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鹿搬家

太阳的第一抹光线刚刚照进帐篷,小月亮就跑进来,用它湿漉漉的小舌头不停舔我的鼻子。透过门的缝隙,我看到驯鹿们正在附近的丛林里,低头吃着鲜嫩的苔藓,爸爸妈妈则在忙着收拾行李。

小月亮用柔软的脑袋拱了拱我的后背,催促我起床陪它玩耍。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忽然想起来:哎呀,今天是我们搬家的日子!

沿着河流一直向北走,便会遇到我们的新家。那里河水清澈,青草茂盛,遍地都是五颜六色的花朵,樟子松高高插入云朵。到了秋天,雨后的森林里,到处都长满了驯鹿最爱吃的蘑菇。我们家的一百多头驯鹿,一定会爱上那里。当然,两岁的小月亮也会。

“雨果,快起床,我们要拆帐篷啦!”妈妈在门外大喊。

我立刻跳起来,小月亮也欢快地跑出帐篷,浑身雪白的它,像一道闪电,一眨眼就消失在森林深处。

我胡乱吃了几口妈妈准备好的列巴和鹿奶,便帮忙收拾行李。

我们的行李很简单,帐篷一卷,拆掉“撮罗子”的木头柱子,收起锅碗瓢盆,放进大卡车,便可以轻松上路了。

爸爸先开着卡车离开,前去安置我们的新家。我和妈妈则开始归拢驯鹿,带它们前往更丰美的森林。

就在妈妈用加了盐巴的豆饼呼唤驯鹿的时候,我发现小月亮不见了。

“雨果,小月亮一定去河边了,快把它找回来,告诉她,我们马上就出发啦!”妈妈催促我说。

我飞快地穿过白桦林。我看见金色的阳光洒满了河面,那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我又走进旁边的松树林。我听见风吹过高高的树梢,雄鹰发出苍凉的鸣叫,却唯独没有小月亮的声响。

我继续向山上走去。就在一株高大粗壮的杨树后面,我看到卧在那里发呆的小月亮。

“小月亮,快起来,跟我去新家啦!”我蹲下身去,抚摸着她呆萌的小脑袋说。

她却低下头去,注视着杨树根基处一株风铃草,三朵白色的花朵,正在枝头羞涩地绽放。我看到小月亮的眼睛里亮晶晶的,好像闪烁着泪花。就在那一刻,我忽然间明白了,小月亮之所以不想离开,是因为这片茂密的杨树林里,埋葬着她病逝的妈妈。

我和妈妈用了许多方法,都没法让小月亮跟随大部队一起走。可是妈妈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将驯鹿队伍赶到新的营地去。

“妈妈,你带驯鹿队伍先去吧,我陪小月亮在后面慢慢赶路。”

“你能行吗?”

“放心吧,妈妈,你忘了,以前我和小月亮翻山越岭不知走过多少路呢。”

看着已经在头鹿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前行的驯鹿部队,妈妈没有办法,只好将水壶和列巴搭在小月亮的身上说:“雨果,天黑之前,我会让爸爸开车来接你们的,记得沿着河流一直向北走,不要在森林里贪玩啊!”

“知道啦,妈妈!”

眼看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大道的尽头,驯鹿清脆的铃声也在森林中渐行渐远,我抬头看看湛蓝的天空,阳光已洒满了整个大地。

我有些着急,便佯装生气地对小月亮说:“你自己留在这里好了,我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说完我扭头就走。我走了一程,听见铃声在身后叮叮当当响起来,知道小月亮想明白了,便停下脚步,回头等它。

我的小月亮多美啊!它浑身雪白,没有一丝瑕疵,就连脚丫都是粉白色的。此刻它昂首挺胸地向我走来,仿佛森林精灵,又仿佛童话里的仙子。

我忍不住迎上前去,将它深情地抱住。小月亮也用它毛茸茸的鼻子温柔地蹭着我的脸蛋,我知道这一刻,小月亮勇敢地接受了离去的事实,向这一片埋葬着妈妈的森林再见,跟我一起踏上前往新家的旅程。

六月的大兴安岭五彩斑斓,阳光好像神奇的画笔,在森林里肆意地涂抹,画下高大的红松,白色的桦树,笔挺的樟子松,还画下丛生的灌木,粉色的芍药花,黄色的蒲公英,红色的杜鹃花,白色的稠李子花,绿色的苔藓。就连阳光穿过的风和空气,都是甜的。

我走在这样的阳光里,忽然间明白妈妈为什么叫我雨果了。她一定和我一样,喜欢给森林带来温暖和生命的太阳,在鄂温克语里,雨果就是太阳的意思。而我的小月亮,它也是太阳带来的光照亮的呀!

