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是在故乡胶东半岛的小山村度过的,大部分时光是和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他们一生勤俭,对我的教育和影响很大。他们能讲很多民间故事。六七岁时,祖父给我出过一组谜语,“上山直溜溜,下山滚粸馏。摇头梆子响,光洗脸不梳头”,让我每一句猜出一种动物。

“粸馏”是个方言词,在胶东是一种用红薯面、玉米面或黄豆面混合做成的窝窝头,即日常食用的“粗粮”。四种动物分别是狐狸、野兔、驴子、猫。

这个谜语我至今记得,小时候听到过、念诵过的那些童谣,也一直没有忘记。有时有的句子记得不大准确了,我就请老家的老人或当年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儿帮着回忆一下。

老家有一位著名的民间文学研究家、民俗学者山曼先生,生前曾赠给我一册他选编和注解的《山东民间童谣》,是一本满载童年回忆和美丽乡愁的“童年小百科”,是我心目中的“宝书”。

现撮录部分在此,谓之“小忆”。同时也在此表达我对山曼先生的怀念之情。

肚子疼,找老熊

肚子疼,找老熊。

老熊不在家,

快去找老魃。

老魃在家磨刀子,

吓得小孩好好的。

小时候,每次肚子疼,祖母就会一边给我轻轻地揉肚子,一边唱这首儿歌。老熊,老家也叫“熊瞎子”;老魃,有的写为“老疤”,是传说中的鬼魔。老熊和老魃,都是大人用来吓唬天黑还不肯回家、在外面疯野的小孩儿的。

燕子姐,燕子妹

燕子姐,燕子妹,

给你一床小花被。

冬天不要走,

就在俺家睡。

燕子是候鸟。秋风起,天气凉,燕子们会迁到温暖的南方过冬,经过一个漫长的冬天,到第二年春天再飞回来。燕子们的记性好,无论迁飞多远,每年都能返回自己的旧居,找到熟悉的家门,然后继续使用去年的旧巢。在胶东,燕子来屋檐下做巢,农家都视之吉祥。小孩子更是盼着燕子来筑巢。燕子从南方飞回来的时候,春天就又到来了。

小老鼠,上炕沿

小老鼠,上炕沿,

偷扇小瓢挖白面。

擀大饼,捣大蒜,

辣得老鼠一身汗。

这是一首带有戏谑意味的逗趣儿歌。胶东农家大多喜欢睡硬炕,炕沿就是炕边的意思。

老槐树,槐树槐

老槐树,槐树槐,

槐树底下搭戏台。

人家闺女都来啦,

俺家闺女咋不来?

这首儿歌很美,也很忧伤。听祖母说,我唯一的姑姑因为生在饥饿的年月里,不久就夭折了,这对祖母的打击是沉重而久远的。哪个女儿不是亲娘身上掉下的肉?在老家,老年人都会以闺女常回家走动而感到欣慰,而我的祖母却没有。所以一听到祖母夏夜里坐在老槐树底下轻轻唱起这首儿歌,我们就都不说话了。

小孩小孩你别哭

小孩小孩你别哭,

娘去给你打老虎。

小孩小孩快点睡,

娘来给你盖床被。

这是胶东老家一首哄小孩儿睡觉的儿歌。我小时候听过两个“版本”,姥姥唱的和祖母唱的并不一样。姥姥唱的更简单一些:“小孩不要哭,娘去打老虎。小孩好好睡,娘给你盖花被。”

小鸭子,上碾台

小鸭子,上碾台,

望望媳妇来没来。

来啦,来啦!

骑着马,抱着孩,

穿着大花鞋。

这也是一首带有戏谑和逗趣意味的儿歌。胶东农村几乎每个村头都有一座碾屋,用来碾磨粮食。有碾屋,当然就有碾子和碾台。鸭子,老家方言叫“巴巴”,所以,这首儿歌第一句也叫“小巴巴,上碾台”。

我家有个哭夜郎

天皇皇,地皇皇,

俺家有个哭夜郎。

过路君子念三遍,

一觉睡到大天亮。

小时候在村里,时常在一些树干和胡同口的石墙上,见到贴有用黄纸写的儿歌。这是一种迷信的做法。谁家有喜欢整夜哭闹的小孩子,就会采用这种方法以求得小孩儿能尽快安静下来。“哭夜郎”有的版本也作“夜哭郎”。

