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物擦出的电光石火。

——编者

凤仪湾的昼

阳光伸出舌头,在大地的脸上舔来舔去。半个时辰不到,大地就发烫了。大地上的树、草和花朵,都在微微地颤抖。在这个万物萌情的季节,热情就是一把火或一杯浓酒,要么一点就燃,要么一饮就醉。

我漫步在这条长河的堤岸上,自己仿佛也在燃烧。左侧的梨子树和李子树上挂满了果实,被压弯的枝条快要触碰到地面了。成熟都是向下的,面朝泥土,不虚浮。它不像那些面朝天空,随风飘来飘去的东西,比如理想和信仰,充满了昂扬的姿态和饱满的气血。但太过成熟,似乎也不好。果实太成熟,会落在地上成为一团腐肉;人太成熟,会变得世故和圆滑,甚至阴险和狡诈,没有正义感,也没有是非观念,以中庸替代一切。正这样想着,我转身回眸,发现右侧的大片向日葵全在笑我。它们的笑也是黄色的,像被野火焚烧过。不知道它们是在笑我的多思,还是在笑我的愚蠢。

我没有理会向日葵,径直朝泊船的码头走去。码头上系着几只小船。我走上其中一只,解开缆绳,任船随河流飘荡。河道两旁,长满了芦苇。有的芦苇口渴了,在弯腰喝水。更多的芦苇,则摇晃着白发,在面对流水吟唱诗句。清风徐来,将它们的唱声吹远,让活在季节之外的生灵也能听见。我坐在船头,当起了芦苇的听众。那一刻,我也想唱几句什么,但就是无法开口。我有好多年都没唱过歌了——我天生就喜欢唱歌。我曾唱过歌给夜空的星星和月亮听,也曾唱过歌给故乡的青山和夕阳听,可后来就不唱了。我知道自己唱的歌不好听,好听的歌我又不会唱。渐渐地,我也就成了一个噤声者。我把歌声囚禁在我的胸腔,免得它跑出来招惹是非。唱歌哪有听歌好。兴许是芦苇见我聆听得认真,唱得越加放肆,白发摇晃得也越加厉害,好似舞动的经幡。谁知,它们这一摇,竟然将唱词全都摇落在了水面。一只野鸭见状,奋力游过去,想将唱词捞起来,送给自己挚爱的伴侣。哪曾想,这一幕早被守候在芦苇丛中的翠鸟看见了,它们迅速窜出来,叼起水面上的唱词就飞,边飞边在空中用翅膀画心花。野鸭和翠鸟都懂得示爱。

我看着眼前的场景,伸掌拍打船舷,献上我的祝福。船越朝前走,河道越窄,弯道也越多。七弯八拐之后,前方出现一座老桥。老桥的一边,站着一棵老树。老树的枝丫上,筑着一个老鸟巢。船从桥洞穿过的时候,我感觉桥想挺直腰,拉住船叙旧。可船只听我的使唤,我没有让它停下来。我怕船一停下,河水就会倒流,时间就会回转,给老桥、老树和老鸟巢打上补丁。

唯有朝前行,我和船才可能靠岸。我不出生在水里,我的性格中带火。而船是最怕火的,它担心我将它化成灰烬,会遭到水的讥笑。它在水上漂了一辈子,不希望最终死在火的怀抱。船载着我,像载着它的孤独和尊严。白云倒影在水中,想陪我一同赶路,但船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我坐上这条船,只是想放逐自己。

阳光的舌头很粗,舔得我的脸火辣辣的。我没有打伞,也没有戴草帽,就那样让它舔着,一如让它舔着大地的脸。我想阳光总有渴的时候,待它舔渴了,准会找水喝。我幻想它能将这条河里的水喝干,那样,我也就不用考虑上岸了,裸露的河床就是我和船的第三条岸。