我和小月亮沿着河流向前走。它时而飞奔向前,将我落下很远;时而和我捉迷藏,跑进森林里躲起来;时而一个猛子扎进河里,炫耀它高超的游泳技艺。它还没有长出更复杂的鹿角,但这并不妨碍它小巧的鹿角,皇冠一样在鹿群里闪闪发光。每个见过小月亮的人,都忍不住想要拥抱它。但它如此骄傲,只在我面前才流露它的柔情。我们是彼此深爱的太阳和月亮。

“小月亮,快走吧,别游啦,你把做梦的小鱼吵醒啦!”我站在河边喊。

小月亮欢快地游来游去,不搭理我的催促。我只好躺倒在河边的草丛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等她。太阳热乎乎的,好舒服呀!

“小月亮,森林里有狡猾的猞猁,你别跑来跑去,惹它生气啦!”我踮起脚尖朝桦树林里喊。

小月亮在密林里撒欢似的跑来跑去,完全不搭理我的提醒。我只好抬头看深蓝的天空,天空上飘荡着自由的云朵,好像成千上万奔跑的驯鹿,真美呀!

“小月亮,快下来,别在山坡上玩耍啦!”我仰头朝她喊。

小月亮一会嗅嗅洁白的山丁子,一会闻闻紫色的马兰花,一会蹭蹭红色的野百合,一会碰碰黄色的苦菜花,根本不理会我的催促。我只好坐在山坡下,凝神看一朵蒲公英在草丛里起舞,风送来浓郁的花香,森林的空气真甜呀!

我打开水壶,像小月亮一样,咕咚咕咚喝下半壶水,又吃下大半个列巴。一对蚂蚁浩浩荡荡地驶来,将我吃剩的列巴碎屑搬运回巢。我趴在地上,看它们爬来爬去地辛勤劳作。蜜蜂在我身边嗡嗡地飞来飞去,一只雪兔站在河的对面,歪着脑袋看我片刻,便消失在森林里。一只七彩锦鸡带着宝宝在低矮的树丛里觅食,几只蝴蝶在花丛里翩翩起舞,其中一只好奇地落在我的肩头,与我一同享受这静谧的一刻。

不知什么时候,调皮的小月亮也卧在我的身边,低头看蚂蚁大军拖着一只肥硕的毛毛虫嘿呦嘿呦地向前。我抚摸着小月亮柔软的毛发,阳光将我们的身影投到碧绿的草地上,这美好到让我想要眯眼睡一小觉的正午,让我和小月亮都将赶路的任务抛到九霄云外。

不知过了多久,小月亮将我舔醒。我睁开眼睛,看着明晃晃的太阳已经向西边移去,一拍脑门,对小月亮说:哎呀,快走,天黑之前我们到不了新家,爸爸妈妈该着急啦!

小月亮立刻跳起来,向前小跑几步,随即又停下来,扭头等我追赶上她。

“小月亮,我们要去追赶太阳啦!”我朝小月亮喊。

我们就这样马不停蹄地走啊走,眼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晚霞染红了天边,整个森林仿佛沉浸在寂静又绚烂的梦中。除了河水流淌的声响,我和小月亮的脚步声,小月亮脖子里清脆的铃声,所有声音都跟着太阳消失。风慢慢灌满了森林,夜晚的巨大帷幕就要落下来了。