小巴狗,上南山

小巴狗,上南山,

吃金豆,拉金砖。

你打火来我抽烟,

你点炮仗我放鞭。

一般都是爷爷、姥爷和爸爸喜欢唱的,所以有“你打火来我抽烟”的句子。胶东农村称小狗叫“小巴狗”。

拉大锯,扯大旗

拉大锯,扯大旗,

割倒姥娘家门口大槐树。

开面板,做衣橱。

穿红袄,穿绿裤,

吹吹打打娶媳妇。

这一首和后面的一首《拉大锯,割大槐》都是游戏儿歌。两个小孩儿学着大人拉大锯锯木板的样子,紧紧拉住对方翘起的手指,你推我拉,边拉边唱。在胶东农村,“割”字发音为“嘎”。

拉大锯,割大槐

拉大锯,割大槐,

割到姥娘家门外。

姥娘不管饭,

偷着抓把盐。

盐巴齁齁咸,

买个火烧解解馋。

这是另一首模仿大人拉锯的游戏儿歌。“齁齁咸”,非常咸的意思;“火烧”就是烧饼,胶东方言读作“火烧(shòu)”。

爱哭精

谁是爱哭精?

爱哭精是谁?

干哭不掉泪儿,

麦子不秀穗儿。

干哭不掉泪儿,

吃饭没滋味儿。

村童们把爱哭的小孩儿,特别是一些娇气的小嫚嫚(小女孩儿)叫作“爱哭精”。小嫚嫚受到顽皮孩子的欺负,无论是真哭还是假哭时,小伙伴儿都会唱这首儿歌逗她,直到她破涕为笑为止。

蜻蜓落

蜻蜓落,蜻蜓落,

给你个板凳坐一坐。

蜻蜓高,蜻蜓高,

看我打断你的腰。

小时候,每逢夏日雨后傍晚,谷场上和小院里就会飞过许多红蜻蜓。小孩儿们喜欢举着一根小小的干树枝,呼唤蜻蜓落下来。这是呼唤蜻蜓降落时唱的儿歌。有的蜻蜓千呼万唤就是不肯降落,而且越飞越高,小孩儿不耐烦了,就有了后面一段。

大雁大雁摆瓦碴

大雁大雁摆瓦碴,

回家找你二妈妈。

大雁大雁摆不齐,

快点回家找你姨。

大雁大雁飞得快,

吃着饽饽就着菜。

村童们在田野或山冈上一见到在空中排着队迁飞的大雁,就会仰着头,一边张望一边唱这首儿歌。“瓦碴”,瓦片的意思。大雁在天上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形,就像小孩儿在地上玩摆瓦片

的游戏一样。“吃着饽饽就着菜”,是过去贫困年代里农村人的“理想生活”。

螃蟹螃蟹快上钩

螃蟹螃蟹不要躲,

快来这里歇一歇。

螃蟹螃蟹快上钩,

螃蟹螃蟹爬满篓。

螃蟹螃蟹最听话,

大蟹小蟹往外爬。

我的姥娘家在海边。小时候经常去姥娘家,跟着大人去赶海。这是海水退潮后,背着小鱼篓,在滩涂上钓螃蟹时唱的一首儿歌。

老鹞老鹞转一转

老鹞老鹞转一转,

给个小鸡看一看。

老鹞老鹞扭一扭,

给个小鸡瞅一瞅。

老鹞老鹞摆一摆,

给个小鸡逮一逮。

这是小时候和小伙伴儿一起玩“老鹞叼小鸡”游戏时唱的一首游戏儿歌。家乡把老鹰叫“老鹞”。这个游戏各地都有,大多称为“老鹰捉小鸡”。

葫芦花,葫芦蛾

葫芦花,葫芦蛾,

打下麦子蒸饽饽。

饽饽好吃麦子少,

留个饽饽给爷爷。

夏天傍晚,墙头上开满白色葫芦花。小孩儿掐下一朵葫芦花捏在手上,一会儿就会引来白色的葫芦蛾。葫芦蛾把长长的口器伸进葫芦花蕊吸食花蜜,小孩儿轻轻一捏葫芦花,就捏住了葫芦蛾。这首儿歌写的就是这种童年小景。胶东方言里,“饽饽”就是白面馒头。

花鸦鹊,尾巴长

花鸦鹊,尾巴长,将了媳妇忘了娘。把娘背到山坡上,媳妇坐在热炕上。

花鸦鹊,尾巴长,将了媳妇忘了娘。谁家小子没良心,快把恁娘背回炕。

这是一首教育小男孩儿长大孝顺自己亲娘的儿歌。胶东方言里,“鸦鹊”就是喜鹊;“将”,“娶”的意思,“将了媳妇”就是“娶了媳妇”;“恁”读nèn,“你”的意思。

小巴狗,赶店集

小巴狗,赶店集,

买个辣椒当鸭梨。

咬一口,怪辣的(念dì),往后再不买带把儿的。

这是一首逗趣儿歌。前面说过,胶东农人把小狗叫作“小巴狗”。“店集”是老家方圆十几里内最大的一个集市,在店集镇上。

梢麦甲,一头灰

梢麦甲,一头灰,

求着蹬大山去说媒。

说的谁?