凤仪湾的夜

我来到草地上的时候,黄昏还没有敲响晚钟。风在远处搬运落叶,想赶在夜色降临前,让它们回归树根,去滋养和孕育下一个轮回。对面的苍山,既没长高,也没变矮。山中的那座寺庙,暮鼓已经响过三遍。点燃的烛光,笼罩着佛陀和诵经的僧人。供桌上置放的《地藏经》,刚翻到第43页就停住了,再朝后翻,页面已残缺不全,字迹也漫漶不清。寺门前,投林的鸟雀绕来绕去,不愿回巢栖息。它们今天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在途中,看到过许多同类,死于飞翔;也看到过许多其他生灵,死于幻想。侥幸飞回来后,它们都十分疲倦,也充满了惶恐。它们顾虑一旦归巢,梦又会带领它们重返那个陌生之地,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山下的湖泊,像一面镜子,不惹尘埃。镜子里照出的万物,远在万物之外。镜子的反面,是更深的黑,藏在水底。星光抵达不了,月光也抵达不了。那些游鱼都睡着了,有的睡在深水区,有的睡在浅水区。还有的,睡在沙滩上,成了动物界的标本和化石,专供人凭吊和喟叹。湖泊的边缘,各种水生植物正在洗澡,这是它们每晚都要进行的仪式。它们洗涤的不只是污垢,还有邻水而居的冷清和孤寂。最冷清和孤寂的,当数那些荷花,它们撑着伞,怕夜露打湿了蛙鸣。有的伞都破了,也还那样撑着,像许多人的信念。有一只老青蛙,瘦得皮包骨头,几乎无法再鸣叫,却偏要跳到伞盖上去坐着,抬头仰望夜空。好似夜空中会掉下来一块陨石,能让它衔回去雕刻成一块丰碑,或一块墓碑。我静静地看着它,竟然有一丝丝难过。旁侧两枝含苞待放的荷,箭簇般护卫着青蛙,也护卫着凤仪湾的安宁。

我躺在草地上,想刚才天边最后那一抹晚霞。不料,它消失得那么快。我原本打算等我的思绪回来,就去量量它的身高和体型,然后,将晚霞扯下来,请凤仪湾的老裁缝为其做一件衣裳。我的思绪跟了我几十年,我应该对它好一点。虽然它老爱胡思乱想,甚至给我带来过无尽的痛苦和迷茫。这些我都不去计较了,试想,要是没有它,我不就成为一个木头人了吗?是思绪让我意识到我的存在,也是思绪让我活得比他人清醒。

夜色瞬间增厚了几分,盖住了我的眼睛,也盖住了我的思绪。我怀疑,正是夜色盗走了那抹晚霞。它不想包装我的思绪,也不想让我的眼睛看到更多的东西。它想自己将那抹晚霞留着,拿去做成一条纱巾,这样,它就有了抵御寒冷的勇气。红纱巾飘着,宛如火焰燃烧着,夜色就会无比温柔,诱惑更多的人像我一样躺在草地上,或躺在别的什么地方,想些自欺欺人的事情。

我担心压疼身下的野草,赶紧坐起身,扭头看着它们。那片野草果真在嘤嘤地哭泣,草尖上还挂着泪珠。我感到愧疚不已。曾经,我不止一次将自己比喻成暗角里的野草,怕被强光曝晒,怕被弯刀刈割,怕被药剂毒害……那时我尚小,心力偏弱,又缺少爱和呵护,做出这样的比喻,实属再恰当不过。可那些认识我的人都夸赞我,说做野草好啊,生命力顽强,还念出白居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诗句来勉励我。更有甚者,干脆直接搬出鲁迅的名著《野草》来鞭策我,但我的疼痛和胆怯还是未减丝毫。多年后,当我历经人世沧桑,再次读到鲁迅《野草》中的话:“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要开口,同时感到空虚。”泪流满面。

在这个如水的夜晚,我抚摸着身后哭泣的野草,不觉又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还想起鲁迅在《野草》中说过的另外几句话:“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那么,我该将身后的野草献于谁呢?献于凤仪湾,献于这个夜晚,还是献于天地?我又该将我献于谁呢,献于我的思绪,献于我的孤苦,还是献于我的爱憎。

