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如果有空,请不妨先想象这样的画面——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一条河从远古流淌到现在。这条河可能是老哈河,是海青河,更是无数条流经草原的河。总之,这条河可以有名字,也可以没有名字。一个温柔美丽的蒙古族年轻女人,牵着一匹白马,站在这条河边遥望远方。她远嫁他乡,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因此故乡倒成了远方。她告诉自己:“身边的河流终究会与故乡的河流汇聚到一起,那一刻,河流会把我的思念悄悄地诉说给亲人,还有牧马人额日很门都。”

她和额日很门都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一同骑过马,一同唱过歌。当他们长成青春少年,被爱的力量相互吸引时,常常心照不宣地憧憬属于他们的毡房和马群。这些美好的事情恍如发生在昨天。想到这里,她河流一样清澈的眼睛里布上一层暗影,遥远的天边浮动着泡沫一样的幻象,那里是故乡。河水不会倒流,她无法收到来自故乡的思念。唯有白马,这个天地间的生灵,它似乎读懂了主人的心,跟着主人安静地望着远方。

在出嫁前一天夜里,她和额日很门都来到故乡的河边,做最后的道别。朦胧的月亮洒下淡淡的清辉,他们默默地望着温柔的河水,谁也不做声,因为说什么都不能改变她即将远行的事实。他们没法与礼教抗衡,她得听从长辈的安排。他们站了一夜,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没有倾诉,更没有未来的约定。他们仿佛要把这一夜站成永恒,但晨曦很快到来,带离她的车马正在村里等着她。额日很门都把马缰递到她手里,说:“以后,遇到困难,骑着白马回来;过得幸福,就放它独自回来。我会……”他本想说他会永远等她,但他不能给她压力,他把剩下的话咽进了心里。

后人唱出了他们的心声——

两座山离得再近,也没有相交的缘分;两个人离得再远,有缘肯定还能相会……

天上飞的大雁,将要离开水草丰美的湖泊;我们俩违背长辈的意愿,去游历世界吧!

他们不能达成心中的向往,他们咀嚼着断肠的苦味。他们分别时,她没有回头,一旦回头,她和家人将会招致骂名。她的身体在袍子里颤抖,她举起袍袖擦掉眼泪,随着迎亲队伍渐行渐远。而这匹带着使命的白马,从此像月光一样陪着她。她嫁进了王爷府,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她并不快乐,只能强颜欢笑。几个月后,她放开了马缰,白马沿着河流奔赴故乡。可是过了一段时间,白马又回到了她的身边。额日很门都在向她传递信息,“我们都要好好地活下去。”

从千百匹马中选出来的这匹白马,在她和额日很门都之间来回奔赴,把带着忧伤的好消息诉说给彼此。时间河流般流淌,她单调的生活因为孩子的到来有了色彩。而额日很门都也有了妻儿。生活被无限拉长,他们不得不向命运作出妥协。那日夜不息的河流洗涤着他们的心灵。她往昔的伤口逐渐埋藏在心底。但她在平淡的生活中,总会深切地想念故乡、亲人和额日很门都。

这天刚下过一场雨,放晴的天空下,草色鲜亮,青山如黛,河流比先前更加欢悦。她牵着白马在河边站了许久。但她不能过多停留,她还要回去照顾淘气的孩子。她在王爷府幽深的院子里活着,没有人知道她的丈夫和府里人对她好与不好。有人说,她的身体很不好,没几年就得病离世了,也有人说,她平安地走完了一生。无论怎样,她在草原上坚韧地活过。

她的名字叫作诺恩吉雅。一个始终活在科尔沁民歌里的女人。

尽管这个故事我在细节上增添了主观想象,但在后世流传和研究的各种版本中,我认为最接近真实的版本之一就是,诺恩吉雅从科尔沁草原嫁到了乌珠穆沁草原。一百年前,或许远嫁的她再也没有回过故乡。她已经被彻底遗落在时光的尘沙中。那仅仅是一个名字和极为简单的远嫁的事迹,为什么被人们变着花样传颂至今呢?人们肯定不止一次在河边看到过那匹白马,白马有时顺流而下,有时逆流而上,有时轻快地奔跑,有时缓慢地拖着缰。有人指着白马惊呼:“那不是牧马人额日很门都的白马吗?”

于是,借助不胫而走的消息,又有人唱出了最著名的唱段——

老哈河水长又长,岸边的骏马拖着缰;秉性温良的诺恩吉雅,出嫁到远方……

海青河水清又清,岸边的骏马拖着缰;可爱的姑娘诺恩吉雅,出嫁到遥远的他乡。

这首叫作《诺恩吉雅》的民歌在草原上世代流传,尤其在科尔沁草原上,早已家喻户晓。草原上的人们,经常把自己的故事套进这个旋律里唱,但谁也未曾改变过主角的名字。因为这首歌,诺恩吉雅永远活在了草原人的心中。

我从小就会唱《诺恩吉雅》,长大了依旧在唱。三年前的夏季,某个傍晚,我在一家饭馆吃饭时,邻桌围满一家人,他们正在庆祝一个男孩考上大学。在嘈杂的聊天声中,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缓缓起身,用粗哑且走调的声音唱起《诺恩吉雅》。她唱的是诺恩吉雅,诉说的却是自己。饭馆里很快安静下来。她唱完,噙着泪花望向天花板说:“我嫁到科尔沁草原已经二十多年了,孩子出生不久,你就走了。这么多年,我起早贪黑地干活儿,终于把孩子培养成了大学生。孩子成人了,你在天上看到了吗?”