但我并不害怕,因为小月亮紧紧跟随我的左右,再也不曾将我落下,仿佛她知道这一刻,我特别需要她的陪伴。

我们就这样走啊走,走啊走,一直走到月亮升上高高的树梢,最后一丝光线消失在神秘的森林里,我听到爸爸吉普车的声响,正撞开夜色,快速地朝我们驶来。

那一刻,我抱住小月亮,给她深情的一吻。

说废话的老太婆

城市里住着一个老太婆,她从草原上来,一个字也不认识,一个朋友也没有,于是她每天喋喋不休地说很多的废话。

有时她对天空说,哎呀,老天爷的眼睛被人捅漏了吗,天天哭个不停,晾晒的衣服什么时候能干啊,干不了就发霉变臭,穿在身上湿答答的让人难受。还是草原上好啊,每天都洒满了阳光,一出门就像踩在金子上。不行不行,我要回到金灿灿的草原上去!

有时她对乌龟说,乌龟啊乌龟,你有点出息行不行,有本事一口气跑到外面的大江大河里去,再也不要回来,可你每次都当缩头乌龟,躲到沙发底下,饿得受不了了,才灰溜溜钻出来找吃的。你看草原上的天鹅啊、老鹰啊,哪个不是想追着云跑就追着云跑,想踩着水跑就踩着水跑,要多快活就多快活!

有时她对着洗衣机说,你怎么又坏了啊,弄得地上全是水,要是再淹了楼下的天花板,那八十岁的老头子还得跑上来骂我。在草原上多好啊,我骑马半个小时翻过两个山头才到邻居家呢,我就是在自家庭院里拿着大喇叭呼来喊去,邻居们也不会跑进来骂我。草原上的老邻居多让人想念啊!

有时她对儿子说,你再胖下去会爆炸的啊,你能不能下楼锻炼一会,别一下班就变成一坨牛粪,摊在沙发上打游戏?你小时候可是风一样在草原上跑来跑去,一天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渴了饿了就随便找一头母牛,跟牛犊们抢奶水喝,喝饱了一个猛子扎进河里,变成一条鱼游来游去。小时候的你多讨人喜欢啊!

有时她对儿媳说,你怎么天天那么忙啊,能不能歇上一会,让自己喘口气?你看草原上的百灵鸟,吃饱了就飞来飞去地唱歌,就是篱笆下的一朵格桑花,每天也只想着在风里跳舞。可是你啊,头发都生出了一堆杂草,还没出去唱过歌、跳过舞哩。你活得多没意思啊!

有时她对老头子说,你懒得快要生蛆了,天天脸也不洗,牙也不刷。你在草原上打草的时候,还知道去河边洗一把脸,人模狗样地照照自己呢,可是你一进了城,就和拔下的草一样枯了萎了。不行不行,我非把你这老头子拽回草原上去不可!

有时她对孙女说,你不好好学习,长大了能干什么呢?实在不行,你就回草原上养牛放羊吧。我已经替你留好了两头母牛,它们每年都能生下两个牛犊,十年后就是二十头,每头牛犊长大了又可以生下新的孩子。如果你十八岁考不上大学,也不用担心没饭吃,因为那时,你已是一个牛羊满圈的财主咧!

有时她对巷子里的流浪狗说,你说你缺了一条腿,还这么凶,谁愿意给你吃的?你找不到吃的,天天扒垃圾桶,生病了怎么办?如果你生在草原上多好啊,那里不会有汽车轧过你的身体,河水会帮你洗去身上的灰尘,花朵和蝴蝶每天陪在你的身边,每个人家的院子里都有丰厚的食物,等你去吃。去吧去吧,你就去草原吧!

有时她对自己说,等我看完了孙女,一定回到老地方去,那里的牛啊羊啊马啊猫啊狗啊,都还等着我呢。只要有一堆干牛粪,就可以点起火来煮茶做饭。冬天喝着热腾腾的奶茶,看着大雪飞舞,夏天啃着香喷喷的手把肉,听着河水唱歌。世上还有哪个地方比草原更好吗?没有了啊,真的没有了啊!