野草沉默无语,我也沉默无语。当我和野草都沉默着的时候,躲在草地中的蟋蟀却吹起了口哨,继而又拉响了竖琴。头顶上,一只萤火虫闪着尾火飞过,像一颗若隐若现的孤星。

金佛山之雾

我来的时候,雾已经先来了,它比我更早到达金佛山之巅。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什么赶在我的前头,去与我追赶的东西相遇。无数次,我都想加快步伐,超过那些跑在我前面的事物,结果仍是徒劳。无论我怎么跑,都是这个时代的落伍者。就像现在,即使我紧跟着雾的脚印走,也走不成一片云,或云之上的青天。

那么,我索性放慢脚步,在金佛山上兜兜转转,让雾把我包裹住。倘若雾不散去,我就不下山。我愿意跟雾待在一起,不再去看雾之外的一切,包括人间和春天。

与我想法一致的,还有山上的方竹和古树。我从一条小径穿过的时候,成片的方竹分列左右,形成栅栏。雾就挂在上面,像一匹白布帘子。我伸手摸摸,只摸到雾的影子和方竹的骨头。更多的方竹,则躺在地上,睡着了,将雾盖在身上,当被子。那些古树呢,就站在方竹林中,头昂得高高的,想把雾顶起来,抛向天空,摔成雨。可雾实在太大了,树已老得没有力气,它们刚刚将雾抛起,雾又快速落下来,罩在树冠上,给树缠上一张白帕子。于是,方竹和古树都安静了下来,金佛山同样安静了下来。我也安静了下来,我的想法更是安静了下来。

雾越来越浓,让我辨不清方向。我靠在一棵杜鹃树上歇气。树的皮肤很粗糙,我抓来几把雾,替树磨皮,使它变得光滑些,但树枝上的杜鹃花全在笑我。我顿时羞涩起来,不敢抬头朝上望。我怕看到杜鹃花的脸色,也怕看到杜鹃花短暂的花期。如此说来,雾真是杜鹃花的知己,它保护了花的生长秘密。当然,天下的花本就不是为天下的人而开的,即便人看见了花,花也依然开在花的世界里,不会跑去人的心里报春。那些自认为心中有花盛开的人,其实不过是自己原谅了自己,把梦寐假想成了花魂。

风在湿雾中缭绕,吹得我周身发抖。我只好离开树,往雾的深处走。我相信雾既然锁住了我,就一定会给我留地址。不然,它散去之后,就不会有人写信,告诉它山中的日月和季节的私语。可是,现在我还没有发现雾留的地址藏在什么地方。它是将之埋在了树园里还是草丛中,抑或直接写在了某块崖壁上。我会想方设法找到它,使雾放心。我要让雾知道,我不只是一个过客,也可以是一个信使。

视线越来越模糊,连眼前的路阶都看不清了。我只能跟着感觉走,在没有人引路的时候,我必须成为自己的灯塔。我沿着步道小心翼翼地走着,步道延伸向哪里,我并不清楚,在雾中行走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我只知道,在我的左边,是悬崖峭壁,长满了荆棘和藤蔓。由于看不见,我也赖得去猜想悬崖上的风光。既然雾不想让我看见,我又何必去自讨没趣。许多东西,不看见比看见好。

也不知走了多久,雾似乎比先前淡了些,由乳白变成了银灰。眼前的景物逐渐清晰起来,我看见不少的树繁密盘错的枝丫裸露着,酷似一幅幅水墨画,又似书法的线条,生动而和谐。远处的山峰,也依稀露出轮廓,像巨笔勾勒出来的素描。我很想把金佛山的这批天地之作拓回家去,裱起来,挂在客厅,使枯燥的生活增添几分诗意。正这么想,不知从哪里蹿出来几只松鼠,在距离我不到一米之处蹦蹦跳跳。我数了数,拢共有五只,三只大的,两只小的。我的心一下子激动了,刚才所见的画也活了起来。有动有静,相映成趣。松鼠都不怕人,我蹲下身,它们也不逃跑,两只清澈的小眼睛盯着我,好似已认识我多年。我想,莫不是我在雾中行走的时候,它们也在雾中行走,赶来与我相遇吧。

不多一会儿,雾就散开了,松鼠们瞬间隐踪匿迹,我也没有必要再去寻找雾留下的地址。缘聚缘散,恰如雾聚雾散,顺其自然便好。

(选自《行者孤旅》吴佳骏/著,北岳文艺出版社2024年6月版)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