说的豆虫家二妹妹。

亲事没说成,

媒人噘起嘴。

都怪蝈蝈捣了鬼,

害得蹬大山跑断了腿。

是一首带有戏谑和“无厘头”意味的逗趣儿歌。“梢麦甲”和“蹬大山”都是胶东方言里蚂蚱的别称,前者是体形细长的蚂蚱,后者是体形肥胖硕大、后腿蹬踏有力的蚂蚱。“豆虫”是幼年时生活在黄豆棵上的一种虫子,成年后会钻入地下,慢慢化为蛹子。

小老鼠,上灯台

小老鼠,上灯台,

偷油吃,下不来。

叫它姥娘背下来,

姥娘说:“活该活该真活该!”

这是胶东一代代小孩儿都熟悉的儿歌。不同版本里的个别文字略有不同,但儿歌的意思是相同的。

摔哇哇

东南风,西南风,

我的哇哇最大声。

吹口气,挥挥膀,

我的哇哇好大响!

小伙伴们用水和泥做成小碗状的泥玩具,叫“哇哇”,互相比赛谁摔的哇哇声音最响,而且最好是碗底爆破出一个大洞,小碗四周的边边却能完整无损,这个游戏叫“摔哇哇”,有的地方也叫“摔碗碗”。

蒸粸馏

小公鸡,上门楼,

大娘家里蒸粸馏。

俺去耍一耍,

大娘给俺俩。

粸馏,前面说过,就是窝窝头,虽属“粗粮”,但在饥饿的年月里也足可充饥。儿歌表达了贫困中的农村人想填饱肚子的心愿。

谜语歌

一棵小树不算高,

上面结着杀人刀。

草棵棵,溜地跑,

开黄花,结元宝。

一棵小树五个杈,

杈杈长个小蛤蜊。

一棵小树两半子,

中间夹个黑汉子。

一个小圆盒儿,

里面装了个扑啦蛾。

这是小时候记住的一组谜语儿歌。谜底依次是豆棵、花生棵、手掌、铡草刀、口和舌头。胶东方言里,“蛤蜊”读作gala;“扑啦蛾”就是蛾子,“扑啦”是形容舌头像蛾子一样灵活的意思。

汪曾祺先生写过一篇《童歌小议》,其中说道:“旧日的儿歌无作者,大都是奶奶、姥姥、妈妈顺口编出来的,也有些是幼儿自己编的,是所谓‘天籁’,所以都很美,美在有意无意之间,富有生活情趣,而皆朗朗上口。”他认为,童谣是一个人最初接触的并且会影响到他们毕生艺术气质的“纯诗”。

对此我深有同感。因此我也期望现在年轻的爸爸、妈妈,都能够尽量给自己的孩子多教几首美丽的老童谣,使孩子们从短短的童谣中感到生活的情趣和人间的爱心,并以此影响到他们今后的个性和气质。传统童谣和儿歌也被称为“母歌”。幼童们在接受最早的“母歌”后,才循序渐进,开始接触儿童文学作家们创作的新儿歌和儿童诗。

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意思是说,如果从小不能学会读《诗经》,读诗歌,那你长大了恐怕连话都说不好呢!更何况,无论是从古老的《诗经》还是传统的儿歌、童谣里,还能懂得许多关于草木鱼虫的知识,学到丰富的自然科普知识、生活经验和做人道理呢!

无论是在中国北方还是江南,都有一些世代相传的、经过漫长的岁月和无数代孩子念诵的老童谣,至今依然常读常新、经久不衰。小孩子从这些儿歌和童谣里感受和体会

到我们的汉语之美,进而去热爱自己的母语。这些童谣伴随着一代代孩子度过纯真的孩提时光,优美的韵律也将永远回响在每个人遥远和亲切的记忆深处,成为他们一生中最难忘的忆念与最温暖的怀想。

【作者简介:徐鲁,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十届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湖北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获“五个一工程奖”图书奖、国家图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