老太婆就这样说啊说,说啊说,好像要代替整个城市的人,说完一生的话。她的孙女每天风一样跑来跑去,将她的话毫不客气地全丢在脑后。她的儿子儿媳把自己藏进手机电脑里,好像那里有整个的天堂。她的死老头子听着收音机里的评书,老和尚打坐一样闭眼陷进沙发里,天塌下来都不能将他惊醒。就连她养的花花草草,乌龟小鱼,都自得其乐,从来不搭理她。大道上的流浪猫狗,更是欢快地飞奔来去,仿佛它们跟她活在两个互不打扰的世界。

终于有一天,这个一脚踏进城市、很多年都没有回过草原的老太婆,风一样从城市里消失了。人们仿佛第一次发现了她的存在。阳台上空空荡荡,只有风吹过帘布,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乌龟在缸里窸窸窣窣地爬来爬去,始终没有等来熟悉的脚步声。楼下的老头倚在窗边,窗外两只叽叽喳喳吵架的麻雀,让他想起风风火火的老太婆。家人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听着脚步声发出空洞的回音。他们忽然间有些孤独,于是纷纷跳下沙发,打开书房,离开客厅,走向城市的大道。那里,只有喧哗的车水马龙,穿梭来往。

于是人们沿着城市的大道一路向前,寻找消失的老太婆。最终,在开满鲜花的铁轨的尽头,人们再次与她相遇。她已将无休无止的废话,化为广袤草原上飞翔的雄鹰,飘荡的云朵,璀璨的霞光,驰骋的骏马,肥硕的牛羊,芬芳的花朵,以及丝绸一样涌动的大地。

人们弯下身去,侧耳倾听,从每一株草尖上,又传来老太婆絮絮叨叨的废话:“到草原上来吧,亲爱的孩子们,瞧,所有的露水里,都有一个闪闪发光的太阳!”

小阿小筐吵架记

小阿和小筐是好朋友。

小阿来自内蒙古大草原,小筐生在首都北京。小阿热情似火,小筐心高气傲。

每年暑假,他们都会在北京相见,一起游故宫,逛博物馆,看动物园,玩游乐场。他们还相约长大后,一起探索马里亚纳海沟,去看看海底的神秘生命。

这个暑假,小阿又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了小筐的家。

小阿给小筐带来了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牛肉干、奶豆腐和黄油撒子,小筐给小阿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老北京玩具。

小阿小筐一见面,就追逐着,呼喊着,表达心中的兴奋和思念。

小筐爸爸说:“你们要老老实实地玩,别打扰大人们聊天。”

小阿妈妈说:“你们要安安静静地玩,别咋咋呼呼的,把地球都踩个大坑。”

小阿说:“大人们真烦人。”

小筐说:“大人们就爱多管闲事。”

小阿说:“就是就是!多管闲事!”

他们决定到卧室里,关起门玩耍。

小筐说:“我们一起拼乐高吧,这是我的最爱。”

小阿说:“我们一起读绘本吧,这是我的最爱。”

小筐说:“我就想拼乐高,家里绘本我都读完了,没意思。”

小阿说:“我就想读绘本,乐高拼好久也拼不完,没意思。”

小筐说:“那你读你的绘本,我拼我的乐高。”

小阿说:“不行不行,我大老远坐火车到北京,就想跟你一起玩,我不想一个人看绘本。”

小阿佯装生气,背对着小筐不理他。

窗外的大杨树上,一只喜鹊在孤独地唱歌。

小筐也佯装生气,背对着小阿不理她。

对面的柜子上,摆着他刚刚做好的潜水艇,那是小阿送给他的,她说要跟他一起去探索马里亚纳海沟。

小筐歪头看了一眼小阿。

小阿也歪头瞥了一眼小筐。

小筐想:“算啦算啦,好男不跟女斗,不跟小阿斤斤计较。”

于是小筐转过身,问小阿:“大的让着小的,咱俩谁小谁做主,你说说你是哪天生的?”

小阿说:“我不知道我是哪天生的,我很久很久之前吃的蛋糕。”

小筐说:“我十二月十八号吃的蛋糕。”

小阿问:“十二月十八号是什么时候?”

小筐说:“在刚刚过去的冬天。”

小阿说:“就是我们在故宫打雪仗的时候,对不对?”