我的心瞬间被一股隐秘而巨大的力量攫住。我被一条河流击中了。这个女人的故事并不稀奇,但正因为它的平常,不被看到,它才令我更加动容。除了至亲,没有人知道她们的往事。在无数个漆黑的夜里,她们咽下了无处倾诉的苦衷。她们通过《诺恩吉雅》抒发自己单纯而苦涩的情感。她们不就是无数个诺恩吉雅吗?

在这股力量的驱使下,我开始搜集有关诺恩吉雅的资料。其实我没有目的,只是单纯地被《诺恩吉雅》这首歌牵着走,或者说,这首歌在召唤我,让我一步步走向一条隐秘的河流。有一位老师曾向我反复强调:“这是一条没有出口的死胡同,探究不会有结果,更毫无意义。”他甚至觉得我太无聊了。但我有不同的想法。其实老师说得没有错,也许作为学术研究,有关诺恩吉雅的原型等问题,确实没什么探究的价值了,因为残缺的资料就摆在眼前,每个看似有理有据的说法,也仅仅是说法,都没有扎实的佐证。也可能,诺恩吉雅仅仅是牧民们虚构出来的人物。我被这些问题困扰了很长一段时间,仿佛真的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可当我一次次地听到这首歌,偶尔也唱起这首歌时,那动人的旋律总让我的内心生出莫名的感动。

关于诺恩吉雅的故事,我读完了能找到的所有版本。无论哪种版本里,除了远嫁的诺恩吉雅,都出现了河流和骏马。那段时间,我经常梦到一匹白马,它沿着河流跑向一个美丽的女人。我确定那就是诺恩吉雅。她曾经心爱的牧马人额日很门都,用月光做成一匹白马送给了她。这匹白马隐藏在歌里,只有读懂的人才能知道它的寓意。它是寄托思念的马,是奔向远方的马,更是能看到生命之光的马。它是诺恩吉雅的白马,也是我们心中的白马。在科尔沁草原上,有无数个像诺恩吉雅一样的女人。她们走在生活的河流边,她们温婉坚定,她们勤劳真挚。与诺恩吉雅不同的是,现在的她们能改变命运,她们有更多更好的选择,有更广阔的世界。

朋友,也许您听不懂蒙古语,甚至可以揣测我讲的故事是否真实,但哪怕只记住了“诺恩吉雅”这个名字也好。如果有空,不妨听听《诺恩吉雅》这首歌。在优美、绵长、伤感的歌声中,让一匹白马自由驰骋在您的心灵牧场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河流在村庄正北。据传那里曾是西辽河故道,千百年间水势时涨时落。河边有一处荒凉的渡口,常年有个摆船人在这里撑着木船,摆渡着不断走出去和回来的人们。 我要到河对岸的小镇去。母亲送...

李佳怡,1985年8月生,《芒种》杂志社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小说、评论见于各大期刊、报纸。近年来编辑的小说、散文、小小说、诗歌被...

一提晴雯,我总会想起她的一句话。 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怡红院里的丫鬟们凑份子给宝玉庆祝,袭人、晴雯、麝月、秋纹,每人五钱银子,芳官、碧痕、小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

丁木沟是大渡河峡谷中的一段。我在云南东北部的乌蒙山生活了许多年,磅礴乌蒙,大山大水比比皆是,我很少会为某个峡谷的险峻或壮美而激动。说到峡谷,乌蒙山里的鸡公山大峡谷非同凡响,...

隔着山坡,就听见闹哄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稍微走得慢一点,就会有人在身后催促:“脚步踩旺点。”走近一看,满鱼塘的虾筢、鱼罩、舀子、罾网起起落落,男女老少你呼我喊、嚷成一片:“...

那是一粒普普通通的种子,比小指的指甲要小一些,形状像一只耳朵,但耳廓部分已经磨成菲薄的褐色,已经破损、销蚀,只是那两层褐色的种皮紧紧包裹着种子,恪尽职守。这粒种子命运坎坷,...

这座院落实在算不得大,几条小径,几幢小楼,几处绿树,一湾池水。然,走进院内,便有特别的气息扑面而来。是绿树之清香?是绽荷之芬芳?或许是,或许不是。 小院分岔的小径上,并没留下...

位于我国大陆海岸线最南端的防城港,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城市,是我国面向东盟合作的最前沿。防城港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栖居,在一千多年前的...

今年5月4日,北大校庆日,我回了趟学校。按规定从东南门进,也借此机会搞明白了北大究竟有多少个门。南边西边不算(北边没有门),光说东边吧,就有东北小门、东北门、东门、东南门四道...

面朝大海,背靠大陆。一片古老的土地,一种诗意的栖居方式。此地人耿介忠义、豪爽豁达、谦和风趣,被誉为“自然之子”。他们经历过磨难,却从未消沉迷失,始终保有中原文化的底色,有“...