味。“你能记得气味啊!”我羡慕极了。吃一...

小林是上海知青。在北大荒,我们在一个生产队。他不怎么爱说话,就是闷头干活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会闷头干活儿,在队上头头那儿,不得烟抽。上海知青一般不仅能干,而且说话甜,很...

01 就要拖家带口去尼日了,戴启宽瞒不住了,告诉妻子自己已经报名去成昆线。这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三岁,儿子只有一岁。 这是1970年的事。成昆铁路北段有滑坡九十一处,危石落岩区段一百五...

九搂十八杈,何意?——这是一株古柏树。九搂,谓之粗也;十八杈,谓之分枝数也。通俗地说,就是九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古柏,生长着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分枝侧杈。树冠巨大,密叶浓郁...

公元763年秋天,杜甫第一次到阆中,写了不少诗歌,其中《阆水歌》曰:“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阆中胜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