小筐说:“哎呀,不是不是,你数学为什么这么差,跟你说不清!”

小阿说:“哼,你才数学差!你长得比我高,你肯定是哥哥。哥哥应该让着小妹妹,你得听我的。”

小筐说:“你不是小妹妹,我叔叔家的宝宝才是小妹妹,她每天都在妈妈怀里吃奶。”

小阿说:“我就是小妹妹,我不当小姐姐,我要跟大哥哥玩,能带我玩哄我开心的大哥哥。”

小筐说:“我才不带你玩,你好麻烦,动不动就生气哭鼻子。”

小阿说:“哼,那我就回我家,不跟你玩了。”

小筐说:“走就走,谁稀罕!”

小阿说:“我要把我送你的礼物全都带走!”

小筐说:“好好好,我送你的礼物,你也全都留下!”

小阿气得大哭:“我要告诉妈妈去!”

小阿妈妈在客厅里关切地问:“小阿,你怎么了?”

小筐爸爸也着急地大喊:“臭小筐,你又惹小阿生气了?”

小阿哐当一声撞开门,扑到妈妈怀里,哭得眼泪哗啦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妈妈妈妈,小筐欺负我,他要赶我走,还让我把礼物全都还给他。”小阿迫不及待地先告状。

“姑姑姑姑,我没有。”小筐噘着嘴争辩道。

“臭小筐,你肯定欺负小阿了,快给小阿道歉!”小筐爸爸瞪眼训斥小筐道。

“我就想问问我和小阿到底谁更大,凭什么每次我都让着她。”小筐不服气地问。

“小筐,你和小阿同年同月同日生,是一样大的呀!只是小阿出生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你跑得慢了一些,你出生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所以小阿就比你大一点点。”小阿妈妈弯下身去柔声说道。

“不不,妈妈,小筐比我大,我是妹妹,哥哥应该让着妹妹,小筐坏,不是一个好哥哥。”小阿嚷。

“对,我就坏,怎么了?你快走,别在我家里,我不喜欢你!”小筐跑进卧室,砰一声关上了门。

小阿放声大哭起来,她把自己送给小筐的礼物,一股脑全装进袋子里,让妈妈提着走,而且现在就走,一刻也不停。

小筐爸爸气得大喊:“臭小筐,快出来道歉!再不出来,一会等你妈妈下班回来,我俩一起收拾你!”

“爸爸,我是不是你亲生的?你为什么对小阿比对我还好!”小筐隔着门委屈地大喊。

小筐爸爸和小阿妈妈急坏了,小筐爸爸走进卧室训小筐,小阿妈妈待在客厅哄小阿。可是小阿小筐一个比一个倔,谁也不肯先低头,好像谁先低头道歉,谁就是小狗。

小阿侧耳听着卧室里小筐的动静,她听见小筐哭着说:“爸爸你为什么不爱我了?”小阿心里有点小得意。

小筐也留心听着客厅里小阿的动静,他听见小阿嚷:“妈妈我们以后再也不来北京了,我不喜欢这个小垃圾筐。”小筐心里有点小失落。

小阿想起上次她和小筐在火车站分别的时候,小筐哭得稀里哗啦的,说要跟小阿永远不分开。小阿想,小筐怎么一转眼就变了一个人?

小筐想起小阿遇到任何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东西,都打电话给他,说要给他也买一份。小筐想,好好地玩着,为什么要赶小阿走?

小阿看着客厅书柜里小筐拼成的一排乐高,有变形金刚,有童话城堡,还有航空母舰。其中一个旋转木马上,有两个可爱的小人,真像石景山游乐场里,一起玩木马的小阿和小筐。

小筐看着桌子上打开的《安徒生童话》,旁边还放着一碟牛肉干和奶豆腐,牛肉干很香,奶豆腐很甜,它们像大草原一样呼唤着他。

小阿想,妈妈要是不在就好了,她和小筐一会就不吵了。

小筐想,爸爸要是不在就好了,他说一句好话,小阿就不闹了。

小阿想:大人们真烦人。

小筐想:大人们就爱多管闲事。

丁零零,手机响了,小阿妈妈接了单位电话,要用小筐爸爸书房里的电脑,处理一项紧急工作。

丁零零,手机响了,快递员打电话来,让小筐爸爸下楼取快递。

于是客厅里空空荡荡,只有小阿一个人。

卧室里也空空荡荡,只有小筐一个人。

窗外的杨树上,又飞来一只胖乎乎的喜鹊,两只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好像小阿和小筐。小筐看着两只欢快的喜鹊笑起来。

小筐悄悄打开卧室门,他看到小阿正抬头看墙上的照片,那是去年他和小阿在植物园拍下的合影,照片上他们手牵手,肩并肩,好像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每个来做客的人,见了照片都说,两个孩子真像双胞胎啊!

小筐小声朝小阿喊:“小阿,我长得比你高,以后你就叫我哥哥吧。”

小阿回过头,快乐地眨一下眼睛说:“好啊,小筐哥哥,我们一起去马里亚纳海沟旅行,大鲨鱼来了,你可一定要保护我。”

小筐竖起手指,嘘地一声,压低声音说:“小阿妹妹快来,我给你看看我的宝贝箱。”

小筐爸爸走进门,小阿妈妈推开门,两个人同时惊讶地说:“咦,小阿和小筐呢?”

卧室里传出小阿小筐欢快的喊叫声。

小筐爸爸想说:“你们要安安静静地玩,别打扰大人们聊天。”

小阿妈妈“嘘”一声说:“我们要安安静静地聊天,别打扰小孩子们玩。”

小筐爸爸想了想说:“对,我们大人要少管小孩子的闲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韩愈有诗:“如坐深甑遭蒸炊。”说的正是大暑时节,热得人就像在铁锅上的笼屉里蒸着似的。这种屉里蒸的日子,长江中下游一带的人,没有谁不熟悉。 置身户外,水泥地反射的热浪,恶犬一样...

舍下收存有康熙年间木刻本《剑侠传》,据说是明代王世贞所撰,辑录唐宋三十三篇剑侠小说,晚清任渭长据书绘作《三十三剑客图》。不说书中聂隐娘、红线女之神技几近仙人,却说那个发结红...

每一个人,都是“两个故乡”的携带者、构建者、言说者。 1 每个人都有故乡,都是故乡风土与烟火往事的产物。不论身处于海角天涯,或父母门前的走廊,故乡,始终存在于他的面容、语调、食...

编者按 《天涯》2024年第4期“散文”栏目,推出杨本芬、陈慧、王计兵、邬霞、李方毅五人的作品,他们中有的曾被归入“素人写作”中广泛讨论,但当其广为人知,“素人”之说便已失效,需要...

30多年前的那个盛夏,父亲被查出患了癌症。身为医生的父亲,濒临崩溃,茶饭不思。 母亲和我陪着父亲到济南接受治疗。让我困惑的是,父亲放着大医院不去,第一站带我们到济南第二机床厂职...

记忆里会有些什么呢,我能记起许久之前的声音、色彩、图像、人物、事件……跟好友青锋说记忆,她说小时候喜欢汽车发出的汽油味,一直记得那气味。“你能记得气味啊!”我羡慕极了。吃一...

小林是上海知青。在北大荒,我们在一个生产队。他不怎么爱说话,就是闷头干活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只会闷头干活儿,在队上头头那儿,不得烟抽。上海知青一般不仅能干,而且说话甜,很...

01 就要拖家带口去尼日了,戴启宽瞒不住了,告诉妻子自己已经报名去成昆线。这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三岁,儿子只有一岁。 这是1970年的事。成昆铁路北段有滑坡九十一处,危石落岩区段一百五...

九搂十八杈,何意?——这是一株古柏树。九搂,谓之粗也;十八杈,谓之分枝数也。通俗地说,就是九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合抱的古柏,生长着十八个形态各异的分枝侧杈。树冠巨大,密叶浓郁...

公元763年秋天,杜甫第一次到阆中,写了不少诗歌,其中《阆水歌》曰:“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正怜日破浪花出,更复春从沙际归。巴童荡桨欹侧过,水鸡衔鱼来去飞。阆中胜事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